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活动 > 巴黎高定周 | Dior:黑白交织的交响乐章

巴黎高定周 | Dior:黑白交织的交响乐章

Dior 让 Maria Grazia Chiuri 悟到了人生真谛。她的作品越有个人色彩,似乎就越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我可以写一整本关于黑色的书,”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在 1954 年说道。65 年后, Maria Grazia Chiuri 用黑白交织的乐符奏响了一支高定交响乐章,将迪奥的话变成了现实。Chiuri 一贯偏向哥特风格,谈到这场大秀时她愉快表示:“我是属于‘黑色世代’的人。”

  此时 Chiuri 正穿着一件日本朋友送给她的黑色和服,这与她的大秀主题颇为吻合。她指出:“Abito(连衣裙)这词源于动词 abitare(生活)。衣服就是你的第一座房子。”这就好比时装设计师也有自己的时装屋一样。Chiuri 在演出结束前用一件华丽的作品明确了这一点:压轴出场的模特身穿镀金的蒙田大道 30 号模型亮相,这个地址也即 Dior 总部所在地。

  Chiuri 在 Dior 的三年时光充满了争议,但显然 Dior 让她悟到了人生的真谛。每个人都会在这个过程中犯下各种错误。当然了,时尚界伪善的暴民对她的成长毫无耐心,但她一直在不断靠近真相。

  和以往一样,她有一位大师来指导自己完成新的系列,这一季她学习的则是建筑师兼历史社会学家 Bernard Rudovsky。1947 年,也就是 Dior 首次推出 New Look 时装系列的那一年,Rudovsky 在纽约现代艺术馆举办了一场名为“服装是现代的吗?”的展览。Rudovsky 对时尚、特别是高跟鞋颇有微词,他更喜欢简单而自由的古罗马托加袍风格,再搭配一双平底凉鞋,使人更为接近自然。

  虽说要把这种反时尚论调应用于高定系列似乎有悖常理,但 Chiuri 认为迪奥本人在 1957 年发布的最后一个系列中采用托加袍式的设计,其实就有类似倾向。于是她受到启发,也尝试了这种风格。说起自己的创作过程她表示:“有了结构和面料,再加上轻薄精巧的刺绣,经典的造型就能产生现代感。”

  Chiuri 认为,要营造现代感就必须减少剪裁、简化结构。白天与黑夜在整场大秀中相互交织。她解释说:“我特别喜欢‘舒适’这个概念。通过了解 Rudovsky,我也对自己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我的创作灵感源于意大利南部,那里的一切美丽而优雅,但又毫不费力。”要知道,她加入 Dior 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构品牌标志性的束腰装 bar jacket。她使用了大量 bar jacket 元素,却没有再被传统束缚。她设计了一款编织尼龙袜式样的凉鞋,把“简洁”发挥到了极致。你想要高跟鞋吗?Dior 倒是有低跟的 Kitten Heels。

  且不论克里斯汀·迪奥对黑色系的认可,Chiuri 承认说,新系列中大量黑色元素或许与她的背景与偏好有关。然而黑色并不完全只是黑色而已。如果说浓重的黑色眼影、紧绷的发髻和蒙着面纱的脸庞表现了克制,那么各种各样的黑色说明(有深浅不一的、充满质感的,还有如油漆般滑腻的的黑色),不同程度的性感也能与庄重并存。Dior 的历年作品为新系列中女裙领口、手臂或是短裙下的网眼织物带来了灵感。凡被遮盖之处终将一览无余。

  单肩轧花晚礼服、斜裁黑褶裙中的金丝,或是缠绕在配有小披肩长裙上的羽毛都显得凌乱不堪,而具有纺织品牌 Fortuny 压花图案的黑色天鹅绒连衣裙甚至有一丝颓废。神情木然的短发模特仿佛是 1920 年代在威尼斯夜店里通宵派对的女孩。

  对一位将 Dior 变成了女权阵地的设计师而言,这些作品显得尤为不同寻常。但别忘了,Chiuri 把高定时装看做了建筑,把每件服饰都当做了一种个人装饰。蒙田大道 30 号总部不久就要翻新歇业,Chiuri 于是抓住机会,与女权主义者兼超现实主义艺术家 Penny Slinger 合作。她们让室内空间致敬了每一位与 Dior 有关的女性,包括富有的客人以及为她们制衣的女裁缝。Slinger 营造了一个神秘而有机的氛围,盘根错节的树根好似霍比特人的洞穴,四周还散落着几根仿佛来自古希腊的女像柱。这些柱子不仅能装点环境,往往也有承重功能。

  Chiuri 也注意到了“顶梁柱”的隐喻,而这也是她在 Dior 的工作方式。“时尚是我的分析师,”她开怀笑道。“高定时装更是如此。”更何况她的作品越有个人色彩,似乎就越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来源:BOF  作者:Tim Blanks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