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如果能说出这材质,说明你真的很爱时尚

如果能说出这材质,说明你真的很爱时尚

在时尚产业越来越注重可持续发展的今天,这一特殊的材料再次成为讨论的焦点。

这材质叫做“粘胶纤维”。这是一个爱情故事。

在时尚产业越来越注重可持续发展的今天,这一特殊的材料再次成为讨论的焦点。

在过去,粘胶纤维一直被时尚业界看作是贯彻可持续性发展的最佳面料之一,但同时对其广泛的使用也加剧了全球植被砍伐与化工污染的问题。而最新的一份研究指出了一条更适合的可持续性发展模式。

粘胶纤维长期以来有着供应链方面的问题。环保主义者认为这种过去一直被誉为可持续性发展选择的半合成纺织品,实则上是导致全球植被砍伐、化工污染等问题的罪魁祸首。

1

不过就在上周,业界著名的两大全球非盈利组织Textile Exchange和Forum for the Future联合发布了一份崭新的报告,描绘了例如粘胶纤维等人造纤维的全新视角。

人造纤维一直是全球第三大纤维材料,包括了占据主导地位的粘胶纤维(又称嫘萦,人造丝),莫代尔、铜氨丝、莱赛尔、醋酸纤维等。最新发布的报告不仅为解决此类产品导致的环境问题指出了一条新的道路,同时也预示着业界中浮现了一种全新的可持续性发展思考关注点——从产品如何避免消极负面的副作用,慢慢转变到产品如何能带来积极正面的影响。

目前,最大的担忧在于过度的森林砍伐与随之而来导致的生物多样化消减。有研究人员认为,人类行为对生态系统的破坏是导致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爆发的根本原因,同时未来持续性的森林植被过度采伐与生物多样性消减所产生的后果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自2013年起,坐落于温哥华的非盈利组织Canopy就与开云、Stella McCartneyEileen Fisher等时尚品牌进行合作,交换改进用于制作裙装、围巾、袜子等产品的粘胶纤维和其他木制原料的采购工序。支持者宣称CanopyStyle这项活动有效地改善了粘胶纤维采集导致的雨林破坏。同时,另一项相似的环保活动也聚焦于减少制作树木原浆到纤维过程中带来的化工污染。

然而,此类环保活动大多数都各自为阵,缺乏紧密的联系,因此没有一个有效的纲领来确保在解决一个环境问题的同时不会产生另一个新的问题。不过这份崭新的报告《展望人造纤维的未来》,或许能够带来一个统一协调的局面。

Sally Uren,Forum for the Future的CEO表示,“大家各自都做得很好,不过现在我们需要联合起来。”

关注粘胶纤维供应链上下游的社区

棉一直是人类长久以来最常用的含纤维素的纤维,因此用“人造纤维”的字眼来区分粘胶纤维与棉的区别显得十分笼统。人造纤维的生产过程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工化学制品来分解木浆中的纤维素并重新生成纤维。整个生产过程十分低效——1吨的粘胶纤维需要消耗4.5吨的原木。同时生产过程需要消耗大量例如二硫化碳等对人体有危害的剧毒化学制品。

整份报告中最令人瞩目的部分在于将纤维生产环节推动到例如贫困等的社会议题。作者提出观点认为,业界应该为小型企业融入市场提供更便捷的机会。一些研究也证明,如果人们有更多脱贫致富的机会,那么当地森林采伐量会相应的减少。Uren表示“不能只单独看一个商品本身,我们也不能在不去关注商品背后的社区环境的情况下单独分析商品,因为这两者是密不可分的。”

美国设计师Eileen Fisher与绵、羊毛的供应商保持合作,以确保工人们有良好的工作环境与合理的报酬,同时也对那些贯彻可持续性发展理念的供应商给予支持。然而,负责品牌织物研究发展部门的Inka Apter表示这种策略无法很好地应用于以木浆为原料地供应商。不过这份报告九填补了这份空缺。Apter表示“棉农或许不难理解改进生产环节的意义和困难,例如种子的获取、有机种植、与协会进行合作等。然而对于木材的领域来说,这或许就有一些难以理解”

首先,木材的产地与来源十分多样,从种植树苗到丛林开采再到非法砍伐。相对于棉花这种每年都能按时收成的作物来说,树木的成长与采集时间太过于多样化。因此评估收集木材对于社区的影响太过于复杂。

Apter十分赞赏这份报告的观点角度,但他同时也认为落实到实处会很有挑战性。如果真的能如报告中所描述的顺利实施,那么将会完全改变整个粘胶纤维产业。例如,减少粘胶纤维生产中重要的原料之一,二硫化碳的排放是降低化工污染的一项重要措施。但Apter和其他环保主义者认为仅仅减少二硫化碳的排放远远不够,必须找到另一种化学物质来替代二硫化碳。与此同时,虽然市面上也有其他更环保的纤维材料,但粘胶纤维还是因为其广泛的多样性(例如类似亚麻和丝绸的质感)受到品牌和设计师的青睐。

实现循环经济

Textile Exchange的总经理LaRhea Pepper意识到,如果报告中的设想要被实现,那么整个商业模式都需要改变。“在如今的商业模式中,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她同时也提到企业需要将目标方针从价格驱动转变到更加关注生态价值和社会效应。Pepper指出一些具有前瞻性的品牌方已经开始了改变。例如开云集团的“环境损益表”就受到了业界一致的好评。

这种转变也可以包括更长的运作周期。Stella McCartney认为这种转变对于品牌的可持续性发展至关重要。“我们通常会在不使用杀虫剂的情况下,提前三四年可持续性地规划好作物发展…同时我们会选择轮渡运输来代替航空运输,虽然这势必会花费更多时间,”McCartney说到,“我希望所有人能够共同合力发展,同时也认识到时间周期的重要性。要把事情做好就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报告同时也提出了增加科研投入,发展废物循环利用来代替木材生产纤维;其中便包括了可回收面料与农业废物。诸如此类的聚焦可以帮助企业实现踏入循环经济。例如多次使用衣物,使用安全、可回收面料进行生产下一代人的衣服。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的“循环时尚倡议”负责人Francois Souchet表示“我们需要创造循环经济模式来终结此前时尚产业的不健康商业模式,”他也提到,“人造纤维将在这场变革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Pepper也提到,“改善人造纤维我想需要多方共同努力。目前我们在积极联络品牌方,希望他们能够逐步掌握供应链,了解他们的人造纤维从何而来。就如同品牌方去了解棉、羊毛供应链一样。”

报告最终指出的2030年愿景应该是一幅不同产业齐心协力,了解地球、人类发展所需,坚定可持续发展的图景——而非仅单独考虑时尚产业中的危害缩减。Pepper最后形容道,“我们宣扬的理念是希望各界在可持续性问题上向着顶峰前进。”就像我们一开始说的,这是人、时尚与环境的爱情故事。

 1

网站编辑:瑾书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