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高额学费读时尚真的值吗?

高额学费读时尚真的值吗?

时装不仅成为许多考生热切关注的专业,他们也拥有更多走出国门深造的机会。

  2006年,美国好莱坞剧情片《穿普拉达的女王》(The Devil Wears Prada)上映,讲述了女主角Andy在顶级时尚杂志主编Miranda的教导下,从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一路打怪”升级成时尚Icon的励志故事。影片中时尚圈华丽的盛会和时髦的着装至今仍影响着有心进入时尚产业谋职的男孩女孩们。

  在香港时装零售集团I.T任职的陈琬芸正是在这部电影的影响下,有了对时尚产业的初步印象。除了这部脍炙人口的电影,陈婉芸和许多90后一样,还从Karl Lagerfeld和山本耀司这样的明星时装设计师那里获得对时尚最早的认知。

  出于对时尚的热爱,她放弃原本的土木工程职业规划,前往英国伦敦艺术大学伦敦时装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学习并获得时尚营销的硕士学位。就像电影中的Andy那样,她进入Vogue International实习,这也为她日后回国进入I.T工作打好了基础。

  “能在时尚产业链如此集中的伦敦学习、工作和生活,让我学到更多的还是眼界,”陈琬芸谈到的眼界是所有在海外攻读时装专业的学生都会谈到的一个词。

  英国时尚专家Marnie Fogg在《时尚通史》中写到:“时装这个概念通常被视作西方社会所持有,起源于14世纪的宫廷。而许多历史学家认为,19世纪的工业化转变标志着时装的起点。”以巴黎、米兰、伦敦和纽约为中心的时尚产业发展成熟,主导着全球时尚风向。眼界一词也就是留学生们在这里看到的完整产业链。

  中国时尚产业入行门槛低,是一直被诟病的问题。2000年之后,中国时尚产业有了飞速发展,然而,现代时装产业发展史简短的中国急需一批有着专业背景硬的时尚从业者,帮助初代行业人员过渡。但情况似乎并不乐观,独立时尚评论人、专栏作家冷芸认为,如今中国时尚从业者的专业度完全没有跟上时尚产业的发展。

  而这个症结在于教育,无论是海外还是本土。

  6月初,中国最受关注的国家级考试高考结束了,00后成为高考的主力军。相比较老一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群经历了中国互联网高速发展、国民经济结构快速变迁的年轻人有了更多选择。时装不仅成为许多考生热切关注的专业,他们也拥有更多走出国门深造的机会。

  今年高三毕业的Sam Tan出生于2001年,相较于80后与90后前辈,她对自我选择更加坚定。她今年将成为美国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时尚管理专业的一名新人,但她似乎对这个学校并不满意。Sam表示,出于一些不可控原因选择了萨凡纳,但这并不是她的首选,她会设法转学至位于纽约城中的纽约时装学院(The 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继续深造。“学习时尚就应该在时装产业的中心学习,不然就白费了,”Sam Tan说道,“说白了,学校的名声对时尚专业的学生来说非常重要。”她希望可以在纽约完成硕士学位,并争取在这座国际大都会找到心仪的工作,但并不排除回国发展,也很明白海外工作经历可以让她在国内严酷的就业环境里更具竞争力。

  BoF教育委员会成员:Robyn Healy、Floriane de Saint Pierre、Jane Rapley,Linda Loppa、Pamela Golbin、Sara Sozzumi Maino、Pascal Morand、Karen Harvey、Bandana Tewari、Sara Kozlowski、冷芸|图片来源:BoF制作

  BoF时装商业评论在2019年发布的《全球最佳时装学院》(The Best Fashion Schools in the World 2019)榜单评估出从时装设计、传播到时尚商业及管理专业的最佳院校,并为此首次成立了BoF教育委员会(BoF Education Council),委员会从全球影响力、学习体验及长期发展三个维度进行了严格量化评选。让人感到惊喜的是,东华大学及中国美术学院也出现在了全球本科时装设计专业Top37榜单上。

  90后曾月就读的学校都在榜单中。她本科从东华大学服装设计毕业后前往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学习面料设计和项目发展,期间还在日本文化服装学院(Bunka Fashion College)有过学习经历。“这三所学校都让我学到很多,东华的本土资源,文化服装学院扎实的技术,最重要的是我更有空间在中央圣马丁进行创作。”曾月说道,她正在准备着自己的服装品牌Momonary,打算在2020春夏季试水上海时装周

  大量的海归涌入国内创业求职也带来了极大的竞争压力。随着中国服装市场的日益庞大,让许多年轻的时装专业海归看到希望。不过,在国内创业和求职不似从前那样简单,年轻设计师更需要平衡时装梦和能不能卖出去的现实问题。

  曾月表示,自己并不排斥在运营自主品牌的同时前往中国大型时装企业工作,理想和现实会各分一半让自己活下去。而时装设计以外的非艺术导向型的专业学生,还要与对时尚有浓厚兴趣的国内外通用专业高材生一决高下。

  全球化智库(CCG)与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中国海归就业创业调查报告》显示出海归的焦虑。报告中,有76%的海归表示体验文化,生活,和丰富个人阅历是选择出国留学的主要原因。“具有国际视野”是海归最主要的就业优势,占比86%。但80%的海归认为收入水平低于预期,对于“留学后的收获是否实现了预期”这一问题,近一半人表示留学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好,或自己并“不清楚”。

  时尚产业具备着其他行业不具备的特征,更新迭代的速度如此之快,与人们的生活和消费息息相关,之于那些世界时尚中心,中国有自己独特的发展方式。这更凸显出了时尚专业海归“不接地气”的短板。

  北京服装学院的Ryan Zhou在几回合面试后,放下了对来自海外高校毕业生的惧怕:“他们并没有我们了解国内时装产业链。”

  本是BoF教育委员会一员的冷芸认为:“本土院校最大的优势其一是在本土建立的企业资源关系,及对本地市场的了解。其二是有专门针对中国服饰史的教育。这个在消费者当下更加倾向于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本土品牌趋势下,会有一定帮助。”

  和曾月一样在自身教育上打组合拳的Lucas Yuan在东华大学、马兰戈尼、伦敦时装学院均有过学习经历,今年硕士毕业后也要面临“是去是留”的问题。但早先在东华以及国内实习中积攒了部分经验和人脉的他说:“回上海找不到工作,对我来说并不是个问题。”

  即便如此,出国学习时装相关专业的学生是有增无减。马兰戈尼学院(Istituto Marangoni)表示,目前学院有将近600位中国学生分布米兰、巴黎和伦敦校区学习,每年中国学生入学的比例也保持稳定增长,并积极欢迎中国学生的加入。伽利略全球教育集团(Galileo Global Education)米兰区CEO、马兰戈尼学院CEO Roberto Riccio告诉BoF:“亚洲时装教育市场正在蓬勃发展之中,进展速度比法国,意大利等传统时尚教育市场更快。”

  和许多海外时装院校一样,马兰戈尼也以积极多样的方式吸引中国生源,甚至在上海创立第一个亚洲校区。上海校区选择驻扎在南京西路的恒隆广场,地理位置优越。经团队介绍,这里所有课程从米兰总部原版引进,并拥有高比例意大利背景或马兰戈尼血统师资。本科阶段学生可以选择“1+2”、“2+1”或“2+2”升学模式再前往欧洲校区学习,还和东华大学等中国高校建立了合作。

  多年在中国开展时尚教育的Riccio表达了对中国本土时尚教育的看法:“在中国,设计仍然主要是为了促进中国文化,通常表现为民族主义的一种形式。中国国内时装学校的挑战在于,人们仍然将创造力和市场性一分为二去看待,而不是把它看成一个整体。”

  专业课程分类不全面、国际视角不够广也是中国时装高等院校需要补的窟窿。根据北京服装学院2019文史理工科专业招生计划表,北服仅提供了文化高考生服装设计与工程、时尚传播学院的广告学和传播学、商学院的市场营销(时尚品牌管理)和工商管理(时尚管理)专业,而剩下的服装与服饰设计、时尚表演、时尚摄影等专业均是以艺术特招为导向的。时尚买手、奢侈品管理等西方耳熟能详的时尚专业则将其细分至时尚营销专业旗下,但专业选择多样性依旧和西方学院有差距。

  中国高校对于缺乏国际视野的问题更擅长用联合办学的方式解决。与国外知名高等时装院校建立“2+2”、“3+1”双享国内外教育资源的联合办学,即为学生节省了高昂的留学费用,也让他们体会到了时尚中心的魅力所在,甚至成为这些高校吸引学生报考的一大杀手锏。

  无论本土、海外还是打组合拳的时尚专业毕业生都应该撕开时尚光鲜亮丽的面纱,对中国时尚产业充分了解、具有国际化视角、拥有足够的经验与资源才能让你在中国时尚产业站稳脚跟。毕竟,高昂的教育成本换回每月5000人民币的工资,相信谁都不会甘心。

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作者:Nino Tang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