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伊藤忠敌意收购迪桑特走向了尾声

伊藤忠敌意收购迪桑特走向了尾声

3月25日,日本运动品牌迪桑特对外宣布,迪桑特现任社长石本雅敏将在今年6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卸任,取而代之的将是在年轻时就被派驻到北京和上海的伊藤忠专务执行董事、同时也是伊藤忠CEO冈藤正广“心腹”的小关秀一。

  日本商社巨头伊藤忠对迪桑特发起的这场“史无前例”的敌意收购闹剧终于走向了尾声。

  3月25日,日本运动品牌迪桑特对外宣布,迪桑特现任社长石本雅敏将在今年6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卸任,取而代之的将是在年轻时就被派驻到北京和上海的伊藤忠专务执行董事、同时也是伊藤忠CEO冈藤正广“心腹”的小关秀一。此外,伊藤忠执行董事兼监察部长土桥晃将就任迪桑特新任CFO。

  在董事会中,除了帮助迪桑特在韩国事业取得巨大发展的功臣金勋道和曾担任阿迪达斯日本副社长一职的小川典利大以外,公司现有的“迪桑特系”董事将全部被罢免。这也意味着从创立至今走过80多年后,这家运动品牌公司今后的“话语权”将正式落入伊藤忠手中。

  携手跨越的两次经营危机

  作为日本运动行业的知名品牌,1935年创立的迪桑特一直在滑雪服生产领域以高性能而闻名,近年来也多次为瑞士、西班牙以及加拿大等国家滑雪队提供比赛服装。现如今,迪桑特在日本本土及韩国已经成为运动及户外服饰的潮流指标。

  而伊藤忠商事则是以纤维纺织品起家的综合商社。尽管伊藤忠在中国不如三菱商社和三井商社知名,但早在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前,伊藤忠商事就成为日本各商社中最早进入中国的先驱。

  其在中国市场多年的耕耘也为母公司业绩带来了巨大飞跃。2014财年,伊藤忠的利润突破33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8亿元),并在2015财年首次超过三菱和三井两家公司,成为日本最赚钱的商社。

  提起伊藤忠和迪桑特,“双方一直处于蜜月期”是多年来外界对这两家公司关系的描述,他们之间的合作可以追溯到50年前。作为迪桑特的最大股东,伊藤忠曾两次被日本媒体誉为“拯救迪桑特的救世主”。

  1980年代初,迪桑特代理的高尔夫用品品牌万星威(Munsingwear)在高尔夫热潮下迎来业绩的大幅增长,但到了1984年,随着热潮过去,留下的大量库存为迪桑特带来了156亿日元的巨额亏损,迪桑特已很难依靠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园。

  这时,上一代的石本惠一社长(石本雅敏的父亲)向大客户伊藤忠请求了帮助。通过获得股份和向迪桑特派遣董事,伊藤忠帮助连续3个季度严重亏损的迪桑特重新站了起来。

  在派遣的董事里,伊藤忠衣料部长饭田洋三由此成为迪桑特常务,并在出色表现下于1994年被任命为迪桑特新任社长,而石本惠一则留任会长一职。

  1996年,在电通公司工作的石本雅敏作为“社长候选人”入职迪桑特,但在两年后遭遇了一次更大的考验。1998年,过去一直委托迪桑特公司承担品牌在日本市场服装和鞋类产品的销售及配送的阿迪达斯宣布取消授权合同,并为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计划专门在日本建立一个全资子公司来接管该地区服装和鞋类产品的配送业务,以保证日本这一亚洲重要市场。

  “迪桑特人”出局、安踏蓄势待发——伊藤忠敌意收购始末

  在丢掉了“阿迪达斯日本总代理”的招牌后,迪桑特的营业额从1000亿日元下跌到了600亿日元,此次事件在业界被称为“阿迪达斯冲击”,并被日本经营课程写入经典案例。

  为了克服这一危机,迪桑特裁减了500多名职员,并以培养品牌影响力为目的将已拿到品牌经营权的“万星威(Munsingwear)”、“乐卡克(Le coq sportif)”、“arena”等品牌进行大力宣传。

  与此同时,迪桑特开始将海外业务的重心放在了韩国。通过投入巨资在釜山开设研究所和推广“运动休闲”概念后,迪桑特成功打入韩国市场,在韩国国内的业绩急剧上升——当然,这背后少不了伊藤忠的大力支持。

  2013财年,迪桑特的营业额达到1099亿日元,时隔16年后再次回归“1000亿”行列,其中海外销售额为511亿日元,而韩国市场占其中的约90%。

  在这期间,迪桑特经历了三任掌门人的更迭,除饭田洋三(任职期间为1994-2002年)外,田尻邦夫(2002-2007年)、中西悦朗(2007-2013年)均为伊藤忠指派,且伊藤忠一直在试图通过大股东身份来扩大自己的商业版图的做法,引发了公司内部的强烈不满。

  “差不多我也想当社长了,什么时候才能不做伊藤忠的殖民地呢。”当时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的迪桑特员工表示,在2012年石本惠一患病去世后,公司里出现了许多希望“将大权奉还给迪桑特创业者”的声音。

  经营战略分歧浮现,漫长“蜜月期”不再

  这些声音让过去“亲密无间”的迪桑特和伊藤忠在此时开始出现裂缝。2013年,时任社长中西悦朗在理事会的紧急动议中被免职,石本雅敏成为时隔19年后首个非伊藤忠指定的继任人选,迪桑特重新回到“石本人士”手中。

  唯恐大权再度旁落,石本雅敏开始大刀阔斧进行改革,采取自主经营的路线,也不再主动向伊藤忠进行沟通咨询。而因为石本雅敏这种极力“去伊藤忠”的表现也让他们的大股东开始焦躁。

  两家公司长期以来还在海外战略等方面存在分歧。2017财年,迪桑特营业额创下历史纪录达到141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5亿元),其中韩国市场就占据了其中约一半的719亿日元。

  在业绩的高速增长下,石本雅敏在2016年非常自信地发表“展望2020”的长期战略,并提出在2020/21财年实现营业额2000亿日元,经营利润达到160亿日元的目标。“这是一个足以与现在营业额仍有2到3倍差距的美津浓比肩的、非常有野心的想法。”一名业内人士在接受wwdjapan采访时表示。

  但伊藤忠方面认为,迪桑特对韩国的依赖度正在逐年提高,而在中国和日本两个市场的发展速度低于预期,伴随着品牌在韩国业务趋于平稳,伊藤忠希望敦促迪桑特方面在韩国之外的市场寻求增长。“迪桑特需要有一个增长战略,以便它可以在中国开设1000家商店。”一位伊藤忠高管表示,“依赖市场规模小的韩国是非常危险的,而迪桑特目前仍没有要改善的迹象。”

  根据安踏财报数据,2017年和2018年,迪桑特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分别为64家和117家。

  真正让关系进入白热化阶段的时机是2018年6月在伊藤忠东京总部举行的双方领导人会谈。日本媒体《周刊文春(文艺春秋)》随后以“伊藤忠冈藤社长的恐吓记录”为题曝出此次会谈的录音细节,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这份被曝光的录音长约40分钟,录音中清晰地听到伊藤忠社长冈藤正广用关西腔对石本雅敏说“迪桑特就是只想借助伊藤忠信誉的白眼狼儿,现在的经营体制我不会承认的,你不要做生意了!你把我当成傻X吗?!”

  而石本雅敏则表示出了要在与伊藤忠保持不弃不离的关系下“自立门户”的决心,并提出打算把公司董事由8人减少到4人,其中伊藤忠出身的董事也减少到1人。“我作为经营者,凭什么不能就这样按我的想法来执行?”他说。

  随即冈藤正广被他的态度激怒,扔下一句“被这样当猴儿耍,忍不了了”后离去,最终此次会谈以决裂告终。

  伊藤忠的“报复”行动马上开始了。

  7月4日,伊藤忠开始迅速依次增持迪桑特的股票。通过查看工商信息,作为公司最大股东,伊藤忠在过去的2011-2017年间一直持有迪桑特发行股票的25.7%,到了7月6日和8月27日,伊藤忠的持股率分别上升到了26%和27.7%。

  就在伊藤忠对外用“这是正常变动”等理由解释这次对迪桑特股票增持的同时,2018年8月,迪桑特宣布与内衣制造商华歌尔达成全面的业务合作关系——这是一次伊藤忠方面不知情而被董事会作为紧急协议通过的决定。

  “华歌尔和迪桑特的业务合作有没有可能发展成资本合作?”在记者会上,当华歌尔集团总经理安原弘展被问及这种可能性时,他表示“目前没有这方面的考虑。”从这一点来看,华歌尔不可能成为迪桑特的下一个靠山。

  10月15日,伊藤忠同样在没有通知迪桑特的情况下向日本近畿财务局提交了申请大量持股的报告书,由此对迪桑特的持股比例上升到了29.8%。

  没等到迪桑特做出反应,2019年1月底,伊藤忠公布了200亿日元(1.82亿美元)的收购迪桑特股票的要约(每股溢价50%),将其在迪桑特的股权提高至40%,以实现对迪桑特更强的影响力和对提案的否决权。

  “这一(收购)公告是单方面做出的,没有事先通知我们的董事会,也没有任何提前咨询,”石本雅敏对日本媒体表示,当伊藤忠于10月份增加其股权时,他也没有得到任何通知。虽然对此迪桑特于2月7日表示了反对意见,发展成为敌意收购,但在此时迪桑特已来不及做出任何挽救。

  “迪桑特人”出局,安踏蓄势待发

  截至3月14日,伊藤忠的持股比率已提高至4成。这不仅将对迪桑特的董事会构成产生影响,伊藤忠还将获得实质上的经营支配权。

  此外,这次伊藤忠对迪桑特的股票收购计划,还涉及一个受人关注的中国企业——安踏。

  2016年,安踏与迪桑特、伊藤忠一起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根据三方签订的合资意向书,合资公司初期注资2.5亿元(44亿日元),安踏、迪桑特及伊藤忠将分别按照6:3:1的出资比例占有相应股份。

  根据日经的报道,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和他的亲属在日本迪桑特公司中持股7%,是仅次于伊藤忠的第二大股东。丁世忠日前在接受日经采访时明确表示,支持包括公开要约收购和更换董事会在内的伊藤忠商事的计划。

  “如果迪桑特根据伊藤忠的计划进行转型,股东将受益。”丁世忠说。

  他同时表示,迪桑特“有潜力成为全球品牌。”他以中国为例,“对于迪桑特来说,在中国做大事并不难。”

  可以看出,伊藤忠方面和丁世忠就迪桑特在中国市场的加速发展中达成了初步共识。而在迪桑特的最新声明中,公司将在第一大股东伊藤忠的主导下制定未来的增长战略,并在伊藤忠头号“中国通”小关秀一的亲自指挥下,将最大希望寄托于伊藤忠拥有优势的中国业务。

  不过,在过去两年的年报中,安踏都只公布了迪桑特在中国区现有的门店数量,至于具体的营收数字,则以“够不成占比”为理由,并未披露。

  至此,曾经独领风骚的“迪桑特人”已然谢幕。伊藤忠作为迪桑特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会更加稳固。“但目前情况下,公司会慎重地开展下一步的动作。”伊藤忠一名高管表示,如何获得迪桑特现有大量员工的支持和认同是伊藤忠将面临非常重要的难题。

  另一方面,由于过去几个月内发生的一连串不和谐的事件引起了大量舆论的关注,今后随着角色的转变,新一届的迪桑特管理层将迎来更多挑剔的目光,其执行力也将受到考验。

  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到来之际,要怎样利用现有的全球供应网络和资金能力来让迪桑特继续发展壮大是当前伊藤忠需要交出的答案。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界人士指出,“如果不把这些问题解决,这场TOB的闹剧看起来就像是两个情侣‘反目成仇到相爱相杀’的故事,要操心的事情还多得很呢。”

来源:懒熊体育  作者:佟林霖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