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活动 > Burberry:追求“宏伟”,却不懂爱

Burberry:追求“宏伟”,却不懂爱

周一,Tisci执掌的Burberry发布会显得冷漠疏远,就像表演用的那座镜面高台,还有同样镶满镜面的升高伸展台。

  英国伦敦ーー你能想象,Björk都爱的委内瑞拉音乐神童Arca给Burberry的发布会编了管弦乐,吹起半古典小调,还有知名法国乐团Katia和MarielleLabèque在现场进行钢琴伴奏吗?同一场秀里聚集了这么多享誉全球的人才,站在高出观众席一截的镜台上,体现了RiccardoTisci处理每一件事情都怀抱的崇高野心。

  他要求人们尊重他的努力。但尊重不等于爱。与爱伴随的是温暖,是尽力触碰人性的共通之处。周一,Tisci执掌的Burberry发布会显得冷漠疏远,就像表演用的那座镜面高台,还有同样镶满镜面的升高伸展台。

  这是一对最根本的矛盾:Tisci本人与其作品之间存在的鸿沟。他很友善,和他从小的家庭环境、相亲相爱的八姐妹、与亲友共度的好时光有关,人人都爱他。但当他试图把这些温馨转化到Burberry的时装秀,似乎变成了一层冰霜。他在个人品牌和Givenchy的时候,线索更清晰一些,他是哥特俱乐部的小孩,带有天主教徒的原罪感,同时是性感的体育爱好者。但Burberry还有时装的旧包袱——战壕风衣,这个词本身就暗示着某些难以跨越的东西。Tisci尽了最大的努力,加了毛羊皮,加了三角领巾,加格纹,再弄乱(Burberry的格纹是所有Burberry设计师必须攀越的高峰)。最终一切都为了纪念而塑。

  这就很令人好奇了,因为Tisci坚称这个系列可能是他迄今为止最私密、与他的过去关系最紧密的一个。他甚至给发布会命名为“回忆”(Memories)。秀后,他谈到了自己在印度待过一段时间,这给他15年前创办个人品牌时产生了巨大影响。我去看Burberry的格纹裙,变形成了马德拉斯格纹(Madras),或是当地人正式礼服的腰带。可能这就是Tisci凭借本能与Burberry发生的结合吧。他还提到了“英伦特质的文化”(ThecultureofBritishness):一个诞生在岛国的种族,用帝国主义强行组合了世界上各个截然不同的文明,造就诸如定制长袍配威灵顿靴这样的奇葩(YvesSaintLaurent也曾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任性着迷,比如在格林德伯恩歌剧节上,女人们把Mac穿在晚礼服外面)。Tisci在街头潮流进化成奢侈品的过程中估计也看到了类似的东西。

  我想了想,如果Burberry愿意的话,Tisci确实能按照一条清晰的线索,做出真正有意思的东西。他现在的问题是想把“全球品牌”和“宏伟”划等号,但“宏伟”本身就很不现代。几乎所有人都能从他展示的100多个造型里挑出一个简明有力的独特叙事,这是他和Burberry都能做到的。不如从Arca那里得到点启发?小,就是美。


来源:BOF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