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富贵鸟股票变“废纸” 负债40亿是时运不济吗?

富贵鸟股票变“废纸” 负债40亿是时运不济吗?

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收到联交所函件,告知公司股票最后上市日期为2019年8月23日,上市地位也仅保留至2019年8月26日。

  一代鞋王“富贵鸟”正在奏响退市倒计时。

  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收到联交所函件,告知公司股票最后上市日期为2019年8月23日,上市地位也仅保留至2019年8月26日。

  2013年上市至今,富贵鸟停牌近3年,就在今年7月31日,富贵鸟还发布公告称正在进行破产重组,将根据破产重组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停牌期间,富贵鸟从近30亿的营业额跌至2017年中期的4亿,净利润由盈转亏,如今欠债数字更是超过40亿元。

  一代鞋王,何以至此?

  4万元打出一片天地

  富贵鸟背后依然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励志故事。创始人林和平1957年出生于福建一个赤贫家庭。10岁辍学,干过农活,当过出纳,选过厂长。

  1984年,林和平拿出4万元,与19个堂兄弟创立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生产单价几元的凉鞋和拖鞋,为富贵鸟前身。

  生意磕磕碰碰,五年后,股东只剩下以林和平为首的四兄弟。痛定思痛,他们坚定了生产鞋类产品的定位,注册了“富贵鸟”商标。

  企业调整后第一年,就卖出了10万双皮鞋,从此时来运转。

  富贵鸟当时的车间由一个破瓦窑改造而成,每日生产量在百来双鞋,即使如此林和平依然拿下一笔大单——一万多双鞋子的出口订单,做到如期交货的同时,还保证质量。

  这让林和平学到一课:竞争就是要快。无论是研发、款式,还是人才培训,企业的发展也要快。

  1997年,在男鞋的的基础上,富贵鸟又推出了女鞋。林和平发现在杂牌廉价鞋和高档国外知名鞋之间存在市场空白,于是切入中高档女鞋市场,迅速打开局面。

  巅峰时期,富贵鸟拥有近万名员工,超3000家门店,还请来中国国家队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作为品牌代言人。富贵鸟这个名字,一时间家喻户晓。

  2013年12月,富贵鸟“飞”进了港交所。那时,富贵鸟可谓“名利双收”:业绩蒸蒸日上的同时,还收获了众多“中国真皮鞋王”“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等名号。

  P2P“玩火自焚”

  富贵鸟的颓势恰恰是从上市后不久开始显现的。

  2011年至2014年,富贵鸟的营收分别是:20.37亿元、23.83亿元、29.19亿元、29.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亿元、3.78亿元、5.19亿元、5.58亿元。从2014年开始,业绩增速开始明显放缓。2015年净利润不到4亿元。到了2017年,亏损1089万元。

  此外,2014年至2016年,富贵鸟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从29.56%增长至56.78%。上市三年不到,2016年富贵鸟股票因复杂的资金问题停牌。

  上市之后,富贵鸟发生了什么?

  彼时,市场环境下行,鞋类市场受到冲击,富贵鸟试图通过金融杠杆穿越市场低潮。并且上市之后迅速扩张,旗下一时间冒出了矿业公司、P2P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多家企业。

  比如,2015年富贵鸟出资1000万元战略投资了P2P平台共赢社。同年入股叮咚钱包。前者在2017停运,后者在今年7月份开始被曝出无法还款,办公地人去楼空。

  为缓解巨额资金压力,富贵鸟发行了三只债券:14富贵鸟为8亿元,15SCP001富贵鸟为4亿元,16富贵01为3亿元。

  这其中,“14富贵鸟”去年3月复牌后大跌91.57%,100元票面价值的产品降至8.56元,甚至创造了中国资本市场上公司债品最低价的记录。而目前,另两只股票也显示出现实质性违约。

  富贵鸟一共欠了多少钱?

  根据国泰君安去年发布的公告,截至2018年2月28日,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29亿元,而发行人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

  这笔钱,按照富贵鸟如今的经营状况,根本无力偿还。去年,有多家媒体报道,富贵鸟一半工厂停工,且有三亿多元的库存滞销。

  股票变“废纸”?

  目前,富贵鸟股价报依然显示停牌前的3.88港元/股,总市值51.89亿港元。若不久后取消上市地位,投资人手中的股票便都将成为“废纸”。

  经历半世沉浮,富贵鸟创始人曾经希望子女能够继承家业。然而如今富贵鸟传到下一代手中时已然是“烫手山芋”,创始人子女唯恐避之不及。2017年富贵鸟联合创始人林国强去世时,其子女放弃继承遗产,然而似乎仍不可避免对涉及的2.9亿元担保金额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此外,富贵鸟还被爆出“以鞋还债”。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今年5月网上流传一份的债券清偿方案显示,投资人100元的债权可以换1.63元购物券和1.11元现金。换算一下,1万元的债券,可以换111元和一双163元的皮鞋。

  一代鞋王行进至此,未免令人唏嘘。然而往大了看,富贵鸟的命运似乎并不令人意外。

  受行业周期性影响,鞋服行业低迷局势仍未散去,传统鞋类品牌震荡频频。比如,百丽在2017年退市;达芙妮一年关店1000家,市值蒸发99%;星期六,2017年巨亏3.52亿元,这是它此前7年的利润。

  这其中,面对新的市场变化,如各类线上新品牌崛起,传统老品牌存在产品单一、设计过时、库存高企等弊端,面对新的消费环境措手不及,不积极变革求新,便只能无奈被时代抛弃。

来源:天下网商  作者: 章航英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