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专访 Ms MIN:从淘宝到连卡佛,她的经历能否复制?

专访 Ms MIN:从淘宝到连卡佛,她的经历能否复制?

技术新平台的出现,以及消费者观念的转变,都在给一些老的品牌带来挑战,予以新品牌以机会。在中国,类似的故事会发生吗?

  因为疫情,上海时装周不得不搬到云上。无论是否愿意,参展者都需借助技术和平台的力量去展示自己的品牌和设计。有些品牌面对这种变化人仰马翻,而有些品牌则应对有余。

  时装品牌Ms MIN就是其中的一个。在我们之前的报道中,已经提及了品牌在本次云上时装周上的表现。对于这个发展壮大源于淘宝和天猫的品牌,今年刚好进入第十个年头,它的故事远不止于此。

  你可以称它为网络时代的原住民,一个从网络上生长起来的品牌。尽管它已经和海内外50多家批发零售商进行合作,其中包括连卡佛(Lane Crawford)这样的精品百货,并且也有了一家直营门店,但品牌一半的销售收入依然来自线上。

  这期节目,我们可以听一下Ms MIN的创始人刘旻的故事。

  [playlist images="false" artists="false" ids="1267069"]

  你将听到

  01:46 首次参加时装周,却回到直播“老本行”。

  07:12 Ms Min 淘宝店前身是古着店?

  09:45 作为科班出身的设计师,为何选择淘宝作为起步平台?

  13:03 淘宝经历让刘旻与其他设计师有着不同的思维模式。

  14:28 淘宝起步会给设计师留下「黑历史」和非议吗?

  14:50 如何获得连卡佛的青睐?

  18:28 「直播形式」被质疑太low,刘旻怎么看待。

  20:30 2020 年的不确定性,一个设计师会如何去思考和应对

  本期嘉宾:刘旻 独立品牌Ms MIN设计师访谈片段

  对于 Ms MIN 而言,一次尤为特殊的时装周

  我其实从来没参加过时装周,没在时装周走过秀。今年是品牌创立第十年。在与时装周组委会吕老师交谈了品牌更多可能性后,才决定加入这次上海时装周。

  我们在过年前看到一个不错的走秀场地,然后就过年了。所以除了场地的勘景之外,还没做更多准备。

  春节后,我就看到时装周这边发了消息,说时装周会推延或有变动。之后又接到通知,说会转移到线上,成为云上时装周。

  相比于现场走秀的开阔,线上直播会更聚焦于手机的屏幕,无法有走秀现场那么强烈的视觉效果。但这毕竟是时装周的「云走秀」,所以 Ms MIN 的直播场景也比之前简单的直播要设计得更复杂一些。

  现在是春天,再加上特殊时期大家都隔离在家,我觉得大家肯定都会有接近大自然的渴望,所以我们直播场景就将大自然带进了室内。

  至此直播也比以往要复杂。有三个不同的镜头切换,中间还有插入客户和嘉宾的分享,也会有外部视频植入在直播过程中,所以在技术上有很多新尝试。

  我们那天晚上从七点半直播到十点半,大概有七个模特。大家都很开心。

  我们的主旨还是为了和顾客沟通。在以往直播里,会有很多顾客有一些要求,比如小个子的顾客就想看一下衣服在小个子身上的效果。顾客近距离的感觉很重要的,毕竟设计的衣服是要融入生活,给真实生活中的个人去穿的。

  一点点「云上」基因,所以更适应直播?

  我们以往很少走秀,但直播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因此对直播更有经验。所以换成直播形式,对我们来说是挺顺理成章的事。

  在我还没开始做自己品牌时,我就已在淘宝上注册了一个店铺,当时卖的是自己留学期间买回来的古董衣。我会自己做模特,做造型,就挺好玩的。那时古着卖的挺好,通过卖古着已建立起一小部分的客群了。当时还觉得有付出有回馈,还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这个淘宝店就是 Ms MIN 的前身。

  我从小喜欢设计。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去买布、去裁缝店或逛街都会带着我。我当时跟着旁边看这些布和衣服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喜好,会思考这个布做什么衣服好看,就是开始萌发出一种属于自己的审美。

  之后,我去英国读了设计专业 ,回国后在宝姿工作。当时工作一段时间后,觉得还是希望做一个能完整表达自己的审美的事情,于是在2010年1月做了这个品牌。

  作为一个留学海外,科班出身的设计师,为何把淘宝作为最初起步的平台?

  当时淘宝对我来说是唯一的平台,而且淘宝是一个完全开放的不受束缚的一个平台。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设计师来说,买家们的反响挺令我意外的。我当时就觉得「哇,我刚设计的衣服居然有人捧场,而且还卖的挺好的」。

  那个时候是快过年了,我设计了十个款式的新春系列都卖得挺好的。

  最畅销的是一条高腰的蓬蓬裙,有黑色的也有织锦的。这个蓬蓬裙已变成了一个经典款,并延续了十年。今年我在设计中注入了新的感觉,让这件蓬蓬裙有新的生命。

  第一个系列的定价大概在三百到两千多,我是自己结合市面上类似的衣服的定价,再结合我们成本等各方面, 取了一个中间价位。

  当时上新款式还是比较随意的节奏,比如要春节了就上过年系列,春夏要到了,那就上春夏的,那时是很随性地跟着自己的感觉走。

  淘宝店经历带来不一样的设计思维

  我自己在淘宝上也做过客服,我们和客户是一个直接的联系,可以真实听到客户的反馈。无论是销售经验的积累,还是客户反馈的积累,都是一手直接的。我觉得对设计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部分完整了整个设计的体验。

  很多人觉得设计师就在纸上画画,但我觉得服装设计需要客户回馈她的穿着体验,整个设计才真正完整。

  但有人会觉得你就是个淘宝卖衣服的,只是个淘宝卖家。当时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不被肯定,被贴上淘宝卖家的标签,内心有一种不甘吧。比如说微博上会收到一些评价说「天啊,几年前在淘宝上卖衣服那家店居然进了连卡佛。」

  现在我认为每个人的视角不同,如果你想看到的是形式以及外界的东西,感受到的也是外界的。当时为什么我会为此而难过?说明我当时所感应到的是这些外界的东西,如果往内看的话,其实这些都不重要。

  从淘宝到连卡佛

  那时连卡佛要在上海开国内的第一家商场,他们希望引进中国设计师的品牌。有一位时装编辑很赏识我们的品牌,所以推荐给了连卡佛。听说当时连卡佛的时装总监看了大概150位设计师的作品,从中挑选了三位,我们就是其中的一位。

  之后我收到了时装总监的邮件,约我见面,想看我们的产品。我带了 2013 年秋冬整个系列衣服到上海给他看。当时很紧张,因为我不太擅长说自己的作品,但也许是一种默契,他的评价很好。我非常欣赏他的是,他不在意你从哪起步,他在意的是你做的事。

  连卡佛这样的平台为我们打开了更大的可能性,能面向更专业的市场以及更多的人群。入驻连卡佛也让我们在品牌整体运作上成长了很多。

  当时最大的挑战就是日程。我之前就跟着感觉走,什么季节上什么衣服;但进了连卡佛就等于进入了世界时装体系,例如春夏要准备秋冬款。刚进连卡佛这位时尚总监给我上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一定要调整日程,不然永远跟不上节奏。

  不久之后,我的先生就辞去了在宝姿的工作,加入了我们团队,商业规划这块都是他在负责,我就非常幸运可以专注在设计上。

  「云上时装周」,low 吗?

  直播前有个采访问我,会不会觉得直播这种方式太 low 了,其实没有什么 low 不 low 的。平台或直播,这都只是工具,是为了让我们表达真实的自己。

  当然我们也要不断改进和学习。直播做完后的两三天,有个朋友给我看了个帖子,里面说Ms MIN 的直播做得不错,就是灯光做得不太好。后来我又看了帖子里面比较的几个不同品牌,别人的灯光确实是有可借鉴之处,这个也是学习之一。

  Ms MIN直播评价|图片来源:文刀米原文《时装周=直播卖货?大洗牌怕是要来了》

  但无论平台怎么改变,营销的渠道怎么改变,设计师依然有其不变的一些东西。

  设计最终是为生活服务的,这也是要通过每个人的摸索和体验,才能慢慢感受到它的完整性的,不能够为了设计而设计,设计的目的也是很重要的。

  我做的每一个设计,我在当下肯定都觉得它是有必要的,如果它可有可无,必然就会被淘汰,我就不会让它变成一个商品。

  但我觉得每个阶段对于事情的认知都不一样,意识不断成长,只是看每个人怎么做而已。

  我们在这个十年之计,最重要的一个主题就是精简。尤其是2020年这个开年,环境在告诉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生命真正的质量是在哪里,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也是我们要持续思考的一个问题。我觉得就是少做一点,而且做得更好。


网站编辑:丁豆豆

相关文章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