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柬埔寨女工自述:进厂三年,是我能拼到的最好生活

柬埔寨女工自述:进厂三年,是我能拼到的最好生活

在柬埔寨的工厂,或许最常见的事情之一就是员工动不动就罢工抗议了,尽管这场疫情来的措不及防,停工也不是老板的意愿。

前两日采访了一个刚刚被迫失业的女工人美丽,刚年过20的她青春美丽,提起在工厂上班的事情,仍旧带着对生活的向往和憧憬。

其中,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她提到的一句话:进厂三年,已经是我能拼到的最好生活。

经人介绍进工厂,需给200美元报酬

2017年,17岁的美丽拎着行李,在工会的介绍下,进入了位于柴桢省的一个工厂。

在家时听人说工厂待遇不错,且工资高,对于美丽一家人而言,进厂无疑是一个能够大大改善自己生活条件的光明大道。

和介绍人谈下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后”,美丽就这样进厂了。

我大体问了下美丽,所谓的“不平等条约”是什么?

她提到,工作后要给介绍人200美元的报酬,四个月内结清。

200美元不是小数目,但是对于能够进厂的美丽来说,每个月咬咬牙省出50美元还是可以的。

美丽是个农村出来的孩子,加上她家里一共有5个孩子,本来进厂的机会是该给哥哥的,但是哥哥不愿意。

于是这样一个“美差”就落到了美丽头上,毕竟家里也只有她一个成年了的孩子,其他的孩子都还在15岁以下。

自述进厂三年,是她能够拼到的最好生活

美丽去的工厂是一个台湾人开的,主要还是制衣,刚去的时候美丽还不太熟悉操作,但是心细的她,有人带自己手脚也麻利,慢慢也就上手了。

开始的时候,美丽担心自己什么都不回,会被工厂裁员,但是进厂后她才发现,只要自己不偷懒不出错,就能安安稳稳的在厂里待下去。

美丽提到,她进厂的时候刚好是订单很多的时候,周末很少休息都在加班,有时候一个月就只能休息一两天。

有其他员工对此表示不满,尽管工厂给了加班费,但他们还是想休息,甚至差点因此引发罢工事件。

第一个月算上加班费,美丽拿到了175美元的薪资,这一笔薪资,对于她而言,是一笔巨款,若是放在以前,或许她跟家人在地里忙活个两三年才能赚到。

但是现在,她一个月就赚到了,这也让她坚定了要好好在工厂里待下去的决心。

在工厂工作不容易,但是美丽还是固定每个月往家里寄100美元。

跟她玩得好的一个女工明珍也是经人介绍进厂的,家庭条件和她差不多,但是明珍很喜欢打扮,会去买时髦的衣裳,买昂贵的护肤品。

这也导致她时不时就和美丽借钱,这对于恨不得将一美元掰成几美元用的美丽来说,是完全没法想象的。

明珍在厂里待了每半年就走了,听说跟男朋友去了金边,而美丽仍旧在厂里工作。

我问过美丽,好友离开,她心里没有一丝触动吗?

电话那头的美丽删删减减,半晌才发过来这样一段话。

“我没有上过学,我曾经吃不饱穿不暖需要自己出去找吃的,可是乡下就那么大一点地方,孩子又那么多,往往都找不到什么能够填饱肚子的,现在的工作很好,尽管我每个月寄100美元回家,但是我自己也能存下钱,进厂工作三年,已经是我能够拼到的最好的生活了。”

看着这段话,我沉默了一会,不曾体验过她那样的生活,但是或许对她来说,若无意外,会一直在工厂里工作下去。

但是一切都在疫情下被打破了,工厂宣布停工,美丽也成了失业的一员。

怕失业参与工人抗议活动

在柬埔寨的工厂,或许最常见的事情之一就是员工动不动就罢工抗议了,尽管这场疫情来的措不及防,停工也不是老板的意愿。

但是起初没有原材料,后面没有订单,一系列的问题积累下来,美丽在4月初的时候被迫失业了。

她和其他个人一样,迫切的与班长进行联系,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复工,但是面对未知的未来,班长也不清楚。

恐慌在这群工人之中蔓延,不久后,就有工人组织抗议活动,本来一直都不参与的美丽,破天荒的加入进去了。

乌泱泱的几百号人齐聚在工厂门口,场面看起来颇为壮观。

但是最后,美丽他们也没有得到工厂的确切回复。

“其实我们都明白,有可能工厂会倒闭,但是我们还是想举行抗议,让工厂知道我们的意愿,我们还想在厂里继续工作,但是我不清楚最后为什么变成了要补贴薪水的。”

最后具体得处理结果美丽并未像我透露,只是美丽已经做好了重新找工作的准备。

“如果最后工厂真的倒闭了,那我就去其他工厂工作,我有工作经验,我还年轻也不偷懒,肯定能够长久待下去的。”

提前要继续在工厂工作的美丽,字里行间似乎都透露出一些欢呼雀跃。


网站编辑:丁豆豆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