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孙正义成了光杆司令?优衣库创始人辞别软银

孙正义成了光杆司令?优衣库创始人辞别软银

作为孙正义的重要盟友,以及软银内部少有的敢跟孙正义唱反调的人,柳井正此时的离开,难免让人觉得是理念分歧之下的一拍两散的大戏。

  在与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并肩作战了18年后,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选择了与他分道扬镳。名义上,柳井正要专注于运营自己的公司,但在外界眼里,柳井正的离开多少多了些感情色彩——在孙正义“兵败”Wework,“踩雷”Uber后,其激进的投资作风也成了风暴的焦点,作为孙正义的重要盟友,以及软银内部少有的敢跟孙正义唱反调的人,柳井正此时的离开,难免让人觉得是理念分歧之下的一拍两散的大戏。
  痛失盟友
  孙正义与柳井正的同盟关系将止于2019年。当地时间27日,软银发布的声明显示,优衣库母公司讯销集团CEO柳井正将于12月31日正式卸任软银集团董事会。这意味着,在2001年6月加入软银董事会的18年之后,柳井正将不再与孙正义共事。
  根据软银的说法,柳井正提出辞职申请并被软银接受,而柳井正辞职的理由是“想专注于本业”。这样的说法被优衣库所证实。优衣库也称,柳井正的辞职是为了拓展海外业务以及为了强化国内业务基础。
  柳井正退出之后,软银董事会中仅剩下两名外部董事,分别为三井物产主席饭岛彰己以及东京大学人工智能教授松尾丰,值得注意的是,后者几乎没有任何公司治理的经验。而在两年前,孙正义的另一位好友,日本电产集团的创始人兼CEO永守重信也已经辞任软银的外部董事,CNBC对于永守重信辞任的评价是“软银失去了最直言不讳的声音”。
  目前对于柳井正的继承人选,软银方面证实,还没有确定人选,但柳井正的离去多少让人觉得唏嘘。有知情人士透露,尽管两人在商业策略上存在分歧,孙正义却仍希望柳井正能够留任。不过柳井正则希望专注于本职业务,帮助讯销集团在意大利、印度和越南等新的全球市场迅速扩张,以及大力投资机器人技术来改善物流和供应链,以求适应电子商务的新时代。今年9月,优衣库还在米兰开出了意大利的第一家门店。
  柳井正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近十年来,柳井正和孙正义几乎承包了日本首富的宝座,但根据上周五的最新数据显示,柳井正的身价已经达到了302亿美元,相比起来,日本富豪榜排行第二的孙正义,其身价仅为207亿美元。风头最盛的时候,孙正义也曾凭借对雅虎和阿里的投资而一度逼近世界首富,但在一系列“翻车”操作下,孙正义便落得了如今的田地。
  意见“不和”
  若是普通的辞任,柳井正的离去可能并不能激起多大水花,但现在问题的关键之处在于,这对并肩作战了18年的战友之间可能已经出现“裂痕”。在外界看来,柳井正可能是软银内部少有的能够与孙正义唱反调的人,一个可以佐证的例子是,在今年6月的软银股东大会上,柳井正就曾直言:“无论孙正义做什么,我总是提出反对,有梦想是件好事,单没什么比切合实际的管理更重要,我们还是应该脚踏实地。”
  那时候,孙正义正雄心勃勃,称软银投资组合的价值可能在未来20年后增长33倍,至200万亿日元。彼时,柳井正便在董事们的笑声中假装愤怒,并提醒股东们要时刻留意孙正义,否则他将会失控。败局来的太快,今年10月,世界上最大的“二房东”WeWork暂停IPO计划,由此开启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泡沫的评论铺天盖地,而软银集团作为WeWork的最大股东,也瞬间成了众矢之的。
  从这一点上看,柳井正的离开似乎是环环相扣的。一个值得注意的时间点在两年前,2017年的8月25日,柳井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了孙正义,在他的评价里,孙正义有个坏毛病,就是兴趣点不断变化,“这也想干,那也想干”。“软银已经是个大企业了,就不能说大话了”,但柳井正紧接着话锋一转,称“不过这也是孙正义的魅力所在”。
  值得注意的是,恰恰是那一天,作为顶级投资人的孙正义再次出手,一次就是44亿美元,而孙正义出手的对象,就是WeWork。那时候,WeWork头顶着全球第五大初创公司的光环,十分夺目。市场传言,当时WeWork联合创始人及前CEO亚当·诺依曼仅带着孙正义在WeWork总部周围逛了12分钟,就促成了后者44亿美元的第一笔大投资,而这44亿美元,也是当时风险投资公司对橱窗企业最大的单笔投资之一。
  一个是投资者,一个是实业家,这样的概括或许更为合适。相比起孙正义的激进,柳井正显得踏实的多,早前在提及孙正义的时候,他就表明自己不想做投资家,而想成为真正的实业家。今年10月公布的讯销集团2019财年年度业绩显示,讯销集团实现营收2.3万亿日元,同比增长7.5%。
  对于柳井正与孙正义的投资理念“碰撞”及对于WeWork等失败投资的处理等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软银,但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复。
  失意软银
  失去柳井正的当下,软银正经历一段非常的时期,而这一切也要从WeWork说起。上市失败,估值雪崩,470亿美元的估值转眼便只剩下80亿美元,福布斯一度将WeWork的估值调至28亿美元,所有人仿佛都能听见泡沫破裂的声音。孙正义也罕见地低头,称“对诺依曼的错判是自己犯的最大的错误”。
  在向WeWork出资数十亿美元之后,孙正义承认,他将WeWork变成了怪物,却不得不为其纾困。也是在那时候,WeWork宣布,与软银达成了价值95亿美元的救助协议,软银将获得WeWork80%的股份及控制权,WeWork将成为软银的关联公司,但不是子公司。相比起来,诺依曼带着自己17亿美元的“遣散费”匆匆离场,而孙正义则正忙着为自己的疯狂买单。
  这件事过后,孙正义几乎跌下神坛,一直坚定地站在软银背后的日本银行家们也开始重申审视软银乃至孙正义。这些银行的高管们普遍反应,他们对这位亿万富翁管理软银以及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做法产生了疑虑。据了解,在近40年的时间里,日本银行业给软银和愿景基金提供的贷款超过150亿美元。利益是互惠的,市场研究机构Freeman&Co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软银已经向全球银行支付了超过19亿美元的费用,其中大部分流向了日本的银行。
  值得注意的是,WeWork并不是孙正义唯一失败的投资案例。今年5月,孙正义先后扔进去77亿美元的网约车鼻祖Uber成功上市,IPO首次发行价45美元。但在过去这段时间,覆盖在Uber身上的却是始终不断的麻烦,大批裁员、卖出子业务、巨额亏损……目前,Uber股价仅为30.17美元/股,市值514.64亿美元,而在上市当天,Uber便已破发,市值跌破700亿美元。而在业绩层面,Uber也已经连续亏损了6个季度。
  受累于WeWork和Uber,软银在截至今年9月底的第二财季中,营业亏损高达65亿美元,而这也是软银14年来的首个季度亏损。孙正义在当时的新闻发布会上直言,软银经由愿景基金对WeWork的投资拖累集团表现。眼下,软银正努力应对WeWork带来的失败,并承诺加强对WeWork的管理,但外界却对软银持普遍批评的态度,而原因则在于软银内部几乎没有真正独立的声音可以质疑孙正义的判断。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杨月涵

相关文章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