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自我隔离、居家办公,海外时装人的自救保卫战能奏效吗

自我隔离、居家办公,海外时装人的自救保卫战能奏效吗

时装月结束了,各大品牌和刊物的焦点也转向了对自家员工的积极保护。但与中国情况不同的是,他们可能还不太清楚要怎么做。

海外

图片来源:中服网

  对不少西方时尚品牌来说,新冠疫情爆发的影响之前主要体现在中国工厂停工和空荡荡的商店。

  但随着亚洲以外地区发现的病例逐渐增多,从纽约到米兰再到巴黎,整个时装都不得不着手应对疫情对办公场所、购物中心和时装店的冲击。中国各地有数百万工人已被隔离了数周,过去几天里,欧洲和美国的一些时尚中心也首度启动了自愿隔离措施。

  要说有什么对下一部局势的潜在迹象,《T Magazine》主编柳原汉雅(Hanya Yanagihara)在Instagram发文说,从时装月回来的员工已收到通知,14天内不得进入《纽约时报》的办公室。

  “这不是官方要求的隔离措施,我们只是被要求在家工作。但我开始怀疑,这是否意味着更有组织的官方隔离即将开始,”她在Instagram写道。

  柳原汉雅在个人Instagram账号发布的帖子 | 图片来源:Instagram

  此前,新冠病毒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仍主要限于中国的供应链和消费中断。虽然中国政府本月早些时候已放松隔离限制,但工厂很难恢复满负荷生产的状态,奢侈品牌今年的销售额损失预计将高达400亿欧元,行业价值将跌至五年来最低点。

  然而,很多卫生专家表示,病毒在全球范围内传播是迟早的事。截至稿件发布时,新冠病毒已感染111594人,造成3888人死亡。新冠病毒具有传染性强、潜伏周期长的特点,因此更有可能出现全球大流行。

  世界卫生组织已宣布此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病毒近期在意大利的爆发,更是迫使欧洲大部分地区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周四,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传染病正在蔓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报告,加州出现了一例“来源不明”的病例,这是美国首例无接触/旅行史病例。

  从最早的意大利北方各城宣布取消公共活动到现在意大利全国“封锁”,时装行业在刚刚落幕的“时装马拉松”也纷纷采取行动,不仅米兰时装周和巴黎时装周均有活动(比如Byredo 和Rosie Assoulin的发布会)改变原定形式或直接取消,“钟表与奇迹”(Watches & Wonders)与巴塞尔表展等大型展会等组织方也宣布取消原定开展计划。包括Prada、Gucci、Versace等“超级大牌”的早春度假系列时装发布会,也宣布取消或延迟。

  在办公场所方面做出相应规定的,不只《T Magazine》一家。BoF在回顾上周全球时装行业动向时,曾报道多家媒体要求出差员工隔离,包括美国版《Vogue》主编Anna Wintour、《Elle》主编Nina Garcia 和《InStyle》主编Laura Brown。赫斯特集团、康泰纳仕集团、华尔街日报、Instyle母公司Meredith集团等媒体要求此前在巴黎、意大利、日本、韩国、中国有出差史的员工回国后自行隔离14天,并在家办公。

  大公司也不例外。欧莱雅集团也暂停了全球范围内8.6万名员工3月底之前的国际商务出行计划。Gucci的员工也被通知,应尽可能减少商务旅行,该品牌的米兰总部鼓励员工采取灵活办公安排。Moncler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包括在部分部门实行灵活办公、建议取消不必要的旅行。

  Gucci的一名发言人告诉BoF“保障员工、客户和供应商的健康和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公司会持续关注事态的发展,以便在必要时迅速做出应对和进一步的措施。”

  Tommy Hilfiger和Calvin Klein母公司PVH集团也采取了类似的防范措施。

  “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根据地方政府和国家当局的日常指南进行评估,随时调整办公室和居家工作、生产以及差旅政策,”PVH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Emanuel Chirico说。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s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全国应急领导力倡议项目(National Preparedness Leadership Initiative)副主任Eric McNulty指出,各大品牌采取措施保护员工的健康,这是一种积极的做法,但远离办公室并不能确保安全。

  他说:“在家工作是一方面,但这名员工究竟在做什么呢?他去了附近的咖啡店、杂货店,或别的什么地方吗?因为社区传播往往发生在办公场所以外的地方。”

  并非所有专家都认为目前有必要采取此类措施。“我认为这样做有些过头了,当然,任何一家私营企业都有权决定自己怎么做,”东安格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医学教授Paul Hunter说。

  Hunter认为人们应该遵照最新的政府指南,只有从特定高风险地区返回的人员才需要进行自我隔离,注意观察是否出现呼吸道症状。“关键是保持个人卫生。”

  最重要的是,企业的规定要与地方卫生部门的政策协调一致,McNulty补充道。

  他说:“如果你的员工从雇主那儿听到的是一套,当地媒体说的是另一套,当地公共卫生部门说的又是一套,事情往往会变得一团糟。如果这几套衡量标准互相矛盾,那么人们会说,‘好吧,干脆我想怎样就怎样’。”

  当然,在如今这个技术驱动的世界里,对于办公室工作而言,在发生公共卫生危机事件后,实施灵活工作应急计划,相对来说并不复杂。员工或多或少可以像平时一样,通过电子邮件、网络会议和即时通讯工具开展工作。

  但对于时装行业的其他一些工种,情况就不一样了。例如,版师和设计团队需要在工作室里拿着实际面料进行交流。摄影师不可能通过视频会议给模特拍照,化妆师和发型师也必须在现场进行拍摄准备。

  为香港版《Vogue》拍摄时装月内容的摄影师Goldie Williams表示,时装活动期间分发了口罩,但包括模特、后台的化妆师和发型师在内,很少有人佩戴。

  “出乎意料的是,无论是在欧洲之星列车上还是在表演和采访现场,我的团队是唯一佩戴口罩的,”多品牌商店Machine-A的高级买手Bryant Lee说。他觉得这很奇怪:“因为很多买家和媒体都来自米兰”。

  Gucci方面表示,公司设计部门和其他创意技术部门没有得到任何具体的指示,因为他们不在米兰。但该发言人称,公司正“持续关注事态发展,以便在必要时迅速做出应对和进一步的措施”。

  随着病毒继续传播,各种应急计划也将面临考验。公关公司万博宣伟(Weber Shandwick)中国区总裁李蕾(Lydia Lee)表示,“员工安全应该是企业的头等大事”。李蕾负责该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四个办事处,他们目前正在制订一项旨在让员工回到日常工作中的“复工计划”。

  “持续的、常规的、清晰的沟通至关重要。要面对这种我们一无所知的病毒,已经够可怕的了;如果人们不知道公司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那就更可怕了,”她说。

1

来源:中服网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