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海澜之家周建平:“嘴”强王者

海澜之家周建平:“嘴”强王者

靠怼,解决不了企业的转型困境;靠吼,也扳不回股价提振不了市场信心。周建平的力似乎发错了地方。

  江浙沪多豪杰,无数的商业奇才,马云、刘强东、孙飘扬等都是中国商业版图上不可或缺的一人。而在这片土地上,“江阴帮”的光芒实在耀眼,让人无法忽视。

  江阴市被誉为“中国制造业第一县”,中国500强企业中有10家都在江阴,还有12家民营500强企业,17家中国制造业500强企业,48家上市企业。

  今年8月份,中国投行俱乐部主导的《2019中国最富有的2000个人和家族》发布,榜单显示,国民品牌海澜之家老板周建平以400亿人民币财富位列国内服饰零售行业的首位。

  但这位时尚圈首富,却有着诸多被“打脸”的“豪言壮语”。

  01

  安踏创始人丁志忠曾说过,在互联网的巨大冲击下,零售业中除了他自己,还有海澜之家能活下来。

  理由无他,纯粹因为海澜之家有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老板。但凡遇到与公司挂钩的事,周建平就会一改平日低调的作风,屡屡放出豪言。

  2019年4月19日上午,海澜之家召开年度股东会,在会议开始时,周建平起初因身体不适导致嗓子沙哑并未做多回复,但是在股东交流环节,面对多位小股东的轮番质疑,他没有“忍气吞声”,而是出面“硬怼”。

  对于目前公司存货与经营模式的质疑,不耐烦的周建平直言:“对于持续的存货质疑,已经回答的'耳朵起茧子'了。海澜营收持续增长,就表明海澜的模式没有问题。”

  事实虽然如此,但还是有一些细微差别。

  2019年4月1日,海澜之家发布了2018年年度财报,海澜之家全年实现营收190.9亿元,较上年增长4.89%,净利润为34.55亿元,较上年增长3.78%。

  虽然数据在上涨,但是涨幅速度不超过5%。“避重就轻”的周建平顾不得解释为什么涨幅这么“龟速”,直接一句狠话堵住了众投资者的口:“海澜模式很成熟,别人很难学,学不来是能力不足。”

  可现实是,周建平再一次被打脸。

  海澜之家的存货数量一直是老大难问题。根据海澜之家今年半年报,他们的存货已经达到95亿元,形成“堰塞湖”。要是人人都来学,服饰零售行业还不乱了套。

  台下有个投资者又问到,目前公司设计能力是不是存在些许问题?周建平不客气地批评这位投资者“没有做足功课就来提问”,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但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似乎没有站在周建平这边。

  2019年5月份,深圳原创潮流品牌ROARINGWILD®凭借着风格显著的原创产品,渐渐在国内的潮流圈获得了一席之地。

  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抄袭是门艺术,海澜之家使人嫉妒。》的推文,矛头直指海澜之家,确切的说,是海澜之家旗下的潮流子品牌黑鲸HLA JEANS。

  “海澜之家不做设计,只做抄袭”、“用心抄别人的衣柜”一时间网上炸开了锅,这件事情直接成为海澜之家进军潮牌路上最大的阻碍。

  而在这次会议中,最让人震惊的还是周建平的一句——“如果你水平足够,就是你来当董事长了。”

  如果说,董明珠因为投资们的质疑大发雷霆而荣获“铁娘子”的称号,那么周建平在完全可以配得上“铁公子”的美誉。

  处于转型期的海澜之家正在陷入高负债、高库存、抄袭等问题之中,股价也应声下跌从3月份的最高10.33元/股,截止11月22日已经跌至7.75元/股,市值损失约114.03亿元。

  靠怼,解决不了企业的转型困境;靠吼,也扳不回股价提振不了市场信心。周建平的力似乎发错了地方。

  02

  在2013年,面对国外服装品牌的大举入侵,作为服装行业第一的海澜之家首当其冲,周建平在媒体前直言:“我要跟优衣库拼了。”

  服装业名副其实的巨擘优衣库,位列《2019年最有价值50大服饰品牌》第七位,是前十榜单中唯一的“亚洲选手”,而海澜之家并未出现在榜单之中。

  做得好的“师傅”优衣库,自然会有一大帮前来取经的“弟子”,海澜之家就是其一。

  2002年,周建平前往日本考察,“国民品牌”优衣库引起了他的注意,独特、区别于国内的销售模式让人眼前一亮。

  周建平将优衣库的模式总结为三个特点:服装按性别、功能整齐分区,像超市一样,方便直接;同一款式的服装,提供多种尺码、配色和版式选择,充分满足购物需求;顾客自行购物无导购引导,试衣间充足。

  回国后,周建平效仿优衣库的销售模式,创立了江阴海澜之家,宣布进军男装销售领域。

  以海阔天空之博大,创波澜壮美之事业!这是周建平起初创立海澜之家的口号,足以见其抢占市场的“野心”。同年9月,海澜之家第一家店铺落户南京市中山北路。

  刚起步阶段,海澜之家定位明确,“男人的衣柜”专供男装,抛弃传统“人盯人”的导购方式,提供顾客选衣自由,只要有需求才会有工作人员前来协助。

  这种奇特的销售方式也吸引了不少顾客,走在潮流的最前沿。海澜之家也逐渐由粗纺起家、精纺发家,转向服装当家与品牌连锁零售,布局全中国。

  但就在海澜之家在国内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师傅”上门了。

  2010年起,“亚洲最会卖衣服的”的优衣库开始抢滩国内市场,海澜之家作为中国服装企业的巨头之一,两者“狭路相逢”。

  2013年,周建平在海澜之家投资者见面会上豪迈无比公开叫板优衣库,并强调:“我是认真的。”海澜之家自此也开始了它的转型之路,从单一的“男人的衣柜”朝着“全家人的衣柜”前进。

  纵观海澜之家2014年到2017年的财年,海澜之家业绩不仅增长缓慢,其利润增长更是从76%降到了6.5%。但作为对手,优衣库的增长势头却是十分迅猛。

  2019年4月11日,优衣库的归属公司迅销集团对外公布了优衣库的财报,财报期内,优衣库的总收入折合成人民币是760亿元,同比增长了6.8%,其中利润为103亿元,同比增长了1.4%。

  2019年3月29日,海澜之家对外公布了2018年的财报,根据财报显示,海澜之家在2018年一整年的营业收入是191亿元。

  截至2019年上半年,海澜之家的95亿高库存,165亿元高负债,“双高问题”让“步入中年”的海澜之家提前感受到老年人的苦楚。

  在“师傅”优衣库面前,“徒弟”海澜之家没有实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预言。周建平的脸被打的啪啪响。

  03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周建平带着“十八罗汉”创办的毛纺厂,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企业蒸蒸日上,他的人生也开启狂飙模式。

  不过在此之前,周建平一直以低调示人,但自从2011年在南京记者见面会上,大声宣告“海澜和我今后将不再低调!”,他的画风开始突变。

  2012年5月28日,证监会以“关联交易导致独立性欠佳”为由,否决了海澜之家IPO的申请。

  据证监会披露,海澜之家的控股股东海澜集团曾是上市公司凯诺科技的控股股东,2009年、2010年,凯诺科技的三家主要供应商与海澜之家、海澜集团存在业务或资金往来,而IPO申报材料和海澜之家公司代表、保荐代表人的现场陈述未就上述具体事项作出充分、合理解释。

  低调许久的周建平褪去身上的标签,选择站出来给海澜之家“摇旗呐喊”似乎找到了原因,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上市。

  首次IPO冲刺失败并没有宣告的海澜之家“剧终”,周建平自此也开始了“放飞自我”。一年后,又传出了凯诺科技收购海澜之家100%股权的消息。

  质疑声铺天盖地,有人认为这是借壳上市的前奏,也有人认为海澜之家面临高库存困境。周建平出面回应,他表示“海澜之家之前的IPO被否和此次重组无关,重组的真正原因是地方政府想要进一步把地方产业做大做强。”

  在纷纷攘攘的舆论风波中,海澜之家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71.5亿元,同比增长57.9%,净利润14.7亿元,同比增长58.2%。

  2014年4月,凯诺科技股票简称变更为“海澜之家”,借壳上市的操作至此彻底完成,海澜之家市值超过400亿元,成为A股最大的服装企业,被打脸后的周建平是笑着的。

  企业家不怕打脸,马云说绝对不做游戏和物流;陈年说凡客诚品绝不做女装;李开复说微软是他服务的最后一家公司;罗永浩说锤子手机永远不降价;王卫说上市都是圈钱的,顺丰不上市......

  业内“打脸将军”罗永浩就曾说过,“企业家不怕打脸,只怕对不住企业,对不住同事,对不住投资人。”

  为了海澜之家,周建平真实演绎“人生太难了”,也是蛮拼的。

来源:极客财经社  作者:李斌斌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