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汉服,从小众爱好衍生出一个大产业

汉服,从小众爱好衍生出一个大产业

汉服热潮造就了商业的狂欢,诞生了大量原创汉服品牌,它们让普通爱好者能花几百元就能买一套心仪的汉服。

  杭州姑娘一周五天穿着汉服上下班一家天猫网店半年卖出20万件汉服

  汉服再一次迎来了自己的大时代!

  杭州湖滨逛一圈,常会见到翠袖红裙、宽袍大袖、青衫白褂的小哥哥小姐姐,也有着穿襦裙配运动鞋、穿宋裤配人字拖的年轻人,混杂在身着现代服饰的路人中,有一种时空交错之感。在抖音上,打着“汉服”标签的短视频播放量,达到了148.6亿次。

  汉服是怎么火起来的?为什么越来越多年轻人爱汉服?

  汉服正在从一种“小众爱好”衍生出一个大产业。

  汉服控

  杭州姑娘

  一周五天穿汉服上下班

  汉服圈的人互称“同袍”,语出《诗经》——“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兰雨和水儿是千秋月汉服社的理事会成员,也是青蓝小学的老师,一个教英语一个教语文,因为汉服结缘,成“同袍”,还在学校里办起了“汉文化研习社”,带着学生们一起穿汉服学汉文化。

  兰雨清晰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汉服”这个词,还是高中时在语文课上。到她拥有第一套属于自己的汉服,相隔10年。“2014年买了第一套汉服,是一件白色、紫色搭配的对襟襦裙。”兰雨简单梳了个半扎披肩发,一副步摇、珍珠耳饰,拍了张照片。

  那时候直接穿汉服上街是非常小众的事情,会有路人说这是“和服、古装、戏服、cosplay”,也会有大爷气冲冲地说“小姑娘怎么穿日本的衣服”。

  有一次,兰雨穿着汉服在路边打车,一辆打着“空车”的出租车路过,司机一脸惊讶,稍作停留就直接略过她。

  “已经习惯了被路人诧异地看待。有一次穿着汉服坐公交车,有个人和我擦肩而过说,‘这是汉服’,我特别高兴!”水儿回忆道。

  爱好一旦有了圈,就有了底气。

  2014年的重阳节,水儿在网上找到几个志同道合的“同袍”,在宝石山第一次参加了杭州汉服圈的活动——二十来人相约穿着汉服聚会,在一起吟诗接龙。去年夺冠《中国诗词大会》的80后杭州外卖小哥雷海为也在其中,“他是早期杭州汉服圈最活跃的人之一。”

  如今杭州汉服圈子越来越大,已有不少汉服社会团体,几乎在每个高校中都有汉服社团,每个周末都有“相约汉服撸街聚会”的活动。

  “坐时衣带萦纤草,行时裙裾扫落梅。”孟浩然在《春情》描绘的女子,现在不只存在诗句中。随着这几年风风火火的国潮复兴,汉服逐渐成为大众文化,越来越多的人穿汉服上街。

  “所谓汉服并不是指汉朝的服饰,而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应该是可以日常穿着的。”汉的大气、晋的飘逸、唐的开放、宋的端庄、明的中和,在如今的汉服改良中以另一种形式延续着。水儿回忆,“以前买一件汉服至少要定制一个月,长的要大半年,甚至一年以上,现在淘宝上有各种网店,南宋御街上随手就能买到心仪的服饰,‘重回汉唐’‘清水溪’这些店都很火。”

  兰雨分享了她的日常汉服穿搭建议,“夏天,从形制上推荐唐制的袒领襦裙、宋制的褙子配抹胸加下裙(或者宋裤)、明制的主腰加披风及下裙,袖型一般选择窄袖,更适合日常。如果不是特别注重形制,也可以选择改良一些的穿法,比如上身直接穿半臂加抹胸,时尚又凉快。天冷时,可以选明制的袄裙或者袄裙加披风,袖型一般比较宽大,如琵琶袖、广袖等。春秋两季的选择性就大了,基本各种形制的汉服都可以穿。不过女生出街一般还是以襦裙为主。还有现在越来越受欢迎的圆领袍,行动方便,男女通用。”

  如今,兰雨的衣柜里挂满了二十多套汉服,水儿的汉服收纳了满满两大箱,从一两百元一套到五六千元一套都有。“有时候一周五天都穿汉服上下班,路上也不会有奇怪的目光,我也有学生穿汉服来上课。”

  一家杭州汉服网店

  半年卖出20万件汉服

  相当于为宋代杭城

  每户添了新衣

  上月底,“天猫国潮来了”在中国丝绸博物馆办了一场“国风大赏”T台秀,这一晚几乎聚集了全杭州的汉服爱好者。年轻人们相遇,是这样打招呼的:“你身上是‘钟灵记’家的新款吗”“织羽集的故宫联名款你入了吗”“这件曲裾袍相当华丽啊”“听说今天清辉阁、花朝记、锦瑟、满桂陇都来了”。

  在百度的汉服吧,置顶着一位网友的求助帖“入汉服圈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项?”

  网友回复:“汉服无所谓有没有圈,但汉服山正很重要,不要知山穿山。”所谓山正,指的是汉服的山寨或原创。

  汉服热潮造就了商业的狂欢,诞生了大量原创汉服品牌,它们让普通爱好者能花几百元就能买一套心仪的汉服。出演《长江7号》的徐娇创立的汉服品牌“织羽集”就是其一,它的背后是一家杭州企业——杭州载艺科技有限公司。

  和杭州大多数服装电商一样,载艺科技的汉服生产工厂也主要集中在九堡和海宁两地。创始人黄正能告诉我,“2018年初的时候,国内有上千家汉服网店,而今年新增的汉服网店可能就超过一千家了。”

  “织羽集是一个完全按照徐娇的个人审美来做的汉服品牌,消费者主要是18到25岁的女生。”受到杭州漫画家夏达的影响,徐娇爱上了汉服,创立了“织羽集”,又影响了更多的年轻女孩爱上汉服。2016年,黄正能和徐娇开始尝试出汉服,设计师根据徐娇的想法去还原汉服画稿,“当时基本上找不到有做汉服经验的人,就不停地推翻再重来。对做惯了时装的制版师傅来说也是全新的挑战,比如普通服装的袖子是拼接的,但汉服的袖子是通袖,师傅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衣服。”

  现在,“织羽集”一个月能卖出4万件汉服,半年能卖出20万件,这个数字相当于为宋代杭城每户添了新衣。黄正能透露,三年来销售增长了十多倍。

  据统计,截至2018年末,中国汉服市场消费人群已超200万人。天猫《2018汉服消费人群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购买汉服人数同比增长92%。今年618,淘宝女装唐装类目1小时15分钟销售300万,同比一度超过700%,成为同比增速最高的女装类目。

  大V加持C圈古风圈进场汉服是怎么火起来的

  每年十月,在嘉兴西塘都会有一场“汉服盛世”,由方文山发起的汉服文化活动“西塘汉服文化周”,徐娇每年都是座上宾,今年已经是第七年。

  每年,兰雨都会为参加这场有归属感的聚会准备几套新的汉服,“第一次去的时候是2015年,那个时候大家对汉服的了解并没有像现在这么多,到了西塘以后,路上好多都是穿汉服的同袍,突然就有了一种归属感。”

  当时兰雨只在西塘待了两天,但汉服足足带了三套。

  如今,汉服圈KOL不乏资历颇深的知名人士,越来越多像方文山、徐娇这样的大V不遗余力地推广汉服。精品古装剧也是汉服潮流的推动者,在兰雨看来,近年在汉服形制上比较被圈内认可的影视剧有《明妃传》《知否知否》,最近的《长安十二时辰》也引起了汉服圈的跟风。

  同时,在汉服圈依然有着一条“鄙视链”:“考据党看不起COSPLAY,COSPLAY看不起影楼装。”但不得不承认,C圈(COSPLAY圈)的入场,带来了大量年轻人,加速了这一场汉服复兴运动。

  25岁的杭州姑娘安翼是典型的C圈入场者,她爱上汉服就是从COS游戏中的人物开始。最近,安翼在《王者荣耀》里买了一款小乔丁香结的新皮肤,画面中小乔身处亭中楼阁,窗外粉紫色花瓣飘落,身穿汉服的她正持笔题字。她告诉我,汉服COSPLAY最早要追溯到2009年的《剑网情缘3》,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出现了“古风圈”这一全新的亚文化圈层。

  去年,汉服圈有了重要的官宣:共青团中央把农历三月初三定为中国华服日,意在推广复兴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汉服文化。

  安翼还告诉我,有一首古风歌手唱的《重回汉唐》可以说是汉服圈的“圈歌”,歌词是这样的:

  “我愿重回汉唐,再奏角徵宫商。

  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

来源:都市快报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