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产业 > 当东莞制造遇上“网红”

当东莞制造遇上“网红”

外有网红来莞寻货,内有莞企搭建平台,在电子商务行业经过10多年的高速发展,逐渐蜕变为“传统电商”之后,“直播带货”这一具有颠覆意义的营销模式成为催生、倒逼制造业产业链升级的一个重要切口。

  2019年12月的一天,20多家直播机构的负责人从大雪纷飞的东北穿过3000公里的距离来到温暖如春的东莞――他们要在东莞寻找适合自身定位的网红产品;在大朗这一毛织重镇,纷至沓来的网红机构、网红前来淘宝,寻找优质莞货;而虎门电商产业园内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改造,打造一个面积超8000平方米的商品展示区域,其客户是面向全国的网络直播达人……
  外有网红来莞寻货,内有莞企搭建平台,在电子商务行业经过10多年的高速发展,逐渐蜕变为“传统电商”之后,“直播带货”这一具有颠覆意义的营销模式成为催生、倒逼制造业产业链升级的一个重要切口。
  以制造业立市的东莞如何应对网红经济带来的红利,搭上网红经济的快车?有专家人士分析认为,有机遇也有挑战。莞企在这一风口之上,应利用已有的产业链基础,寻找到适合网红发展的特点,倒逼产品升级、产业升级,把挑战化为机遇,把机遇化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动能。
  直播很火
  “种草”背后的产品逻辑

  “老铁、下单”、直播“种草”“长草”“拔草”……一场关于流量变现效率、供应链速度和新品牌崛起的变革随着网络传遍全国。
  每一天,天猫、快手、B站等大大小小的电商、直播平台都在上演着一场场购物的狂欢盛宴。拥有海量粉丝的头部网红一呼百应,短短五分钟时间里卖货可以高达15000件,上演一出出让人眼红的造富神话;另一边,刚刚入行的新人直播使尽浑身解数,也可能应者寥寥,卖货无几。
  经过10多年高速发展,业态已然趋于成熟的电商行业迎来了一个新的玩法――直播带货。消费者群体变了、玩法变了、产品销售的逻辑变了――培育客户、推介产品被称之为“种草”,产品特色被称之为“调性”……
  直播带货、短视频“种草”带货到底有多火?从其招聘人员的数量可见一斑。
  近日,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短视频/直播行业人才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短视频行业招聘职位数同比增长了325.28%,直播行业同比增长127.50%。快速发展的产业吸引更多人才涌入,2019年三季度向短视频领域投递的简历数量同比提高了371.69%,直播行业的简历增速为242.12%。
  袁鑫聪是东莞一家经营服装、鞋子等产品的天猫店店主,他在和记者交流过程中的第一句话是“我们作为传统电商”。身为80后的袁鑫聪,在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上经营多年,已经有点看不懂直播带货这种模式如何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可以卖出几十万件产品、营收高达上千万元的“奇特”现象。
  当下,90后00后已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力军,伴随互联网长大的他们,对于大牌的概念日趋淡化,对引起他们共同兴趣,具有更多社会化符号、情感诉求的产品更感兴趣,成为他们购物的主要类目。这导致在零售业的各种品类当中,“非标品”成为其中大受欢迎的一个类目。
  所谓“非标品”是指没有统一的市场标准和明确的规格、型号的产品。这类产品在商品的物料成本之外,往往还有着更多的符号和情感属性,存在溢价空间大的特点。这无疑成为直播带货首选的产品类型。
  直播带货、短视频种草属于产品在市场销售体系中一个很小的部分,但立足于整个产业的角度研判,其消费群体、消费心理、玩法的改变将对整个产业链从产品创意,到生产制造,再到推向市场的整个工艺流程产品带来难以估量的巨大影响。
  而且,随着短视频的兴起,以及5G的到来,这一行业的发展也将再度迎来一个巨大的风口期。
  “万变不离其宗。不管是拥有庞大流量的头部网红,还是刚刚入行的淘宝店铺直播工作人员,其背后人设不崩、销量长青的关键还是产品、优质产品。”虎门电商产业园总经理韦建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消费群体改变,但对消费品质的要求不变;消费的专注点从产品属性本身转向情感诉求、社会符号化表达,但对消费的高质量的服务要求不变。
  袁鑫聪同样表达了对于直播带货的思考。“直播带货改变的是卖家和消费者的接触方式,更快捷、更多互动,不变的是产品自身的属性。”
  莞企行动
  搭建找货卖货的对接平台

  2019年12月的一天,20多家直播机构的负责人从大雪纷飞的东北穿过3000公里的距离来到温暖如春的东莞――他们要到虎门寻找适合自身定位的网红产品。
  在大朗,这一闻名遐迩的毛织重镇,不断有网络直播平台来谈合作,不少网红直接来到毛织厂找货。
  与此同时,众多在天猫、京东等平台上开店销售产品的东莞电商企业也已进入获客成本高企的困境,正面临着寻找新的销售渠道的挑战。
  一方需要优质产品,一方亟须销路。如何实现网红达人和莞企产品的无缝对接?在产品齐备的情况下,莞企采取了哪些行动?
  有赞商盟东莞负责人唐鸣在2019年做起了“空中飞人”。有赞是一家可以提供全行业全场景电商解决方案的企业。作为一家服务于东莞众多商家的负责人,唐鸣意外拥有了对接莞企和直播机构介绍人的身份。
  “企业寻找产品销路,直播机构寻找合适的产品。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信息不匹配的情况。有赞一方面服务了众多做电商的厂家,一方面也在打造直播的平台。这导致我在更多时候成为了两者的中间人。”唐鸣介绍道,平台的构建成为关键。
  虎门电商产业园经过5年的发展历程,已经打造了一整套服务园区电商企业的服务体系。“目前,随着直播、短视频的到来,以后随着5G的落地,电商的生态环境将再度发生巨变。”韦建军表示,直播或者短视频等营销模式是厂家和消费者沟通方式的改变,是购物体验的升级。
  为此,韦建军和团队远赴多地,经过半年时间的调研,同样选择了一条搭建平台的发展路径。“首先在产品方面,大而全不如小而专。我们根据园区服装行业目前所存在的业态形式、集聚发展的情况,决定未来发力大码类目的服装。”韦建军表示。
  时机稍纵即逝。目前,虎门电商产业园的一层空间已经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整体改造。“我们计划打造一个面积在8000平方米到10000平方米的大码服装展示区域,供来自全国的网红机构、直播达人选择。”韦建军表示,目前,已经有园区的大码类目商家积极响应,同时也有园区外众多同类目的商家前来。
  就在韦建军紧锣密鼓筹划平台,搭建直播找货和厂家销售的平台之际,虎门镇出台的一项最新政策则为这一领域的发展注入了强大助力。
  近日发布的《东莞市虎门镇电子商务发展规划(2020-2025年)》显示,虎门将整合东莞制造如虎门服装、厚街鞋业箱包、长安饰品、大朗毛织等时尚类优势产业集群供应链,依托虎门电子商务产业园积累的资源优势,推动园区建设升级版的“大湾区时尚电商总部基地”。
  探路未来
  打造网红经济产品供应链体系

  立足粤港澳大湾区的格局之下,大湾区时尚电商总部基地的打造无疑为众多电商企业的发展打下了政策基础。但也必须看到,来自广深等其他城市的竞争同样存在。
  “在产品这一方面,毗邻的广州、深圳拥有自身的优势。深圳是设计之都,衣服的款式更具潮流的代表性。而广州沙河服装批发市场已经成为网红打卡的聚集地,以货物齐全出名。举例而言,一家店铺里的商品可能来自多个地区的多家店铺。”韦建军表示,竞争无处不在。春节期间,将有约50名来自全国的网络直播人员齐聚深圳,展开一场规模宏大的直播。
  抢抓红利期的莞企,面对这一情况又该如何破局?
  日前在南城,多个东莞地区运作直播网红的MCN(Multi-ChannelNetwork)机构的负责人商讨筹建一个网络直播行业协会,旨在通过行业交流沟通、行业发展研究、行业自律规范制定以及热点难点问题探讨等,共同促进网络直播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协会健康发展的关键在于,如何依托东莞现有的产业基础,沟通大的直播平台和东莞制造业,促成供应链体系的完善,让两者在一个更大的层面上发生更多连通,产生更多的嫁接和未来。”协会发起人之一梁小龙表示。
  “在内畅外联的情况下,把现有的服装领域的供应链体系加速向满足网红经济的需求迈进,将有利于园区尽快搭上网红经济的快车。”韦建军表示,园区引入了一家外地的直播机构,一方面可以带动周边产业的销量上升;一方面,直播机构将对接外部网红直播资源,更好地传播虎门的服装,吸引更多的人前来东莞,前来虎门。
  在石碣,桔洲昌和盛大新媒体电商产业园董事长谢小文正在全力打造电商2.0模式,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计划用3年时间打造在家门口创业就业及融吃、住、玩乐一站式体验的“互联网+社区”。
  桔洲昌和盛大新媒体电商产业园于2019年6月试运营,也是石碣首个新媒体电商产业园。
  在谢小文看来,未来随着5G的到来,应用场景将加速扩容,基于VR技术、4K/8K高清技术、全息投影技术等新技术将重新定义直播行业,提高运营和变现的效率,并赋能其他行业的创新发展,催生技术变革。“未来,人们只需要通过手机屏幕,就能体验到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的样子。”谢小文表示,一切刚刚开始,未来有更多可能性存在。
  “我们看到,随着消费升级,我国经济已经从规模经济时代向小众化、特色化的方向发展。网红带货的产品都具有自己独特的调性,这个调性就是特色,就是人设和品牌。”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表示。
  林江表示,莞企要抓住机遇,必须适应网红经济的特点,利用已有的产业链基础,打造适合网红经济的供应链体系,倒逼产业升级,倒逼产品升级。“唯有如此,才可能抓住这一波红利期,把挑战化为机遇,把机遇化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动能。”林江表示。

来源:东莞时间网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