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时尚对地球的破坏到底有多严重?我们至今仍说不准

时尚对地球的破坏到底有多严重?我们至今仍说不准

时尚品牌知道它们需要减少环境足迹。但错误信息以及缺少用于衡量进展的可靠数据,正在妨碍时尚行业变得更加“绿色”。

  在过去两天时间里,Maxine Bédat(环保购物平台 Zady.com 联合创始人)一直在搜罗关于时尚行业对社会和环境造成影响的确凿事实。这是个煎熬的过程。

  Bédat 计划在四月成立“新标准研究所”(New Standard Institute),作为一个数据库和创新中心,研究所旨在帮助时尚行业采纳更佳的实践。为了追踪经常被引用的行业数据的来源,她飞遍全球各个角落,与专家和行业内部人士打了无数个电话。她发现,有些数据似乎是编造的,例如服装行业雇佣了全球六分之一的劳动力,以及 80 %的服装工人是女性。至于时尚行业对环境的影响,虽然确实数据更多了,但数据质量不见得更好。

  “如果如此重要的数据也是假的,那会显得很可笑,”她说。“我们发现环境方面的造假数据很少,但存在更大的数据缺口。”

  时尚行业为第二大污染行业的“事实”早已被多次证明是假的,但时尚行业无疑仍是世界上最“肮脏”的行业之一。服装生产所用的材料来自于石油和农业等高污染行业。生产过程经常会用到刺激性化学品并消耗大量水资源。全球供应链把商品送到了世界各地。未售出的和穿旧的衣服又增加了废物数量。

  但我们对时尚行业的内部运作机制仍缺乏了解,这给解决该行业的环境问题带来了阻碍。环境影响不够明确会成为时尚行业不作为的借口。尽管为了减少环境足迹,更多品牌加入了相关全球倡议,但许多品牌缺少做出有效改变所需的信息。

  “无知是福,”丹宁服生产商 Saitex International 的创始人 Sanjeev Bahl 说,该公司为 Everlane、Eileen Fisher 和拉夫劳伦集团(Ralph Lauren Corp)生产牛仔裤,环境足迹较低。“你可以为自己树立支持环保的虚假形象,没人会追究你。”

  许多品牌制定了旨在改善环境足迹的目标,但在确定工作方向和具体方法时,它们经常使用劣质信息或不完整的信息。

  “如果如此重要的数据也是假的,那会显得很可笑。”

  由于更多品牌开始寻求改善可持续发展足迹,各大组织团体正在开发更多的工具和数据库,供时尚企业应对环境问题,例如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 Inc)的可持续发展指南和 Bédat 的 NSI 。品牌和活动人士认为,为了提升数据收集和责任追究水平,宏大的目标是第一步,而且时尚行业对环境问题已足够了解,是时候迎来重大变革了。但如果最终没有获得确实数据的支撑,这些目标会因为无法衡量进展而变得毫无意义。

  2018 年,在联合国的支持下,多家时尚大牌联手制定了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行业宪章。开云集团(Kering SA)、博柏利集团(Burberry Group PLC)、Hennes & Maurtiz AB 和 Inditex SA 等企业均已签署该文件,并做出了一系列承诺,包括到 2030 年减少行业碳排放量 30 %。

  这些企业的首要任务之一是弄明白它们要减少的是什么。

  “对可靠数据的需求当然很大,我们也在努力满足这一需求,”联合国时尚行业应对气候变化负责人 Lindita Xhaferi-Salihu 说。她还提到,参与制定行业宪章的时尚品牌正在收集必要的信息。

  即使是目前关于时尚行业对气候造成影响的最优质分析,仍存在值得商榷之处。这份发布于 2018 年的分析报告估计,时尚行业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 8 %。ClimateWorks 为报告提供了资金支持,但未在报告上署名。尽管对报告表示支持,但 ClimateWorks 认为在“准确计算”碳排放量方面还需要开展更多工作。负责本次研究的咨询公司 Quantis 表示,碳排放量的计算方法不尽相同,但它们对自己的研究成果充满自信。

  如果缺少这种信息,在实现更负责任的运营的过程中,时尚行业会盲目行动。

  “设定行动目标的企业将面临严峻的问题,”纺织业专家 Linda Greer 说。在去年年底之前,她一直在领导非盈利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协会(The Natural Resources Defence Council)与时尚行业之间的合作。“它们需要能有效衡量行动成果并为行动提供指导的数据,但目前几乎不存在这种数据。”

  开云集团多年来一直在分析自身对环境的影响,包括碳排放、水资源消耗和污染,但该集团的分析也存在盲点。开云集团的目标是到 2025 年建立一个完全透明、负责任的供应链。该集团在去年表示已完成目标的 95 %。

  “如果你不去做分析,不了解你对环境的影响及其原因,你不可能制定出改善措施,”开云集团首席可持续发展官 Marie-Claire Daveu 说。

  如果缺少这类信息,在实现更负责任的运营的过程中,时尚行业会盲目行动。

  时尚行业还要走多远才能准确了解自身对环境的影响?我们可以从开云集团(全球最大的时尚企业之一)面临的挑战中看出些端倪。

  为了衡量企业或产品的环境足迹,需要理清已发展好几十年的复杂行业体系,而人们对这一体系几乎没什么研究,监管也少得可怜。尽管时尚行业多年来一直在讨论改善供应链的透明度和对供应链的了解,但许多品牌压根没有采取行动。全球时尚议程(Global Fashion Agenda,简称“GFA”)的数据显示,约一半的时尚企业没有为可持续发展采取任何行动。

  时尚企业迅速参与到了流行倡议中,例如禁用动物皮毛以及制定空洞的长期目标。这么做有利于企业宣传,促进销售增长。但数据分析无法产生相同的轰动效果。

  “不幸的是,时尚企业希望展示的要么是巨大的数字,要么是性感的故事,它们对展示信息不感兴趣,” Colour Connections Textile Consultancy 董事总经理 Phil Patterson 说。“从产品生命周期的开始到结束,衡量指标和分析应贯穿其中。”

  可持续服装联盟(Sustainable Apparel Coalition,简称“SAC”)由 200 多个品牌、零售商、生产商和行业观察机构组成。自 2011 年成立以来,该组织一直致力于开发一套统一的工具,用于衡量产品、工厂和企业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但开发十分迟缓,而且依赖主动上报的数据,因此数据缺失严重。

  “每一个阶段的数据库都存在严重的数据缺失问题,” SAC 前董事 Greer 说。“我们花了七到八年时间来收集数据,但还是无法提高数据的数量和质量。”

  2017 年,仅有 7000 家工厂完成评估,注册参与 2018 年评估的工厂还不到 6000 家。而 SAC 一开始设定的目标是到 2018 年,参与评估的工厂要达到 20000 家。

  SAC 认为,它的成立宣告时尚行业首次开始关注可持续发展问题,要解决该问题还需假以时日。该组织还表示去年又增加了 48 名成员,并认为这是时尚行业愈发倾向于变革的标志。

  “我们即将开发出推动变革所需的衡量指标,” SAC 临时执行董事 Amina Razvi 说。

  “每一个阶段的数据库都存在严重的数据缺失问题。”

  数据缺失让企业开展气候友好型运营变得更加复杂,例如权衡不同材料的利弊和成本变得更加困难。

  举例来说,因种植地点和种植方式不同,不同棉花的环境影响差别很大,但这一差异并不一定会体现在评估其环境影响的工具中。相比之下,再生聚酯的水资源利用率更高,但存在微纤维污染风险。

  “目前压根没有能让品牌了解其环境影响的工具,” Stella McCartney 可持续发展及创新总监 Claire Bergkamp 说。

  Stella McCartney 一直处在追求绿色时尚的最前沿,目前正打算委托开展新研究并分享研究成果。

  面对目前存在的知识缺口,时尚行业不应止步不前,而应采取行动提升环境绩效。

  “时尚企业在两个问题上陷入了困境,一是希望基于证据采取行动,二是希望时尚行业行动起来,” GFA 首席可持续发展官 Morten Lehmann 说。“形势紧迫,我们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但我们不能随心所欲。”

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作者:Sarah Kent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