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产业 > 谁能成为直播第一城?

谁能成为直播第一城?

直播间内外,一场新的城市争夺战正在硝烟四起——究竟哪一座城市,担得起中国直播第一城?

“准备开!倒计时,5、4、3、2、1,上链接!”6月30日傍晚,薇娅正在自己的直播间里售卖一款椰子曲奇饼干。

“第一份17块9,第二份两块钱,第三份不要钱。”不到五秒,6000份秒杀一扫而光。

直播间里一片火热,直播间外同样精彩。最近半个月,电商直播行业大事不断。

6月20日,杭州余杭区发布直播电商政策,其中“开展直播人才认定”这条引发社会热议。根据政策,具有行业引领力、影响力的直播电商人才最高可通过联席认定为“B类人才”,也就是“国家级领军人才”。

紧接着,上海市崇明区公布2020年第一批特殊人才引进落户公示名单,李佳琦赫然在列,其申报单位为上海琦圣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落户上海的难度可想而知。而这一次上海主动给李佳琦送上户口,背后正是其抢占头部大主播、剑指电商直播之都的规划。

电商主播正在成为多个城市的“座上宾”,据不完全统计,广州、杭州、济南、义乌在内的多座城市都已吹响召集主播人才的号角。

直播间内外,一场新的城市争夺战正在硝烟四起——究竟哪一座城市,担得起中国直播第一城?

1

(拍摄:中服网)

杭州、广州稳居前二

电商直播之都的第一梯队,呈现出明显的区域集聚之势。

今年3月,阿里巴巴在《2020淘宝直播新经济报告》中评选出了十大淘宝直播之城,杭州、广州、连云港位列前三,宿迁、上海、北京、深圳、成都、苏州、金华位列榜单第4-10名。

可以发现,除北京、成都外的八座城市,不是在华东“包邮区”,就在华南。

华东和华南,正逐渐形成国内电商直播行业的两大阵营。从头部MCN机构的分布地来看,也能得出类似结论。

招商证券行研报告显示,中国排前10名的MCN机构,有6家位于杭州,1家位于嘉兴,剩余上海1家、广州1家、深圳1家。

杭州、广州两座城市,在华东、华南两大“直播军团”中分别扮演着领头羊的角色。

直播电商的核心是人、货、场,两座城市的资源禀赋亦有所区别。

在“人”的因素上,杭州先发优势非常显著。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杭州的电商生态比较完整,在直播方面发轫较早。

“早年在电商领域摸爬滚打的商家嗅觉非常灵敏,很早就转向直播,本身有一定的先发优势,另外在政策环境上也相对灵活。”

千年商都广州也在转向电商直播之都。今年3月,广州率先出台全国首个直播电商发展三年行动方案,计划未来三年打造直播电商之都。

6月,广州高调启动全国第一个以城市为平台的直播带货节。这场直播节持续整整3天,80多个MCN机构参与、10万多个品类商品悉数亮相,累计超27万场直播场次。

相比杭州,广州在“货”与“场”上的积淀更为深厚。广州的商业基因发达,素有千年商都的美誉,具有供应链稳定高效的优势。

在本新文化董事长王安宁看来,广州的“货”有品牌和规模,“场”有政策和技术,三年内必成为中国的直播电商之都。

瞄准这一点,他所在的MCN机构本新文化已将所有的直播业务板块集中到广州。

如今在广州,各大市场档口的老板纷纷转型主播,全城直播氛围渐起。

淘宝直播数据显示,今年2月以来,广州开播场次、深度买家均为全国第一。最新的进展是,广州各大批发市场已全部开启淘宝直播。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此次争取到李佳琦,再加上当红明星企业拼多多坐阵,其抢占直播第一城的野心不可小觑。

崔丽丽认为,上海不仅关注直播板块,而在更大范围内关注在线新经济。

上海的营商环境优秀、消费场景丰富、产业基础深厚,在新一轮电商平台竞争中具备较大的优势。

“毕竟落户门槛较高,上海在人才吸引方面也有天然优势。

这一次,人们实实在在地看到直播带货‘一哥’李佳琦已经通过特殊人才通道落户,未来很可能产生示范效应。”崔丽丽说。

哪类城市具备潜力?

电商直播风口之下,各地纷纷向主播人才抛出橄榄枝。

以义乌为例,义乌近日发布的《义乌市加快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中强调,义乌将进一步完善扶持政策,对知名直播平台、规模网红服务机构、自带流量的“网红”等,在金融、税收、人才购房、子女入学等方面给予支持。

义乌还将每年统筹安排财政扶持专项资金,全力支持直播电商新业态的发展。

梳理各地政策可以发现,一座城市在电商直播上发力,往往从撬动头部主播开始。

一个好的主播及其团队是直播成功的重要要素。

一方面,头部主播往往有突出的个人风格,选品严谨、话术专业而且流程娴熟。另一方面,头部主播能争取到最流行的产品、最具优势的价格和最好的流量资源。

“头部主播应该属于稀缺资源。”崔丽丽如此评价。

广州市直播电商协会筹备组副主任李有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主播人才虽是直播电商中的关键资源,但并非最重要的因素。

未来直播电商将趋向常态化、标准化,对于主播背后团队的供应链管理能力、推广能力更为看重。

对地方来说,头部主播加入的意义更多在于引入成熟的经验,推动地方产业的迅速发展,而要实现产业成体系,甚至具有竞争力,还是需要漫长的时间。

需要指出的是,单靠优惠政策吸引头部主播远远不够。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人居环境、产品供应链情况、教育生活服务等因素都会影响主播的城市选择,未来很可能出现头部主播集聚大城市、区域分布不均衡的现象。

“人才不会因为部分产业优势而贸然选择落户,还是会综合当地的产业优势、发展潜力、营商环境和公共资源来做选择。

顶流主播会暂时带来明星效应,但地方的供应链优势、产业建设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李有刚说。

头部主播若加速在大城市集聚,人、货、场三个基础要素也很可能在空间上分离。

换言之,头部主播集聚一线城市,供应链在三线城市,城市之间将形成全新的分工形态。

崔丽丽认为,这一趋势符合市场规律。

电商直播本来就是市场营销和销售环节在线上,产品和服务的交付在线下。所以线下只要具备了良好的供应链把控和运营能力,并不一定是和市场环节在一地。

现在很多电商的产品供应链可能布局在三线及以下城市,他们的服务提供商则在东部沿海地区。

归根结底,哪一类城市最可能成为直播之都?难道说,只有人、货、场三种优势齐全的城市才最有潜质吗?

“三大优势齐全,肯定是发展直播电商无可比拟的竞争优势,但也要看到技术、业态、模式创新的重要作用。”

中山大学研究员、广东省电子商务协会专家委员会执行主任漆贤军强调,直播之都的人、货、场并不需要在物理上同时聚集。

电商基于数字逻辑的管理,建立信息与货物的高效智能的管理,保障供应链稳健运行,完全可以重构人、货、场的空间关系。

1

网站编辑:麦婷婷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