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贵人鸟前三季度亏损1.66亿 近1亿元担保贷款逾期待解

贵人鸟前三季度亏损1.66亿 近1亿元担保贷款逾期待解

贵人鸟三季报数据显示,其归母净利润出现了大幅下滑,今年前三季度亏损1.66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1606万元。

  10月29日,贵人鸟(603555,SH)披露了三季报。财报数据显示,前三季度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11.69亿元,同比下降49.2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66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1606万元。

  记者注意到,除净利润大幅下滑外,贵人鸟还因出售旗下一子公司股权过程中遭遇违约,导致上市公司未能解除对近1亿元逾期贷款的担保。

  前三季度亏损1.66亿元

  今年的制鞋行业面临不小挑战,贵人鸟也不例外

  贵人鸟三季报数据显示,其归母净利润出现了大幅下滑,今年前三季度亏损1.66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1606万元。

  对此,贵人鸟在三季度中解释道:“由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有所下降,公司销售费用、计提的坏账准备大幅度增加,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减少幅度较大。”

  贵人鸟的三季报显示,剔除合并报表范围的影响(即剔除杰之行、BOY两家公司,因其不再纳入并表范围,记者注),贵人鸟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4.28%,主要系销售模式调整,主打品牌“贵人鸟”销售收入有所下降。

  记者注意到,此处的销售模式调整是指,去年以来,贵人鸟与部分贵人鸟品牌业务客户(或称经销商)协商,将原来部分传统贵人鸟品牌经销授权合作模式逐步转变为类直营销售模式。

  在类直营销售模式下,加盟商合法拥有店铺/商场摊位的使用权,加盟商将店铺的内部管理委托给贵人鸟负责或自主负责,但加盟商不承担存货滞销风险。商品实现最终销售后,加盟商与贵人鸟根据协议约定进行分成。

  事实上,这一模式导致贵人鸟的销售费用大幅增长。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销售费用达2.11亿元,同比增加97.78%(去年同期数剔除了杰之行和BOY两家公司财务数据)。

  出现一笔担保贷款逾期

  屋漏偏逢连夜雨。除了净利润大幅下滑以致亏损外,贵人鸟还有一笔担保贷款逾期。

  涉及贷款逾期的公司系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之行),曾是贵人鸟的控股子公司,被纳入贵人鸟的并表范围。

  2018年9月20日,贵人鸟与包商银行分支机构签署了《最高额保证合同》,为杰之行在包商银行的1.3亿元授信提供担保。

  2018年底,贵人鸟与陈光雄等方签署了《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股权转让协议》),贵人鸟以3亿元的对价将持有的杰之行50.01%股权分两次转让给陈光雄。

  如果此次转让成功,贵人鸟将不再持有杰之行的股份,不再将其纳入并表范围。因此,前述的担保事项就亟待解决。

  据贵人鸟披露,《股权转让协议》中贵人鸟与杰之行有这样的约定:“杰之行应确保于2019年10月10日前包商银行免除该笔贵人鸟公司的担保责任。”

  对于这一问题,记者也咨询了律师。汇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曹竹平律师向记者表示:“担保关系的解除,是必须要债权人同意的。”

  最终,杰之行并未履行其在《股权转让协议》中的约定,债务人杰之行并未与债权人包商银行就免除贵人鸟担保达成一致意见。据贵人鸟披露,杰之行未能按期向包商银行偿还已到期的贷款余额近1亿元。

  截至目前,贵人鸟已经收到了包商银行的《催收通知书》,包商银行要求贵人鸟及时履行担保责任。

  交易对手违约,贵人鸟骑虎难下记者注意到,贵人鸟三季报数据显示,公司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1529万元,而此次被包商银行催收的金额高达近1亿元,且贵人鸟自身还有6.47亿元的债券将于今年12月3日到期。

  由于交易对手方陈光雄的违约,贵人鸟与陈光雄并未完成杰之行的股权交易,截至目前贵人鸟还持有杰之行30.01%股权。在面临上述窘境的同时,贵人鸟不得不继续为杰之行进行担保。

  贵人鸟在公告中表示:“为防止股权发生贬值风险,并推动公司原始资产出售计划顺利进行,稳步补充公司流动性,公司同意在反担保措施充足情况下,继续为杰之行的包商银行授信提供担保。”

  据贵人鸟发布的关于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公告,公司继续为杰之行担保的总额度高达3.1亿元,其中包括包商银行的1亿元,招商银行的0.9亿元,和杰之行供应商耐克体育(中国)有限公司的1.2亿元。

  事实上,贵人鸟与陈光雄关于杰之行的转让价格早已确定,然而贵人鸟此番表示,仍将继续担保的原因为“为防止股权发生贬值风险”。对此,记者向贵人鸟发出了《采访函》,询问上市公司是否判断陈光雄很难履行转让协议,进而有意将杰之行剩余股份转让给其他方,但截至发稿未获上市公司回应。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郭荣村 赵李南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