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央视点名批评nice“云炒鞋”,谁会是接盘侠?

央视点名批评nice“云炒鞋”,谁会是接盘侠?

近日,央视财经频道《正点财经》点名nice平台“云炒鞋”“鞋期货”。

  近日,央视财经频道《正点财经》点名nice平台“云炒鞋”“鞋期货”,直指炒鞋已经从个人玩家扩大到平台,而平台上不乏虚假账号间刻意炒高鞋价的行为。

  用户购买鞋后直接寄存平台,待鞋价上涨后即可转售。不过平台资金一旦出现问题,用户将面临“鞋财两空”的风险。

  节目称,炒鞋是“击鼓传花”的资本游戏,已经背离球鞋原有的价值,而炒鞋证券化更是具有投资风险。

  “炒房不如炒股,炒股不如炒鞋。”多数人加入炒鞋队伍,起初是觉得“穿起来很酷”“具备收藏价值”。但当这种爱好逐渐演变成证券化投资,也成为资本逐利的目标。

  你以为自己找到了发财的机会,结果却成了别人要割的韭菜。

  nice被央视点名

  今年炒鞋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截止目前,微博热门话题“炒鞋”的阅读量已达到4.3亿。

  11月7日,央视财经频道《正点财经》聚焦炒鞋话题,直指某平台炒鞋缺乏监管,“云炒鞋”风险进一步放大。

  报道中,记者打开球鞋转卖软件“nice”,发现用户在平台上购买球鞋寄存后,便可以再度出售。而“闪购”功能频繁交易,则被大家称为“云炒鞋”。

  相关专家称,买鞋的权利此时变成了权益,用户没有拿到实物直接在平台转让,已经具备证券交易的特点。

  今年以来,炒鞋的玩法已经逐渐升级,演变成球鞋交易不需要实物。在资本的介入下,球鞋已不是一双简简单单的穿戴品。平台既是市商,也是券商,通过自己的内部账号对倒,鞋价被一些假账号推高,很多交易也并不真实。

  “炒房不如炒股,炒股不如炒鞋。”一个“炒”字,说明其换手速度快。一千多元的鞋隔天就变成两千多元,次日变成三千多元,待涨到一万多元后鞋价太高卖不掉,就会狂跌。

  每个人都想低价买入高价转手,但谁都不知道被炒到一万多元的鞋,最终会砸在谁的手上。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部门已经不止一次对“云炒鞋”发出警告。

  10月16日,上海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发简报指出,炒鞋或许存在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问题。

  简报中还表示,“炒鞋”交易呈现证券趋势化,日交易量巨大,第三方机构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杠杆资金入驻增加了金融风险,外加上其操作黑箱化,平台一旦“跑路”,容易引发集体性事件。

年轻人入坑

  2019年资本寒冬下,市场趋于向理性,创投圈存粮过冬,“云炒鞋”却给一些年轻人上了一堂金融课。

  9月26日,nice平台发公告称,部分商品“闪购”价格出现不合理波动,少数用户恶意哄抬闪购价格,平台还禁封了68名用户,并提出会进一步整顿炒鞋行为。

  公告在微博发出后,并未开放微博评论功能。很多网友称这是nice“贼喊捉贼”:一边纵容玩家抬高价格刷GMV和收入,又以“鞋穿不炒”名义关闭相关商品,导致高价接盘者无法找到下家。

  年轻人涉足“云炒鞋”并不罕见。在微博搜索栏输入“炒鞋”,出现的相关新闻包括“年轻人炒鞋花10万元”“97后炒鞋欠款千万”等......

  今年7月,成都球鞋圈绰号“刘饼干”的鞋商被曝欠款一千万“跑路”,后被派出所拘留。10月底,消失三个多月的“刘饼干”取保候审后露面,表示要用做潮流服装的形式还款,事件再度在鞋圈引起轩然大波。

  10月28日,“刘饼干”面对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以自身案例告诫年轻鞋友,“千万不要像我一样拿自己的青春去赌博。”

  同样在10月,江苏丹徒警方接到报案,一名自称“殷十亿”的男子明知无充足货源,还通过微信等网络平台发布购买虚假信息,实施诈骗。截至10月11日,涉案金额已达600万元,受害维权群人数已达到40余人。

  资深卖家这样描述炒鞋市场:4年前10个人9个赚,现在7个亏,而“炒股不如炒币,炒币不如炒鞋”,不知何时被年轻人奉为暴富圣经。

馅饼与陷阱

  四年前,陈铭还是一名理工科大二学生。爱好打篮球的他将迈克尔·乔丹奉为偶像,乔丹的AJ系列球鞋更是球鞋文化中球迷们趋之若鹜的款式。

  球迷的确是早期迷上球鞋文化的主要人群。实战鞋、复古鞋......陈铭告诉「创业最前线」,“穿了一双好鞋,会让人感觉全身衣服都很贵。”球鞋于球迷而言,更多是一种信仰。

  “我那会特别希望能得到一双AJ1。”AirJordan1是乔丹初代战靴,见证乔丹在新秀赛季创造的诸多奇迹,例如场均28.2分、最佳新秀、全明星等。多数人即便得到一双心爱的球鞋也不会穿,“限量版球鞋是具备收藏属性的。”陈铭说。

  “四年前的AJ1三千多元,上学期间买不起。现在已经涨到一万多元了。”陈铭有时候会想,那时候要是能花一万多囤几双球鞋,现在也能赚不少。

  即便喜欢球鞋,因自身经济情况,外加上鞋市不规范,陈铭并没有入局。“炒鞋市场不像证券市场那么规范,风险很大。”

  值得一提的是,在nice平台上,卖家付款寄存在平台后,待其涨到心仪的价格便可直接出售。他们已不在乎球鞋的真假。

  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而不规范的市场,发展方向也容易剑走偏锋。

  陈铭的同学刘峰炒鞋一两年了。他说,当下炒鞋市场是平台间的生意,而之前这纯粹是个人玩家间的游戏。“两年前,一双鞋叫价一万多元都很好卖,有了平台后反而不好做了。”

  一双鞋会不会火,刘峰有自己的判断。一般他会依据发售量判断,也有炒鞋群会定期发球鞋款式供大家购买。

  鞋价涨跌背后包含多种因素。刘峰说,联名款球鞋一般会涨。某名人如果在公众场合穿了一双老版球鞋,这双鞋也会涨。

  还有一种情况是,玩家资金充裕,把刚出的限量版球鞋全部买断,市场绝版后,鞋价也会上涨。

  不得不承认,球鞋在社交圈中略显虚荣的仪式感,放大了95后的消费欲,这种情绪被资本和投资者迅速捕捉到后伺机抛下诱饵,利用成瘾性使一代年轻人沉迷其中。

  本来,平台应该坚守自己的责任,引导青少年理性消费。不过nice社区中充斥的“理财”“冲冲冲”以及购买页面曾设置的涨跌幅、K线图等引导炒鞋的内容,早已背离了企业的社会责任。

  事实上,此次被央视点名的nice平台“惹众怒”已不是第一次。此前被众人诟病的助推“云炒鞋”的闪购功能短暂下线,很快,nice便以banner公告的方式宣布平台速达+寄存取代闪购。

  而根据潮流自媒体的测评,却发现所谓速达+寄存无非是闪购功能的拆分“变种”,nice根本无意放弃云炒鞋,只是迫于监管等层面的压力,不得不暗度陈仓。

  nice导演的这场击鼓传花式的游戏,只要鼓声在响,众人就依次传花。鼓声未停下来时,谁都认为自己会是那个幸运儿。

来源:创业最前线  作者:怜舟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