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独立设计师将打破你对针织的固有印象

独立设计师将打破你对针织的固有印象

将材料与技术创新与设计理念紧密结合,四个具有中国基因的针织设计品牌是如何打破人们对针织设计的固有印象?

  随着秋冬季节来临,大廓形的重磅毛衣、高性能保暖的羊绒衫、充满设计细节的多样式针织毛衣以及兼备剪裁与色彩图案的开衫和毛呢外套等针织毛织单品,构成了我们兼顾保暖需求与风格造型的衣橱。
  长久以来,针织被视为服装类别中的一项品类,是品牌的秋冬系列中重要的增长点。然而,针织绝不仅是保暖功能性的材质 ,它更是一个能够融合传统与创新,传递全新时装风格的媒介。以Missoni、Sonia Rykiel 、 Alaia为代表的设计大师在 1960、70以及80年代期间重塑针织设计,创造出解放身形、自由优雅而充满力量的女性形象。
  纵观专注针织设计的品牌的发展路径,我们多少能够窥探到这个行业所面临的起伏沉落。拥有204年历史的苏格兰针织毛衣制品商Pringle of Scotland虽持续历经数年亏损,仍保有对未来前景的乐观态度,在加强零售发展的同时逐步重塑品牌形象。家族企业Missoni 以其色彩缤纷的之字形图案针织闻名世界,家族企业虽几经事故波折,仍保有鲜明的品牌活力,以2023年上市为目标,品牌处在积极发展的阶段。2013年被高价收购加入LVMH集团的意大利顶级羊绒制造品牌Loro Piana在完成了家族企业转型为一家拥有完善管理组织架构的现代化企业后,步入稳定的增长趋势。国内最大的羊绒品牌鄂尔多斯也正在驶向全方面的品牌重塑与升级,针对不同层次消费需求构建四个品牌体系,深耕品牌形象通过创新营销加强与消费者的连接。而令人惋惜的是,拥有50年历史的法国针织品牌 Sonia Rykiel在困境下并未得到重生,品牌宣布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此刻,针织市场正在驶向更加多样化并与技术发展紧密结合的方向。从纱线到织法、廓形到剪裁、设计细节到图案纹理,品牌日渐注重在多样的针织设计中注入其独有的风格美学。从The Row 、Jacquemus、Loewe到Ganni、Joseph、Lauren Manoogian,这些分布在不同市场定位的品牌在产品中,他们独特的针织风格赢得了更多女性的热爱。另一方面,在世界范围逐步扩大影响力的国际羊毛标志大奖(Woolmark Prize)则为年轻的独立设计搭建了一个探索针织设计的绝佳平台。
  针织设计日渐受到更多消费群体的欢迎并实现较快的增长速度,一方面得益于创新材料与织法的研发。针织产品的应用领域正在不断拓展;一体成型的织物技术为Nike等运动品牌赋予了机能、舒适与造型兼备的未来感设计。 日本岛精机制作所(Shima Seiki)所开发的全成型针织生产技术已得到规模化的应用。2016年,优衣库与其发起战略性合作发展计划并创建一座Innovation Factory。针织技术的发展在中国针织行业市场中同样有所印证。据报道,2018年中国针织行业的生产和销售实现稳定增长,针织面料优于针织服装。行业加大完善产业加工生产能力并着重对针织面料开发进行投资。作为中国最大的纵向一体化针织服装代工制造的商申洲集团,为Uniqlo、Nike、Addidas等品牌供应生产,通过其上市8年市值翻54倍的表现得以体现。
  除此之外,针织设计在可持续发展与循环经济发展的命题中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相较梭织品,针织有着能够减少生产浪费,原材料循环利用、具备高质量高效率生产的潜能等特性,促使品牌能够更加有效地制定与实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
  故此,拥有中国基因的年轻针织品牌如何发起探索与创新,为更多消费者带来前所未见的针织设计?
  入围BoF China Prize大奖决赛的PH5由一对昔日在纽约求学与工作的室友创立并经营。毕业于帕森斯设计学院的张米佳(Mijia Zhang)与室友林维(Wei Lin)家族的针织工厂合作,创造的全针织毕业系列曾获得Kering x Parsons设计大奖。先后在Christopher Kane以及Nike积累工作经验后,她在2015年与曾经在华尔街任职商业顾问的林维成为合作搭档,共同打造这个推动针织设计的年轻品牌。
  PH5定位为针织品实验室,通过探索创新材质与织法,打造出活泼趣味、色彩跳跃的全品类针织系列;不规则几何型图案、波浪曲线剪裁以及多层次材质叠加,无一不体现了PH5鲜明的风格。“我们会得到很多反馈说我们的针织设计是独一无二的。往往其他品牌会做的针织衣物我们不会做,我们的设计也有着别的品牌也无法给予的独特性。”
  在2020春夏系列中,她们带来了一套由UV反光织线制成的设计。针织衣在阳光的照耀下变为亮粉色,在展销会中颇受欢迎。在去年,PH5先后为虚拟模特Lil Miquela以及人工智能机器人Sophia打造着装,将针织与科技相结合的愿景进一步实现。
  PH5设计创新的背后是与家族针织工厂的紧密结合,从设计研发阶段便与机械师和工程师展开密切合作。“某种意义以上,这是两种不一样的设计语言之间的碰撞与交融。”
  定位于高端当代价位(Advanced Contemporary),品牌是如何控制与平衡研发成本?林维解释道:“在这方面我们会比较有弹性。通常,运用较贵的原材料时我们会以较为简单省工时的技术设计制作。反之,较基本的材料则会用到较复杂的织法,以达到单品价位上的平衡 。”此外,虽背靠家族工厂,她们严格将创新与技术保留给品牌自身,以确保独特性。
  在此次名为“常青藤叛逆女孩“的系列中,她们首次应用3D无缝针织技术:“几季以来我们一直都想尝试,但因PH5的设计大都有着多样的颜色或图案,织法与花线都较为复杂,是先有的3D针织技术比较难达成的。这一季,通过和技术人员的探索,我们打造了一系列麻花扭绳织法的单品。我们希望每一季都能够尝试推动这个技术的局限性。”在这一季,品牌首次尝试即看即买销售。
  由支晨创造的i-am-chen品牌这一季曾应天猫“China Cool”的邀请来到纽约进行秀场展示。在这个系列引入全新的梭织品牌Chen / RGB,为其轻松巧妙的设计美学进行进一步的构建。
  “我来自工科背景,因此对技术方面很感兴趣,便开始以纱线设计为起点进入针织设计。其实无论是针织或梭织都并非是设计本身,而是一种技术与材质的载体,针织故有它本身的局限,我希望体现出最恰当的表达方式,“ 设计师告诉BoF。
  2017年从伦敦时装学院毕业后,她的针织系列获得Fashion Scout平台的支持与嘉奖,便开启了创建品牌之路。品牌初创始时便受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委托为时尚特展 “Item: Is Fashion Modern?” 打造针织铅笔裙 。今年,她成为国际羊毛局大奖的亚洲区的代表。为此次比赛打造的系列中,她试验突破毛织的不同形态,从轻盈到100克的细羊毛纱线到呈现出羽绒绗缝形态的外套,在鲜明的色彩与几何条纹图形的构造下,为羊毛赋予多重层次与纹理。
  支晨对品牌的未来发展有着清晰的愿景:她希望品牌能够建立核心技术壁垒,从更深层的面料与纤维开发入手。“我希望自己能够在一个领域挖很深,从而达到不可替代性,” 她说。
  由黄莎莎创造的Swaying更加侧重柔软的针织设计中充满感性与感知力的一面。 “在我看来,每一种纱线都有独特的性格特质,纱线不能仅仅是一种材料,更需像是述说故事的种种方式。将每一种纱线有形地表达每次灵感下无形的感受和情绪,那就是swaying叙说故事的方式。”她解释道,品牌名称捕捉的是针织时机器和身体的动态,也代表着设计师在针织时的那种慵懒惬意的感觉,是针织者对针织的迷恋。
  2017年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针织女装专业毕业后,黄莎莎应邀来到Lablehood 参加展示,便开启了通过针织编织丰富的视觉语言,打造温柔并坚韧的独立女性形象的品牌之路。设计师对于触感的迷恋与细节的执着体现在设计中不同材料的结合与针织结构的变化中。她擅长将厚重的毛织与轻盈透明的材质相结合,打造流线垂坠的廓形。
  “Swaying一直在研发属于自己纱线和材料的传统,通过不断的试验,最终开发出了一些比较独特的东西,例如反光的亮片纱线与垂坠效果的夹纱工艺,”她说。
  她坚持从源头开始思考和设计的品牌,从原料和纱线入手:“在每一年的纱线展会上去了解最新的纱线设计进行材料选择的同时,会开始在脑中对于下一季的作品进行结构性地思考。随后的研究更像是在寻找一种现实和理念之间的平衡点。在有了完整的思路之后,结合现实材料和针织工艺的可能性,对每一个想法进行反复试验,只有通过了工作室(概念)和工厂(生产)的双重认证,我们的设计才能真正转化成最后的产品。”
  Ply-Knits处于更加成熟的品牌发展阶段。创始人Carolyn Yim 来自于纺织、针织行业三代世家。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文学和艺术系的她将灵感投向文学、历史和艺术中独特女性与男性个体的着装方式。
  她观察到:“我们会注意到穿着轻松但步态自信的人们。他们装饰从简,风格、色彩、比例与材质一切恰好。这并不是来因为身着某个品牌的设计。99%来自于他们自处时舒适的姿态,衣服仅仅是他们存在的延伸;另外1%来自于服装中所赋予的合身度,高品质的材料以及每个人与身俱来的色彩搭配感。我的设计为后者服务。我希望Ply-Knits和Dreyden 能够成为使穿者诠释自我的男装与女装。”
  一年前,与连卡佛市场部的对话促使她创造了男装针织品牌Dreyden。她注意到两者之间对于针织购买理念的差异:女性消费者相对更加看重针织设计中对流行风格的体现,而男性则更加关注针织的原材料与其季节和功能,她仍在两者之间摸索平衡。
  相较Dreyden由Loro Piana工厂的羊绒手工制成,她在Ply-Knits的设计中尽可能采用废货库存(Deadstock) 羊毛纱线,并加以精细后处理。她将针织原材料比做是季节性食材,而稀缺的库存羊毛,除了有着可循环利用的优势,更是具有批量生产的材料中所没有的独特性。“这意味着我在颜色和纱线类型上有一定的限制。但我喜欢这种增加的压力和界限,因为它迫使我发挥创造力。”
  出身于三代针织世家,她切身观察着针织行业所历经的变革:“我们经历了从专业性和手工制造的年代(1950年代;我祖母的时期),到实现自动化与加速生产的年代(1980年代;我父亲的时代),并在当下回到专业性与加强先进技术制造,为高端品牌服务的时代。”五年前,她加入管理家族产业的同时创建针织品牌,因此,她对经营与生产的体验是更加垂直一体化的,这在品牌可持续发展方面更是有所体现。
  “事实是,当代中国为环保制定了严格的规范要求,如不采取有效地行动则面临关闭。”为此,她制定了一个系统的清单:“从设计方面:此产品是否有设计生产的必要?这种风格是否会在一个季节后成为视觉污染吗?到生产方面:从哪家工厂获取这款纱线?是否有类似的废货库存的替代品?会产生多少材料浪费与用水?再到社会责任方面:是否在提高团队中的个人成长?如何创建一个激励员工的社区性工作环境?是否正在维持面临消失的专业技能?是否为东莞地区产生积极的经济影响?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关注点必须与商业发展规划中的可持续性保持一致。”
  纵观PH5、i-am-chen, Swaying和Ply-Knits四个具有中国基因的年轻针织品牌;他们皆为打破人们对于针织设计固有认知而作出了突破性尝试。从自身体会,作为专注针织的品牌难处在于平衡在材料与技术研发上所负荷的经济、时间以人工成本,并确保对每个环节的准确把握。
  相对地,消费者对于针织设计的思维定势也增大了品牌发展的难度,但这同时亦是引导消费者、突破的绝佳机会。在现阶段,买手店是这些品牌的主要销售渠道,与此同时,他们将进一步构建直接面向消费者的线上渠道与社区。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品牌均在创始初期便实现盈利,销售额达到稳定的增长,也以其扎实的产品和不断发展的创造力有着极其强大的未来前景

来源:BOF  作者:Xinyi Li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