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产业 > 全民炒鞋时代 “毒”角兽崛起

全民炒鞋时代 “毒”角兽崛起

从App端来讲,毒上交易量最高的仍然是球鞋,翻看数码、潮玩等标签,很多产品的交易量只有个位数或者十位数。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统计,2015年全球运动鞋代理商的限量版运动鞋销售额规模就达到了约10亿美元,预计2025年全球运动鞋市场规模将超过950亿美元。

  来自中国的年轻人是推动这股热潮的重要力量,大大小小的本土潮鞋平台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虎扑内部孵化的“毒”App。公开信息显示,毒成立于2015年7月份,主营为球鞋鉴定及交易平台。截止2019年4月底,已获得3轮融资,最近一轮的投资方为DST。根据相关媒体报道,本轮投后毒的估值已达10亿美金,正式进入独角兽行列。

  为什么一个球鞋交易平台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独角兽?这还要从中国的球鞋市场谈起。

  全民炒鞋时代?

  球鞋爱好者乔泽豪(化名)曾向记者吐槽过买Yeezy有多难。Yeezy的发售分为线上和线下两部分,线上是先登记再摇号,也可以选择去现场排队拿号,拿到号后品牌方会抽签,被抽到的持号者才有购买Yeezy的权利,抽中一双鞋是很不容易的,原因在于鞋贩子会雇很多人排队拿号,无论雇佣者当中谁中了鞋,都归鞋贩子所有。当场有人中了号,就会把号卖掉,或者拿到鞋之后把鞋卖掉。

  为了抢鞋,甚至耐克还出现过官网被黑的情况,整个官网的鞋被一个团队幕后操作全包了,只发往三、四个地址。因此想要抢一双原价鞋越来越难,落到鞋贩子手里的鞋越来越多,鞋就越来越贵。

  从16岁就开始倒卖球鞋的秦南的看法与乔泽豪基本一致,他说自己基本都从海外的买手拿货,微信交易,从未见过面。一般买手的货源多来自海外的一级代理商、专卖店等渠道,通过私人关系或者雇佣人排队抽签,买到与发售价相同或者略高于发售价的鞋子后,再加价卖给下游像秦南这样的供货商,之后秦南再加价出售给下游的大B和小B们。

  球鞋交易平台“Drop”的CEO、从事球鞋行业13年的王曦龙对行业的认知简单而直接,“现在就是全民炒鞋的时代”。

  相对于“鞋贩子”这个称呼,王曦龙更愿意把这批炒鞋的人定位为“球鞋投资者”,即通过球鞋赚钱的人。Drop的目标用户就是球鞋投资者。通过自己的渠道,Drop以高于品牌发售价、低于市场的价格购入限量版球鞋,每双加价50-100元后,在线上售卖。

  在王曦龙的手机后台,记者看到当天发售的数百双球鞋已经被抢购一空。王曦龙说,三五百双球鞋在Drop上基本几秒钟就被抢完。目前依托于有赞的Drop,已经积累了2w多用户,每个月流水达300多万。

  风口飞起的毒

  而毒的崛起,其关键便在于乘上了炒鞋的东风。

  在球鞋二级市场,一双球鞋从品牌发售到穿在用户脚上,中间经过三四次转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根据相关媒体报道,一双限量版球鞋最终穿到消费者脚上,平均会在市场上流转七、八次。每流转一次,中间就有一个小B获利。据增长黑盒的数据抓取,nice(球鞋、潮流与时尚生活社区)的订单中,84%来自于球鞋转卖。

  作为虎扑和毒忠实用户的投资人余非(化名)认为,毒是相当具有商业头脑的一家公司。

  王曦龙对这个观点给出了详细的解释。对于毒来说,球鞋的转卖次数越多,平台的交易量就越大,这意味着一双鞋可以收很多次的佣金。以一双发售价为1299的TS X AJ1 High OG TS SP为例,目前毒的平台价格已经达到9849元,按照9.5%的抽佣比例来算的话,在毒上转卖n次,毒就能n次抽佣,最近一次的交易可抽935.7元。交易量这才是毒最核心的东西,有了交易量,才能有收入。

  另外,余非还表示,为了逃避缴纳佣金,毒的卖家们大多希望越过毒在其它平台上进行交易,但毒的平台并没有卖家和买家的直接沟通渠道,卖家想要卖出鞋,必须经过毒的鉴定之后,由毒发货给买家。卖家可以在平台上发布鞋子的图片,但信息都会经过后台审核。

  在私人鉴定师勾玉的眼中,用户之所以有鉴定需求,关键在于市场上的假货实在太多。以十几年玩鞋的经验来说,他认为假货的比率占有中国球鞋市场的80%,而余非则认为这个数字在90%以上。对此,从事球鞋行业十余年的专卖店老板孙亚(化名)认为,中国99%的做正品球鞋的卖家,都是做假鞋出身的。

  他算了一笔详细的帐:一款鞋将近10个码,进价1000多到2000多不等,一套码近2万块,如果一款鞋进四五套码,按照一家店几百款鞋来算,起码要四五百万的流动资金。作为第一批进入这个市场的人,在还没有毒、nice、淘宝这种交易平台的情况下,很少有人具有这种资金储备,于是,卖假鞋就成为了原始积累的主要途径。

  对于卖家和买家来说,卖家当然不会明说“我卖得是假鞋”,但价格往往能够清楚地告诉买家 “这鞋是假的”。每一单交易都体现着彼此的默契。

  业务进入瓶颈期?

  追根溯源,毒2015年孵化自知名运动社区虎扑。目前的公开数据显示,毒的主体公司为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为杨冰,持股55%,虎扑则持股15%。对于毒估值超10亿美金,虽然虎扑创始人程杭表示“报道不实”,但近期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仍然表示,毒如今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

  预期是多少?根据七麦数据,2018年的iOS应用免费榜上,毒APP从年初的600-800位左右,跃居到年末的前50,稳居体育应用的第一位。在易观千帆上,,毒在服装服饰领域的二级市场排名第一。这款在2016年上线的App,获益于球鞋二级市场的火爆自身在垂直领域的长期深耕,在2018年迎来了飞速发展。

  但这也仅限于球鞋这一小众领域,2018年下半年开始,毒进入了明显的瓶颈期,从2018年12月开始,指标便没有发声太大的改变。从App端来讲,毒上交易量最高的仍然是球鞋,翻看数码、潮玩等标签,很多产品的交易量只有个位数或者十位数。

  同时,作为业务壁垒的鉴定也似乎也成为了毒的天花板。

  随着消费升级的到来,假货开始做得越来越真,标价也是真鞋才有的价格。于是,当买真鞋成为消费者的普遍诉求,真假也成为了买家们最大的痛点。这种痛催生了一个新的行业,球鞋鉴定师。

  鉴定师收取的鉴定费即是毒的另一收入来源。用户买了鞋,想知道真假,按照毒的要求提交鞋子固定部位的图片,排队等待结果即可,鉴定一单5元。在记者当天看到的19位在线鉴定师当中,多位鉴定师单日鉴定量为999+。

  交易次数的提高,也意味着鉴定业务量的增长。从毒的交易方式来看,每双鞋都必须经过毒的鉴定师鉴定为真后才能发给买家,那就意味着一双转卖了四五次的鞋子,就会在平台上被鉴定四五次。

  交易中的鉴定环节,保证买家能够买到真货,成为了品牌背书。单一的鉴定服务,切中的是广大用户的鉴真痛点,吸引了更多的用户到平台。于是,鉴定业务带来品牌打造、引流、盈利三项利好,真正成为了毒的壁垒。

  但在王曦龙看来,鉴定是毒的壁垒,未来也会成为毒的天花板。根据“WEN鞋评”自媒体主编余晖(化名)给到的信息,目前全国大概有200个鉴定师。根据相关媒体报道,毒2018年全年GMV超百亿元,2019年3月毒的月活超过140万,在这种情况下,人工的力量能否满足用户的鉴定需求?出错率如何降低甚至避免?未来是否会采用大数据进行鉴定或自己培育鉴定师?对于这些问题,毒官方都未给予回复。

来源:创业邦  作者:楚春希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