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富贵鸟、报喜鸟、贵人鸟:总有些“鸟”飞不过2019

富贵鸟、报喜鸟、贵人鸟:总有些“鸟”飞不过2019

不过,有一些品牌与企业,却在这一年折断了翅膀,有的飞不过2019,有的还在等待曙光。

  2019年,对有些行业与人而言,格外冷。

  这其中,鞋服行业的寒意尤其凛然。

  马上我们将要跨年,投入2020年的怀抱。不过,有一些品牌与企业,却在这一年折断了翅膀,有的飞不过2019,有的还在等待曙光。

  中国企业家总喜欢在自己一手创立的品牌名中带个“鸟”字,譬如:贵人鸟富贵鸟报喜鸟等。“鸟”寓意腾飞,字面无不指向光明前程,寄托了创始人朴素而美好的祝愿。

  然而,不是所有“鸟”,都能一路高飞。

  贵人鸟:致命的“多元化”

  12月25日,贵人鸟发布一封《风险提示公告》。

  公告显示,贵人鸟2018年营收28亿元,亏损6.8亿元;2019年1-9月,营收11.7亿元,同比下降49.2%,净利润亏损1.6亿元。若2019年继续亏损,贵人鸟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业绩持续低迷的同时,由于资金流动性紧张,贵人鸟还陷入大额债务违约风险和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冻结及拍卖风险。

  一个月前,贵人鸟旗下3769.5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由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拍卖,最终却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贵人鸟1987年从“中国鞋都”福建晋江陈埭镇起飞,瞄准三四线城市,主打高性价比运动鞋,经由刘德华、张柏芝代言后火遍全国,2014年飞进上交所时,被称为“中国A股体育第一股”。

  上市后,贵人鸟野心大涨,意图建立“体育产业化集团”,患上了“买买买”综合征,加深体育产业布局,一度还踏入保险领域。

  但,事与愿违,花了巨资布局的多元化产业,非但没有对主力产生增益,反倒严重拉了后腿。收购业务成烫手山芋,主业也岌岌可危。

  2018年,贵人鸟业绩首度亏损6.88亿,危机全面爆发。贵人鸟紧急刹车,“断臂求生”,出售包括康湃思、虎扑、杰之行等资产,试图“回归主业”。然而鞋服市场早已是此一时,彼一时。

  目前,贵人鸟股价在5.82元,市值36.58亿,不及巅峰时期十分之一。

  富贵鸟:P2P惹祸上身

  贵人鸟还在股市挣扎,富贵鸟退市已成定局。

  停牌前,富贵鸟股价为3.88港元/股,总市值51.89亿港元,投资人手中“股票”都变了废纸。

  2013年上市至今,富贵鸟上市6年停牌3年。因连年巨额亏损,2016年遭遇股市停牌。期间,富贵鸟经历债务违约、违规担保、信披违规一系列雷区,一度欠债超过40亿元。

  创始人林和平从1984年开始就做凉鞋和拖鞋,后期将业务锁定在了皮鞋。1995年,富贵鸟在福建石狮市正式起飞。巅峰时期拥有近万名员工,超3000家门店,中国国家队女排主教练陈忠和、陆毅曾是它的代言人。

  随着市场环境下行,鞋类市场受冲击,鞋企经营状况每况愈下。富贵鸟则选择通过金融杠杆穿越市场低潮。2015年至2017年期间,富贵鸟旗下冒出了矿业公司、P2P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多家企业,这些操作引起的资金潜亏和断裂,为富贵鸟之后的悲剧埋下伏笔。

  最终,由于无法兑付债券,富贵鸟的危机爆发。随着破产重组方案的流产,8月26日,富贵鸟正式破产。

  2019年10月9日,富贵鸟破产资产在阿里司法平台进行流拍,没想到拍卖两次皆无人应拍,直到第三次流拍才以折价2.34亿元成交。

  报喜鸟:一曲悲歌

  2019年初,报喜鸟却先“报”了个噩耗——当年4月,联合创始人吴真生遭遇车祸身亡,年仅54岁。

  1990年,吴真生创办浙江省永嘉县报喜鸟制衣公司,在杭州四季青开出服装店,在一众贴牌代工的同行中率先在北京注册了自己的商标。

  1996年,报喜鸟联合浙江其他几家制衣公司组建了报喜鸟集团,吴真生作为创始人之一,后来还促成了其在深交所的上市,成为温州首家国内上市的服装企业。企查查数据显示,吴真生曾对报喜鸟集团持股20%。

  不过,作为国内老牌定位高端男装的品牌,报喜鸟在一众时尚品牌中显得有点寂寂无声。

  2013年开始,受男装行业周期性影响,报喜鸟业绩陷入动荡,直到2017年才缓过来。

  报喜鸟摆脱困境的方式是向互联网金融行业进军。2015年以来,它投资了中国互联网金融业务,如仁仁分期、永嘉恒升村镇银行、温州贷、口袋理财等,不过大多都处于亏损状态。

  2019年2月,报喜鸟以亏损4500万元的代价转手小鱼金服10%的股权,被认为是放弃进军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标志。

  报喜鸟公告称,鉴于互联网金融行业形势变化,行业监管不确定情况下,决定对P2P业务进行剥离,集中资源实施“一主一副”发展策略。

  2019年三季度,报喜鸟营收7.39亿元,同比上涨7.73%,净利润5165.83万元,同比增长65.42%。报喜鸟预计2019年净利润将同比上升50%以上,不过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政府补助。

  因此,资本市场并没有买账。

  2019年,报喜鸟终于结束股权分散的历史,迎来了当家人。如今,报喜鸟最大股东是吴婷婷,持股比例15.24%。其次是创始人吴泽志,持股10.35%,第三大股东持股只有2.25%。吴婷婷是吴泽志的女儿,生于1989年,自2017年开始就开始增持股份,如今成为报喜鸟的控股股东。

  引人遐想的是,2019年出现多名高管减持股份的举动,纷纷指向了这家企业正处于“二代接班”的关键时刻。与此同时,巨大的命运不确定性正在笼罩着这家老牌服装企业。

  最后的话

  潮水退去的时候,才会知道是谁在裸泳。

  A股上这些“鸟”的境遇,实则反映的是眼下中国鞋服市场的困境。无独有偶,2019年,拉夏贝尔爆仓亏损,达芙妮迎来关店潮......

  当市场处于拓荒期时,企业的增长就像坐上加速器;当企业进入存量市场,比拼的就是硬实力,盲目多元化往往带来覆灭。因此“回归主业”成为越来越多鞋服企业2019年的关键词。

  与此同时,悬在这些老牌企业头上的,还有一把新生一代成为市场主体,消费语境更替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老牌企业如何通过创新转型树立市场位置成为共同的命题。

来源:天下网商  作者:章航英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