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之手搅局服装业

来源:中国服饰报 编辑:周燕丹 2011年05月30日 15:03:23

[导读]

  资本力量正在逐步涉足传统的服装行业。借助资本的力量,服装企业可以铸就新的优势,站上更高的平台。借助资本的力量让企业强大起来,也是中国服装企业和品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有效途径。但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企业都需要资本,适合资本。

  传统服装也受资本青睐

  风生水起的服装电子商务企业尤其受资本的青睐。

  传统的服装业历来都很少受到资本的关注,但近年来资本力量却频繁与服装企业携手。

  5月12日,佐丹奴发布公告确认了香港富商郑裕彤收购公司股权的消息。公告显示,郑裕彤通过其完全控股的周大福公司,在场外交易中购入了共计2.18亿股佐丹奴,相当于该股已发行股本的14.58%,平均每股成交价为4.81港元,此项交易所涉及资金达10.5亿港元。郑裕彤也由此成为佐丹奴最大单一股东,这是郑裕彤首次入股香港本土服装企业。

  业内人士表示,百货业态面临巨大竞争压力,选择实体产业是其未来发展的趋势,而休闲服装产业的终端优势成为吸引百货巨头的“熊掌”。百货业入股服装品牌,不仅可以获得品牌优势,而且还可以使得投资保值。

  郑裕彤是新世界发展主席,常活跃于投资界。市场人士透露,郑裕彤此次入股佐丹奴,主要是看中其内地的营销网络。佐丹奴主席刘国权日前表示,今年计划在内地新增300家店铺,其中七成集中于二三线城市。佐丹奴2010年实现净利5.37亿元,创20年来的新高。

  据介绍,佐丹奴公司由香港商人黎智英于1981年创办,1991年6月在香港上市。黎氏退出后,公司股权一直处于较分散状态,只有3个持股5%以上的基金投资者。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休闲服装业的快速发展,资本的力量正在逐渐显现出来。借助资本的力量,中国服装业可以铸就新的优势,站上更高的平台。借助资本的力量让企业强大起来,也是中国服装企业和品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有效途径。

  早在2009年,凯雷亚洲增长基金以1.5亿元人民币注入深圳歌力思服装实业有限公司,拥有歌力思10%左右的股份,在业界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歌力思董事长夏国新当时表示:“原先是认为不缺钱的,但后来想法慢慢改变,所谓不缺钱,前提是要看你想做多大事情。将来服装市场竞争的格局一定会发生变化,以前靠技术,未来靠资本。资本是很重要的力量,可以引入知识和人才,因此资本的竞争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凯雷亚洲增长基金总经理祖文萃在谈到选择中国本土时尚产业,选择歌力思进行投资的原因时解释道,这是出于对亚洲战略的考虑。凯雷始终对中国庞大的经济和消费类市场相关产业的投资充满信心,多年来一直秉承发掘中国中小型企业的发展潜力、以资源优势提升企业成长的价值型投资理念,通过建立全面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旗下投资企业带来资金之外的全方位资源支持。

  近年来,风生水起的服装电子商务企业尤其受到资本的青睐。

  2010年底,上海绿盒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吴芳芳宣布,公司刚刚获得全球知名风险投资商DCM约合1亿元人民币的风险投资。此前,公司曾于2010年9月获得约2000万元人民币的第一轮融资。

  “绿盒子”成立于2006年3月,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童装公司,目前是淘宝网上销量第一的童装品牌。吴芳芳表示,有了充足的资金,公司将向品牌化进军,在不久的将来,将“绿盒子”打造成一个中国消费者心目中有价值的品牌。

  而事实上,凡客诚品、麦考林、玛萨玛索等背后都有着资本力量的身影。

  有投资界人士指出,资本也需要寻找新的突破口,他们不仅仅盯着高科技,也非常关注时尚产业,特别是关注服装产业。有调查显示,由于很多传统行业未引起资本的足够重视,因此介入成本非常低,风险也相对较低,一旦通过资本的介入将企业壮大,其投资回报将远高于高科技行业。在同样周期内,传统行业的回报率平均在40倍左右,而高科技企业只有5~20倍。

  业内人士认为,国内服装业发展迅速,尤其是品牌服装发展取得了惊人的业绩,受到资本的关注是必然的。但他同时强调,服装行业虽然具有很大的投资潜力,但同样存在一定的风险,资本投资需谨慎,当年红极一时的PPG和ITAT就是很好的案例。

  国际大财团频频抢滩服装业

  众多主业非服装领域的大企业财团和实力雄厚的大公司纷纷通过连锁公司和分公司的形式积极向服装行业扩张,把触角伸向服装领域。

  让时尚产业拉动公司新成长

  最近,韩国国内知名零售企业新世界集团和乐天集团,以及韩国第三大跨国企业、以能源化工、信息通信为两大支柱产业的SK集团和专营电线、电缆业务的LS集团等大企业财团开始通过并购服装企业和设立服装领域的新品牌等方式正式宣布进军服装业。

  今年上半年,韩国著名服装品牌TOMBOY待价而沽,SHINSEGAE INTERNATIONAL(新世界国际,最开始为新世界集团的子公司,负责新世界百货的海外事业,后于1996年独立出来,目前主要从事海外高端品牌的韩国国内引进业务)参与其中,成为最吸引公众眼球的大事件,最近,终于尘埃落地,SHINSEGAE INTERNATIONAL被TOMBOY选为最优先协商对象,并在今年下半年开始进一步动作。

  2010年销售额约为5800亿韩币(约合34.79亿人民币)、在同行业排名第7位的SHINSEGAE INTERNATIONAL,如果成功并购TOMBOY,它将一跃成为继衣恋、第一毛织、LG时尚、KOLON之后的业界第五名。

  乐天集团的目标是,到2018年,集团旗下包括E-Commerce在内的服装业务要达到5兆韩币(约合300亿人民币),在这一目标下,一系列新的业务将随之展开。

  去年,乐天集团先是并购了以女装品牌NICE CLAUP著名的NCF公司,后又买下了日本迅销集团旗下的女装品牌COMPTOIR DES CONONNIERS。

  最近,乐天集团又与日本最大的手包品牌Samantha Thavasa签署了韩国国内独家专营合同。

  乐天的服装业务和e-commerce不仅是百货店业内的新话题,也是公司新的成长动力。”乐天百货李元准(音译)商品本部部长在去年年末发表的中长期工作战略和未来展望时,表明了将公司业务向服装领域拓展的意图。

  不仅是乐天、新世界,LS集团、SK集团等这些最近正活跃在服装领域的大企业财团们,也都是因为看好服装业,并将其视为公司未来主要的成长动力。

  并且,与投资IT等其他领域的企业相比,进军服装领域,可以用较低的研发投入获得较高的收益。同时韩国的大财团们认为,服装行业是可以创造出高附加值的行业,而这对提升企业形象无疑是有重大帮助的。

  另外,业界专家分析,服装业是零售和大众文化的核心构成要素,且和很多产业都可产生关联,并能创造令人满意的收益,这是大公司和大财团将触角伸向服装业的另一个原因。

  国际财团发力

  2010年,美国私营资本运营公司OpenGate Capital从法国Connection公司以500万英镑收购了其旗下的时装品牌尼科尔·法伊(Nicole Farhi)。

  OpenGate Capital是一家全球私募资本公司。Nicole Farhi品牌是一个设计师品牌,产品类型为高级成衣和成衣,设计师Nicole Farhi本人生于法国,该品牌于1983年在英国创立,并同时开设了第一家授权店,1984年分别在伦敦、纽约开设独立的品牌精品店,现主要在欧洲和美国等地销售。

  根据双方的协定,尼科尔·法伊的设计室将继续留在伦敦,办事处和产品展示廊留在米兰。OpenGate Capital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drew Nikou则被任命为尼科尔·法伊的主席。

  “尼科尔·法伊是一个标志性的设计师,从这个品牌建立之初,高雅、精致的时尚感就是它独一无二的印记。”Andrew Nikou说:“我们很期待与尼科尔还有她的团队一起在巴黎、香港、东京、纽约等城市开拓公司的零售网络,以及不断构建大规模的国际化销售网络。”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OpenGate公司将获得尼科尔·法伊品牌下的所有的库存商品、各地零售网点以及知识产权。而作为这个品牌的创立者和设计师,尼科尔·法伊本人将继续担任创意总监一职。

  “对尼科尔·法伊品牌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法伊说,“法国Connection公司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这个品牌走向成功之路上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现在,我期待着新的合作伙伴OpenGate Capital把品牌带向一个令人兴奋的新方向。”

  这次收购,对OpenGate Capital公司来说,更大的诱惑在于获得了知名的时尚品牌。“OpenGate Capital公司将会着力改善尼科尔·法伊品牌的商业基础,使其能够在收购的第一年里就实现持续盈利。”OpenGate Capital公司的合伙人Robert Lezec说,“我们还计划进一步发展线上交易渠道,并寻找机会去开发更宽泛的设计和创造性的资源。”

  世界最大的钢铁公司安赛乐米塔尔家族集团企业于2009年11月,成功买下了总部设在慕尼黑、以女装及配件著名的奢侈品牌公司———德国时装公司爱斯卡达股份公司(Escada AG),将著名的女装品牌Escada收在旗下。交易包括公司的营运业务,包括员工,品牌在全世界的所有权,生产部门和销售网络。

  在印度钢铁公司收购爱斯卡达之前,爱斯卡达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182家直营店和225家特许经营店,员工约2300人。

  于2010年以5亿美元的注册资金成立,主要经营娱乐资产和消费品牌的执照等项目的Saban Brands公司,在创立的第一年即把法国潮牌“大嘴猴”收归旗下。

  Saban Brands公司由洛杉矶亿万富翁HaimSaban领导,他也将负责Paul Frank(“大嘴猴”所属品牌)未来的经营战略。Saban Brands公司的主席ElieDekel将担任Paul Frank的行政总管。Paul Frank的创意设计仍在Orange county的总部进行,品牌创立者John Oswald也继续担任创意总监。

  Elie Dekel主席坦言,他们将让Paul Frank这个品牌进驻IPhone应用程序、互动游戏、通讯科技、电视以及电影的各个领域。他们会优先考虑Paul Frank的经济增长。Saban Brands公司的目标是继续发展Paul Frank这个品牌,加大品牌的客户群。 服企上市再现井喷

  资本快速进入传统行业,将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改变传统企业的思维和运作方式,引爆商业势能,进而改变和影响中国服装产业发展路径。

  上市对于服装企业是把双刃剑,需要因地制宜,慎重考虑。

  再现上市潮

  从2010年开始,凯撒股份、希努尔、报喜鸟等10余家服装企业先后上市,国内服装行业再度迎来了竞相拥抱资本市场的高潮。

  今年以来,又有多家服装企业谋求上市,尽管其中几家企业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如愿,但也有森马、九牧王成功上市。

  事实上,早在2009年1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等7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服装家纺自主品牌建设的指导意见》指出,将鼓励符合条件的自主品牌服装、家纺企业上市、发行债券,利用资本市场直接融资;鼓励企业以自主品牌为纽带进行并购重组。

  据时尚产业经济研究专家李凯洛介绍,资本的触角早已伸到了服装行业,经过十来年的发展,服装企业和资本的不断融合出现波段式发展趋势,而在每一波段中,皆有其代表性的服装企业。

  比如2007年以前的第一波段,有杉杉、雅戈尔等上市;2007-2008年服饰行业迎来第二波段,代表企业有百丽、安踏、报喜鸟、波士登、美邦等;金融危机之后服装行业曾短暂沉寂了一段时间,从2009年开始,以福建板块为主的服装行业集中上市,并细分为家纺、童装等子板块;到2010年进入第四波段,凯撒股份上市、希努尔登陆A股市场、搜于特在中小板上市,服饰行业对于资本的追逐再次出现“井喷”之势。

  随着资本作为竞争力的价值逐渐显现,李凯洛认为,中国服装企业资本运作即将进入第五波段。

  资本快速进入传统行业,将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改变传统企业的思维和运作方式,引爆商业势能,进而改变和影响中国服装产业发展路径。他分析指出,在这四次浪潮中,出现了四个刺激点加速了中国服装企业上市的进程。

  在资本市场获得近90亿港元资金的百丽上市当年就进行了一系列大手笔收购行动,将多个原来的竞争对手收归名下,同时百丽集团的业务规模在上市之后突飞猛进,迅速拉大与竞争对手的差距。

  2008年8月,美邦服饰登陆深交所,所持股份瞬间达到160多亿元的市值。所带来的宣传效应就相当于5000万元的广告投入,美邦董事长周成建在最新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排名307位,也极大激励着大批企业前赴后继。

  东莞第8家上市公司搜于特同年11月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首日搜于特股价上涨14%,市值近70亿元。招股书显示,搜于特成立于2005年,上市前的销售收入仅为三四个亿的水平,净资产仅为1.57亿元。但上市为搜于特带来了近15亿元的募集资金,公司净资产规模瞬间增长了十倍,公司目前在行业内的竞争实力和地位迅速提升。

  今年3月11日,森马服饰成功登陆A股市场,成为中国服装板块近来首个首日破发的上市公司。搜于特和森马服饰的上市对整个服饰行业产生了颠覆性影响,尤其是搜于特的上市,让那些老牌服饰企业的老总血脉贲张。谁都没有料到这个只有五六年历史的后起之秀会受到资本市场如此热烈的追捧。

  李凯洛表示,新上市的服饰公司与之前的杉杉、雅戈尔、大杨创世(等老派服饰企业有很大的不同,杉杉、雅戈尔、开开等老派服饰企业都属于工业时代的产物,他们所拥有的优势主要在加工生产领域。这样的服饰企业在硬件条件方面非常强大,拥有现代化的厂房、媲美意大利等欧美国家的最先进生产线、精益求精的生产加工能力、在面料研发方面很强的创新能力等等。雅戈尔甚至还将服饰产业的产业链延伸到上游的棉花种植领域,在新疆拥有优质的棉花种植基地,打通了从原料种植、纺织、印染、服饰生产、销售等所有的环节。但这类公司只能归结为制造类公司,很难表现出快速增长的成长性。原因是这种重资产型公司的盈利能力主要体现在加工生产环节,机器设备的多寡决定了公司的盈利水平,业绩的增长主要靠更大规模的机器设备投资拉动。同时贴牌加工模式决定了它们只能获得产业链的最低端利润,成长性不强,而且业绩容易受制于订单的波动。一旦订单下滑,公司的业绩也会随之出现下降。因此资本市场也不太可能给予高估值。

  相比之下,美邦服饰、搜于特、森马服饰等轻资产公司均没有生产环节,公司的资产和管理能力主要集中在产品设计和营销领域。因此这类公司看起来更像一个渠道公司、商业公司,它们的业绩可以随着店铺数量的不断增加、渠道和规模的不断扩张实现业绩增长。因此,一旦有实实在在的业绩做支撑,这样的发展模式对资本市场将非常具有吸引力和想象空间,资本市场自然会给予高估值。

  上市是把双刃剑

  业内人士指出,企业通过上市可以获得的好处显而易见,融到资金,实现快速、大规模的发展,这对于那些同质类产品企业尤其有效,比如体育用品行业和休闲装行业。此外,国内对上市公司的要求比较严格,这不但有利于企业规范运作,同时在公众中有较大的影响力,有着巨大的广告效应。就拿报喜鸟来说,报喜鸟集团董事长吴志泽曾表示,上市后让品牌知名度迅速提高,目前国内拥有上亿股民,股票上市后,每天有大量股民关注着公司的股票,宣传效果比在央视打广告还要好。据了解,报喜鸟上市后,各地的代理商纷纷反映,提起报喜鸟,消费者都会与上市公司联系在一起,知名度得到迅速提高。而且上市之后,公司在对外交往中也感觉到明显的便利。如在购买、选择店面、采购原材料等方面,都处于更多的优势。谈判对象与合作伙伴,都觉得上市公司诚信度更高。

  尽管上市有着诸多利好,但UTA时尚管理集团总裁杨大筠认为,上市是把双刃剑,并非评价服装企业的唯一标准。比如,对于做个性化的品牌而言,上市的意义并不大,比如例外、玛丝菲尔或是具有原创性质的女装品牌。

  具有原创意义的高级女装品牌,并不是靠上市资金或者是获得支持就能做得多好,它们更多的是通过在消费者中形成一种偏好和认知后,再做品牌延伸,比如延伸到香水和化妆品。我们了解的瓦伦蒂诺就是遵循了这样的发展道路。所以说,上市对于个性化和高端品牌的影响本身不是特别大。

  但对于大众化的品牌来说,特别是需要量产和规模化的企业来说,其影响则是特别巨大的。通过融资,这类企业能在终端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这是好处,但也有坏处,企业上市不是一次性融资,会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不断融资,在这个过程中就会稀释自己的权益。

  也就是说,外围的股东进来的越多,原始控股人掌握的控股比例就越少。福特公司家族的人在福特公司拥有的不是最大的股份;香奈儿本人也没有拥有香奈儿最大的股份;在不断稀释的过程中,其创始人对于这个品牌的控制力越来越弱,需要尊重投资商的意见,但投资商本身对服装行业并不关注,他们只关注利益回报。什么是回报?就是每个季度、甚至是每年的利润要达到最高。

  做时尚这一行,品牌做到一定年龄的时候,会跟人一样老化、体力衰退,这时就需要动手术,需要进行修补,需要重塑形象,这样品牌才能走下去。这也意味着需要两到三个月或者是两到三个季度,甚至是一两年的时间进行品牌转型。但对于一个上市公司来说,董事会和投资商肯定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他们希望看到业绩每年按照一定的百分比增长。如果一个人提出马上增长的计划,一个人提出来要亏损两年后再增长的计划,投资商肯定选择会选择前者,而这样品牌也有可能从一个优秀品牌最终沦为一个被消费者唾弃的品牌。

  此外,在中国,服装企业中90%以上都是民营企业,其中绝大多数又以家族式经营管理为核心,这与资本市场习惯的股份制游戏规则并不兼容,想上市就必须进行股份制改革。

  所以,上市对于服装企业是把双刃剑,需要因地制宜,慎重考虑。

声明:以上资本之手搅局服装业内容由“中服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推荐阅读

中国的目前状况对全球各个行业都产生了巨大影响,特别是零售业。 [更多]

讨论的人多了,尝试的人也多了,JK制服也就这样火了起来。 [更多]

随着全国疫情防控向好态势持续拓展,零售行业线下门店恢复营业正在加速。 [更多]

新闻排行

品牌推广
二维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