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产业 > 担忧Farfetch的管理方式 Vogue母公司清仓套现

担忧Farfetch的管理方式 Vogue母公司清仓套现

自去年9月上市第二个交易日股价创下32.40美元纪录高度后,Farfetch 股价在近期表现低迷,周五收跌1.58%报19.93美元,低于20美元的发行价。

  时尚出版巨头Condé Nast 康泰纳仕据称因担忧伦敦奢侈品电商Farfetch Ltd. (NYSE:FTCH) 创始人、首席执行官José Neves 的管理方式,尤其是在营销上的花费,已经清仓其持股,并套现2.34亿英镑,约合2.93亿美元。

  星期日泰晤士报最先于本周日报道这一消息,并指出康泰纳仕董事长Johnathan Newhouse 已经于3月从Farfetch 董事会退出。

  康泰纳仕是Farfetch 的早期投资者,Farfetch 的招股文件显示,2013年2月14日,Conde Nast International Limited(“CNI”) 以11,999,996 美元收购了Farfetch 8.37%的股权。2014年4月29日和2015年2月13日,CNI进一步增持Farfetch 稀释后股权至8.18%。

  2017年6月13日,Farfetch 进行了反向收购,收购CNI 两间子公司Advance Magazine Publishers Inc. 和CN Commerce Ltd.。后两间公司主要运营从T台网站转型电商的Style.com,交易价格为1,241.1万美元。

  CNI 母公司Advance Publications Inc. 在Farfetch 上市前对后者的持股为7.1%或14,838,410股,与知名机构DST Global 并列伦敦电商第五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JD.com Inc. (NASDAQ:JD) 京东子公司Kadi Group Holding Limited,Kadi Group 在Farfetch 上市前持有Farfetch A类股股份41,005,030,占比19.4%,但投票权只有3.8%。

  据3月1日提交SEC 的20-F 年报文件显示,Advance 的持股仍为14,838,410股,但占比稀释至5.6%。因此,清仓Farfetch 应该紧随Johnathan Newhouse 退出该公司董事会。

  自去年9月上市第二个交易日股价创下32.40美元纪录高度后,Farfetch 股价在近期表现低迷,周五收跌1.58%报19.93美元,低于20美元的发行价。

  尽管2018年,Farfetch 录得6.024亿美元收入,较2017年3.860亿美元有60.1%的增幅,但adj EBITDA 亏损较2017年的5,807.9万美元加剧56.2%至9,596.0万美元;全年销售成本暴涨64.1%,由6,175.3万美元增至1.013亿美元,主要因第三方销售相关的商品成本上升,以及四季度订单增加造成的履行成本激增,而四季度毛利率因此暴跌300个基点至48.2%,平台订单毛利润贡献率四季度更是狂跌468个基点,由40.1%降至35.4%。

  2019财年一季度,Farfetch 税后亏损扩大至1.093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5,072.7万美元亏损翻倍,加剧幅度达115.4%,EPS 由-0.20美元下滑至-0.36美元,延续流血上市后的烧钱不盈利表现。adj EPS 0.22美元,远低于FactSet 预期的-0.14美元。

  集团创始人、首席执行官José Neves 继续在财报中鼓吹收入增长以及业务扩张,包括期内对运动鞋零售商Stadium Goods 2.5亿美元交易,以及据悉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合并大股东JD.com Inc. (NASDAQ:JD) 京东旗下独立奢侈品电商平台Toplife,而Toplife 将于本月21日正式关闭。

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作者:花碎碎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