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回顾2018 内衣品牌的兴衰荣辱

回顾2018 内衣品牌的兴衰荣辱

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现代人对于内衣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多元化。

2018年已经过去了,内衣行业也经历了几许沉浮,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现代人对于内衣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多元化。今天我们就跟随中国服装网一同去了解一下2018年几大内衣品牌的风起云涌。

维密的节节败退

2018年对于维密来说应该也是比较难熬的一年,从年初开始,维密的总体业绩就一直在下滑。为了寻求新的增长点,维密近年来在价值超过200亿欧元的中国女性内衣市场看到了新的商机。而维密也在近年来的一系列动作中频频向中国市场示好。近年来维密大秀连续邀请中国模特以及中国风单元的设置,也让中国市场逐渐关注起来这个性感天使。

2018年,维密也确实在中国市场扩张了不少,但是效果却并不是很理想。在北京香港等地的接连开店,也让维密逐渐走入了中国的市场。但是在中国市场的大肆发展也并不影响维密销售额的下降。对于尤其低迷的实体业务,维密在2018年已经开始实行关店策略,二季度财报会上,集团首席财务官Stuart Burgdoerfer 宣布当前财年拟关闭20间门店。

同时在一年一度的维密大秀上,作为维密品牌性感营销的集中展示,维密大秀依旧能够创造话题。然而,此次维密秀的热度却大不如前。史上最便宜内衣的出现,遭到不少网友调侃:怕是没钱了,大秀战袍都做不起了。虽是调侃,但维密营收下降是不争的事实。

在传统零售陷入瓶颈之际,维密的另一个突破口或许来自于线上。尽管11月维密同店销售额继续录得6%的下跌,但线上零售额增长了2%。同时维密也在进行着一系列的举措来企图寻找到新的转机,重拾丢掉的泳衣业务、联手印花女王”Mary Katrantzou推出联名款、更是还出售旗下品牌来改变窘迫业绩状态。虽然几经努力的维密并没有在业绩上取得进一步的回升,但是多方尝试之后维密会找到适合自己的策略也未可知。未来维密这个性感天使又会何去何从还要看19年维密是否能够真正和消费市场相切合起来。

华歌尔的战略转折

作为日本的内衣和纺织品巨头,华歌尔的2019年也在不断的尝试中度过。向来做传统内衣的企业华歌尔集团(Wacoal Holdings Corp)九月份宣布,已经同意和日本运动服饰公司 Descente Ltd(中文译名迪桑特,以下简称 “Descente”)达成全面的业务合作关系,包括设计、分销,以及创建新的品牌和业务。华歌尔和 Descente 将考虑在功能和时尚相结合的运动休闲领域创建新的品牌,并共同开发高性能的服装。双方还将利用各自的工艺优势,开发紧身运动服和泳衣等新产品。

  近年来优渥的生活也促进了越来越多的女性走向了运动场所,随之衍生的运动内衣以及运动裤等服装也变成了一大热门产业。对于华歌尔这已经走过70个年头的品牌来说,将运动休闲产品作为接下来发力的重点不仅仅是为了挽救止步不前的业绩,更有助于其更好地营造健康、年轻化的形象,并使之成为未来市场增长的另一个主要推动力。

都市丽人的国际化之路

回顾2018年,相比于维密的业绩下滑、股票下跌、砍掉品牌、关闭店铺等等惨淡经营的状况,“中国维密”都市丽人可以说发展的很是风生水起了。都市丽人一向占据国产内衣品牌的龙头宝座,2018年的一系列举措让我们再度看到这个内衣品牌的雄心壮志。

2018年开始之初,都市丽人就在各大资本巨头和互联网品牌之间游走:先是在一月份与唯品会联合在唯品会总部共同开启时尚美丽之旅第一站;然后在二月份又与京东旗下全资子公司京东世纪设立合作基金,都市丽人表示计划通过该规模达10亿元的产业基金进行贴身衣物行业并购和资源整合,进一步拓展集团于全球行业的知名度及足迹,并扩大收入来源;

在随后的四月份,都市丽人发布2017财年财报同时,宣布旗下全资附属天津都市丽人与上海卡帕Kappa成立合营公司,在中国生产销售男性贴身衣物及女性运动内衣。并且还在同月发布公告,公司与京东、腾讯、唯品会控股及中瑞控股属下全资附属公司订立认购协议。本次认购完成后,都市丽人成为国内少见的同时获得几大明星资本和互联网巨头入股的公司,在成长的不同阶段分别获得今日资本、复星国际、京东、腾讯、唯品会、中瑞控股等入股。

很显然,都市丽人在下一盘大棋,一边募资一边扩张,而接下来的举措,让人不禁怀疑都市丽人此前所做的一切是否在为走向国际化谋求支持。

去年5月底,在超过350位中法两国企业家代表的共同见证下,都市丽人与法国资深内衣设计师Emeline Duval、法国跨界设计大师Nathalie Sokierka在巴黎市政厅的庆典大厅共同签署了合作意向书。此次与都市丽人签约的法国设计师曾与爱马仕、路易威登、迪奥等国际知名品牌有过合作,她们将共同在之后的时间里为都市丽人设计数款商业和公关款式,新品将于今年上市。

产品设计上签下了国际设计师,战略布局上也绝不落后。七月份都市丽人发布公告称,Sharen Jester Turney已获聘任为集团首席战略官,自201871日起生效。Turney的主要职责为对战略规划和执行、提升品牌形象、产品企划和引入设计师、海外并购项目及零售运营各方面给予建议。据悉,Sharen Jester Turney在加入都市丽人前,于2000-2006年期间曾任维密首席执行官,在2006-2016年间担任维密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帮助维密的收益由45亿美元增长至70亿美元。

紧接着,8月初,都市丽人又发布公告称,曾为日本内衣品牌华歌尔工作逾42年,担任华歌尔研究开发部部长的汤浅滕已于201881日获聘任为都市丽人首席技术官,服务期为三年,约满后可另行商议续约。汤浅滕是研发和商品企划的专家,在19762018年工作期间,曾取得专利达八十件,同时也获得多项日本的专利奖和优秀设计奖。

先后聘任维密及华歌尔两大国际内衣巨头的前任高管,都市丽人的野心可见一斑,新官上任烧的第一把火就是定位产品高端化。

去年1116日,都市丽人首家购物中心店开进了深圳市中心商圈的皇庭广场。这家由维密前任CEO参与设计运营的店铺相比以往街边店给人的感觉更为时尚。不仅招牌换上了都市丽人的英文名“Cosmo Lady”,店铺设计也更加现代简洁;货品搭配以约会、运动、上班等消费场景需求为主导,商品陈列则按时尚、性感、基础、功能、美妆配件五大功能分区摆放。店铺一开即引起了各行业的广泛关注,因为它相比以往实在是太不一样了。当然,也有人提出,都市丽人此举换汤不换药,未必能让品牌变得更时尚让人对它的更多可能性抱有期待

在过去一年里都市丽人的业绩与股价都呈现出利好的局面,说明其走的这一步棋,成功也许只是时间问题。有人分析称,如果未来中国本土要崛起一个与维密比肩的品牌,那么很大可能是都市丽人。

南极人的卖吊牌之路

  成立于1997年的南极人品牌在中国市场上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品牌。在中国市场上,南极人代表着老一辈传统企业的长远眼光。在2008年,南极人紧跟着互联网的发展开启了转型之路。把生产端和销售段的自营环节全部砍掉,经营了十几年的所有工厂全部被卖掉。专心做南极电商,南极人从此之后不再自己生产,只专心于品牌建设,提供增值服务,彻底走上了品牌授权的商业模式。

  而近几年在电商行业,南极人也是照样混的风生水起,连续多年南极人都在天猫双十一成为品类第一、销量第一。在今年的双十一之后,南极人一如既往地取得了好成绩,但是南方周末的一则消息向大家揭露出了南极人的真面目。南极人电商不生产,只卖吊牌,没有品控。并且南极人一味的冲销量,在品质方面却屡屡上黑榜。

  针对品牌授权事宜,南极电商内部人士表示:这就属于解读有误了,因为这是很正常的一个模式。并且当问到南极人是否采用不负责生产,只负责销售吊牌的模式时,其仅回复称:这个具体看我们相关的公告,我们的模式在年报公告里都有阐述。业内人士认为,南极电商选择何种经营模式是其自由,企业的生命线产品质量更值得消费者关注。

  南极人一直以来的多种策略让其在中国市场深受大家的认可,而产品才是其品牌的本质。一味地舍本逐末,追求销量或许会消耗其品牌的影响力也未可知。

  内衣市场的风起云涌

  2018年国内外的内衣品牌无一不在为着更加适应市场而做出过一些列的动作。对于本土的品牌来说或许会更加的了解中国市场的需求,从而更能够借着中国市场的迅速发展而取得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对于品牌来说,产品还是其根本,有了更好的产品才能够帮助其在市场上有着更加进一步的强劲发展。

  而对于国外的内衣品牌来讲,在中国市场想要谋得一席之地,更重要的还是要了解消费市场。想要在中国市场开拓出新的业绩增长,还需要深入了解中国这个广阔市场的需求,适当的迎合市场,才能够在市场上收获更好的成绩。

来源:中国服装网  作者:李园园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