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产业 > 来义乌卖头绳的年轻人:“今年挣不到100万,我就回老家!”

来义乌卖头绳的年轻人:“今年挣不到100万,我就回老家!”

来义乌的人,十个里有九个都有负债。

“今年挣不到100万,我就回老家!”6月9日傍晚,在浙江义乌江北下朱村的一间出租屋内,来哥向团队成员喊出了自己的目标。

来哥团队共五人正在商议注册一家商贸公司,做短视频、直播带货——这是当前义乌尤其在北下朱最火的创业造富途径。

北下朱村,距离义乌国际商贸城8分钟车程,过去几年,被业界誉为“微商第一村”,如今,它最新的名头是“网红直播第一小镇”。村口的广告牌上,写着“拥抱第四次创业浪潮”的大字,连街道的垃圾桶上都贴着“走进北下朱,实现财富梦”的标语。保时捷和三轮车混在一起,成为一道别样的风景。

来哥本名张立来,河北人,此前一直在老家做建筑工程。去年行情不好,生意赔了许多钱,于是在今年3月只身来到义乌闯荡,希望能找到机会翻身。

在江西做护士的徐莹,在江苏昆山送快递的大陈,在义乌摆地摊的连飞,在郑州做短视频运营代理的尚晓营,他们怀揣着相同的梦想走到一起,计划着通过短视频、直播改变自己的人生。

“来义乌的人,十个里九个都有负债。”来哥对《棱镜》说,这里有最全的小商品、最廉价的物流,而短视频、直播能给有头脑的人最好的创业机会。

从出租屋窗外看过去,正是北下朱最繁忙的十字路口:提着黑色塑料袋打货的人们,穿梭在货车、三轮车和小轿车之间,熙熙攘攘。

这一刻,空气里,满是野心的味道

到义乌去

“今天头绳卖了6000多元,能挣3000多元。”6月9日晚,来哥兴奋的告诉《棱镜》,不少买家是他的短视频粉丝。

这些头绳是库存商品。在义乌,清库存已经成为一门大产业,当地还成立了库存行业协会,库存行业年销售额超过百亿元。

工厂挤压的尾货、多生产的商品,经过人脉资源丰富的“倒爷”们转卖到库存街等专业市场,再批发给各地摊贩。工厂清理尾货主要诉求是少亏些,因此库存商品的价格惊人的便宜。在义乌,就有梅湖五爱库存街、八足塘库存街等专业市场。

来哥的镜头里,指甲油4元一斤,口红15元一斤,头绳8.5元一斤,毛绒玩具8元一斤,戒指20元一盒,耳钉10元一斤。一款两元店里售卖的蔬果刀5元一斤,一斤有22个。

“找来哥拿货就是这个价。”他说,“很多人质疑这些价格是不是真的。其实库存街的东西已经是二传手,被倒爷们加了一道价。即便这样,这个价格在普通人眼里还是太便宜了,那你的利润空间就还是有的。”至于来哥自己的拿货价是多少,这就是“商业机密”了。

和来哥一样,如今天南海北的人们都涌入义乌,希望能够凭此实现逆袭。

“全国哪里去找这么便宜、货这么全的小商品?去哪儿找这么便宜的快递物流?”来哥对《棱镜》反问道。

《棱镜》了解到,在义乌,由于电商的蓬勃发展,单件小商品的快递物流费用可以降至1.5元-2.5元。9.9元包邮的小商品,拿货价可能在2元-5元之间,加上快递费,卖家依然有得赚。而小商品的销量巨大,北下朱村委会数据显示,北下朱及周边日均有60万件订单,年交易规模近百亿。

浙江省金华市邮政管理局数据显示,一季度金华市快递业务首次超过广州跃居全国第一,全市快递业务量累计11.65亿件,业务收入达44.87亿元,而义乌业务占全市业务量70%以上。

“到义乌去!”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前副院长贾少华常年为电商企业做创业指导,他在东北地区授课时就反复讲这句话。在他看来,东北人民幽默的表达和镜头表现力在直播时代更容易走红,但东北地区缺少货源。即便主播身无分文、赤手空拳来到义乌,只要能带来流量和粉丝,货源、打包仓储、流动资金都可以由专业机构负责。这里成为草根主播们创业的天堂。

贾少华告诉《棱镜》,电商引流的方式从早期的图片、视频演变为直播,义乌的货源优势独一无二。直播带货考验的是货源调配、仓储和运输能力,广东、杭州能成为主播们的聚集地正在于此。但义乌商品最为齐全,不少杭州主播的商品发货地也在义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广东、杭州以中大型电商公司为主,孵化的大网红为主,而义乌更多是中小电商公司、小商品,所以孵化的也多是小网红。

在义乌的北下朱,许多门店都挂有“欢迎快手、抖音网红进店直播”的牌子。如果粉丝量超过1万,就可以和店主商谈分成比例,进店直播带货。

“在这里,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个人。说不定对方就有几十万粉丝。”一位店主表示。

6天走红

“我现在折腾库存每个月就能挣3万,要是达不到(100万)这个目标,就没必要再来拍短视频。”来哥对《棱镜》强调,“玩儿就玩儿大的。”

来哥心里的大生意,是指卖货和短视频、直播相结合。在北下朱,直播带货一晚上挣几万元的大有人在,还有人一晚上能挣十几万元。

事实上,在义乌做短视频的第六天,来哥就有爆款作品产生。

“当你第一天义乌进货,你会事后想把手剁,这个便宜、那个便宜、扫码、刷卡,统统装上了货车。当你第二天义乌进货,你会发现昨天的过错,买贵了、后悔了、多花了、没辙了,便宜的再来一车……”朗朗上口的RAP说唱,配上夸张的肢体动作,来哥这条介绍义乌库存商品进货门道的26秒短视频火了。

当天这条短视频点赞突破6000,新增粉丝近8000名。同时,上千条私信涌来,咨询来哥能否带货、如何在库存街找到便宜货源。目前这条短视频点赞近8000。

“没花多长时间。”来哥告诉《棱镜》,主要想以娱乐的方式阐述义乌进货的门道,用手机全程录制的,脚本构思加视频剪辑只花了一个多小时。

如今,来义乌仅两个多月,来哥在八足塘库存街和北下朱一带已小有名气。“我刷到过你的抖音”、“你在我摊位前直播过”……一路上,和他打招呼的人不少。

来哥拍摄的是以义乌创业、库存街廉价商品为主题的相关视频,吸引了许多希望小本创业或猎奇的粉丝。

6月7日下午,《棱镜》在八足塘库存街大象库存第一次见到来哥时,他当天已经见过十几位慕名而来粉丝。

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吴先生到上海游玩,特意转道义乌要跟来哥聊聊。他想在老家夜市上摆摊,看能不能挣些零花钱。

来自山东烟台的周小正在来哥刚开直播时就成为粉丝。她向来哥埋怨:“上次进的指甲油卖得很好,那款绿色再多给我配些货。论斤称的头绳没什么人买,这种三块五一根的头绳才好看!”

“都跟你说过了,不能只看东西便宜,要能卖出去挣到钱才是,这种论根卖的头绳我也有。”来哥接过她手中的头绳样品,看了下成色说道。

来哥称,在义乌遇到了两位带他入门的师傅,一位库存街店主带他摸透了库存商品的渠道,一位知名电商平台负责人带他接触了电商供应链体系。该负责人想签下来哥做主播,不过被来哥婉拒。

“他看到了我的潜力,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可能。”来哥称。这种自信,来自他的作品基础。

来义乌之前,来哥在短视频平台上更新家庭生活日常,积累过20多万粉丝。到义乌后,他最火的一条短视频是介绍摆摊卖什么,点赞超33万;一条介绍两元店到底多挣钱的短视频点赞超20万,抖音账号“来美电子商务”已经积累了近14万粉丝,粉丝们互动积极,希望他能直播库存街的商品。

打造爆款短视频,吸引粉丝,再通过直播带货,已经成为义乌新人主播们通用的模式。

五人成团

“不要仅仅因为商品便宜就冲动来义乌,我见过很多没有规划的外地粉丝空手而归。除非你有较长期的规划,能用这种小商品挣到钱,那么义乌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如今,作为一名看起来接近“成功”的红人,来哥在短视频中劝诫粉丝。

在来哥看来,单打独斗不能长久。短视频、直播带货不仅要持续、高质量的矩阵式内容生产,还要很强的供应链协调能力以及一定的资金储备。他身边一个故事是,一位主播带红一款雨伞,卖出上千把,结果因为供应链没疏通好,发了两周货还没发完。

所幸,来义乌没多久,来哥就结识了连飞、尚晓营等人。连飞在义乌摆了四年地摊,对义乌库存商品的进货渠道门儿清。尚晓营此前在郑州做短视频运营代理,他花了很长时间研究小商品供应链,到义乌便是为了建立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大陈则提供了在北下朱最紧俏的出租屋作为办公场所。

如今,他们组成团队,运营短视频、直播带货,未来规划要做成一家MCN机构(短视频主播运营机构)和一家供应链公司。

团队合伙人大陈原本是来哥的顾客之一。来义乌之前,大陈在江苏昆山送快递,“实在太累了”,后来又开过超市、水果店,但都赔了。

一个月前,他看了来哥的短视频后,从来哥手里买了200元的头绳。“还剩一大半没卖出去,不过本钱挣回来了。”

大陈的抖音主页里有16条视频。一条点赞超过23万的视频被他置顶,视频内容是俯瞰义乌最热闹的宾王夜市。因为不允许航拍,这是他跑到对面商铺五楼拍的。

评论里,有人说想起了自己家乡的夜市,也有人说回忆起了在义乌打拼的日子。

在大陈出门买水的空当,团队伙伴告诉《棱镜》,大陈刚来义乌时也有合伙人,两人搭伙拍短视频,很快就做出了爆款作品,带货效果也不错。但很快,合伙人就觉得大陈带来的帮助有限,掌握着运营账号的合伙人选择了单飞。

“在这里,10个合伙团队要崩6-7个。”来哥感叹道。

来义乌闯荡的多是小白,大家一起搭伙互相帮忙,根本就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合作模式、利益分配基本都是口头协议。但短视频一旦走红爆发又太快,合伙团队中很容易觉得另一人是累赘。来义乌闯荡的人们,很容易抱团,但又很容易散伙。利益面前,背叛总是来得太容易。

于是,团队成员们商议,如果谁中途退出,只能退回入伙资金,但账号的运营和收益从此与他无关。

“要是都同意的话,咱们就白纸黑字签下来。”来哥提议。

徐莹是团队中来义乌时间最短的成员,她原本是想投奔亲人做外贸,在车站遇到了同小区一位做短视频、直播的大姐,于是想学短视频、直播带货。

在团队商议的空档,来哥指导她新注册一个短视频账号。

“你想让别人怎么称呼你?”来哥问。

“莹莹。”徐莹思索片刻说。

“不好,莹莹听起来太暧昧了。带货时给人的感觉要大气,叫大莹或者莹姐。”来哥建议道。最后徐莹给账号取名:“义乌营姐”。

“我没有他那么大的野心,能挣到50万左右就满足了。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在盈利了,但还没达预期。”尚晓营对《棱镜》表示。

6月10日下午,《棱镜》即将离开北下朱时,大陈开着一辆三轮车载着尚晓营、徐莹、来哥驰过,扬起一阵尘土。

“走,拍短视频去。”

网站编辑:丁豆豆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