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活动 > Z世代实验室 | 全民可持续,是谁在为可持续时尚买单

Z世代实验室 | 全民可持续,是谁在为可持续时尚买单

究竟是谁在为可持续时尚买单?应对这样的群体,品牌应该有什么样的举措?

  珊瑚白化严重、非洲蝗灾肆虐、北极甲烷爆发、 南极冰雪消融,每一次灾难的发生,都会引发人们关于环境问题新一轮的思考, 时尚行业也不例外

  2020年,从新冠肺炎到南方水灾,一时间人类高度关注“灾难”。由此而来的消费经济也开始应需而变,一场绿色风暴正在来袭。环保、可持续发展在概念中被赋予无限能量。

  但实际上,究竟是谁在为可持续时尚买单?应对这样的群体,品牌应该有什么样的举措?

  2020大湾区服博会,专家解读在这里。

  CHIC联手国际时尚产业权威媒体WWD(国际时尚特讯)和服装行业知名媒体《中国服饰》,在7月15日-17日“创建中国的世界级品牌”大湾区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上,共同推出以“CREATE TOMORROW”为主题的高端访谈沙龙——“WWD Dimension 时尚会客室”,以及HardCandy硬糖青春作为合作媒体推出的“Z世代实验室”主题沙龙,在现场结合不同主题采访来自渠道、品牌、设计等领域的成功人士,让中国时尚向世界发声。

  “Z世代实验室:全民可持续,是谁在为可持续时尚买单”沙龙中,邀请到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品牌总监王笃森,MissLace设计总监黄文锷,与本次论坛主持人WWD China首席内容官-张大川(Johannes Neubacher),对谈环保、可持续相关话题。

  除了权威沙龙,HardCandy硬糖青春还走访了两位参展的品牌设计师,与她们交流关于可持续与设计的有趣内容。

  

 

  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 

  品牌总监 

  王笃森

  2020的特殊性,有目共睹。中国的服装产业所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在内需与外贸的两大压力下,企业面临着很多困难,请您从各自企业的角度谈谈疫情以来企业发展的一些感想。

  王笃森:面对疫情环境,歌力思不断在思考创新,去体验新的东西,及时采纳行动。首先,是“变”。疫情可能很快会过去,但带给行业和社会的,是持续加速且必然的变化。5G以及AI的普及,趋势上叠加,数字化的转型,再回不到从前了。这个时候需要迅速应变,让自己活下来。达尔文进化论也说明,在巨变环境下能存活下来的,不是最强大的物种,而是能快速改变的物种。第二点,是快。新的赛道,大家都在抢跑。之前大家经常说弯道超车,这不一定对,弯道超车很危险,应该是变道超车,裂变的时代,赛道变了,在新的赛道上,我们必须工作提速。要在前进中成长,运动中迭代,企业内部迅速成立数字化推动小组,加快集团的数字化转型。在此期间,学习也成为了头等大事。学习比工作重要,适应新环境需要更快的学习,还要比谁的学习能力强。第三,是 省,省电模式。原来所有认为能做的事情,在这个时候都要推翻复盘,按部就班很危险。基于传统的投入全部要重新论证,要减少,留下资源去投资未来,且数字化的投入要加大。相信这次很多企业不是倒在疫情下,而是倒在疫情过后。只是活下来不算成功,在这个‘冬天’,我们需要瘦身,提高我们热能的转化率,需要我们提升投入产生比。原来我们获得的成功都是现在的绊脚石, 我们必须要进行全新的改变,原来重要的,现在可能不重要了,原来不重要的,现在可能重要了。在此阶段,要清醒的多去思考,有紧迫感,打破一切常规。

  在困局之下,总隐藏着机会。对于目前时尚产业尤其是服装企业的机会,您怎么看?

  王笃森:祸和福之间是相互转化依存的,悲观的人看到危,乐观的人看到机。我们应该把这次疫情当成一个迫使我们进步改变的契机。要保持清醒,勇于打破常规。服装企业要从传统企业转化为领先的能灵活变动的企业,新的生机。歌力思管理理念其中一条就是:我们要对外部环境保持敏感,拥抱变化。疫情爆发后其实是加速国内的新零售模式,将 “线上” 与 “线下” 无缝链接,它们彼此互相作用与支持,而非彼此 “竞争”,这种形式让消费者可以无缝方式获得品牌无差异的服务。各行各业都在培养顾客线上消费的意识,改变他们的购物习惯。所以接下来无论线上线下,我们要随时随地接触顾客,从店铺营销到全域全时营销。我们应该把这次疫情当成一个迫使我们进步改变的契机。

  在危和机之后,我们想提出一个建设性的建议。就是本场的主题:可持续时尚。事实上,企业或者做品牌,一方面会基于国际前沿思想做自主改革,另一方面也会基于需求端的消费者心理做颠覆自我的创举。请问您目前对消费市场的观察是什么样的?

  王笃森:尽管消费市场受疫情影响较大,随着信心修复,政策见效,消费市场将重回稳定积极向好的发展轨道。尤其是国货的品牌和品质得到更多年轻一代消费者的信赖。当全球疫情真正结束后,市场会出现一定量的补偿性消费,消费者会通过购买服装来改善心情和弥补压抑的购物欲望,特别是户外休闲、专业运动等与健康、自然、运动相关的服饰品类应该将会实现较好增长。品牌应该更多的根据现下消费观念来丰富服装的个性、自然、健康、科技等内涵。

  基于消费者的心智变化和时代背景的变化,品牌或者企业作出什么样的应对和调整?在可持续时尚领域,做了哪些改变?以2020上半年市场反馈来看,市场对此接受程度如何? 

  王笃森:消费者未来会更加重视服装的健康属性、环保效益。对品牌和企业来说,在服装的面料、原材料上尽量做到绿色环保,从源头保证消费行为与自然环境的和谐共处。在工艺流程上也更多开发绿色循环技术,尽可能减少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染和碳排放。还要尽量多提供绿色的零售环境,确保流通环节不对消费者的健康造成伤害。最后品牌会不断传递绿色时尚理念,让消费者获取更多绿色消费知识。

  可持续时尚已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品牌和企业不断刷新着“绿色营销”的策略,如何才能真诚有效,受到消费者的认可?

  王笃森:任何营销都伴随经济价值,但是现下经济价值以外的价值益发重要,譬如共同打造健康、绿色的生活环境、消费环境。作为品牌和企业,要更多的“以人为本”,不断从消费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不断学习、研发数字化技术,共同推动行业向可持续化的转变,数字化能使价值链变得更精简,对资源的使用也会更加有效,对自身品牌和企业来说,也能受益于更高的生产率、从创新到零售再到最终使用,让整条价值链有更好的沟通和连接。


  MissLace

  设计总监

  黄文锷 

  2020的特殊性,有目共睹。中国的服装产业所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外迁和外需两大压力下,服装产业整体现状现在是什么样?请两位以各自所见为我们解读一下。 

  黄文锷:今年服装产业确实受到影响,无论是大小企业都是在尝试拓展渠道,可以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对于在海外的产业,应该是各取所需,老板们看中的点或需求不一样,但是我觉得今年在海外的企业,面对的可能远远不止是生产成本,利润等因素,毕竟目前全世界应对疫情最积极的还是中国,在国外甚至连最基础的卫生安全问题都无法保障,更无法提到提高生产效率等问题。

  在困局之下,总隐藏着机会。对于目前时尚产业尤其是服装企业的机会,您怎么看?

  黄文锷:我个人的理解应该从维度上的改变、生活的方式的改变、购物方式的改变。品牌应该改变思维模式,从而产业蜕变。

黄文锷作品

  在危和机之后,我们想提出一个建设性的建议。就是本场的主题:可持续时尚。事实上,企业或者做品牌,一方面会基于国际前沿思想做自主改革,另一方面也会基于需求端的消费者心理做颠覆自我的创举。请问您,目前对消费市场的观察是什么样的? 

  黄文锷:作为一个设计师品牌,我们一直坚持做有特色的设计产品,既然称之为“产品”,不是艺术品,它就应该符合大众的审美及需求。简单说,我们会从款式搭配上解决这个融合。

  基于消费者的心智变化和时代背景的变化,品牌或者企业作出什么样的应对和调整?在可持续时尚领域,做了哪些改变?以2020上半年市场反馈来看,市场对此接受程度如何?

  黄文锷:今年在消费习惯的变化应该是最大的,最明显的。由于消费习惯改变,也是对传统品牌的考验。从上半年的市场看来,我觉得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应该多渠道去尝试,找寻适合自己品牌定位的销售模式。线上线下相结合,做到可持续时尚。

  像MissLace这样“雌性荷尔蒙”的蕾丝,在生产工艺上是否能更快与可持续时尚接轨?在蕾丝的目标消费者心目中,可持续时尚成为他们消费动因的比例占有多少?

  黄文锷:蕾丝是一种面料单品,请大家不要用“有色眼镜”看它,觉得蕾丝就一定很女人、性感、诱惑,其实蕾丝品类繁多,它还能很中性、知性、帅气。

  在目前我们VIP客户消费习惯看来,可持续时尚会占比60%,比例相对比较高,在经济不好的现状,消费会保守很多。

  在博览会现场,HardCandy硬糖青春还走访了两位参展的品牌新锐设计师,聊到了一些有趣的内容。


  SO NEAR SO FAR

  品牌主理人

  于桐雪TALA

   一句话介绍自己和品牌。

  于桐雪TALA:高级定制成衣化,文化与艺术的结合。

  设计的未来在你的想象中会是什么模样?

  于桐雪TALA:我觉得2020AW我还是保守了,除了水墨系列,其他的系列都是过于稳重了,明年想尝试一下新的设计风格,偏潮牌一点,就是在我现在风格的基础上稍微做一些改变。因为我现在有一部分客户还是挺认可我的风格的。

  2020年产品注入了哪些新的元素?

  于桐雪TALA: 2020AW,我与艺术家进行了跨界合作,把中国元素融入我的设计当中,把抽象水墨定位印花在衣服上形成系列感。这也是文化与艺术的结合,既有审美价值又有实用价值。水墨系列也是目前租售大家欢迎的一个系列。这个系列也荣获中国好设计第一季的优秀奖。喜欢我品牌风格的群体一般是艺术圈的、学音乐的、有个性的人、记者,金融行业。就是有消费能力并且对自己有要求的这一类人。

于桐雪设计作品

  作为服装设计品牌,通过怎样的努力践行环保和可持续发展?

  于桐雪TALA:可以利用可再生资源设计一些衣服,做一些展览论坛,当然可以做不同系列如海洋系列、塑料系列、羽毛系列等。也可以利用这些物品研发面料,可持续发展,当然这个日本已经做了很久了。如果中国有影响力的一些品牌首先运用可持续的面料设计衣服并销售的话,那一定会带动国民的。

  如果以硬糖做比,自己的青春是一颗什么口味的硬糖?

  于桐雪TALA: 我想是话梅糖,话梅酸甜,口味恰好,过于酸或者过于甜都难以入口。和生活一样,我们努力过,哭过坚持过,开心过欢喜过感恩过。这是青春的味道,是我们珍贵的经历和体验。

于桐雪在博览会现场

  有没比较欣赏推崇的时尚设计师(品牌)或艺术家,国际和本土分别是?

  于桐雪TALA:我喜欢Dior,有很多过去的款式现在看依然经典。Dior有几季都是运用到中国元素,印花在衣服上,深蓝色的印花图案,很打动我。我从小学习艺术,学习书法,对中国文化非常热爱,在我的设计作品里就能看出来。国外的设计师运用我们中国元素运用的非常棒,而我们国人确没有这样的投入,就是不够投入吧。我们是应该多研究属于我们自己文化的服装。

  2020年印象最深的时尚事件?

  于桐雪TALA: 上海时装周,我去逛了一圈,因为疫情国外的设计师不能参加,国内的设计师出单特别多。本来以为服装行业今年一定不景气,没想到第一次合作的买手和品牌当场下单,还听到有些人讲这次订货订爆了。没有国外的设计师注入,我们国内依然可以发展的很好,国内设计师也是可以出好的作品的,而且不在少数,这更让我们信心加倍。

 

  米娜悦己 

  minaself 

  设计师 陈雁飞

  设计的未来在你的想象中会是什么模样?

  陈雁飞:「本我」。

  相对更特殊的2020 ,大环境让大家都沉寂下来,回归到家庭,回到本我,更多的审视自己,捡起原本在忙碌生活中丢失的自己,更多对当下的反思,更多关注内心的需求。实用性和设计感双结合的款式更受大家青睐,市场也是有了很好的验证,那些具有多用性的服装,含有设计基因的新颖款式更吸引顾客关注。

  

  2020年产品注入了哪些新的元素?

  陈雁飞:2020年在面料研发方面下了更多功夫,特别是在面料再工艺方面面料的再设计,拉开了原本的客群层次,已经丰富了设计风格,既可以沿用当下所容有的资源,也满足讲求自我的新设计要求。

米娜悦己展位

  作为服装设计品牌,通过怎样的努力践行环保和可持续发展?

  陈雁飞: 对于可持续环保概念,延伸以上第三点所述的,主要体现在面料,面料的再利用,再设计,是很重要的一点。另一方面,经典款式的可多重搭配性,款式设计是多场合考虑的设计元素,如可脱卸的衣袖,用拉链做分隔可变换衣长。最后还有复古的设计风潮,古着,租衣,各种新颖的消费方式,也是很好的拉长了服装穿着的生命周期。

  2020印象最深的时尚事件?

  陈雁飞:应该是7月8日 泰国成为亚洲国家中第一个通过,允许同性伴侣进行婚姻登记。对个人意愿对人权,对性别,对于男装女装的大类的分类,应该有更多更广的思考了。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亚洲,更包容更惹人爱了。

陈雁飞设计作品

  如果以硬糖做比,自己的青春是一颗什么口味的硬糖?

  陈雁飞:自己的青春比喻成硬糖的话,觉得可能借用大白兔奶糖,我的青春更像大白兔硬糖,骨子里埋着传统,又有新的不一样的姿态迎接挑战,硬糖,慢慢融化,慢慢的去感受,青春么,心里有就一直在。

  送给自己一个表情吧!

  陈雁飞:送自己一个冷静的表情,2020多向内少向外。

  当品牌层面高度关注可持续理念,设计从用料选择和视觉整体优先考虑环保要素,根据用户需求而共同发力,时尚且可持续的未来,可期。

  2020,一定是可载入史册的一年。这一年,自然灾害面前,人类同心协力砥砺前行。在这样的特殊年份里,最打动人心的设计是什么样的?来自前沿的数据和现象分析,明日沙龙,敬请期待。


  

网站编辑:麦婷婷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