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8000万签淘宝,6000万牵抖音?罗永浩能带好货吗

8000万签淘宝,6000万牵抖音?罗永浩能带好货吗

截止发稿,罗永浩以及淘宝直播和抖音方面尚未进行回复。

  3月23日消息,微博博主@互联网那点事爆料称,罗永浩将独家签约淘宝直播平台,并表示签约费为8000万元。

  不过也有消息称,罗永浩将与抖音达成合作。Tech星球的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除流量扶持外,双方合作涉及金额为6000万元,罗永浩也将很快在抖音中开启“带货之路”。

  3月19日,罗永浩在社交平台宣布转型做电商直播。他透露,初期团队选品会侧重于具有创新特性的数码科技产品、优秀文创产品、图书、兼具设计感和实用性的家居杂货。此外,还会选择一些性价比奇高的日用百货和零食小吃。

  对于电商直播带货,罗永浩信心十足。他表示:“虽然不适合卖口红,但相信我能在很多商品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顺便也提醒大家提前存好钱等着吓一跳”。

  罗永浩称,如果你从未在直播中买过商品,那是因为没有看他的直播,就算是不买商品,单纯的来看直播也不会失望。

  据了解,在对外公布消息后,罗永浩团队就收到了上千个合作邮件。

  老罗还债之路

  有一种说法是,罗永浩进军直播是为了还债。

  罗永浩此前曾表示,自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截至2019年,已经还清了3个亿。统计数据显示,罗永浩仅在2019年就49次质押锤子科技及相关公司的股权。

  虽然罗永浩与锤子手机业务已无关系,但锤子科技发展发展过程颇不顺利,在耗费大量资金之后,也遗留下了许多债务。

  2017年锤子科技有所起色。当年8月,锤子科技获得成都市政府方面的10亿元融资,新发布的坚果 Pro 、Pro 2口碑反响不错,年销量突破了100万台。2018年上半年,罗永浩宣布锤子已经扭亏为盈,并制定了年内手机销量达到350万台的目标。不过也正是从这一年5月份开始,锤子科技开始传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

  由于战略上出现失误和错估,坚果3以及TNT工作站市场反响平平。坚果3被紧急砍单,造成库存积压,TNT工作站也迟迟不能交货。此后,关于锤子科技成都公司倒闭、裁员、欠薪、供应商逼债的消息此起彼伏,锤子科技似乎已经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泥淖之中。

  有数据显示,锤子科技成立六年间共获得22亿融资金额。而其在2015 年、2016 年、2017年上半年亏损金额分别为4.62亿、4.28亿和3亿。《财经》的报道显示,在2018年5月时,锤子科技账面可用现金就只剩5000万。而网易科技在《锤子生死劫》一文中表示,锤子在2018年出现了资金链危机,与京东架构调整后的回款不足有关。

  继手机之后,罗永浩把希望投入到了电子烟领域。不过,彼时有消息称,罗永浩不会亲自操盘电子烟项目,而是改为扶持原锤子科技总裁彭锦洲,扮演的是幕后指导的角色。

  不过虽然电子烟是暴利行业,但受到监管政策影响,风口已经转向。

  在电商直播爆火一年后,罗永浩又看中了另一个风口。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电商直播带货是罗永浩还债的最快方法。罗永浩本身就是流量网红,有许多忠实粉丝并且具备一定的消费能力。在电商直播带货返佣20%的激励下,带货1个亿便有2000万入账。

  他能带好货吗?

  来自招商证券的报告显示,根据调研测算,2019年直播电商总GMV约超3000亿元,未来有望冲击万亿体量,同时MCN机构快速发展,目前市场规模超100亿元,未来有望加速放量成长。

  而从两大平台来看,过去一年淘宝直播带动的就业接近400万,在此前的2019天猫双11,淘宝直播单日带动成交接近200亿。不过,淘宝直播日常超过90%的场次都是商家、品牌直播,主要集中在女装、珠宝、母婴、美容护肤等领域。

  阿里巴巴2019年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淘宝移动月活跃用户首度突破8亿。此外,2019年12月,观看淘宝直播的月活跃用户和淘宝直播带动的GMV,都同比增长超过一倍。淘宝直播已经成为淘宝天猫商家最为快速及有效的销售模式之一。

  抖音发布的《2019年抖音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1月份抖音日活数已经达到4亿,下半年日活数增长了8000万人。2019年底,抖音正式开放购物车功能自助申请。数据显示,去年双11内测开通的抖音购物车分享功能账号一天售出商品达10万件,直接转化销售额突破2亿,订单增长1000%。

  按照目前体量来说,淘宝直播仍然是头部第一方阵,不过抖音直播的发展能力也不容小觑。而综合对比来看,淘宝10%的直播群体是达人,而在这10%的人群中还有着李佳琦、薇娅等头部主播,他们长期盘踞在流量顶端,卖货产品多为化妆品、女装等品类,更加符合淘宝受众需求。罗永浩聚焦的数码类产品在直播电商属于渗透率较低的品类,相比较而言,他在淘宝直播并无太多优势。

  或许,比较之下,罗永浩或许会看中处于电商变现加速期的抖音。流量爆发能力强,红人效应明显,带货关联性弱等也会让罗永浩的电商直播生意更加“上手”一些。

  对于罗永浩未来是否能成功“出圈”,产经观察家丁少将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罗永浩不可能成为下一个李佳琦或薇娅。罗永浩有舆论热度但带货能力并不算特别突出。因此,和普通人相比,罗永浩有一定带货实力,但难以上升到李佳琦、薇娅那样的高度。罗永浩的粉丝更多是基于精神层面的共鸣而积累的,并不是在直接的营销场景下积累的,因此像李佳琦那样进行大规模转化可能比较难。”

  就罗永浩看中的品类来说,有业内人士表示,直播电商虽然是门好生意,但并非所有品类都适合通过直播的形态来展现,有些品类的购买频次属性较低,难以转化,这些都是要考虑的问题。

  不过,还有行业观察者认为,主播带货一般会带来交易单量和交易额的提升,但是存在一定的供应链隐患。

  首先,在商品选择上,主播无法为商品质量做背书,从而无法保障供应链源头的真实性,这也是主播带货的乱象之一。其次,主播带货也对供应链周转、库存控制能力提出要求,如何保障备货,实现效率最大化,需要仔细思考。再次,主播带火的商品可能难以具备可复制性,网红产品生命周期较短,如何孵化爆品,缩短供应链链路,快速响应市场需求,考验着背后供应链的反应能力。

1


网站编辑:丁豆豆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