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都说时尚是个圈,30 年前的圈长啥样?

都说时尚是个圈,30 年前的圈长啥样?

本期嘉宾是刘佩芳,作为中国第一代服装行业媒体人,她将把我们带回 30 年前的中国时尚现场,感受中国服装时尚「从无到有」的全过程。

  即使在满街蓝色的时代,时尚也依然在蠢蠢欲动。

  本期节目中,我们回顾了那个时代。你会发现,早在 1979 年,中国已有了第一场国际时装秀;你也会发现,在条件所限的时代里,人们对美的向往依然无处不在。当然,追溯那个时代,你也许更容易看清奢侈品的本质,以及人们购入奢侈品的心态。

  本期嘉宾是刘佩芳,作为中国第一代服装行业媒体人,她将把我们带回 30 年前的中国时尚现场,感受中国服装时尚「从无到有」的全过程。

  采访 黄迪 后期 迪卡普里鑫 编辑 ZZISHAN  AMD 

  嘉宾 

  刘佩芳

  高级传媒师

  2014 中国服装年度人物

  创新赋能传播平台 “时尚背后的秘密” 创始人

  文字讲述

  1992,农历壬申年。这一年,邓小平南巡,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幕,中国和世界正在风起云涌地发生着变化。也是这一年,刘佩芳刚刚大学毕业,她 22 岁。 

  刘佩芳:1992 年我从上海大学新闻系毕业。那几年新闻单位不能招人,学新闻的必须下基层,下到企业去。

  我当时有两个选择,一是到杨浦区的一个街道,一是到上海服装公司。作为一个年轻人,我当然觉得服装公司比较有活力,所以选择了后者。

  特别巧的是,这个时候,上海服装公司党委书记正准备把他们的内刊变成公开发行的一份报纸,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进去的。

  那时候,人们的穿着开始被各种新鲜事物影响,从原来单调的灰色蓝色时代,开始逐渐变得彩色起来。

  刘佩芳:第一天去报道,我还记得自己当时穿的一个白色短袖连帽衫和一个粉色的百慕大短裤,运动鞋。

  编辑部位于北京东路的国和大楼,我们当时就在一个二楼的夹层,三楼是上海服装公司的时装表演队。我当时心里既蛮忐忑又兴奋。我们部门的编辑和摄影老师都特别有活力。

  90 年代街头时髦女郎 | 摄影 任国强 

  1970s

  改革开放后仅一年,中国就有了一场国际性的「时装表演」。

  刘佩芳:那时候大家都是计划经济,你买布要有布票,买电视机要有电视机票,我妈妈得了个先进工作者发了一个买电视机的票。

  纺织品很少,我们现在看到以前的那些照片大都是黑白的,即使不是黑白的,也很少有别的颜色。

  改革开放之后才更加「五颜六色」了,各种颜色款式随之而来。

  中国第一次「时装秀」是在 1979 年 3 月 22 日。为了出口服装能进一步适应国际市场需要,提高中国服装在国际贸易中的竞争力,中国纺织品进出口总公司邀请了著名设计师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到我国来举办时装表演。

  当时的场景可以说非常震撼。

  皮尔卡丹在中国 | 图源 sina.com

  刘佩芳:皮尔卡丹先生不仅创作设计才华过人,生意经也很好。年轻的他看到了中国未来市场发展的空间。每到一个地方,皮尔卡丹都非常引人注目,让人「没办法动了」那种感觉。

  皮尔卡丹先生当时也来了上海,在上海的人民大舞台举办了两场表演,总共 1000 多人。

  但当时的要求是不能扩大影响,只有内部人员才能观摩到这样一场国际水准的时装秀。所以把这些票给了服装行业相关的「工商学」,这些人员和领导机关拿到的票都是定向发放的,不能售卖。我也是因为后来进入了这个行业,才知道相关的事情。

  这时候,进入中国的外国商品少之又少,更不用提时尚品牌和奢侈品牌。 

  刘佩芳:1979 年,雷达表进入中国。在市百一店的橱窗里面第一个有广告形象的就是雷达表,价格 200 多块。但以那时候的工资水准,普通工人差不多要工作半年才能买得起。

  1980s

  进入 80 年代,从经济发展到思想观念,许多事物正发生变化。

  刘佩芳:当时像模特这种新兴职业,「好人家」的姑娘是不让去参加的。服装公司都是找自己工厂车间里那些长得比较好看、个子比较高的姑娘集中到公司去集训。大家都是偷偷地,不敢让家里人知道,家里人知道就不让你去了。

  809年代中国迅达杯第一次时装模特大赛的冠军,名字叫姚佩芳(跟我的姓名就差一个字),她的脸其实蛮大的(笑)。而且当时模特也没有那么高,普遍是一米七左右,不像现在要做个模特没有一米七五,你就别干了,没有一米七八根本就走不出去了。「对模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收听这期:模特,不要被你的成见所绑架」

  姚佩芳演出录像 | 图源 上海音像资料馆官网

  1990s

  到 90 年代,也就是刘佩芳开始工作的时候,时尚伴随着爆款开始出现。

  刘佩芳:这时人们已脱离了「蓝色的海洋」,但服装时尚仍然相对单一。

  当时一部电影或一个电视剧中的人物着装就能带动爆款,像日本的三浦友和与山口百惠合作的电视剧「赤色系列」里面的棒针衫、连衣裙就很火。

  还有一个电影叫《街上流行红裙子》,里面那种红裙子也很受欢迎。后期还有一些像比较宽松的太子裤,都曾经十分时髦。几乎人手一件。谁手上要有爆款衣服的货源,真的就一下子发达了。

  宽松的太子裤 | 图源 小虎队 

  时装杂志也多了,在上海非常著名的是《上海服饰》,发行量曾高达一百五十多万,销售地区西至新疆、东至大庆油田,中国的各个地方几乎都能够买到这样的杂志。

  1996年3月刊封面 | 图源 netease.com

  刘佩芳:90 年代获取资讯的渠道没有那么多。只有专门的机构才可以订阅到一些国际版时尚杂志。

  比如我们要定一个意大利版的 Vogue,一定要通过中国进图书进出口公司,不是有钱就能定。上海服装公司下面有一个服装研究所,它需要这样的情报,所以才有资格去订阅这样的进口杂志。我们也邀请了服装研究所的专业人员,为我们的报纸写专栏。

  潮流的涌进和兴起,使得和时尚有关的活动摆脱了展销会的气质。

  刘佩芳:改革开放最早的城市是深圳,上海早期的流行也是从那边过来的。华庭路、九江路的精品一条街,都是从广州批货,而广州的时尚又是从香港过来,香港则依据国际时尚风向,大致是这样的一个路径。

  95 年的时候,上海举办了第一届上海国际服装文化节。我认为这就中国办得比较早的、跟时尚行业比较契合的活动。在这之前有很多像服装博览会什么的,但是当时的服装博览会就是展销会,我觉得还不能称为时尚行业的活动。

  1996 年,刘佩芳第一次出国参加巴黎时装周,也是第一次见到了成熟时装秀的形态。

  刘佩芳:我是 1996 年 3 月受邀前往巴黎时装周做报道的。当时迪奥公司发出邀请,中间牵线搭桥的是爱德曼公关。他们一共请了三个人:一个是我,上海时装报主编;还有广东电视台时尚节目的制片人,另外一位是主流媒体《文汇报》的特约撰稿人。

  我当时是第一次出国。那时法国和中国还没有开展旅游项目,我们持因公护照出去。在国外,别人都觉得你是日本人,跟我讲日语,完全没想到你是一个中国人。

  刘佩芳(左)与同伴 | 受访者提供

  当时的《南华早报》用了半个头版来报道我们前往巴黎时装周采访这件事,人家也觉得这个事情很稀罕。

  这是我第一次看迪奥的秀,当时他们的创意总监是 Gianfranco Ferré,模特还有像辛迪·克劳馥(美国名模)这样神话级的人物在面前走来走去,比现在的维秘「大咖」多了。

  秀场 | 受访者提供 

  他们让我知道设计师也好、模特也好,Ta 对于这个行业这个生态是起了什么样的作用。我当时就想把这些介绍到国内,比如巴黎时装周是干嘛的,品牌发布流程是什么 ,模特如何试装、怎么工作的等等行业生态报道出去。

  「纽约时装周」最早是由媒体人办起来的,而上海到 1995 年才有国际服装文化节,还不算是时装周。

  即使奢侈品牌尚未进入大众视野,但大家已开始用一些不一样的物品来定义自己,比如 BB 机。

  刘佩芳:我觉得每个时代的人,都会有一些自己的载体来标榜自己。

  BB 机、大哥大曾经也是身份的象征,与奢侈品 logo 有异曲同工之处,因为其价格不菲。一个在企业里打工的人是不会有一个 BB 机的。所以有的人会把BB机别在很显眼的地方让你看到。

  左手 BB 机,右手大哥大 | 图源 netease.com

  90 年代后期,经济再发展到一定程度,大家就开始需要奢侈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这些东西也就慢慢地多了起来。

  所以一开始,奢侈品最强调的还是大 logo,因为 logo 够大才能让别人知道。

  2000s

  2004年,上海终于有了自己的时装周。

  刘佩芳:我记得是 2004 年 10 月,上海举办了最早的时装周,当时是作为上海国际服装文化节下面的一个子活动。

  这时我已成为《上海时装报》的常务副总编兼执行主编,每年一次的时装周(秋季)对报社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任务,专题报道占据了很多版面,例如我们稿子是说「我们要让时尚成为上海的城市名片」。

  其实上海时装周刚开始的时候并不被看好,前来的品牌方只有个位数,都是邀请来的,不像现在自己要付场地费。

  现在很多新闻稿都说受邀参加时装周活动,我都心里觉得挺好笑,时装周怎么会邀请你,不就是你自己花钱报名了对吧?先报名,人家同意才给你花钱的机会嘛,哪有什么一定要来。

  但当时上海时装周定向邀请,说服别人来参加真的非常不容易的,甚至时装周的一些工作人员都在哭。真的是就没有品牌来走秀,怎么办?时装周办不下去了,怎么办?甚至在当时,请国外的品牌来走秀都是需要政府买单的。

  经历了这些,你才知道现在我们真的发展了很多。我现在参加各种时装周,已经觉得上海时装周在软硬件上都非常棒,不比任何时装周差。

  对这样一位时尚行业的前辈而言,时尚这个词究竟意味着什么?

  刘佩芳:有一次我在一个时装周的门口,一个记者采访我说,你觉得是时尚是什么。我说时尚就是「势力、浅薄、冷」,但是我们爱它。我们经历了这个行业的「从无到有」,所以对我的人生体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其实不仅外行人对时尚行业有误解,时尚从业人员对时尚行业也有误解。

  比方说,迪奥创意总监 Gianfranco Ferre 在接受我采访时和我说,他有 50% 的时间都花在研究面料上。面料才是一个服装的点睛石,并不是要去做很夸张、很不实用的东西。现在我碰到设计师,经常跟他们说别想得太多了,服装就是日用消费品。如果你不能让人穿的更合体、为他的形象加分,你做出来表达自己有什么用?你真的这么有用,去做艺术家呀,你的作品能卖掉吗?

  另外现在一些媒体在看秀时,跟一般人的视角一样的,就说啊都很帅很美,有陈伟霆!那你就发个朋友圈就完了,你值得说你是代表媒体的吗?

  在时尚圈这么久,会如何对待自己的打扮呢?

  刘佩芳:作为新闻媒体工作者,舒适和方便对我来说很重要,就是怎么能跑的快嘛。

  当然,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我也保持了一个风格,就是不管在什么场合,一是合体、二是得体。这对我们来说就足够了。

  不好意思地说,我珍藏的一个礼物是我 96 年去巴黎时装周时,品牌方送给媒体的一个迪奥 120*120 的围巾,这是我人生拥有的第一个奢侈品。

  它是黑色的底色,上面有雏菊图案,看上去非常文雅。到现在为止,即使我能力可以,我都没有太迷恋奢侈品这些东西,但这个围巾是我人生经历的一份重要礼物,所以我将它珍藏。


来源:声动活泼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