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富贵鸟破产引出内幕 “苦主”中原证券为何频频踩雷?

富贵鸟破产引出内幕 “苦主”中原证券为何频频踩雷?

“退场”过后,一地鸡毛,富贵鸟留下了42亿元的债务以及46亿元或将变为“废纸”的股票,多家机构踩雷,其中包括中州证券。

  停牌3年之后,有着“中国真皮鞋王”之称的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01819.HK,下称富贵鸟)最终没能续命。8月26日晚间,富贵鸟公告宣告破产。根据此前香港联交所向富贵鸟发出的函件,告知公司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退场”过后,一地鸡毛,富贵鸟留下了42亿元的债务以及46亿元或将变为“废纸”的股票,多家机构踩雷,其中包括中州证券。

  蹊跷的是,中州证券近年似乎流年不利,多个资本市场闻名的大雷都被它“准确”地踩上了。

  中州证券踩雷富贵鸟

  中州证券(01375.HK)是中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601375.SH,下称中原证券)H股的简称,2014年6月5日,中原证券境外发行股份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股票简称中州证券。

  2016年2月27日,中州证券投资决策委员会决定参与富贵鸟的质押融资项目,富贵鸟以4400万股股票质押获得了中州证券4000万港元的融资额度。

  同年的3月4日,中州证券风险控制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富贵鸟的该项大额融资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州证券通过融资方案时,富贵鸟就已经走了它的高光时刻,露出了暗藏的风险。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州证券的踩雷或许早有预兆。

  创立于1991年的“富贵鸟”品牌,曾有着“中国真皮鞋王”的称号。然而好景不长,2013年12月,富贵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后,便放缓了增长的脚步,从2014年到2016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5亿元、3.92亿元、1.63亿元,2017年开始由盈转亏,富贵鸟2017年中期报告显示损失额约1088.7万元,而这份中报也成为富贵鸟在联交所的最后一份财报,此后富贵鸟再未披露过财务数据。

  除了业绩开始下滑外,富贵鸟在拿到中州证券融资后半年,便于2016年9月1日开始了长达3年的停牌。当时,富贵鸟给出的停牌理由是“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的若干资料”,相关董事会会议延期举行,2016年中期业绩延迟刊发。

  停牌期间,富贵鸟深陷债务危机,同时出现了违规担保、信披违规等问题,公司以及公司董事会主席林和平均被监管立案通报批评、处分。

  与经营状况深陷危机相对应的,是二级市场的反应。2013年12月20日富贵鸟上市第一天,其股价曾一度冲到8.9港元/股,高光时刻是在2015年3月18日,股价最高涨至19.28港元/股。不过,当年10月22日,富贵鸟暴跌60.86%,此后正式步入夕阳之路。停牌前的价格定格在3.88港元/股。

  因为富贵鸟爆雷,中州证券向其融出的4400万港元面临违约,中州证券于2016-2018年期间分三次将这笔资金全部计提减值准备。

  根据中州证券公告,2016年末中州证券计提减值准备800万港币;2017年度增加计提减值准备1807.50万港币。2018年8月30日,中州证券公告称,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笔孖展融资业务本息合计的账面价值为1817.31万港元。考虑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的财务状况、担保情况及公司债未能按时履约的情况,对该笔孖展融资的账面价值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即1817.31万港元。

  至此,中州证券向富贵鸟提供的质押贷款全部被计提减值损失。

  折戟辉山乳业疑点颇多

  如果说富贵鸟的雷踩的还有些“无辜”,那么针对辉山乳业的融资决议就是铤而走险。

  2017年2月,冠丰有限公司以辉山乳业(06863.HK)股票为抵押物,欲向中州证券申请5000万港元信用额度,另加120万港元额度作为预留扣息。冠丰有限公司同时要求中州证券不能将质押股票转融。

  为此,中州证券研究部门专门出具了一份针对辉山乳业的研究报告。在报告中,研究部门的结论为:我们对其基本面抱有怀疑态度。

  研报中称,从行业来看,奶业长期受到国际奶价下跌影响,奶业公司毛利率已经出现负数,参考行业龙头现代牧业(01117.HK)的表现,2016该公司中报亏损5.89亿元。可辉山乳业仍有6亿元盈利,毛利率达到22.58%,这个数字远超行业。公司多年以来都有财务作假的嫌疑,最近也被国际做空机构狙击,我们对此态度谨慎,不予评价。

  与此同时,在中州证券同意发放授信额度之前不久,浑水公司连续发布报告看空辉山乳业。浑水在首份看空报告中质疑辉山乳业存在财务造假,公司董事会主席杨凯可能透漏共1.5亿元资产甚至更多,认为公司过高的杠杆率使辉山乳业处于违约的边缘。紧随其后,浑水公司又发布了第二份看空报告,称国税总局的增值税数据显示辉山乳业涉嫌虚增2017年一季度销售收入。

  就在中州证券自己的研究部对抵押物定性为可能存在造假的情况下,在浑水连续发布做空报告的情况下,中州证券还是铤而走险审议通过了冠丰公司的融资方案。

  对辉山乳业的抵押贷款,中州证券不仅冒着风险过会了,而且审批的速度还非常快。据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对中州证券的访谈调查资料显示,初次接触意向是在当年2月初,当月27号就已经过会,20天左右的速度比起一般的单子时间上快了很多。

  至于中州证券甘冒风险也要接辉山乳业这一单的原因,上文提到的中州证券研究所出具那份不予评价报告的研究员表示:“我给的意见是不要做,但当时领导让写报告,根据经验,要是让写报告的话,八九要做”,“交报告的时候我问为什么做,说是安排的,报告交了就行,别的不用管”。

  按照这个思路,中州证券研究部门的报告不管结论是什么,都左右不了放贷结果。

  频繁踩雷所为何故?

  与中州证券在H股“流年不利”相呼应的,中原证券在A股市场也频繁踩雷。

  7月11日早间,有自媒体报道称,中原证券的2个合计2.42亿资管产品出现风险,当日晚间,中原证券发布公告证实了市场上关于中原证券2.4亿元资管产品踩雷的猜测。

  中原证券称,近期,公司在对联盟17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下称联盟17号)和中京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下称中京1号)进行后续管理的过程中,发现存在融资人不能按期偿还本息的风险。在风险排查过程中,公司取得融资人提供虚假文件的证据并据此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于2019年5月4日立案侦查,目前侦查工作正在依法推进。

  据了解,中原证券两只资管产品投资于福建省闽兴医药有限公司对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作为融资方的闽兴医药承担差额补足义务,闽兴医药实际控制人夏薛雯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公开表示,券商资管计划出现供应链金融踩雷的还比较少见,在这种非系统性风险防范上面,其实没有捷径可走,只有深入地尽职调查,全面履行管理人责任才能做好风险把控,尤其是对于产业领域专业性较强的供应链金融,必须要根据该类业务的特性来进行尽调,而不是简单地依照报表和材料去分析。

  在近期爆雷的上市公司中,包括科迪乳业(002770.SZ)、 *ST雏鹰(002477.SZ)、森源电气(002358.SZ)的质权人中,都有中原证券的身影。

  除此之外,中原证券在2018年还踩了四宗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雷,包括*ST节能(000820.SZ)、ST新光(002147.SZ)、银禧科技(300221.SZ)、长城影视(002071),涉及本金合计7.88亿元。

  作为一家机构,如此频繁踩雷,其内控体系着实令人捉急。其中部分已经浮出水面的风险是如何被决策者忽略的?本网记者将跟踪报道。

来源:中国网财经  作者:里豫 赵戎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