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32家体育公司营收1766亿元,现金流正在回暖、商誉有待出清

32家体育公司营收1766亿元,现金流正在回暖、商誉有待出清

对于体育上市公司而言,相较当下遇到的种种经营困境,2019年可谓是幸福的回忆。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令原本印满赛事的2020体育日历陷入停滞,也暂时抑制了日常体育用品消费。对于体育上市公司而言,相较当下遇到的种种经营困境,2019年可谓是幸福的回忆。

在这一年里,有些公司继续疾攀高峰,有些公司在谷底徘徊;在这一年里,有些公司开拓进取,收获颇丰,有些公司投机取巧,终究竹篮打水;在这一年里,有些公司波澜不惊,安安稳稳待来年。

过去的2019年,作为体育产业翘楚的中国体育上市公司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新华体育汇集梳理了A股、港股、美股以及在新三板挂牌的英雄互娱、恒大淘宝,一共32家公司的2019年财报。通过大数据分析和科学计算,新华体育独家发布《体育上市公司发展力排行榜》,分别从营收、净利润、现金流净额、研发投入、研发强度、净资产收益率和市值排行等维度,勾勒行业和公司背后的发展“画像”。

“百亿俱乐部”豪取六成营收

净利润“一览众山小”

2019年,在内外部经济环境复杂多变,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的背景下,体育上市公司专注主业,业绩整体稳中有增,32家上市、挂牌公司共实现营业收入1765.75亿元,同比增长12.71%;实现净利润137.35亿元,略有下滑0.69%;若统计剔除恒大淘宝和万达体育,30家公司实现净利润177.94亿元,同比增长11%。

而同期,沪市主板公司实现营收增长9%,净利润增长9%;深市公司实现营收增长10.2%,净利润增长3.4%。

在32家体育公司里,有21家公司实现营收正增长,占比65.63%;15家公司实现营收和净利润的双增长。

就体量而言,安踏体育、滔博、申洲国际、李宁、波司登等5家公司进入“百亿俱乐部”,共计营收1163.43亿元,营收占比为65.89%,实现净利润154.44亿元,净利润占比为112.44%,明显呈现“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

其中,安踏体育(339.28亿元)、滔博(336.9亿元)、申洲国际(226.65亿元)稳坐体育上市公司营收榜三强位置,李宁(138.7亿元)、波司登(121.9亿元)紧随其后,特步国际、万达体育、华米科技、西王食品、361度位列营收榜前十。

就净利润排名来看,2-3名排序略有变化。安踏体育(53.44亿元)继续位居体育上市公司净利润榜首;申洲国际凭借50.95亿元的净利润大幅甩开滔博,位列第二;滔博(23.03亿元)则退居第三;李宁(14.99亿元)和波司登(12.03亿元)分别位列第四和第五;非凡中国2019年营业收入只有5.7亿元,营收排名靠后,主业虽不振,但通过出售李宁公司股票而获利8亿元,最终以7.6亿元的净利润飙升至第六;特步国际、华米科技、361度、比音勒芬分别位列七至十位。

值得一提的是,“百亿俱乐部”成员均在港股上市。如果将他们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放在A股比较,也是妥妥的优质蓝筹。

位列榜首的安踏体育,在沪深3700家公司里营收和净利润两项关键指标分别能排到第243和99名,与食品赛道龙头企业海天味业、创新药龙头恒瑞医药不分伯仲。

安踏孵化十年的FILA品牌在2019年贡献营收147.7亿元,同比增长73.9%,安踏主品牌营收为174.49亿元,同比增长21.8%;两者之间差距愈来愈小,FILA已经成为安踏体育的新增长引擎。

运动鞋服企业优势难撼

后来者势头正盛

从产业结构来看,14家运动鞋服类企业仍是体育上市公司的主力军,共计实现营收1396亿元,营收占比79.08%,实现净利润167.57亿元,盈利占比122%。

安踏体育、申洲国际、滔博和李宁、波司登等五家运动鞋服类企业占据体育上市公司多个榜单前五,这也充分说明国内运动鞋服行业壁垒加深且不断强化,差异化竞争格局下当前高景气度有望维持。

特步国际、361度、比音勒芬和健盛集团保持营收与净利润双增长。361度、比音勒芬和健盛集团净利润增速分别达到42.39%、39.13%、32.39%。

以户外鞋服起家的探路者在2019年转让了易游天下和绿野国旅的股权,放弃旅行服务业务“聚焦主业”,营收虽然负增长,但净利润达到1.13亿元;主营业务为户外用品和鞋服的牧高笛,营收和净利润双双负增长,但维持住盈利正值;只有三夫户外和贵人鸟出现营收与净利润双降并亏损,贵人鸟2019年巨亏10.18亿元,因为连续三年亏损而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相较安踏体育等上市已久的传统运动鞋服企业,春风动力和华米科技这两家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新鲜上市的“后来者”,业绩增长突出。

春风动力主营业务为动力运动装备,全地形车和运动摩托车,去年营收增长27.4%,达32.4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50.57%,为1.81亿元。

近几年来,智能可穿戴与体育产业高度融合,消费者对于智能运动手表的购买热情愈发高涨。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华米科技通过自研芯片和生产智能运动手表,2019年创造营收58亿元,同比增长58.12%,净利润5.75亿元,增幅达69.15%。

两家自行车上市公司上海凤凰和信隆健康,携手从共享单车泡沫中走了出来。伴随兴起的国人骑行热,上海凤凰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9.75亿元、0.27亿元,增速为28.02%、33.39%;信隆健康2019年营收为19.67亿元,增长30.87%,净利润0.42亿元,同比增长283.87%。

商誉仍在减值

风险有待出清

在2018年,体育上市公司中出现巨额亏损的情况,多数是因为有大量计提商誉减值,探路者甚至因此2017年度、2018年度连续两年业绩亏损。

到了2019年,这种情况仍在延续。

计提最大的当属万达体育,产生了2.5亿欧元(约20亿元人民币)的商誉减值,主要来自2015年以总价约9亿美元收购的世界铁人集团。这直接导致了万达体育净利润由盈转亏,全年巨亏2.7亿欧元(约21.2亿元)。

其次是西王食品,2016年耗资7.3亿美元收购了加拿大运动保健品公司Kerr100%的股份,但因为去年运动营养板块境外部分业绩未及预期,营收减少2.02%,为57.27亿元,于是商誉计提15亿元。2018年西王食品净利润4.69亿元,2019年则因为商誉资产减值,净利润大幅下滑-260.52%,亏损达7.52亿元。

贵人鸟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对控股子公司名鞋库计提了0.76亿元的商誉;三夫户外2019年度财报净利润为负,称主要受存货跌价准备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等影响。

特步国际则在2019年财报中首次确认了商誉。这源于去年公司宣布启动多品牌战略:与美国Wolverine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在大中华区经营Saucony(索康尼)和Merrell(迈乐)品牌;同年8月,又完成了对瑞士运动品牌K-Swiss(盖世威)和法国运动品牌Palladium(帕拉丁)的收购。也因此,特步国际的商誉增至8.3亿元。

而刚刚再次更名的当代文体,过去数年多次收并购,账面上躺着33亿元滚滚商誉“天雷”,却硬扛着不愿大幅计提。上交所6月10日发函质疑:新爱体育亏损6.64亿元,汉为体育亏损6054.84万元,为什么不做资产减值?

几项关键数据可以解释当代文体不愿推动减持:业绩出现双降,营收17.82亿元,同比减少33.21%,净利润1.05亿元,同比减少40.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亏损5.09亿元,公司报告期主要依靠非经常损益盈利;截至6月12日,大股东们有共计2.32亿股被质押。

这表明,一些玩资本游戏的体育公司,其高估值难以继续维持,市场仍在为前几年体育产业的“资本热”买单。风险有待持续出清。

虽然商誉减值会在短期内影响公司利润,但当减值过后,才能反映公司真实价值。

现金流整体回暖

但“亚健康”群体趋向固化

公司的存在是要实现盈利,然而盈利又不仅仅是利润表中披露的净利润,而是实实在在能够在经营中产生现金流。

新华体育统计,32家体育上市公司2019年经营现金流净额合计为269.68亿元,2018年为196.4亿元,同比增长37.31%,经营现金流整体回暖。

从规模上来看,安踏体育、滔博、申洲国际和李宁等四家上市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超过30亿元,属于第一阵营。

如果经营性净现金流大于净利润,甚至超过净利润的增长速度,通常是竞争力强的体现,表明公司可以通过占用上下游的现金来进行经营。

结合净利润增速来看,安踏体育、滔博、申洲国际、李宁、361度、春风动力、比音勒芬、信隆健康等8家上市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和净利润同步保持较高增长趋势,说明公司主营业务发展良好,所披露的净利润质量可靠,属于优质增长型。

特步国际、星辉娱乐、健盛集团、金陵体育、上海凤凰、探路者等6家公司净利润和经营现金流保持同步增长,属于稳健增长型。

营收端和净利润端表现出色的华米科技,却在经营现金流上有失水准,2019年同比下滑-39.51%,减少了2.8亿元,说明公司可能采取了比较激进的销售赊销行为,而这种情况通常匹配的是应收账款或存货大幅度的增长:2019年华米科技应收账款增长220.64%,达1.89亿元,存货增长84.43%,为8.94亿元。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波司登身上:2019年经营现金流12.33亿元,同比减少18.29%。财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波司登存货为27.3亿元,同比增长41.2%。其中,制成品存货为22.6亿元,同比增长约61.4%。此外,波司登存货周转天数上升至155天,较上年的129天增加28天。

同时,2019体育上市公司现金流排行榜显示,恒大淘宝、贵人鸟、中体产业、莱茵体育、智美体育和三夫户外等6家公司现金流净额为负值。反映相关公司处于“亚健康”状态,自身造血能力出现了问题。

恒大淘宝头顶马云和许家印光环,国内资本市场名副其实的“足球第一股”,但2019年现金流净额为-22.2亿元,同比继续下滑40.21%。虽然公司2019年门票和广告业务带动营收增长29.85%,达到7.83亿元,但球员薪酬及转会费用居高不下,使得净利润亏损-19.43亿元,也累及现金流表现不佳。

而在2020年上半年,包括中超球队天津天海在内的14支职业联赛球队宣布解散退出足坛,拉响了“金元足球”的警报。

受“递国旗”和“拽停选手”等事件影响,智美体育付出了伤筋动骨的代价,失去了一手打造的“奔跑中国”马拉松运营权,2019年营收锐减65.09%,现金流则骤减157.8%,为-0.56亿元。

2019年3月,高继胜家族将莱茵体育控股权转让给成都体投集团后,公司战略聚焦似乎全无,最直观的反映就是营收跌幅高达八成,靠着最后时刻甩卖资产才扭亏为盈,而经营现金流从2018年的4.64亿元重挫119%,为-0.88亿元。

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仍在持续。对于体育上市公司而言,稳定充沛的现金流直接关乎到公司生存和战略目标的实现。经营亏损不一定会让公司倒下,但现金流断裂却会导致业绩优秀的企业轰然崩坍。拥有健康的现金流,才能为公司的持续发展提供不竭动力。

1

网站编辑:瑾书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