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雅戈尔剥离投资业务 号称回归主业却巨资加码地产

雅戈尔剥离投资业务 号称回归主业却巨资加码地产

市场敏感之际,向来“不务正业”的雅戈尔回归主业引起热议。

  自今年4月以来,雅戈尔频频在资本市场回购。12月3日,雅戈尔(600177.SH)公告称,截至11月30日,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回购2.1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36%,成交最低价格为6.11元,成交最高价格为6.79元,已支付的资金总额为13.95亿元。

  近14亿元的回购金额引起了市场关注,而更令人注目的是,年初才高调宣布回归服装主业的雅戈尔,如今却在加码楼市。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统计,2019年1-10月雅戈尔共计拿地金额为68亿元,远超2018年的34.18亿元,位列中国房产企业第98名。

  市场敏感之际,向来“不务正业”的雅戈尔回归主业引起热议。

  加码楼市,回归主业受质疑

  作为中国服装第一品牌,雅戈尔创建于1979年,因在投资业务上的良好表现素有“不务正业”之称。自1999年入局资本市场至今,雅戈尔陆续投资了中信证券、广博股份、宁波银行等,投资收益曾一度超过200亿,并逐渐建构起服装、地产、投资多元并进的产业格局。

  在涉足资本市场20年后,雅戈尔高调宣布将剥离投资业务回归主业。今年4月30日,雅戈尔发布公告称,为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的目标,拟对发展战略作出重大调整,未来将进一步聚焦服装主业的发展,除战略性投资和继续履行投资承诺外,公司将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并择机处置既有财务性股权投资项目。

  10月23日,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在公司四十周年庆典上表示,雅戈尔的新梦想就是要铸百年企业,建时尚集团。然而目前雅戈尔的三大业务板块中,服装贡献的净利润却最少。雅戈尔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服装净利7.75亿元,而投资净利13.92亿元,约为主业收益的两倍,地产净利为9.1亿元。

  一直依靠服装、房地产、金融投资三驾马车的雅戈尔,为何要回归服装主业,并剥离盈利占比最高的投资业务?剥离投资业务后,雅戈尔还能保持良好的业绩表现吗?蓝鲸财经记者就此多次致电雅戈尔,截止到发稿为止未收到回复。

  在表示疑问的同时,蓝鲸记者发现雅戈尔的商业行为和它宣称的战略重点方向并不一致。三季报显示,截止到报告期末,雅戈尔土地储备共有7个。相比年初,新增了宁波长风地块、江南公路地段地块、五江口地块。报告期间,雅戈尔地产多项目完成了交付,实现营业收入26.34亿元,同比增长173.23%,占到总营收68.68亿元的38%。

  号称回归服装主业,却在增加地产业务的投入,雅戈尔似乎并未下定回归主业的决心。

  实际上,这并不是雅戈尔首次宣布回归主业。早在2012年,李如成就曾公开表示,公司将严格控制房地产投入,调整投资规模,重新回归服装主业;2016年,李如成高调宣布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2018年,李如成再一次高调宣布回归主业称,“美国有耐克,德国有阿迪,雅戈尔也完全有实力成为这样的集团。”多次宣布回归主业,然而都无疾而终,此次操作是大刀阔斧,披荆斩棘,还是“重蹈覆辙”呢?

  砍投资=断臂求稳?

  正值公司创业40周年之际,雅戈尔宣布聚集服装主业、退出股权投资,是真的要再造一个服装帝国,还是另有隐情?

  国金证券分析师告诉记者,雅戈尔近来大规模处置投资项目,剥离投资业务的重要原因是新会计准则的执行。旧会计准则下,上市公司往往将权益投资归入“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股价的涨跌计入其他综合收益,不归属于利润表项目。即便所持股票大幅亏损,也不影响利润。

  2019年1月1日起,雅戈尔执行了《新会计准则》,将除长期股权投资以外的金融资产指定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其价值波动和处置均不影响当期损益,仅分红收入可计入当期投资收益从而影响当期损益。

  也就是说,雅戈尔所持股票的股价波动会影响到每期财报的利润。若所持股票大涨,则公司业绩“大涨”,反之则“大亏”。对此,公司只能被动接受,存在较大风险。公开资料显示,截止到2019年3月末,雅戈尔投资项目共39个,投资成本为304亿元,期末账面值为320亿元。

  会计准则的调整让雅戈尔坚定了剥离投资业务的决心,李如成在今年5月举办的股东大会上坦言,“近几年(投资业务)存在很大的变数,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证监会对股权投资退出的限制,退出越来越难,这给了我们很大压力;二是会计准则的变化太大,雅戈尔难以承受股价巨大波动。”

  剥离投资业务回归主业,雅戈尔似乎规划了自己的风险应对策略。但在服装行业整体式微的背景下,雅戈尔该如何经营服装主业还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重回主业:行动与规划需匹配

  在公司成立40周年的庆典上,雅戈尔宣布了要成为世界级时尚集团的奋斗目标,并表示这一目标要在未来30年分三步完成:第一步,发展创立5-10个自有品牌;第二步,收购合作5-10个国际品牌;第三步建成线上线下融合的营销大平台,缔造一个时尚帝国。

  2019年以来,雅戈尔的确增加了在服装业务上的投入。前三季度,公司研发费用为7794.10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47.90%。不过,地产投资板块仍是净利润主要贡献者。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雅戈尔虽多次宣布回归服装主业,但实际行动并未匹配战略规划。2016年,李成如提出了五年再投入100亿元,打造千家年营业额超千万元以上的自营门店。然而蓝鲸记者查看财务数据却发现,雅戈尔“千店千万”的计划并未大规模铺开。

  财报显示,2016年,雅戈尔营业成本为86.8亿元;至2018年,已下降为47.09亿元,不足2010年成本的一半;营业费用方面,2016、2017至2018年分别为17.87亿元、20.21亿元、22.00亿元,并未有明显增长;此外,雅戈尔的管理费用却在下降。2016年,公司管理费用为8.21亿元,2017、2018年分别为6.57亿元、6.93亿元。

  此次,雅戈尔的“聚焦服装主业”是否会像以往一样成为有气无力的口号?将会持续关注。

来源:蓝鲸财经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