消费不给力 纺织业全线萎缩

来源:中国纺织行业网 编辑:高华芳 2011年12月02日 16:40:27

[导读] 萎缩的不只是茧丝绸产业,而是整个纺织业。继真丝(桑蚕丝)织造业爆出低迷行情后,棉纺行业又相继传来有价无市讯号,紧接着以聚酯为主导的化纤产业也宣告暴利时代大势已去

  萎缩的不只是茧丝绸产业,而是整个纺织业。继真丝(桑蚕丝)织造业爆出低迷行情后,棉纺行业又相继传来有价无市讯号,紧接着以聚酯为主导的化纤产业也宣告暴利时代大势已去。

  “一位客户刚刚向我们下完订单返回欧洲,就提出削减每宗产品几百件的要求,这在以前的市场上是很难想象的。”广东纺织品进出口有限公司事业六部总经理陈跃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在一些品种上,海外订单量下降了70%以上。”江苏舜天集团副总经理曹小建表示,与去年相比,纺织品在海外市场特别是在欧美市场的订单大幅下滑、单份订单额度急剧萎缩。

  “不赚钱”的状况在纺织业各环节中普遍存在。

  棉价高企有价无市

  国家棉花监测系统调查数据显示,11月5日,代表内地328级棉价格的国家棉花价格B指数均价28805元/吨,较前一周上涨1849元/吨,涨幅6.9%。

  棉价一周一变化。涨价压力不断向棉纱、棉布、棉制品、服装、家纺等下游行业传导,导致下游终端产品价格全面跟涨,但价格涨幅却逐级递减,纺织行业运行风险加大。

  对处于行业上游的新农开发、棉花种植和加工企业来讲,棉价的大幅提升有利于公司毛利率的提升以及业绩的增长。不过,也有人士指出,棉花价格的上升伴随而来的是产量的下降,同时,由于籽棉收购价格也同样大幅提升,成本压力对利润的冲击也不容小觑。

  对于从事纺织原料加工的棉纺企业而言,通过调高棉纱、棉布的价格转移了部分成本压力,景气度好转,企业利润增加;但棉价的高企也使企业无法确定生产成本,因怕担风险而陷入观望,不敢签订长期订单。

  一些大的纺织企业,多依靠前期囤积的库存来应对涨价压力,而一些中小纺织企业在面对高棉价时只能选择减产或者停产,导致棉花有价无市。

  而对于处在更下游的纺织服装企业来说,不断高企的成本使得不少企业无法完全消化,不得不提高产品批发价,零售价格的上调必将削减部分终端购买力。

  中国棉花协会相关人士表示,棉价上涨虽有供求基本面等因素,但不足以支撑棉价如此暴涨,投机炒作亦占很大比重,导致收购秩序混乱、棉花质量下降,产业难以可持续发展。

  茧丝外销订单锐减

  以外贸出口为主的丝绸行业,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影响下,遭遇订单冷门,30%以上的出口锐减额成了行业的常态。高企的各项成本让古老的真丝绸织造业在转型升级热浪中举步维艰。

  “今年的出口形势很不乐观,我们公司的出口量起码减少了30%左右。”吴江丝绸协会副会长、鼎盛丝绸公司总经理吴建华这样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

  安徽京九丝绸和杭州绿冬丝绸等企业负责人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今年外贸出口锐减三成以上。

  吴江市盛泽镇被誉为中国四大绸都之一,这里曾日出万绸,衣被天下,是中国丝绸的晴雨表和风向标。然而,据吴江丝绸协会2011年上半年调查资料显示,截止到今年6月底,整个吴江市真丝绸织造厂只剩14家。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以出口贸易为主的吴江真丝绸织造业受到很大冲击,产量直线下降。全市桑蚕丝交织品和纯桑蚕丝织品分别从2008年的2139万米和1765万米,下降到2011年上半年的716万米和566万米,降幅近70%。

  特别是2010年下半年以来,由于茧丝原料价格处于高价位、工费成本上升、销售不畅等原因,一些资金实力不足的真丝绸织造企业不得不停机停产,关门歇业,更多的企业为了生存与发展,“转型”投身其它业务。

  企业以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为其主要经营目标,当投资回报率低,已无法获利的时候,调整经营思路和产品方向则是必然的选择,真丝绸业萎缩亦是不争的事实。

  化纤暴利回归理性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桑蚕丝生产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而出现萎缩,一些从事茧丝绸生产的企业以及一些棉织企业开始转型,让化纤行业“有机可乘”并得到迅速发展,特别是聚酯涤纶产业更是进入了“黄金期”,产业、产能、产量快速增长,装备技术水平明显提高,产品结构得到优化。

  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秘书长郑俊林日前在某公开场合表示,2010年我国化纤产量为3090万吨,比2005年增长了85.6%,年均增长13.1%。

  其中聚酯涤纶产量由1271万吨增至2513万吨,增长了97.7%,年均增长14.6%,增速高出化纤全行业1.5个百分点,占化纤总产量的81.3%。

  产业迅猛发展的背后往往带有盲目性。今年以来,受原料价格波动、用工成本上升、能源供应紧张、融资渠道变窄、财务费用增加等问题的制约,化纤行业利润空间被迅速挤压,企业生存环境日渐艰难。

  有分析师认为,2010年PTA、聚酯纤维等生产企业利润暴增,主要是因为国内棉花价格暴涨,化纤价格相对较为便宜,服装企业棉花使用量减少,化纤 使用量增加,产生了替代效应;今年棉花价格已经从每吨3万元的高位回落到每吨2.8万元左右的水平,加上石油价格上涨,化纤企业的暴利时代即将结束。

  再加上这是一个新兴行业,历史传承不足,现有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几近空白。产品分类标准、产品质量标准、节能减排标准、取水定额标准和加工贸易单耗标准等无法指导行业生产,标准体系建设的滞后将阻碍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业内专家表示,由于目前宏观经济形势的不乐观,聚酯行业“傻子都能挣钱的时代”已不复存在,行业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价格暴利将逐步回归理性。

  相关

  真丝商品出口价升量减

  与我国丝绸服装出口形势截然相反的是,我国真丝商品出口呈现价升量减的特点。

  今年1—9月,我国真丝绸商品出口额为26.72亿美元,同比增长14.17%。其中,蚕丝类出口5.36亿美元,同比增长19.45%;真丝绸缎出口7.80亿美元,同比增长11.27%;丝绸制成品出口13.56亿美元,同比增长13.88%。

  除对印度的出口额同比下降了9.74%外,对美国、意大利、日本以及中国香港的出口额均有上升,同比增幅分别为7.15%、19.99%、17%、9.49%。

  对外出口额排名前五位的市场依次为:美国、印度、意大利、日本以及中国香港,这五大市场占据我国对全球出口总量的57.05%。美国依然是我国真丝绸商品的第一输入国,占19.86%的市场份额。

  国内真丝绸商品出口额排名前五位的省市依次为:浙江、广东、江苏、上海、四川。这五省市合计出口额占我国真丝绸商品出口总额的83.48%,其中仅浙江一省所占比重就达38.75%,居各省市之首。

  除上海出口额同比略有下降外,其余四省的出口额均有所增长:浙江出口额同比增长7.63%,为10.36亿美元;广东同比增长38.41%,为3.83亿美元;江苏同比增长9.65%,为3.81亿美元;四川同比增长16.59%,为1.95亿美元。

  虽然在出口额方面各大类别商品均呈现同比上升趋势,但丝类和绸类的出口量同比却有所下降。

  今年1—9月,我国丝类出口数量总计为1.28万吨,同比下降9.6%,平均单价达到41.95美元/公斤,涨幅达32.06%;真丝绸缎出口数量为1.58亿米,同比下降20.74%;平均单价4.92美元/米,涨幅达40.38%。

  单价大幅上涨或成为出口量下降的主要原因。

声明:以上消费不给力 纺织业全线萎缩内容由“中服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推荐阅读

零售商的当务之急是把AI的试验性投资转化为真正可行的解决方案,以收获大规模回报。 [更多]

在过去的几年中,人们开始感觉好像设计师们从时装周官方日历上集体消失了一些,例如Proenza Schouler或Altuzarra,而Rebecca Taylor等其他人则完全放弃了时装秀的形式。 [更多]

随着“泛90后”成为母婴消费的核心用户,消费需求多元化。聚焦到童装行业,消费者年轻化,品牌想要突破,现阶段寻求IP成为重多品牌商的选择。 [更多]

新闻排行

品牌推广
二维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