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从森马、美邦到拉夏贝尔,服装品牌的库存之痛

从森马、美邦到拉夏贝尔,服装品牌的库存之痛

长期来看,服饰生意是时尚、质量、价格和持续性的结合,然而一家服饰公司出现问题,往往最先体现在库存上。

  信息时代,时尚的更迭速度越来越快。不仅仅是每个季度最新的流行,还有用户越来越追求自我风格。

  自然,服装品牌对库存管理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

  长期来看,服饰生意是时尚、质量、价格和持续性的结合,然而一家服饰公司出现问题,往往最先体现在库存上。

  “这个行业看谁能赚钱,就是看谁的库存更干净。”是这个行业的普遍规律。

  唯品会库存特卖的模式的出现,就代表了这个行业长久以来的问题。早在2012年,李宁、安踏361度、特步、匹克等42家上市服装企业存货总量高达483亿元。

  而现如今,库存仍然是这些企业侵吞利润率的炸弹。

  东方证券最新研究显示,大部分服饰企业的库存天数都在150天以上,极少数有企业能够把库存天数控制在100天以内。

  本文将从专业数据分析角度出发,解读近期服装上市企业的财报,深度分析库存问题对企业的影响。

  库存是企业的生死战,这是效率与成本长久博弈。

  一、定时炸弹

  6月13日,森马服饰就发布了关于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的公告。针对投资者关于把控存货风险的提问,森马在公告中表示,森马品牌面临的问题,主要是需要同时兼顾高速的发展,对市场需求预测的准确,平衡生产计划和实际销售需要的关系,让库存在可控范围内。

  这样的举动,是因为森马2018年以来库存天数在上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高速发展;同时服装行业已经抵达了行业拐点,在消费不足的情况下,只能通过精细化管理库存的方式来降低成本、提高利润。森马希望通过自我变革的方式来寻找突破口。

  事实上,森马在是库存周转天数保持得较好的企业,其他企业面临的问题其实更严峻。

  东方证券报告显示,大部分服饰企业的库存天数都在150天以上,极少数有企业能够把库存天数控制在100天以内。日本专业投资关系网站IRMAN在2018年9月曾经曝光过一个数据,从库存周转天数来看,良品计划是81日,这里面还包括生活杂物这些库存周期原本就相对较长的产品。

  库存主要在两个方面影响公司持续发展。

  1、仓储成本以及随着而来的人力、运输成本,这些都会直接拖垮利润,这也是为什么国内服饰零售利润率如此之高的一大原因。高利润其实是为了覆盖库存风险。

  2、服饰是会逐渐损耗降价的,库存周期每延长1年,都会导致服饰卖不上价,最终导致利润率下滑。

  清理库存,势必面临打折,但是大规模对用户打折,会损害品牌形象,成为廉价的折扣品牌。因此,面临库存积压,H&M采用了非常极端的处理方法。

  丹麦《Operation X》曾曝光H&M会以发霉或不符合安全质量标准为理由定期焚烧库存,每年焚烧12公吨未出售衣物,对此,H&M也承认了定期烧毁衣物的行为。

  从去年到今年,由于销售业绩不佳,许多服装品牌终止了与中国的合作。从营业额和利润大幅下滑的英国快时尚品牌Topshop,到英国服装品牌NEW LOOK宣布全面撤出中国市场,Forever 21也宣布关闭所有国内门店,退出中国市场。

  这其中或多或少都有库存问题的阴影。

  二、悖论:款式快速更新与市场增长放缓

  与传统服饰品牌相比,快时尚品牌上新速度快,每次上新的深度都比较浅。按理说,不应该有如此严重的库存积压问题。但是,市场已经趋于饱和,竞争的品牌也在变多。目前几乎所有快时尚品牌的销售增长都在放缓,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这背后的原因非常简单:消费遇冷,市场需求不足,买的人少了。随即引来了库存周转问题,库存周转天数延长,企业需要为之付出仓储费用,现金流也在因此承压,快时尚品牌也无法幸免。

  因此,服饰行业陷入了结构性危机。高债务、高库存如果持续下去,便足以将企业逐步拖入破产重组的困境。

  快消服饰龙头公司H&M的例子或许可以说明问题。

  据H&M发布2018上半年(2017年12月~2018年5月)财报,其销售与去年同期持平,但上半年H&M集团门店总数又增加62家,增店不增收,说明随着快时尚市场竞争加速,市场消费萎缩,H&M的销售面临压力——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集团的含税销售额为1140.17亿瑞典克朗(约12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持平。

  与之同步的是销售与管理费用的上升,2018上半年H&M销售与管理费用同比增长5%,占营收比重为39.5%,去年同期为37.8%,同比上升1.7个百分点。同时,上半年经营利润为72.15亿瑞典克朗(约合8亿美元),同比降低33%,经营利润率7.3%,去年同期为11%,同比下降3.7个百分点。

  H&M的销售增速停滞,使H&M的库存规模进一步扩大。上半年,H&M库存达到了363.33亿瑞典克朗(约合40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3%。已经占H&M销售额的31.9%,而去年同期为28.2%。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打折销售。

  2018上半年其毛利率为53.2%,比去年同期54.7%下降1.5个百分点,显然H&M降低了售价。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报喜鸟。

  2019年,2月23日,报喜鸟的业绩快报说,“企稳回血”,但细看其2018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和核销资产的公告,其持续高企的库存、应收款值得注意。

  公告显示,报喜鸟2018年计划对1.71亿资产进行减值准备。值得注意的是,在报喜鸟首度陷入亏损的2016年,其资产减值损失就曾高达3亿元,这项数字在2017年也达到1.6亿元。

  另外,1.71亿的计提金额已是2017归属净利的6.6倍。而在10项拟计提资产中,存货、可出售金融资产、应收账款、股权投资四大类占据了95%的份额。以计提金额最高,占据5494万的存货为例,根据上年三季报,报喜鸟的存货金额已经高达8.958亿,较半年报时的7.07亿,又增加了1亿元以上,在总资产中的比例也突破20%。

  不仅是积压货物的增加,报喜鸟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同样形势严峻。

  2018前两季度,其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负,且从273万的缺口扩大到6515万,直到第三季度才转正为1405万。同时,报喜鸟在2018年年末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高达5.199亿元,而半年前的应收账款只有4.24亿元。

  库存高,应收账款风险累加,是传统服装业的通病。而市场需求增长放缓,将极度放大这个行业痛点。

  三、解决行业之痛

  库存不仅是头部品牌的问题,全行业都面临着库存生命线的压制。庞大库存下,企业经营管理成本、现金流周转效率等都会成为企业持续发展的负担。

  库存成上市企业的部分,如何解决库存,或成所有零售品牌都面临的世纪问题。行业内诞生过许多解决方案,从档口,到奥莱,再到电商,所有的渠道到最后都没法逃离自身也成为库存制造者的宿命。

  一般来讲,虽然品牌方愿意用更低价格来清理库存,但他们必须提防低价商品会给代理商、终端零售商甚至品牌本身带来的冲击,比如价格体系和品牌定位。

  由于中国特殊的微信生态体系和下沉用户旺盛的需求,在上下游链接效率之间,库存问题的管理还可以依赖社交电商以及其他供应链管理技术手段解决。

  采用的S2b2C社交电商模式,比如爱库存,就是一个去库存的高速有效解决方案。爱库存可以提升供应链整个链条的控制能力和柔性。

  爱库存创造的S2b2C社交电商模式,对接了上游的品牌方和下游大量分销商,再由分销商触达终端消费者。其中因分销商发布链接的微信群和朋友圈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所以特卖并不会对正价商品形成冲击。

  这也是中国企业和国外企业相比最独特的优势。在中国,微信等社交网络成为了服饰销售的重要渠道之一,基于微信生态的第三方电商可以为品牌服饰企业赋能,带来供应链的重塑。社交电商真正的优势在于社交化、数据化和系统化。企业同样可以实现库存管理的能力。

  根据腾讯发布的《中国家庭精明消费报告》显示,下沉市场对智能家居、母婴健康、婴幼儿教育的升级产品需求旺盛,三四五线城市用户也更爱买高端家纺产品,富安娜、罗莱、水星、博洋四大家纺品牌的销量占比逐年上升。

  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品牌特卖,它把更多的品牌带给三四五线城市用户,由此帮助了低线级城市提升品牌认知。

  爱库存的发展优势,不仅仅是切中了我国企业消灭库存积压的硬性需求,而且还在于平台对品牌“品质”和“价优”两个维度的把控,迎合了下沉市场中腰部用户的消费心理。

  比如正品保障,除了对供应商的严格审核,爱库存也建立了一套自己的品控体系,并引入第三方专业检测机构HQTS,直接到品牌方的货品仓库进行实地质检。

  同时爱库存打通了三者之间的数据,在此基础上提供给品牌商一整套库存解决办法,实现五天入驻、七天回款,日销商品破百万件,高效去库存。

  爱库存的S2b2C社交电商模式获得了资本和市场的双重认可。其在短短3个月内就突破了瓶颈期,进入了快车道,销售额突飞猛进。短短一年时间,GMV(成交总额)就从内测时的60万达到了超4亿元。并在一年内融资融资15亿。

来源:新摘商业评论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