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被李宁揽入怀的堡狮龙,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被李宁揽入怀的堡狮龙,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不过,今天这里要谈的不是早已远去的班尼路和佐丹奴,而是曾与这两个品牌齐名的、同属“港资服装品牌三巨头”的堡狮龙(Bossini)。

2008年,在《小时代1.0折纸时代》里,痴迷时尚奢华的郭敬明这样表达了对佐丹奴班尼路的恋恋情怀:“无数前来上海旅游的外地人眼中,上海的中心一定是那条被电视节目报道了无数遍的熙熙攘攘的南京路。佐丹奴和班尼路的旗舰店,都闪动着巨大的电子屏幕。满大街的金银楼里,黄金链子一根比一根粗。无数的行人举起相机,闪光灯咔嚓咔嚓闪成一片。”

然而,时过境迁。

时至今日,是否人还会留意上海南京路上是否仍然有佐丹奴与班尼路的踪迹?又是否有人,不禁慨叹:逝者如斯乎。

不过,今天这里要谈的不是早已远去的班尼路和佐丹奴,而是曾与这两个品牌齐名的、同属“港资服装品牌三巨头”的堡狮龙(Bossini)。

如今,在中国内地,堡狮龙的门店已难得一见。据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末,堡狮龙内地的市场门店仅有180家,而且,其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门店均已关闭。

1

(官网截图)

但要知道,堡狮龙,作为一个味道十足的香港本土品牌,其鼎盛时期的堡狮龙曾风靡一时。而作为港味时尚品牌代表,其全盛时期与佐丹奴、班尼路一起,被誉为“港资服装品牌三巨头”,是昔日多少年轻人心中的“白月光”。其也曾是港澳地区最大的服装零售集团,更是70后、80后乃至90后曾经的“心头好”,有着一代人满满的情怀与青春记忆。

疑被抄底

上个月中旬,堡狮龙与李宁控股的非凡中国联合发布公告称,非凡中国的附属公司龙跃发展有限公司从罗家圣手中收购堡狮龙66.6%的股份,价格约为4662万港元(4266.1万元)。交易完成后,非凡中国与罗家圣的侄子罗正杰分别占有财团80%及20%的股份,此外,作为交易的一部分,龙跃发展有限公司必须以每股0.043港元,对堡狮龙全部已发行股份提出强制性无条件现金要约。对此,该支付代价及悉数接纳要约的最高金额约为7440万港元,其中,最高约5950万港元将由非凡中国支付。

尽管堡狮龙长期处于股价低于1港元的“仙股”状态,但就作价分析上,非凡中国无疑是以三折的价位拿下了堡狮龙。毕竟,跟上个交易日收市价相比,0.043港元/股的成交价格远低于收购前0.15港元/股左右的市价,该收购价相较收市价大幅折让超过70%,等同于“打了三折”。在业界看来,非凡中国开启“买买买”模式的背后,是其或借疫情加速“抄底了”堡狮龙。而为此,堡狮龙的“折价转让”,也表现了其无比强烈的“求生欲”。

值得注意的是,非凡中国的主席兼行政总裁正是国内运动巨头李宁品牌的创始人,非凡中国入手堡狮龙后,李宁就自然成为堡狮龙的主要控股人。

据资料显示,堡狮龙在1987年诞生于香港,并在1993年香港在联交所上市,主要从事休闲服饰零售及分销。截止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在全球30个国家及地区拥有287间直营店铺以及799间出口特许经营店铺。2005年,堡狮龙市值达到25亿元,距离发行股价飙升了近10倍。但自2015年之后,堡狮龙的业绩就一路低走,呈连续多年震荡下滑的趋势,5年来其市值已缩水超过了6成。

据数据显示,2018年堡狮龙全年业绩由盈转亏,净亏损了2900万港元,净利暴跌超过600%;到了2019年,其净亏损更持续扩大至1.39亿港元;2020年堡狮龙中报更显示,公司净亏损了9368.7万港元。

而存货积压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堡狮龙。2017年,堡狮龙的存货周转率为4.18,到了2019年中期则仅有1.31。与之相对的是,2017年末至2019年中期,堡狮龙的存货涉及金额,也从1.71亿元上升至2.39亿元。与此同时,堡狮龙总资产的增速,也抵不过总负债的增速。2017年末至2019年中期,堡狮龙的总资产从9.52亿元升至10.54亿元,而总负债则从2.14亿元上升到了5.53亿元。

另据统计资料显示,2014至2019年间,堡狮龙的利润收益分别录得1.27亿港元、1.15亿港元、2.921亿港元(其中有2.67亿港元来自出售物业收益)、488.6万港元、-2256.04万港元和-8392.29万港元。此外,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6个月,堡狮龙公司整体同店销售额下跌10%,其在香港及澳门、内地和新加坡的同店销售额分别下跌14%、5%及5%。6月17日,堡狮龙更是发布盈利警告称,在截至2020年5月31日止11个月的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内显示,集团拥有人应占亏损介于约2.95亿港元至约3.25亿港元。

而香港上市公司非凡中国集团则成立于2019年,是一家投资控股公司,主要做一些体育产业的生意。据介绍,非凡中国主要从事的业务包括:开发及管理体育赛事及活动,经营电竞俱乐部,开展体育人才管理,销售建材,提供体育相关市场推广及咨询等服务,其经营体育场所包括体育园、运动中心及滑冰场等。而自去年起,非凡中国就开始从事发展、设计及销售体育、生活及休闲消费品业务。

一家是日渐式微的香港老牌服装集团,一家是新成立、谋求大干一番的投资公司。2020年疫情之下,正是投资并购的好时机,也是各行业雪上加霜谋自救的时候,非凡中国与堡狮龙“两情相悦”之下,其实也是各取所需。

惺惺相惜

面对外界的各种猜疑,非凡中国解释称:“我们非凡中国一直致力于发展‘多品牌、多形式’的业态,打造更多元化丰富的运动体验和消费契机,以把握具有庞大潜力的‘黄金消费群’市场。年初时,经罗正杰先生的介绍,接触到堡狮龙集团,经考虑这是一个以合理价格扩展消费品业务的良机。”

非凡中国方面还表示,董事会有意通过李宁广泛的业务尤其是已建立的分销商网络,及在体育相关及服装行业的强大业务据点,将堡狮龙的分销网络继续扩张;此外还将利用热门营销工具推广堡狮龙产品,并在线上销售平台开设店铺。

而且,尽管堡狮龙出现连续多年的利润亏损,但非凡中国董事会方面仍对堡狮龙的前景持积极态度。据非凡中国董事会方面认为,堡狮龙在2018年前十年间盈利稳定,香港及澳门的零售行业出现下滑趋势的状况是暂时的。随着地方社会逐渐稳定重建、疫情恢复正常及中美贸易磋商取得进展,香港及澳门消费市场的复苏虽然缓慢但必然发生。

一方面是堡狮龙深陷亏损泥潭的“无心恋战”,一面是来自非凡中国方面的“摩拳擦掌”,如此惺惺相惜的局面,带给了业界更多的遐想。

要知道,非凡中国的实控人李宁当年创办的“李宁品牌”,也跟堡狮龙有过类似的境遇。毕竟,凭借着70后80后的追捧,李宁公司走向了辉煌,但也在耐克、阿迪等国际品牌及国内新兴品牌的冲击下落败,后错误定位“90后李宁”失意过迷途知返,直到近几年来调整市场战略才走出了低谷,业绩、股价大幅的增长,掀起国货时尚、加速国际化扩张。

而投身李宁旗下的堡狮龙,则急需要一个“大金主”渡过当下疫情危机,而如李宁品牌当年重拾辉煌一样,更是堡狮龙所期待的。

有意思的是,在一定程度上而言,堡狮龙的创始人罗定邦与李宁公司创始人李宁也有“同乡之亲”。据资料记载,中国香港“针织大王”罗定邦1912年出生于广东顺德,从妻子娘家的纱厂起步创业,20世纪50年代全家迁往香港发展,并在1987年在香港创办了堡狮龙。而如今的李宁公司老板、昔日的“体操王子”李宁,于1963年3月10日出生于广西,但其家族在曾祖父时候才迁入广西,其祖籍其实是广东顺德。

于是,疫情交困,类似的企业发展轨迹与品牌、渠道价值,以及两家企业创始人的祖籍根系等,一系列有意与无意的因素,最终促成了李宁对堡狮龙品牌的掌舵。

不过,主打休闲理念的堡狮龙品牌,与富含运动基因的李宁品牌的有机结合,也并非易事。毕竟,生活休闲服饰与功能运动服饰,在品牌推广与市场战略打法上都会有所区别。已高度国际化的李宁公司,欲驾驭好这条“龙”,还需对堡狮龙的品牌及其优质资产进一步梳理与消化。

赚头蚀尾

尽管李宁实控的非凡中国控股堡狮龙后,其双方的市场走向还需观察,但从资本市场上的反应看来,堡狮龙注入李宁旗下,还是带来了诸多的利好。

5月15日,非凡中国收购堡狮龙消息公布后,当日堡狮龙的股价一度飙升95%,创下了近一年来新高,截至收盘其涨幅收窄至51.35%,总市值达3亿港元。

到了5月21日,堡狮龙国际股价更出现了收购消息发布后的第二次暴涨。其当日涨幅一度飙至105%,截至当日收盘股价上涨98%至0.495港元,市值达到8.12亿,较一周前翻了一倍多。

在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李宁上榜财富为110亿元,跻身体坛“首富”。而在大家眼中,李宁更是以三折价格拿下了知名度依然甚高的堡狮龙,成为了抄底投资的“大赢家”;李宁的入局,也给近几年来业绩一路下滑的堡狮龙注入了“强心针”,让堡狮龙得到调整与喘息的契机以图“翻身”,否则,堡狮龙可能只会继续深陷泥潭难以自拔。

在堡狮龙卖身李宁的背后,也符合了一句生意场上的一句俗话“赚头蚀尾”。毕竟,堡狮龙品牌最辉煌的时代早成过往,趁合适时机转嫁风险与扭转经营亏损,实属明智。

在全年业绩报告上,堡狮龙就曾指出,中国大陆市场充满活力和机会,希望扩大发展中国大陆的业务,致力扭亏为盈。而非凡中国旗下的李宁拥有7550个分销店,堡狮龙整合到“非凡”旗下,可借助李宁现有的分销渠道做大国内市场。而中国的内地市场前景,显然是堡狮龙所垂涎的。

而且,说到底,堡狮龙方面是不吃亏的。一方面,罗氏后人依然手握堡狮龙部分股权,随着堡狮龙在李宁加持下的“触底反弹”,未来继续稳稳地赚钱应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万一经营上再遭遇亏损,有李宁这座靠山撑腰,风险更加可控。另一方面,堡狮龙的罗家圣股权转到罗正杰手上虽只剩两成,但从风险转移、股价飙升之下,其收益也是稳赚不赔的。

值得注意的是,罗氏家族作为香港纺织和服装行业的“大家族”,其拥有的优质资产不仅是堡狮龙,而是遍布了国际品牌代工、基建投资、慈善基金及服装生产等方方面面。

具体情况是,罗定邦长子罗乐风创立了代工优衣库、H&M等快时尚品牌的“晶苑国际”,罗定邦的罗氏针织公司则交给了二儿子罗蜀凯,罗定邦三女儿罗嘉穗担任罗氏慈善基金主席,罗定邦四儿子罗家宝是中国基建投资有限公司和香港百乐集团主席,罗定邦五儿子罗家圣则是刚转手了多数股权予非凡中国和罗正杰的前堡狮龙掌舵人。

也由此可见,罗定邦开创的纺织行业矩阵依然存在且在更多行业开花结果,堡狮龙品牌的陨落并“失宠”犹如弃子,也皆因其存在发展已逐渐偏离了“罗氏家族”大产业发展的重心。

当然,还会有人指出“烂船尚有三斤钉”,堡狮龙的“打折交易”始终存在“贱卖”的痕迹。毕竟,堡狮龙的经营状况及前景虽不大如前,但有资料显示,截至去年底其资产净值仍有5.6亿,公司有现金及银行结余仍有2.62亿元,银行贷款只是3000万元,现阶段其财务状况上的亏损依然“蚀得起”。

不过,人生无常,商海浮沉几番新,哪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该出手时还是得出手。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潮起潮落

无论怎样,随着堡狮龙易主李宁非凡中国,关于罗氏家族与堡狮龙的辉煌故事,已渐成为了“过去式”,希冀着李宁加持下变革的励精图治、扭亏为盈,也祭奠着香港纺织业过去半个多世纪的历史缩影。

回想当年,二战后香港纺织业大发展,纱、织、染、缝等产业链完备,罗氏家族的纱厂力争上游。由于当时大兴的纺织业吸纳了香港大量劳动力,一时间,纱厂林立,“纱厂女工”也作为一个独特群体在史上留名。

当然,老牌堡狮龙的陨落轨迹,展开就是港资服装品牌的“潮起潮落”的兴衰史。

据Wind数据显示,2012年堡狮龙实现最高营收27.44亿港元,而随后几年,其营收就一路下滑。2015年至2019年,堡狮龙的营收分别为25.23亿港元、23.19亿港元、20.20亿港元、19.58亿港元、16.41亿港元。

其中,2014年是一个临界点,此后堡狮龙的年度利润连连下降,到了2016年起更连续发出了盈利警告,2018年下半年的亏损更扩大到了2575万港元。

而整个港资本土服装行业的厄运,则可追溯到更早的“2012年历史分界线”。

因为,2012年之后,港资服装明星品牌纷纷跌落神坛。

2012年,班尼路达到巅峰,内地门店一度达到了4044家,但接下来6年共关店3000家,因连续亏损和未能转型,最终,2016年被其母公司作价2.5亿元出售。

2012年,真维斯的销售额达到了近49亿港元,但从这一年起其业绩却连年下滑,到了2017年,其在中国大陆营收仅为16亿港元。

2013年,佐丹奴的营收达到了58.48亿港元的高峰后,就一路下跌,2014年销售额下降5%,2015年的销售额更同比减少了3%。

2011年,森马上市后,其门店净增1400余家,但到了2013年,就关闭了近400家门店。

2012年起,美特斯·邦威营收放缓,2015年更迎来上市后的首次亏损……

于是,曾一度被视为商圈、步行街风景线的港资服装品牌门店,逐渐淡出了人们的主流视野。

对于包括堡狮龙在内的一众港资服装品牌的迷失,业界普遍有两个解释:一是企业管理者的更新换代、甚至青黄不接,加速了品牌的衰落;一是企业的舵手的心思早已跟上一辈创业者不在同一条道上了。

而就堡狮龙而言,随着“香港针织大王”罗定邦在1996年去世,其个人遗资产就自然而然地传给了儿女。而罗家的第二代有五男一女,有一个神秘的私生子,其对遗产争夺激烈、对簿公堂,其纠葛甚至还牵涉到了第三代。于是,罗定邦后的第二代里,除了二儿子罗蜀凯继承了其在服装行业的衣钵外,其余子女不是自立门户,就是干脆不做纺织搞起了更赚钱的房地产投资。而事实上,相比做传统服装,做房地产、金融赚钱更快,获益也甚丰。

其中,在罗家不得宠的罗定邦长子罗乐风,更是白手起家创立了“在香港举足轻重的服装代工企业”晶苑国际,其成就超过了其父亲。但,罗乐风会为优衣库和H&M们代工,但传言与其弟弟罗蜀凯等从不合作,晶苑国际不做堡狮龙的生意。而罗乐风也曾这样对媒体谈起过其家族其他成员,“他们各个衣食无忧。”

显然,随着罗定邦的离去,罗家二代已没有了继续守住祖业继续打拼“打造百年老店”的必要,而是要寻求“各有个精彩”。那么,罗定邦时期开创下来的堡狮龙品牌逐渐走向没落,显然并不让人意外。

而且,罗乐风还曾指出过堡狮龙的问题,“成也加盟,败也加盟。”可见,堡狮龙疏于品牌管理而借道取巧的加盟模式快速扩大规模,成本低、风险可以转嫁的同时,企业对客户信息管理与市场风向的捕捉,只会日渐麻木,以至品牌老化、市场开拓不力,逐渐被消费者所远离。于是,在人们印象中,堡狮龙较小与明星合作与推广,只有其过去与谢霆锋、周秀娜等一些零散的资讯。

看商海浮沉,潮起潮落,更可叹品牌的起伏,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覆巢之下

然,俱往矣。

纵观当下,在疫情的全球冲击下,全球零售额下滑,时尚产业下的各大服装品牌商自然首当其冲。众多知名服装商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业绩,可谓一片哀鸿。而且,这些知名服装商几乎都在不约而同地缩减门店止损,甚至不惜以裁员等方式削减运营成本。

例如,在2月1日至5月2日期间,Gap的母公司盖普公司,其在2020年的第一财季的销售额,同比下降43.1%至21.07亿美元,亏损了9.32亿美元;Zara的母公司Inditex集团,在2020年第一财季的销售额,则同比下降44%至33.03亿欧元,净利润亏损4.09亿欧元,而去年同期则有7.34亿欧元盈利。而且,由于大幅的关店,截至4月末,Inditex集团在全球仅有965家门店营业,仅约占门店总数的1/7。而欧洲最大的服饰零售商H&M,其在3月的销售额则下降46%,截止5月底的销售额,更下降50%至286.6亿瑞典克朗。

覆巢之下无完卵。在全球快时尚服装商备受冲击的当下,Gap、Zara、H&M等快时尚国际巨头尚且堪忧,堡狮龙在2020年的业绩可预期的亏损会进一步加大便理所当然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堡狮龙全年亏损已高达1.39亿港元。当时堡狮龙公司称,年内亏损主要由于集团所经营的核心市场气候异常以及当地消费意欲低迷所致。那么,其在情况更加复杂的2020,其市场表现可想而知。

而事实上,堡狮龙产品销售的疲软,就证明了这一问题的所在。在发出被收购利好消息后的年中618大促中,堡狮龙尽管祭出“低至9元”的促销“大招”,但其销量却依然低迷。尽管,堡狮龙最近股价接连暴涨,大家都认为李宁将会用其内地各种资源去盘活、提振这个“香港本地老字号”。

而且,堡狮龙不仅没在疫情下迎来的第一个全民购物节中“有所表现”,而且期间还发布了“客户资料泄露”的公告。

据堡狮龙国际公布称,“于2020年6月3日或前后,公司知悉集团的电子商务客户及/或忠诚计划成员的数据被未经授权查阅。外泄文件并无载列该等客户的身份证号码及信用卡号码或付款资料,惟载列该等客户的姓名及其电话号码、电邮地址、地址、性别及年龄范围及/或出生月份及年份。”

尽管企业的会员资料外泄事件并不少见,且堡狮龙被查阅的信息也不含客户身份证及信用卡等敏感信息,但,这依然让堡狮龙方面的公关团队忙碌了一番。当然,更庆幸的是,在堡狮龙国际发布相关公告后,其公司股价不跌反涨。

但在全球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整体服装行业的萎靡,堡狮龙即便有李宁的加码,也不可能在短期间内迅速破局。相比之下,眼下,在李宁的励精图治之下,对堡狮龙现有品牌资产与渠道实现与李宁等渠道的接轨与优化,会来得更加实际一些。

李宁的非凡中国旗下的龙跃发展收购堡狮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体育界乃至体育产业界的巨子李宁,如何整合公司资源,拿出强大的产业与业务链为堡狮龙的供应链、营销及分销渠道提供帮助与解决方案,才是重头戏。

毕竟,堡狮龙曾经的辉煌已成过去,业界关心的是在李宁加持下的“下一个堡狮龙”。

下一个“Bossini”

然而,人们所期待的“下一个堡狮龙”的重启,尚未到来。

很多香港品牌之所以会逐渐走向没落,往往并不是丧失了原有优势,而是很多家族企业到了下一代手中,上一代的传统制造业如何传承与发展,显然已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事情。在遭遇如堡狮龙等企业连连亏损之下,后人选择相对保守的“落袋为安”,例如,把企业股份稀释掉或者直接卖掉,显然更符合市场经济的“常态化”。

那么,与其说李宁是“抄底”收购了堡狮龙也好,说是罗氏后人“以地板价抛售”也罢,李宁总有着一种“救世主”的色彩。那就是,依然由富一代掌权的李宁公司财团,依旧对本土服装老牌怀有昔日的情感,以及再图雄图霸业的决心。而不是像某些集团公司那样,看到那个外国品牌好,就想方设法买下来,直接“挪为己用”,省心省时省力。

在常人的意识里,总会有一句话叫做“卷土重来”或者“东山再起”。然而,就商界而言,品牌一旦开始被人遗忘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这里面会有“连锁的骨牌效应”与“恶性循环”。因此,中国的李宁收下了香港的堡狮龙,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才刚刚提上了日程。

毕竟,堡狮龙并不是要“做更好的自己”就能成事,还要抵挡得住来自国内外竞争品牌的持续市场冲击。堡狮龙、佐丹奴、真维斯、Esprit等多家香港老牌服装企业,其不约而同经历的业绩持续下滑、关店,甚至业务出售的情况,从鼎盛到没落,也皆因市场竞争太残酷。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而且,兵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相比老一辈港资品牌兴起时候的“线下渠道为王”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而以电商为代表的新渠道崛起,以及包括互联网品牌在内的平价快时尚服装品牌,也对老牌港资服装品牌造成较大冲击。而港资品牌在这一波互联网浪潮中却没有及时实施转型调整,以至于醒悟过来要大兴土木布局线上渠道、乃至新零售的时候,已经“力不从心”了。

而且,堡狮龙当年最热衷的是全球范围内的加盟式扩张,也让其错过了最具战略价值的中国市场的黄金发展时期。在堡狮龙的大事记里,其几乎每一年都要拓展几个新国家渠道,甚至连乌干达等非洲国家也不放过。据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堡狮龙在全球30个国家及地区拥有共287家直营店铺以及799家出口特许经营店铺。然而,到了今年3月,堡狮龙却宣布,将于7月31日关闭台湾业务分类营运的全部51间店铺。

不过,传统老牌的复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饮料界里曾被雪藏的“北冰洋汽水”、“亚洲汽水”的踏浪归来,以及日化行业的“百雀羚”、“丁家宜”等品牌的重新焕发生机,就是最鲜活的证明。

回溯服装市场的初级发展阶段,以堡狮龙为代表的港资品牌“打头阵”,对国内的消费者与市场进行了很好的“时尚启蒙”,但随着市场的升级换代,以及本土品牌的崛起、国际巨头的入局,产品设计与创新能力不足、品牌与渠道老化等问题接踵而至,以至于逐渐被边缘化与没落。但在互联网经济与信息大爆炸的今天,类似堡狮龙这种有历史、有情怀的品牌,若能重新锁定中国这个战略性市场,进一步融入中国本土品牌阵营,例如在财大气粗、如日中天的李宁的关照下,重新出发,将不是问题。

从1987年品牌创立至今,堡狮龙已经走过了33年历程。不过,正如很多老牌与先驱一样,终没有逃过岁月与时代的洗礼,尴尬易主。

郭敬明在写《你的一生如此漫长》里,有这么一段话:“我念初二了。我有了第一双LINING的运动鞋。我开始觉得佐丹奴和班尼路是名牌的衣服。那个时候还没有美特斯邦威,也没有森马。曾经用存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了一件佐丹奴98块的背心。”而由此推算,郭敬明念初二时的1997年,能穿上李宁、佐丹奴和班尼路的显然已算是“潮爆一族”。

哪怕是在其10年后的电影《疯狂的石头》中,黄渤还指着自己的衣服说:“牌子,班尼路。”

而追溯到2000年初,那时候,堡狮龙和班尼路、佐丹奴“港牌服装三公子”,被中国各大城市里被视为“牌子货”,有着其最恬适和美好的时光。

然而,时至今日,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一切却又是如此恍如隔世。

尽管,在今天流行耐克、阿迪达斯的当下,李宁等优秀本土品牌犹在,但佐丹奴、班尼路、美特斯邦威和森马等品牌已很少有人说起,归期难料。

一个时代远去,英雄迟暮情怀难再。

对于一众老牌,正谋求下一加速度:

李宁森马班尼路,佐丹奴美邦扎堆。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然大风起兮云飞扬。

堡狮龙兮情归李宁。

1

网站编辑:麦婷婷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