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贵人鸟飞不动了 3.25亿股份被冻结年亏7亿

贵人鸟飞不动了 3.25亿股份被冻结年亏7亿

低迷的业绩也反映到了股价上。目前,贵人鸟股价4.37元,市值27.47亿元,不及巅峰时的十分之一。

  继富贵鸟后,贵人鸟也飞不动了。

  8月3日,运动鞋服品牌贵人鸟发布一则公告,显示母公司贵人鸟集团所持有的3.25亿股上市公司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截至目前,贵人鸟集团共持有上市公司股份4.79亿股,占总股本76.22%。本次受波及的股份数量占4.27亿股,占总股本67.86%。若被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那么贵人鸟将被迫易主。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以来,贵人鸟已经经历了多次股份质押,总计超过1.38亿股。

  2019年一季度,贵人鸟营收5.22亿,同比下降37.4%,净利润1391.81万,同比下降83.66%。

  低迷的业绩也反映到了股价上。目前,贵人鸟股价4.37元,市值27.47亿元,不及巅峰时的十分之一。

  此外,今年年底贵人鸟将有11.47亿元的债券到期,若未能挽转局面,那么贵人鸟将面临无法兑付到期债券的风险。

  从巅峰到谷底

  福建晋江陈埭镇,用一锤一钉一线,造出了个“中国鞋都”。鼎盛时,超过3000多家鞋厂在这里生产了全国五分之一的鞋子,这其中就有安踏361度、乔丹等人们耳熟能详的运动品牌。

  贵人鸟也在1987年从晋江起飞,经刘德华、张柏芝代言火遍全国,到2014年飞进上交所。上市后,贵人鸟市值一度达到400亿,稳定后也维持在150亿元左右。

  中国广阔的市场为运动鞋品牌提供了深厚的发展腹地。彼时,阿迪、耐克等高端运动鞋品牌牢牢占据一、二线城市。贵人鸟瞄准了三四线城市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高的特点,主攻高性价比运动鞋。

  截止2018年底,贵人鸟共有零售门店2873家,其中一线城市399家,二线城市657家,三线城市1246家,四线城市零售终端571家;三四线城市合计零售终端数占比达77.5%。

  不过,随着三四线城市消费升级,耐克、阿迪、安踏、李宁战略下沉,挤占了贵人鸟原有的市场空间。而贵人鸟业务构成中运动鞋销售业务始终占据大头,进一步加剧了危机。

  “买买买”后遗症

  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将贵人鸟打回原形。2014年,贵人鸟净利润3.12亿,同比下跌26.25%。

  这个成绩单直接暴露了单一业务的脆弱性,贵人鸟决定布局“多元化”。具体而言,就是建立“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

  2015年,贵人鸟以2.4亿元入股虎扑体育,成为其第二大股东;7月,投资2000万欧元入股西班牙足球经济公司The Best Of You Sports;2016年6月,出资3.83亿元收购线下零售渠道商杰之行。两个月后又以3.83亿元收购名鞋库51%的股权;时隔近一年后又以3.68亿元价格收购名鞋库49%股权,把它彻底变成自己的全资子公司。

  期间,贵人鸟“买买买”的脚步还跨进了保险领域,比如出资6500万注册享安保险,还与其他公司成立了安康保险。

  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购,效果如何?

  数字不会说谎。

  自2016年以来,贵人鸟盈利能力一直处于下跌状态。2016年、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2.93亿元、1.57亿元。2018年则直接亏损6.86亿元,这是贵人鸟上市后首次出现亏损。

  贵人鸟选择及时止损。2018年,贵人鸟变身“卖卖卖”节奏,先是以1.43亿转让康湃体育股份,后以2.73亿出售持有的虎扑体育股份,年底还将杰之行股份转让了。

  世事一场大梦

  贵人鸟2018年报中这么描述多元化战略的初衷——“原本拟通过杰之行、名鞋库及各体育产业布局资源的协同开展新零售业务,并逐渐通过全新零售将公司自有的贵人鸟、AND1、PRINCE品牌推向市场。”

  然而梦做得太满,现实却是这些体育产业布局不仅无法做到对主营业务的助力,反倒严重拖了后腿——虎扑体育、康湃思等体育资产的处置未达预期,而无论是杰之行和名鞋库,都没有达到当初收购时的业务承诺。2018年,贵人鸟单是抛售杰之行股份,就带来了1.12亿元亏损。而因收购名鞋库产生的商誉减值准备达到9320万元。

  贵人鸟的如意算盘是,杰之行侧重线下渠道,名鞋库发力线上销售。

  不过,贵人鸟对激烈的零售市场竞争预判出现偏差,杰之行高企的线下销售费用及对毛利的拖累,让它决心甩掉这个包袱——即使会产生超过1亿的亏损。而随着互联网电商等新型销售模式的发展,名鞋库的竞争力以及后续发展也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收购业务成为急于出手的烫手山芋,主业也岌岌可危。不得已,今年贵人鸟提出“回归主业”,而且希望在线上获得突破,对店铺进行智能升级改造,加快货品周转。

  此外,贵人鸟还寄希望于更成熟的线下渠道,探索线上线下一体化。

  由于市场环境变化,主品牌销售下行,贵人鸟经销商体系产生动荡,部分营销商提出转让渠道或加盟其他品牌。于是,2018年贵人鸟调整品牌业务销售模式,收购了14个省级的渠道资源,并以3.72亿元总价购回库存商品,此举也将它陷入存货高企的风险。

  兜兜转转回到老本行后,贵人鸟昔日同行伙伴安踏、李宁、特步等却已经绝尘远去。

  安踏成为首家市值千亿的运动品牌,收购FILA后又以46欧元把亚玛芬体育(Amer Sports)收入囊中,发力国际化中高端品牌;李宁经过三年调整,2018年应收首次突破百亿,还登上了纽约时装周。而特步转型专业体育品牌,一路追赶,也在2018年交出营收增长25%和净利润增长61%的成绩。

  岁月淘沙,晋江鞋品牌经历沉浮,有的已经在市场上稳稳站住脚跟,开始瞄准国际舞台,如安踏、李宁等;而有的却已经湮没在时间长河中,德尔惠、喜得龙便是例证。

  挣扎在时代变革旋涡中的贵人鸟,还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吗?

来源:天下网商  作者:章航英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