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产业 > 月薪三五万 李佳琦薇娅背后的新职业火了

月薪三五万 李佳琦薇娅背后的新职业火了

我是公司的“场控王”,没有解不了的难题。

  李佳琦煎蛋失败,薇娅直播口误,直播界两大顶级流量的主播轮番登上热搜。
  这些热点“圈内人”旭东相当关注,他的身份是一位场控,他称自己是公司的“场控王”,没有解不了的难题。
  如此自信的自我介绍,我们为他现场出了道考题,还原并化解一下李佳琦的不粘锅事件。
  思考了2秒,他整理好思路,将我视作镜头,开始演绎。
  “这锅我不卖了,小助理你停一下先打电话给商家,是不是第一次使用不得当。我们现在在等这通电话,这个产品我们今天不推了……”
  这可不是一位主播,是一位场控,今天就来说说他的故事。
  直播间翻车?我有对策
  做直播这行,因为休息时间少,疲倦大多写在脸上,旭东也一样,一对大大的黑眼圈挂在眼下,但一开口说话,又好像瞬间重启了一样。
  他在杭州的一家直播机构纳斯担任场控。所谓场控,类似现场总导演,还要与粉丝有良好的沟通,保证直播正常运作。
  更重要的工作是能化解直播间的翻车事故。
  “场控王”是他给自己拟的头衔,他认为没有解不了的难题。
  我们给他现场出了道题,处理一下不久前李佳琦直播间里的不粘锅事件。
  思考了2秒,突然旭东从慵懒的坐姿调整到笔挺,将我视作镜头,开始演绎。
  “这锅我不卖了,小助理你停一下先打电话给商家,是不是第一次使用不得当。我们现在在等这通电话,这个产品我们今天不推了。平时家里的饭都是我做的,所以我知道一个不粘锅对大家有多重要,就像我很喜欢吃带鱼,带鱼怎么煎都很容易粘锅,后来妈妈告诉我带鱼要单煎一分钟再翻面,食欲来了拆一包零食,我们继续等结果。”
  先去找到问题,等结果期间进行注意力转移,等拿到准确的结果再真诚道歉。这是做场控一年半,旭东累积的经验。
  “激活”直播间也是场控的工作,通俗来说,配合主播演些砍价情节。
  旭东扮演过耿直的主播亲戚,在边上砍价。“老板说卖199元,我看有粉丝说99元,妹妹你能不能听粉丝的呀。”
  主播亲戚、裁缝、老板,他在直播间客串过不少角色,一个身体里住着几个灵魂。
  出镜过多,这位“特邀演员”也有翻车,被粉丝发现“串戏”,弹幕嚷嚷道:唉这不是谁谁的老板,谁谁的表哥嘛!
  被当众拆穿,三条黑线上头,旭东有点尴尬,也算是自己的小失误。
  不在台上时,旭东就盯着屏幕,关注接下来的数据波动,提示主播玩玩饥饿营销。
  他也要时刻关注主播的动态,看到主播皱眉人不舒服,安排小弟来直播间带节奏,活跃气氛。
  在带货直播这样的生意场里,像他这样有经验的场控能开出3-5万月薪的高价。
  主播可以丑可以老 只要货品好就有市场
  去年5月入行,实际上旭东做直播也才一年半,但他却像位有多年经验的老手,这其中,五分天赋,五分勤奋。
  天蝎座的所有特征都在他身上刻画地很明显,想要把每天过的很充实,有明确的目标,并深陷其中。
  场控是多面手,像孙大圣,上天入地,七十二变,一路通关。在成为“总导演”前,旭东几乎干过直播的所有岗位,客服、挂链接的运营,整衣服的副播。
  以及直播间最关键的核心供应链。
  为了深入供应链,他花了2个月跑了几百家商家,一天约7-8家,平均一个商家聊半小时以上。那段时间,他不是在杭州就是在桐乡、海宁,心无杂念地疯狂成长。
  现在,他只要触摸到衣服的面料,就能知道它的材质、档位以及大概的价格段,甚至能判断出款式好不好卖。
  加班最凶的一次是三天睡眠时间加起来不足10小时,醒来发现睡在酒店的浴缸里。
  尽管嘴上说着充实,但他一直用着一个印着“太难了”的手机壳,果然,身体还是诚实的。
  砍价不成功在直播间很常见,有些商家在现场会直接黑脸走人,可这些供应链强大的商家对纳斯来说太重要了,“因为主播的核心就是货品。”
  旭东认为,一位主播可以丑可以老,只要货品好,就一定有市场。
  主播在思路上的转变,也直接影响到了纳斯这家直播机构的转型,创始人笑笑表示,未来三年,80%的精力会放在供应链上,三年后,孵化出的是店铺,更是充足的货源。
  情商是个好东西
  福建人对算命这件事有轻微的执念,旭东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他找人算过命。算命的说他不适合在福建发展,广东、杭州、上海都是不错的选择。最终他选择了电商之都杭州。
  在出福建前,旭东用的还是本名翁劲康,到杭州后换了“艺名”旭东,这一用就是四年。
  这名字取得好,旭东旭东,叫起来朗朗上口,再配合他一头黄毛,单见一面,就让人印象深刻。
  都说与人打交道的工作最费神,尤其在管理主播上。
  主播与副播的关系着实微妙,不少大直播间的主副播之间都有巧妙的纽带在维持这段相对不平等的关系。
  薇娅与琦儿
  例如薇娅与琦儿,有一层亲戚关系;雪梨与钱夫人,有一层合伙人、闺蜜关系;李佳琦与小助理,则都曾在线下担任过BA。
  两者要配合默契,“副播要情商高,但是不能比主播情商高,又要显示出主播比自己情商高,那就很难了。”
  他处理过不少主副播的矛盾,不少副播能力远胜于主播,步步威胁到主播的地位。但目前大多数副播的职责仅仅是折衣服、挂衣服,稍许介绍一些优惠信息,完成这些就足矣。
  对于不少刚起步的小主播,旭东一律不配场控、副播,他要求新主播第一次直播,老公、妈妈、朋友都不准到现场,要自己上链接,活跃气氛,解决问题,“前期一定要尝尽行业的辛酸”。
  当然副播“转正”的案例也有不少,例如主播小糯米因怀孕找了一位副播撑场子,后来这位女孩积累起人气,开了个人号“六月来了”,累积了12万粉丝。
  “像琦儿、小助理如果转型做主播,一定会马上有成效,”旭东认为,他们目前还是用一种专门做配角的打法。
  采访前一天的深夜11点,旭东在公司劝说一位93年出生的女孩别加入主播。
  在他看来,做主播需要考虑家庭条件,入行前两个月必定收入微薄,未来也不一定有收入,做主播,收到诸多内外因的牵制。
  入行一年半,他买下了一辆宝马,一辆开过5000公里的二手车。坐在车里,他点了一根烟,他说自己带出了几个徒弟,他们放心到让他每天没事干,一股扑面而来的空虚。
  与旭东见面的那天,是距离他离职的倒数第二天。
  于是,他想出去寻找更大的世界。我问他想做点什么,“或许是短视频吧。”
  分开不久,我收到一条信息,是他发来的。
  “本名翁劲康。杭州四年都叫旭东。接下来准备叫周森焱,代表新生。哈哈仪式感满满的我。

来源:iwangshang   作者:丁洁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