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关店、市值蒸发 贵人鸟“难上加难”

关店、市值蒸发 贵人鸟“难上加难”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6月末,贵人鸟账上的货币资金仅为1.25亿元,而Wind显示,贵人鸟目前还有两笔累计超过11亿元的债务将分别在11月、12月到期。

  财务违规遭通报批评、信用评级屡次被下调、门店削减过半、市值缩水超400亿......坏消息一波接着一波,贵人鸟迎来了“多事之秋”。

  继此前9月19日因被下调信用等级,发布公告提示投资风险后,不到一个月,10月16日晚间,瑞银证券再一次发布公告,就贵人鸟及相关责任人员被上交所通报批评和监管关注事项,提醒投资者关注相关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6月末,贵人鸟账上的货币资金仅为1.25亿元,而Wind显示,贵人鸟目前还有两笔累计超过11亿元的债务将分别在11月、12月到期。

  1.

  3年资助经销商51亿,提前确认资产收益

  财务违规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因财务违规,贵人鸟在10月10日晚连收上交所三份函件,一份是纪律处分决定书,另外两份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管函。

  上交所在函件中称,经查明,贵人鸟分别于2015年、2016年、2017年向经销商累计提供财务资助19.42亿元、17.45亿元、14.19亿元,累计约51亿元,分别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6.85%、73.2%、50.9%,3个年度末的财务资助余额分别为6701.3万元、1.023亿元、9027万元。

  上述财务资助事项达到股东大会审议标准和信息披露的标准,但贵人鸟未及时将上述事项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也未及时进行信息披露。

  此外,上交所还提及贵人鸟此前的一项与泉州土储中心进行的土地收储交易,在2017年该交易尚未完成的情况下,贵人鸟就于同年确认了该项资产处置收益,属于提前确认。

  10月10日,贵人鸟发布公告,就上述违规事项,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及时任财务总监李志平进行通报批评;此外,对时任贵人鸟董事会秘书的周世勇、洪再春予以监管关注。

  2.

  土地房屋被抵押、资金流动紧张

  贵人鸟屡被下调评级

  2018年以来,贵人鸟与部分贵人鸟品牌业务客户(或称“经销商”)协商,将原来部分传统贵人鸟品牌经销授权合作模式逐步转变为类直营合作模式。

  贵人鸟在2018年年报中称,此种模式下,公司与加盟商之间的销售结算采用委托代销模式,拥有商品的所有权,加盟商不承担存货滞销风险,商品实现最终销售后,加盟商与公司根据协议约定结算公司的营业收入。

  类直营合作的经营模式让贵人鸟的销售费用大增。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年中,贵人鸟的销售费用为1.93亿元,到了2018年年底,这一数字直接飙升至6.97亿元。

  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贵人鸟营业收入81009.49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7.27%,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837.07万元,比上年同期爆减269.59%。销售费用为1.38亿元,较上年同期1.93亿元同比下降28.74%。

  贵人鸟称,上年同期数剔除杰之行、BOY两家公司财务数据后,销售费用同比增加99.68%,主要系销售返利增加、公司销售模式的调整导致分公司销售人员的增加导致工资及福利费增加。

  2019年上半年,剔除杰之行、BOY公司数据后,贵人鸟营业收入减少1.19亿元,同比下降12.77%,主要原因系主打品牌“贵人鸟”销售收入有所下降。

  同时由于公司销售费用、计提的坏账准备大幅度增加,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减少7319.99万元,下降幅度较大;此外,上半年,公司回款减少,导致公司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5.24亿元。

  贵人鸟在半年报中称,上半年,公司持有的土地房屋资产均被抵押。另外,公司的其它非核心主业资产的处置变现难度较大。在无法获得融资的同时,前期债务集中兑付及金融机构压贷对主业资金占用造成的负面影响逐步显现。

  此外,公司品牌终端销售压力增大、加上下游经销商客户回款较慢,导致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增加;再者,公司上年度开始推行贵人鸟品牌类直营店铺销售,造成费用上涨,综合导致公司业绩下滑。

  受此影响,9月16日,贵人鸟公告,公司主体被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信用评级”)下调评级,评级展望调为“负面”。随后,9月18日,瑞银证券发布公告 提醒投资者关注相关风险。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年初,因贵人鸟业绩亏损等原因,联合信用评级已经对贵人鸟有过一次下调评级。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6月末,贵人鸟账上的货币资金仅为1.25亿元,而Wind显示,贵人鸟目前还有两笔累计超过11亿元的债务将分别在11月、12月到期,而在半年报中,贵人鸟直言融资艰难,有部分金融机构抽贷。如何能够在短期内拿到资金偿债,是贵人鸟的燃眉之急。

  3.

  5000多家门店已减少过半

  4年市值蒸发400亿

  市界注意到,贵人鸟在半年报中称,上半年,流动性趋紧对公司供应链、品牌营销、人员管理、渠道整合等日常经营环节上产生不利影响。在渠道方面,贵人鸟继续关闭无活力或亏损店铺,但新店建设缓慢,报告期内,贵人鸟品牌终端净关闭188家。

  市界回查贵人鸟往年财报发现,2014年-2018年,贵人鸟分别净关闭店铺534家、561家、359家、376家、857家,5年间累计关闭店铺2687家。财报显示,到2013年年底,贵人鸟店铺有5560家,到2019年上半年,贵人鸟店铺仅剩下了2685家。上市6年,门店共减少了2875家,门店数量已经缩水过半。

  跟着缩水的,还有贵人鸟的市值。

  可以看到,2015年5月,是贵人鸟的股价巅峰时期,报价最高65.47元/股。据中国基金报报道,彼时,贵人鸟市值曾最高为426亿元。

  此后,贵人鸟市值就一路下坡。截至10月17日收盘,贵人鸟报价3.97元/股,市值24.77亿元,仅仅是巅峰时期的一个零头,4年市值已经蒸发掉400多亿。

  值得一提的是,市界注意到,Wind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贵人鸟股东户数栏里,是18989。这意味着,贵人鸟背后,还有近1.9万的股东在跟着苦熬。

  如今,高光时刻已经远去,曾经的鞋王还能走多远,我们无从得知。

来源:市界   作者:杨丽雪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