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温州一代“鞋王”谢幕!炒矿失败,无力还债1.6亿…

温州一代“鞋王”谢幕!炒矿失败,无力还债1.6亿…

温州人王跃进从小就跟着舅舅学做鞋。1984年,学成出师的他创办鹿城跃进皮鞋厂。

温州人王跃进从小就跟着舅舅学做鞋。1984年,学成出师的他创办鹿城跃进皮鞋厂。

这是一个遍地机遇的时代,当时的皮鞋不讲究质量,更谈不上品牌。凭借款式上的几个新花样,王跃进做的皮鞋很快在当地就小有名气,鞋厂的生意蒸蒸日上。

王跃进也颇具创新思维,凭着款式上的创新,鞋厂的生意越来越好。1989年,他首次尝试在鞋子里放进信誉卡,因此获得了“创新鞋王”称号。

企业不断发展壮大,到1990年,王跃进把鞋厂改名“霸力皮鞋厂”。“这名字很像他的个性,很自信,有霸气。”一位同行多年后这样评价。

1993年,霸力又在首届中国鞋王杯大赛中夺得“中国鞋王”称号。

两个“鞋王”称号在手,王跃进觉得“鞋王”应该有个宏大的表现形式,于是用7张牛皮,制造了当时世界最大的一只男式皮鞋(长2.05米)。之后,他又造出了最大的女式皮鞋(长2.4米)以及“世界最小皮鞋”。

这些特殊的皮鞋,大的可坐下四五人,小的仅有拇指大小,为企业赚足了眼球和品牌效应。王跃进以农民式的狡黠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霸力鞋业名声大噪,生意越做越大。

1994年,王跃进组建浙江省内皮鞋行业首家企业集团公司——霸力集团。到上世纪90年代末,霸力销售收入达到2个亿,拥有8条生产线,而同时起步的许多企业,大都还只有一两条生产线。

有一次,王跃进与康奈集团董事长郑秀康谈话,不免志得意满。“老郑,我成立了一家集团公司,你也去弄一个吧。”他说。郑秀康说:“我还是先把‘鞋底’做扎实了再说吧。”

连续不断的成功,让王跃进变得好高骛远。当企业一旦停滞不前,王跃进立即急不可耐,他总是抱怨鞋业利润太低,而市场又过于难做。

为了谋求理想中的“高利润”,他果断地选择了“富贵险中求”。

2003年,霸力集团从广东采购来料加工料件——保税进口牛皮,按照规定加工后应返还给供货商,再出口。

但王跃进却将这批原料当生牛皮直接卖给四川的一些制革企业。

因保税进口物资是未交关税的,在内地销售就等同于“偷税”。

随后,这起涉案金额高达7000多万的“偷税”案件,被温州海关初步定性为走私,冻结了霸力的所有账户,王跃进火中取栗,在劫难逃。

东窗事发之后,王跃进如同惊弓之鸟。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为了应对可能到来的调查以及企业4000多万元的负债,他悄悄潜逃到了早早取得居住权的澳大利亚。

不过,王跃进依然不甘心。

2004年底,一个来自广西贺州市招商团的矿业项目引起了王跃进的注意。他想转型,进军矿业。

2005年4月8日,浙江霸力集团贺州矿业有限公司成立。王跃进以2000万元接手平桂矿区。这是一个有50多年历史,以大理石及开采多种金属矿为主的老国企,曾有超过1万名职工,甚至有自己的学校和医院。

2006年,王跃进又先后花近四五千万元买下白面山矿山开采权,以及路花矿山、贺县矿山的探矿权。他还雄心勃勃地提出了矿业公司上市的目标。

因为忙于开矿,他对鞋业彻底放手了。一开始,他还将鞋厂交给海归儿子管理。后来,他把儿子也带到广西,鞋厂完全交给毫无经营经验的妻子管理。随后几年,鞋业只能算是勉强维持。

王跃进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商业环境,但他独断专行,完全要自己说了算。有时开会,如果有人提出不同意见,他当场就会让其离开,并且下次开会再也不会通知对方。甚至,还有人被他当场开除了。因此,矿业公司的员工私下都叫他“王霸力”或“王霸”。

他一茬一茬地换副总,前后换了不下十个副总,任期最短的一个月,最长的也不过半年。他坚持要买20辆运输车,在他人看来,完全可以采用租借或外包的形式,没必要花500万元撑面子。

更要命的是,他将这种“狂妄自大”带到了企业外部。2006年,当地对王跃进的矿场进行了查处整顿,原因是“涉嫌非法开采贺州白面山矿段”。

一个原本大受欢迎的项目,却因为王跃进的性格而无法获得外部帮助。

自投资矿业开始,霸力集团负债就显著上升。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赌局,此时,王跃进又做了一项无异于饮鸩止渴的决策。

2005年,霸力集团曾分别在温州瑞安、仰义征得工业用地,他将这两块地向银行抵押贷款,用于投资矿业。

偏偏从2007年开始,矿产价格随着全球经济的疲软开始下滑。

白面山矿区主要出产的锡粉价格也由2007年初10多万元一吨,下降到了2007年底的四五万元一吨。

2007年底,王跃进又将霸力矿业近2000万元资金抽走,用于上述两块工业用地厂房建设。他当时的想法是,赶快把厂房建好后,卖个好价格。

2008年底,“霸力”出现了“以货抵债”的情况。抵价60元一双的鞋子,也被搬了很多。

一直熬到8月份,王跃进突然不见了。

十多天后,有确切消息称“他逃到了澳大利亚”。至此,霸力集团债务情况如下:温州本地四家银行贷款高达1.065亿元,广西梧州银行贷款500万元,欠供应商债务700多万元,民间借贷金额预计在4000万元至5000万元。

霸力停产后,还出现了一个意外的局面:门口除了聚集的讨债大军,还迅速形成了一个“招聘集市”。

温州不少鞋企的招聘人员,急急忙忙拿着“招聘”、“急聘”、“高薪聘”的牌子,开着车赶到了霸力门口“挖人”。

曾几何时霸力集团与奥康、康奈与红蜻蜓等同属温州第一批老牌知名企业,同时也是浙江皮鞋行业首家被批准组建的企业集团,还最早获得“中国鞋王”殊荣。

王跃进甚至被认为是一个可以代表浙商创业精神的典型人物,“他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个性很强、肯吃苦”——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人们对他的评价。

从巅峰到落寞,从天堂到地狱,有时候远比我们想象中要来的快。

寻求创新想更上一层楼这没错,但是不要盲目,能赢的起但输不起的生意最好不做!前期不要投入太多,给自己留够底牌。

天下无事不可为,但商人有所为也有所不为!

前车之鉴,王老板的失败教训想必你心中也有了答案。

网站编辑:李园园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