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开云集团不想做环保面子工程 CEO收入要和可持续KPI挂钩

开云集团不想做环保面子工程 CEO收入要和可持续KPI挂钩

开云毫无疑问是目前奢侈品行业,甚至是整个时尚行业中,在环境可持续发展方面,声量最大的公司。而他们也的确有这个底气。

  “没有可持续就谈不上奢侈品,而没有中国的参与,任何可持续的未来都不可能实现,”开云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兼席执行官François-Henri Pinault 10月11日出现在上海时装周的现场时如是说。他这次是特地前来为首届K Generation颁奖,表彰在纺织产业价值链中提供突破性解决方案的三家中国初创企业。

  “过去我们在寻找创新技术合作时,主要把目光放在欧美的一些创业公司中,而中国现在已成为全球的创新中心,我们当然也不想错过这里优秀的创新成果,未来也可以把它们应用到我们自己的品牌中,”开云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兼国际机构事物主管Marie-Claire Daveu在颁奖正式开始前,接受BoF专访时说。

  开云毫无疑问是目前奢侈品行业,甚至是整个时尚行业中,在环境可持续发展方面,声量最大的公司。而他们也的确有这个底气。

  供应链才是环境问题的重灾区

  从四年前开始,开云集团每年都会发布一份环境损益报告,衡量企业的生产活动和供应链所产生的一切环境影响,并将之量化成货币价值,从而得出环境损益。

  “若想要减少碳排放,你首先得知道碳排放来自于哪里。”Daveu在谈起当年推出这份报告的初衷时这么说道。而这份报告也确实对这个问题给出了解答:开云发现,集团对环境产生影响的环节主要集中在公司运营范畴以外的供应链,这一比例高达93%。

  也就是说,时尚行业中绝大部分的环境破坏都是由原材料生产环节所造成的,而这并不是时尚品牌所能顾及到的,很多时尚品牌甚至对自己的供应链都知之甚少。在那之后,开云就着手改变这一点,加强整个供应链环节的透明度,并用一种更环保的方式来采购和生产。

  开云集团于2013年建立了材料创新实验室,致力于发掘顶级质量的原材料,并运用于旗下品牌的产品中。这个位于意大利的材料创新实验室目前已经收集了超过3000种可持续纺织品样品。

  这个材料创新实验室在中国也与当地的供应商合作,推广有机丝绸及扩大规模,并将其大量加入品牌系列。2017年,开云集团旗下品牌购买了16吨中国出口的有机丝绸。

  为了从源头上减少羊绒羊毛制品的生态破坏,开云还会亲自去蒙古的草原,指导牧民们怎么养羊。

  针对高污染的皮革鞣制工艺,开云与高校合作研发出了一种在皮革鞣制过程中不使用重金属的做法,同时还能节水节能。

  开云推出的Clean by Design,是一项涉及中国六家纺织厂,针对能源、水资源和化学品使用消耗的优化项目。工厂从2017年开始进行能源、水资源和化学品审计,并实施了许多提高能源效率的措施,从而每年减少了6000吨二氧化碳的排放。

  但仅凭自己的力量还是不够,开云需要更广泛的收集来自各个领域的创新技术概念。2017年3月,开云集团与欧洲创新平台Fashion for Good-Plug and Play创业加速器建立合作关系,力求为整个服装价值链寻找从替代原材料到循环技术的创新解决方案,延长产品使用寿命。从以海藻为原料制成的可降解亮粉和面料到最新环保染色工艺、服装循环利用创新技术,如今,开云集团已为50多家从Fashion for Good-Plug and Play创业加速器毕业的初创企业提供了支持。

  质量标准和环保诉求并不矛盾,增长与减排之间也能找到平衡

  开云一直在实验新的技术,在内部被称为是先导项目(Pilot Project),尽管消费者可能还没有在开云旗下品牌产品中看到这些成果。“任何新技术都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去测试。有些技术可能应用在一些小量的生产还行,但一旦上升到规模化量产之后就会出问题,对于一个奢侈品公司来说,所有产品都有统一的质量保证是我们的优先责任,”Daveu说。

  像Veja、Allbirds和Rothy’s这几个年轻品牌,就是在不违背品牌可持续初衷的前提下,无一例外的把产品的品质放在第一位,成功打造出了爆款。在他们看来,可持续时尚要行得通,首先得拿出好看和舒适的产品,价格也要拼得过那些没有使用回收塑料或是环保羊毛的竞争对手。

  “你总是听到有数据说,千禧一代喜欢购买与他们价值观一致的品牌,其实并不是这样。他们并不会为了自己的价值观牺牲产品的外观或是质量,”BPCM负责可持续部门的联合创始人Carrie Ellen Phillips说。

  Rothy’s的编织芭蕾舞平底鞋和运动鞋是由回收塑料水瓶制成,再通过3D编织来减少浪费。但在品牌的网站上还强调鞋子可以用洗衣机清洗来体现其坚韧,而它在Facebook上打的广告也完全没提塑料或是可持续的概念。Rothy’s的联合创始人Roth Martin认为,一些品牌会担心如果让品牌贴上绿色标签会给人留下产品更贵但质量差的印象。

  Allbirds宣传它的运动鞋是“全世界最舒服的鞋”,它的经典款式“羊毛跑鞋”(Wool Runner)是由以可持续标准种植的并生产的桉木浆制成的。成立于2016年3月的Allbirds,在创业初期,其可持续的理念并不是品牌在营销中的主角,因为按Allbirds的联合创始人Tim Brown的说法,“这会妨碍人们客观的评价我们的产品”。于是,他们把产品推广的焦点放在了质量和独特的材料上。

  或许是因为这三家公司的创始人都不是时尚行业出身,这反倒成了他们的优势——因为他们知道消费者真正想要什么。

  在Daveu看来,如果一个新兴品牌从创立之初就把可持续的理念贯彻到整个供应链的建设中,会比现在很多历史品牌去纠正现成供应链中的问题,相对容易一些。

  根据开云发布的环境损益报告,2018年,开云在环境问题上的表现提升了12%,开云表示集团在可持续方面的很多努力都开始出现成效。比如说,自从碳足迹被纳入测算,集团在管理供应链方面已经建立了很高的标准,逐步开始使用可再生能源,在棉这样的原材料的生产过程中鼓励使用更可持续的方式。不过,由于开云旗下的品牌增速太快,很多改进都被抵消了。

  包括温室气体排放、水污染和土地资源的使用等数据所转换成的企业商业表现的环境成本,占到总营收的比重,自2015年以来,已经下降了14%,不过从账面来看,这个数字依然在上涨,去年达到了5.14亿欧元。

  开云的这种困境并不是个例——品牌的可持续目标能否与品牌自身最大化发展的需求两全?说到底,卖更多的衣服、手袋和鞋履就需要更多的资源。开云也承认这是个很大的挑战。

  今年9月,开云集团宣布将在整个集团的业务运营和供应链内实现碳中和,这也是迄今为止一家主流时尚公司在应对气候问题时所采取的最为激进的策略。开云将避免及减少碳排放,以抵消2018年起的年度温室气体排放量。去年,开云总共排放了240万吨的碳,这些都需要想办法抵消。

  那如何让集团旗下各个品牌实现这些目标依然很复杂。除了尽可能减少碳排放,开云还将资助保护濒危森林的项目,以帮助吸收大气中的碳,从而中和公司对气候产生的破坏。开云表示,这会是集团逐步解决供应链中环境问题的开始,而后者会涉及到更为复杂的政治、技术和商业上的挑战。

  开云所采用的这种碳排放抵消的办法,其实也是海外不少大公司的惯常做法。除了可以用种植树木的办法来抵消碳排放,公司还可以通过使用或是资助绿色能源来抵消自身的碳排放。

  不过,这种做法也有不少的批评者。他们认为,这是助长公司可以通过花钱来容忍污染行为,而不是真正解决污染的深层问题。此外,不同项目的质量也有差别,也很难保证它们能真的抵消掉已经排放掉的全部份额。

  在Gucci不久前宣布的品牌碳中和计划中,将以每吨6美元的价格来抵消碳排放。母公司开云尚未确认他们会为抵消的碳排放支付多少钱,但预计一年的成本大约为1500万美元,相比集团在2018年高达41亿美元的利润,实在不足一提。

  与此同时,开云集团也为自己立下了新的目标:在2025年之前将集团供应链的环境损益降低40%,同时集团业务产生的碳排放量减少50%。

  封闭不透明的运作方式是时尚业的老毛病了,开云想改一改

  根据法国生态部的统计,纺织行业在全球温室气体的排放总量中占到了6%,在农药的使用中占到10%到20%,在服装生产过程中使用到的洗涤、溶剂和染料占到了工业水污染的五分之一,此外,流入海洋的20%到35%的微塑料也来自于时尚行业。

  时尚行业正面临来自千禧一代的压力,政府监管部门也在可持续方面出台了更严格的管理措施。

  很多品牌承认,要实现这些环保目标,就必须要达成行业内的密切合作。但是时尚品牌向来不擅长合作。大多数品牌到今天依然不愿意分享他们的供应商,整个行业极度分化和不透明的运作方式也很难催生出一个极具影响力的玩家来引导整个行业转型,尽管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些改进,但事实上,整个行业中的绝大多数环节依然完全没有参与进来。

  现在看来,开云有希望扮演起那个引导的角色。

  8月,开云牵头32家知名时尚与纺织企业代表150个品牌共同签署《时尚环境保护协定书》,从阻止全球变暖、恢复生物多样性及海洋保护三个领域出发,减少整个行业对环境的影响。这些企业中包括了Chanel、爱马仕、Versace的母公司Capri Holdings、Calvin Klein的母公司PVH、阿迪达斯、耐克、Zara的母公司Inditex、H&M、山东如意、Selfridges、老佛爷百货公司、Nordstrom等在内的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时尚品牌和零售公司,占到全球时尚行业30%的市场份额。

  但要在众多竞争对手之间,达成一致,并致力于解决整个行业内最为复杂也最具挑战性的问题,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时尚行业近几年已经有了不少类似的宣言,它们总是高喊一些崇高的目标,但缺乏实际的改变。尽管缺乏法律约束力,但开云的目的是至少能通过这份协议监督所有的签署者每年都能推出一份进度报告。“时尚行业最好的警察不是国家,而是消费者,是人民。当这些公司公开立下这些承诺的时候,它们就必须得做点什么,”开云的一位发言人表示。

  不过,开云最大的竞争对手,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却没有加入这份协议。而那些位于时尚行业供应链上游的企业也大规模缺失,那些最骇人的环境问题恰恰是发生在这些环节。

  Louis Vuitton、迪奥以及其他主要奢侈品牌的母公司LVMH似乎并不特别在意行业中的一些竞争对手在处理时尚对气候破坏的问题上所采取的办法,而且由于在主要行业行动上的缺席而饱受诟病。除了时尚以外,该集团还生产酒、香水、护肤和美妆产品,这也为其所面对的环境挑战加大了难度。

  LVMH在今年初入股Stella McCartney被视为是为了给集团在可持续战略方面加分的做法。Stella McCartney目前是LVMH可持续委员会的特约顾问,她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作为LVMH可持续业务的大使。除此之外,LVMH最近还任命了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前顾问Ismel Emelien作为LVMH的在环境战略上的顾问。

  和LVMH比起来,开云则把旗下所有品牌CEO的收入与可持续表现挂钩,可持续已成了开云高管们最重要的KPI之一。

  开云还主动公开了其研发的环境损益核算方法,呼吁更多的企业把环境问题纳入业绩考量。今年,开云将环境损益表加入全新的交互式数字平台,展示2018年集团环境损益表交互式报告,提供公开数据的访问通路。Daveu认为,它的价值不仅仅局限在时尚行业,化学、医药、食品甚至是汽车行业都可以使用,只有保持跨行业开放合作的态度,才能有更多新技术得以快速渗透和应用。

  中国是开云可持续战略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加工工厂,也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市场。致力于在中国的环保教育和解决方案的非赢利组织Green Initiatives的数据,全球53%的纺织生产垃圾来自于中国,估计每天都能产生7万吨,而每年还将产生25亿吨的废水。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国政府计划在2020年要有450万吨的纺织品生产要来自于回收材料。而中国的消费者同样关心环保和可持续的问题。“他们也许不会用可持续这样的表述,但对产品质量、了解产地出处的需求,也是与可持续的诉求紧密相连的,”Daveu说。

  中国在可持续领域的创新也异常活跃,或许不久之后,你就会看到中国的环保技术应用在全球最知名的奢侈品牌的生产中。

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作者:Christina Yao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