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内斗升级!步森股份五大股东逼宫 实控人陷P2P危机

内斗升级!步森股份五大股东逼宫 实控人陷P2P危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面对现在这场公司内斗,不知“在境外接受治疗,并无固定居所”、10个月未出现的赵春霞将如何应对。

  失去大股东后,步森股份的内斗进一步升级。

  6月24日晚间,*ST步森(002569)发布了《关于收到股东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司6月21日收到合计持股14.7%的5名股东——步森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66%)、王春江受上市公司股东孟祥龙(持股4.31%)、张旭(持股 3.29%)委托,李明受上市公司股东重庆信三威(持股 2.92%)、张星亮(持股 1.52%)委托,联合发来的《关于请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函》。

  各股东提请公司董事会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罢免董事长赵春霞,总经理、财务总监封雪,非独立董事柏亮、苏红、李鑫、孟繁琪,监事潘祎、韩佳。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上述被提请罢免的股东均跟随赵春霞一起进入步森股份董事会,其中赵春霞为P2P平台爱投资实控人,柏亮为零壹财经创始人。

  同时,*ST步森第一大股东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恒正”)向上市公司提交了《关于提请重新选举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以及《关于提请重新选举公司第五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的议案》。提名王春江、杜欣、赵玉华、王建、陈仙云、吴彦博等人担任步森股份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提名邓大峰、高鹏担任公司第五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

  刚上位即逼宫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ST步森第一大股东东方恒正“上位”时间还不到一个月。因债务纠纷,4月28日,步森股份2240万股份拍卖落锤,成交价格为2.838亿元,最终花落东方恒正。今年5月28日,拍卖过户手续已办理,东方恒正持有步森股份16%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赵春霞通过睿鸷资产持股13.86%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这次提名的王春江正是东方恒正法定代表人。企查查数据显示,王春江通过直接和间接控股的形式持有东方恒正88.19%股份,此外,王春江还全资控股了北京汉博中天商业管理有限公司。

  其后,深交所向步森股份发布关注函,要求说明是否存在主体变更情况。彼时的公告中,*ST步森认为目前公司董事会成员均由安见科技提名并由股东大会选任,因此本次权益变动并不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仍为赵春霞。步森股份强调,目前暂不存在控制权争夺的风险。但好景不长,步森股份的内斗很快打响。

  6月13日,*ST步森公告表示,董事会决定免去陈建飞总经理职务,同时由副总经理封雪担任总经理兼财务总监。据了解,接任陈建飞职位的是原赵春霞的老部下,在2018年3月随赵春霞进入步森股份管理层,任董事、副总经理职位。

  陈建飞被罢免的同一天,浙江证监局向*ST步森下发《监管问询函》,要求步森股份说明原总经理陈建飞于2019年5月24日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去总经理职务的真实性,但之后陈建飞又不愿辞职的真实原因,并要求陈建飞本人发表意见。

  浙江证监局同时要求公司说明其董事长赵春霞是否已出境,在哪个国家及回国计划。此前,2018年8月15日,浙江证监局曾向步森股份下发《谈话通知书》,决定约见赵春霞谈话,但赵春霞至今未到浙江证监局参与谈话。对此,浙江证监局认为,赵春霞或已出国,并要求步森股份说明情况。

  在此期间,新京报报道称警方已经受理关于P2P平台爱投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报案,全国协查函已经下发,引起深交所的关注。

  6月19日,步森股份回应称,公司董事长赵春霞由于身体健康原因目前正在境外接受治疗,未能亲自到证监局参与谈话。同时,步森股份称赵春霞一直坚持参与公司经营,进行统筹部署工作,没有不适合继续担任董事长的因素。*ST步森表示,截至6月18日爱投资平台仍未被公安机关立案,与爱投资无任何业务往来或资金往来。

  实控人内忧外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面对现在这场公司内斗,不知“在境外接受治疗,并无固定居所”、10个月未出现的赵春霞将如何应对。

  事实上,从赵春霞10亿接盘步森股份以来,这不是第一次面临控制权变更的风险。去年1月,睿鸷资产易主,变为芒果淘咨询和青科创投实控人刘钧,而后刘钧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通过结束表决权委托、公开市场增持等方式实现对步森股份的掌控。

  这场中小股东逼宫大股东的大戏最终以赵春霞5000万元受让睿鸷资产份额落幕,但同时,其还需承担睿鸷资产因质押所持1940万股上市公司股份所产生的4.5亿元的债务。

  相比上一次逼宫,现在赵春霞的处境更加艰难。目前,赵春霞旗下P2P平台爱投资仍深陷逾期,其官网显示,截至6月2日,平台借贷余额129.52亿元,逾期金额97.6亿元,其中56.24亿元逾期90天以上。步森股份公告提到,自2018年7月起,借款人出现大量逾期还款,平台通过加大催收力度、诉讼、债转股、债权易物、成立SPV等多种方式努力化解风险。截至2019年6月17日,平台累计起诉借款企业157家,涉及金额超过46亿元。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王宏贵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