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活动 > 抗议活动不绝,未来时装周走向何方?

抗议活动不绝,未来时装周走向何方?

可能有不少人会质疑在世界各地那一场场时装发布活动的必要性,它们像是浮华梦幻的泡沫一般,让众多品牌在不到 10 分钟的时间里花费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美元,品牌甘愿为此付出代价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渐入初春时节,2020 秋冬季时装发布映入眼帘,纽约时装周亦是开展的如火如荼,在这期间,却有一场特别的「时装秀」吸引了众人目光。在纽约城中,将街道当作天桥,使用自己的旧衣服、被丢弃的二手服装、麦当劳食品袋和泡沫包装作为材料,一群人正穿着自制的「环保服饰」打造了一场与主流时装行业对垒般的时装秀,这正是环保团体 Extinction Rebellion 发起的时装周抗议活动。

  Extinction Rebellion 的成员们花了很多时间,只为向业界展示一场「100% 可持续」时装秀的样子。他们想表达的是「如果我们能做到 100% 可持续,那么拥有更多资源的品牌更应该做到」。从他们身边路过的人中,不乏正要赶往参加时装周活动,那些世界上最知名的时装编辑和设计师们。

  走秀环节结束后,Extinction Rebellion 的成员向围观人群介绍了他们对时装行业的诉求,包括品牌必须停止使用纯聚酯纤维、到 2025 年实现碳中和、整个时装业需采用循环供应链,并停止从地球提取不可再生资源。而考虑到时装周期间宾客交通往返所产生的碳排放量,他们也再次质疑着时装周举办的必要性。

  激进的环保团体?

  提及 Extinction Rebellion,或许你对于他们在 2019 伦敦春夏时装周时,穿着新鲜草皮大衣,设路障导致 Victoria Beckham 大秀推迟的事件仍有所印象。而在去年的 9 月份,Extinction Rebellion 更是在伦敦举行了多数人记忆中最「恐怖」的时装周抗议活动。

  占领了时装周总部外的街道,放置上刻着「LFW 1983-2019」和「Our Future」字样的棺材,用假血泼满场馆外部,身上满是假血的抗议者们则共同上演了一幕「死刑场景」,希望以此让世人对因气候变化而消逝的生命产生反思。

  近年来,每次抗议活动都花样百出、引起热议的 Extinction Rebellion 是在 2018 于英国成立的,短短两年间已成为了一项全球性的环境运动。对于这些抗议者来说,将活动瞄准时装周,是因为时尚领域正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产业之一。Extinction Rebellion 甚至曾致函英国时尚理事会(BFC),敦促他们彻底取消伦敦时装周, 鉴于最新一季 2020 伦敦时装周已经顺利闭幕,显然他们的目标还远没有成功…但这一系列抗议却不免让我们对于时装周本身产生一些思考。

  为什么我们需要时装周?

  可能有不少人会质疑在世界各地那一场场时装发布活动的必要性,它们像是浮华梦幻的泡沫一般,让众多品牌在不到 10 分钟的时间里花费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美元,品牌甘愿为此付出代价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一场时装秀最为直接的作用自然是能够引起市场和媒体的关注。一场成功的大秀可以获得社交媒体上的关注与评论、来自各类时尚媒体的报道,虽然难以量化,但这些都有助于提高品牌的知名度和销售额。就像 Agentry PR 创始人 Erin Hawker 曾说过的那样:「在一场时装秀之后,平均一个品牌每天可在全球范围内获得 50 到 100 次媒体新闻的曝光,甚至还有数百万在社交媒体上获得的展示,这些都远远超过了投入的费用」。

  另一方面,时装周也是属于年轻设计师和独立品牌崭露头角的机会。事实上,只有时装周能够将业内最有影响力的达人们、最权威的时尚媒体从业者、来自全球各地的买手汇聚在一起,而这为那些才华横溢却在业内尚不为人所知的设计师们带来了机遇。与之相应,时装周也成为了时尚行业得以不断更迭进化的动力所在。

  对于零售商而言,时装周也是一件十分积极的事情。不仅有助于进一步了解新系列中商品的情况,在时装周环境中,零售商也可以快速将业内反应进行汇总做出精准判断,并最终转化为销售。从设计师到媒体再到客户,时尚产业内的一切在这里都形成了一条直线,让时装系统保持着更为紧密的联系。

  而除了上述的这些积极作用外,一场真正精彩的时装秀,所带来的感染力使得时装周成为了行业内最为振奋人心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激励着整个行业的运作。而这,也是它不会轻易结束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时装领域正在发生转变

  事实上,与服装生产对环境造成的损害相比,时装秀对环境的影响是微小的。但作为时装行业最高光的时刻,Extinction Rebellion 每每在时装周期间造势,也可谓是抓住了这个获得瞩目的绝佳机会,得以让更多人关注气候变化所带来的严峻形势,加入环保行列。与此同时,Extinction Rebellion 的担忧亦并非全无道理,时装周作为已既定成型的时尚活动已经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什么大变化了…

  虽然在过去的五到十年中,时装周一直在试图发展,以追上不断变化着的时尚格局。比如结合男女装合办大秀,面向公众售票增加参与度等举措都成为了新的办秀趋势,但显然,这还是远远不够的。

  越来越多的设计师意识到了时装周系统的不足,并在近年来选择退出时装周的展示。就比如 3.1 Phillip Lim,自打 2005 年开始创立品牌后一直在时装周的蓝图下稳步前行,但却在去年宣布取消时装周展示,将其 2020 春夏系列以「家庭聚会」的概念在一个品牌的露天仓库中向较少的观众开放。

  2020 秋冬系列的 Helmut Lang 亦撇弃了时装周的舞台,创意总监 Thomas Cawson 找来了以拍摄纽约 Christopher Street 同志群体肖像而闻名的印度摄影师 Sunil Gupta,他为模特们拍下街拍。而这些 Helmut Lang 2020 秋冬系列的影像作品则会在华盛顿街的 Helmut Lang boutique 展出,以此方式替代传统时装秀。

  虽然大部分设计师仍然坚信着时装周的重要地位,但显然已经有了不少品牌正在发生转变,在退出时装周的情况下,他们广泛的开展 Pop-up 活动,拍摄短片或摄影作品,办时尚派对,将更多结合了表演性和体验性的元素融入这个行业,并以较低的成本实现了品牌的传播目标。

  未来时装周将走向何方?

  将目光再次转回时装周,在迈入 2020 这个新的十年时,社交媒体除了为时尚打开了「民主化进程」,其实也为时装周带来了更大变革的可能性。社交媒体与时尚的交汇点似乎并不在于衣服,而在于那些记录当下的人,但无论如何,这种网络技术无疑已成为新的时尚营销手段,它不仅能够提供更丰富的数字化展示方式,也使得较小的品牌得以在消费者面前崭露头角。

  来自伦敦的华裔设计师 YANG LI 在发布其 2019 秋冬系列时,曾将时装秀的视觉控制权交给了模特们,她们用自己的方式身着 YANG LI 全新系列服饰进行自拍,并在巴黎时装周期间同步发布到 Instagram 上,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 「即时数字媒体时装秀」。YANG LI 这个系列的灵感是来源于美国作家 William S. Burroughs 的散文,而正如这位作家在工作中倡导的无意识「自动」写作风格一般,YANG LI 实则也打造了一种更「真实」的时装周展示方式。

  而在不久前的哥本哈根,Carcel 则对于 Extinction Rebellion 的抗议予以了呼应。Carcel 2020 秋冬时装秀以短片的形式开始,场地上有成排的椅子和 T 台,但没有出现模特。 品牌创始人 Veronica D’Souza 要求所有来宾走上过天桥,倡议行业内的人们可以摒弃陈旧的系统,为时尚创造出新的愿景。

  时装周作为产业内的高光时刻显然仍有着存在的重要意义,而当可持续时尚不再只是一种选择,反而成为了时尚产业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后,这使得时装周走向了更为环保和多样的持续改进过程。随着数字化宣传策略进一步融合进时尚行业,我们似乎也有理由期待时尚产业中将会发生的更多积极变革。

来源:nowre现客  作者:Liz Gioro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