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郑州服装行业被“偷走”的那十年

郑州服装行业被“偷走”的那十年

这10年,郑州服装与深圳、广州、杭州服装强市相比,究竟缺失了什么?

  从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至今,郑州服装业恰好走过激荡10年。

  10年前,是郑州女裤的巅峰时刻——郑州一年生产的化纤女裤,连起来能绕地球3.5圈,占全国同类产品市场半壁江山。

  10年后,郑州服装似乎再未有大的突破——没有产生诸如波司登七匹狼这样的领军企业,也未有一家女装企业年产裤子超1000万条。

  有人说,郑州服装错失了黄金十年。

  10年间,郑州服装品牌影响力与传统服装大省渐渐拉开差距

  故事从10年前说起。

  10年前,“全国女裤看郑州”叫响全国,以梦舒雅、娅丽达、逸阳为代表的10多家郑州女裤企业,通过开新闻发布会、出展CHIC(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在央视大手笔做广告、引入影视明星代言等方式,打品牌、造声势,集体站在了行业的顶端。

  这批服装人把女裤批发档口做成了品牌连锁企业,并第一次将女裤作为服装的细分品类带至巅峰。

  2008年年底的数据显示,郑州市共有服装生产企业2000多家,全市服装拥有自主品牌500多个,年销售收入突破100亿元。其中,年产化纤女裤1.6亿条,约占全国同类产品市场的半壁江山,郑州女裤已成为全国化纤女裤的领头羊,有梦舒雅、娅丽达、逸阳、黑贝等6家年生产量超百万条的领跑企业。

  那是属于郑州女裤的高光时刻,凭此郑州斩获“女裤之都”殊荣。

  10年倏忽已过,市场今非昔比。

  这10年,郑州服装与深圳、广州、杭州服装强市相比,究竟缺失了什么?

  从品牌角度看,郑州服装行业尚未诞生类似食品行业中三全、思念、双汇、卫龙等豫籍领头羊品牌。

  河南省工程学院服装学院院长、教授张巧玲分析称,“纵向对比,郑州女装还在发展,但是速度降了下来,在信息化、技术化、智能化建设上与一线城市比偏弱,要改变需要很强的资金来支撑。横向对比,郑州服装落后于深圳,10年间诞生了著名商标和品牌,但是没有一家上市公司,在国际上叫得响的品牌缺少。”

  从批发角度看,郑州服装专业市场多为二级批发市场,缺少一手货源和原创品牌。银基广场总经理苗俊雅说,“郑州与广州、杭州专业市场的差异在于,他们是一手货源市场,得到的资源和机会更多。”

  从设计研发角度讲,郑州设计行业土壤贫瘠,缺少大IP,人才难留。郑州轻工业学院服装系教授王建伟曾说:“河南的产业生态及设计师生存状况并不理想,行业的商业环境比较疲软,对设计师的培养土壤有待完善。”

  郑州市服装协会会长陈勇斌说,“和传统服装大省广东、浙江、江苏、山东、福建相比,在品牌影响力上还有很大差距,创新设计研发能力更为薄弱。”

  服装上市企业名单中,没有郑州企业的身影

  当前,服装行业知名的上市公司有:净利增长表现最好的九牧王,位于福建泉州;2018年利润率超过22.85%的比音勒芬,属于广州;朗姿股份属于北京;年营收108亿元的拉夏贝尔,以及利润率达34.49%的地素时尚,均产自上海;净利润连续10个季度保持双位数增长的歌力思,来自深圳;太平鸟产自宁波,“中国夹克之王”七匹狼位于福建,海澜之家产自江苏江阴,美特斯邦威创于浙江温州……

  从这份名单看出,服装上市企业大多位于宁波、温州、上海、广州、深圳等东部、南部沿海城市,没有郑州服装企业的身影。

  作为对比,郑州服装产业优势在女裤,孕育有梦舒雅、娅丽达、逸阳、戈洛瑞丝、纽伦、新丝路等几个女裤品牌。但遗憾的是,郑州女裤销售覆盖面较窄,95%在东北、西北、华北市场,真正占领全国市场的女裤品牌尚不足5%,占领全球市场的几乎为零。

  郑州未能形成有号召力的产业集群,也未诞生一家服装上市企业。泉州不少服装品牌发源于当时的石狮服装集散市场,郑州同样经历了银基、锦荣、世贸等批发市场的辉煌时代,但是未能如泉州一样,孵化出蜚声国内外的领军服装品牌及上市公司。

  “郑州女裤没有抓住历史机遇做大做强!”河南省服装协会会长李刚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提及此痛心疾首。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郑州年产女裤数量超过1000万条的女裤企业没有一家,女裤领导者领秀集团(含梦舒雅及领秀品牌)年产女裤仅有700万条,年产值超过5亿元的女装企业只不过两三家,2018年郑州女裤生产总量约7亿条。

  在李刚看来,郑州女裤只有尖刀班,没有尖刀营,第一方阵力量不够强大,比品牌比不过深圳,未形成领头企业,未形成产业集团军。

  反观省外市场,通过一个服装单品形成集群,进而带动城市发展的例子并不鲜见。同样是裤子,广东的创兴牛仔,单个企业月产裤子10万条。

  郑州领秀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勇刚受访时认为,东南沿海城市属于服装产区,河南为销区,这种特性决定了品牌的诞生多发生在产区而非销区。

  精力过分聚焦在转型上,对打造品牌分身乏术

  郑州未诞生上市公司的原因,与创始人的战略导向有关,郑州服装企业多为家族式企业,其在财务和管理上的不规范,导致缺失了融资机会。

  此外,一些女装品牌专心做ODM,沉醉于打造“中国女裤贴牌中心”。在他们看来,根据客户需求按需生产,不存在库存,也不存在欠账,模式轻松,而且利润率远远高于品牌。

  还有另外一个更为重要的历史原因。娅丽达董事长赵孙立说:“近几年,郑州女裤企业纷纷从单品类向全系列转型。”

  这句话揭示出了郑州女装企业10年来一直面临的一个纠结——做女裤单品,还是女装全系列?这是困扰郑州女装向前发展的症结之一。

  张巧玲说,“从女裤向全系列转型,我们付出了很大代价和成本,包括了研发、市场拓展等方方面面,遭遇过转型低迷期,基本上转过来了。”

  “女裤单品容易做,但是全系女装就很难,它考验的是整个服装产业链的整合,一个品牌背后可能有上百个工厂来为其生产供货。”业内人士称。

  精力过分聚焦在女裤单品向全系转型上,就造成了在打造品牌上的分身乏术。

  下一个十年豫派服装咋发力

  郑州服装行业目前存在的问题,除了尚无一线品牌外,还被认为不够时尚,甚至是土气。

  为何会给人土气的感觉?这就牵涉到了另一个短板,设计研发薄弱,服装人才缺乏。

  豫派服装时尚度不够原创设计人才缺乏

  深圳南油市场是中国商业化原创设计师最集中的区域,聚集了国内顶尖的设计师资源,依靠拔尖的设计研发优势,深圳成为服装设计之都。

  相比之下,豫派服装年轻化和时尚度不够,主打中大淑款。原因就在于,郑州设计时尚文化氛围有待完善,原创设计人才缺乏,与一线和国际时尚无法接轨。

  “市场决定生产,郑州服装依托河南市场,而河南市场本身消费能力和对时尚的认知,与一线沿海市场存在代际差。”温州大象城国际商贸中心运营总经理关玉飞受访时说,“服装行业乃至时尚产业,本身是一个系统生态,拥有上下游链条的城市不多,时尚产业发展好的城市对次级市场的虹吸效应明显。”

  银基广场总经理苗俊雅说:“郑州服装时尚度在提升,但还是偏老气,因为设计师跟不上,看你更新速度够不够快。”

  河南省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进才感触最深的是,郑州服装在产业生态方面存在不足。服装产业链有很强的竞争壁垒,是人员密集型行业,又比较看重产业集群,面辅料到拉链、设计打版、生产制造、仓储物流到销售等各个环节缺一不可,才能合围形成真正好的生态和产业体系,这需要人员、产业各项要素集聚。

  牡丹羊绒是一家做精纺羊绒面料系列服装的品牌,虽然是本土品牌,但是其总经理坦言,品牌的研发设计团队基本上都安排在杭州,“杭州的服装土壤要更好一些,更容易接触到新的设计理念和时尚走向。”

  娅丽达在转型做上衣时,选择跟一个韩国女装研发设计团队合作,但当时团队带来的设计理念和研发出来的产品,不符合消费者的审美等需求,一年多之后,这场合作终止了。娅丽达决定培养内部人才,研发、设计团队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在娅丽达转型女装的探索时期,娅丽达董事长赵孙立坦言,原来的女裤研发设计人员,甚至连车间生产线上的工人,都走了一批。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以前的郑州,根本就没有女装品牌,就算是挖了人才,也留不住。”赵孙立一语道破。

  郑州不少服装品牌企业是从批发市场转型而来,没有研发设计团队,在国际上捕捉信息不够。

  面辅料市场不够完善,影响设计研发

  再往前追溯,影响研发设计及人才的源头,就是面辅料环节。

  从服装产业链来讲,面辅料是源头和硬件,是设计研发的核心,却也是郑州服装的又一个短板。

  郑州曾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坐拥六大国棉厂,然而,早期的棉纺产业优势未能持续到当下。目前,郑州面辅料市场不够完善,这直接影响到下游的设计师研发及成衣生产。

  一家私人定制品牌负责人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日常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面料会从其所在的面料市场上直接选取,其他的多数从广州等一线城市入手。“布料是最让设计师头疼的,也是很耗费精力的。”该负责人说。

  原创设计师联盟创始人蔡英华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与一线城市的面料供应商合作,对方会在免掉设计师前期的面料研发成本,而设计师打版后,也会相应分享给面料商,让其借此推广面料,在这种合作下,双方互推,往往能实现共赢,“但郑州在面料经营上思维太传统了,纯买纯卖,这也是合作不够的原因之一。”

  那么,要自己狠下功夫投入面辅料吗?可印染是一个“四高”(高污染、高耗能、高投入、高竞争)产业,“四高”危害决定了其并不适合在郑州落地生根。

  期待郑州服装业的下一个十年

  不管是上述提到的缺品牌、缺人才还是缺面辅料,都归属为左右服装产业的内在因素。而政府是否足够支持,则是影响服装的外在因素。

  记者查悉,2010年3月20日,中国服装协会、郑州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了“郑州二七杯”首届中国女裤设计大赛,该专业大赛再次奠定了郑州女裤在全国的地位与影响力。

  同样在2010年,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CHIC),郑州市政府出资70%租赁了1000平方米的大厅,组织郑州纺织产业园6家服装企业一同参展,作为郑州裤装企业的代表集体亮相。

  2010年5月20日,由郑州市工信委主办、郑州市服装协会承办的“中国·郑州十大服装品牌”发布会上,郑州市政府首次斥资200万元,对梦舒雅、娅丽达、逸阳等十大品牌企业予以奖励。

  这是郑州首次以政府名义评选的十大服装品牌,被认为是郑州服装发展史上具有“拐点”意义的事件。

  不过,这些支持在一些服装人看来,还远远不够。总结来看,缺面辅料,波及设计研发环节,缺设计研发,导致郑州服装缺时尚度,时尚度不够又是影响郑州服装品牌集体失落的重要原因,再加上政府支持力度不够的外部因素,循环往复,环环相扣,最终叠加形成当下郑州服装的困局。

  尽管如此,郑州乃至河南服装成绩依然亮眼:1978年,全省服装产值仅20亿元,产量2983万件;2018年年底,服装工业企业产值达到3000亿元,产量32亿件。河南服装产业每年以超过两位数的增幅快速增长。尤其是郑州女裤,依然占到全国50%的市场份额,河南服装行业拥有“中国驰名商标”11家、“河南省著名商标”94家……

  但这些成绩尚不足以让郑州女装有懈怠的资本,希望未来可以有更高的增速、更好的成绩。

  期待下一个十年。

网站编辑:瑾书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