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另眼看服装丨山东如意收购Bagir推迟 Burberry广告失利

另眼看服装丨山东如意收购Bagir推迟 Burberry广告失利

2019年的第一个星期一,新年第一周国内外服装界又发生了哪些大事件?中国服装网带大家一览国内外服装界动静。

  2019年的第一个星期一,新年第一周国内外服装界又发生了哪些大事件?中国服装网带大家一览国内外服装界动静。

  国内大事件:1月1日~1月6日

  韩都衣舍联名前Gucci设计师 推出4万元天价涂鸦面罩?

  韩都衣舍官方旗舰店上架了一款标价39999元的蓝牙面罩音箱。这款堪称“天价”的音箱,是韩都衣舍与前Gucci设计师共同推出的HSPM新年限定系列中的概念产品。虽说这款产品的定位是面罩+音箱,但是根据品牌官方给出的提示,产品太重并不适合佩戴,更像是造型独特的“赛博格”工艺品。这种中看不中用的“奇葩”奢侈品,确实是Gucci的一贯套路。除了这款概念产品,HSPM新年限定系列同时推出了一系列成衣。作为HSPM设计师联名的第二季,设计师创造性地引入了“涂鸦赛博格”的设计概念,兼容了对于艺术品质的追求以及意式风情的休闲随性。

  中服说:韩都衣舍靠着淘宝网店发家,其产品一向给人以快时尚、平价的印象,不过近几年随着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的发展,包括韩都衣舍在内众多淘品牌走上了迅猛发展的道路。与前Gucci设计师推出联名系列,不难看出,站稳脚跟的韩都衣舍已在品牌升级这条路上马不停蹄前进了。这并不是寒韩都衣舍第一次与该设计师合作,连续长期的合作,韩都衣舍的品牌实力可见一斑。联名系列的高定价,有利于提升韩都衣舍产品整体价格区间和产品格调,吸引更高端的消费人群。本次联名系列中的天价面罩音箱,尽管无甚用处,颇有“娱乐至死”的意味,却将产品上升至艺术品的高度,有利于品牌未来的整体形象定位。

  步森战略投资麦考利 欲借其拓展服装渠道

  1月2日晚间,步森发布公告,回复了深交所关于对麦考利停止重组改为战略投资的询问。对于变更原因,步森在公告中表示,考虑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审核周期较长,同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不利于公司与麦考利尽快形成合作,也无法于短期内完善上市公司在新零售、新链融领域的布局。公告还指出,麦考利目前已初步形成以“京东无界零售”概念为核心,以“批发+零售”、“线上+线下”为支撑的崭新业务模式,借助运营商、京东的品牌实力,发挥自身线下经营优势。步森希望尽快与麦考利公司形成合作关系,借助麦考利在“京东之家”和“京东专卖店”等项目上的运营优势,进一步拓展公司服装产品的销售渠道。所以步森决定放弃收购麦考利公司,转为战略投资。

  据悉,麦考利是国内大型通讯类产品连锁企业之一,先后与电信运营商、各大品牌手机经营厂商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7年,公司开始向“新零售”服务商转型。

  中服说:由于线上线下销售壁垒被打破、外来品牌瓜分本土市场份额等等诸多原因,传统服装品牌的道路越来越难走,转型在所难免。服装品牌转型往往从两大模块下手,一是产品设计和定位,二是销售渠道。步森为加紧布局线上线下新零售,对麦考利从收购重组转为战略投资,可以看出其正急迫渴望品牌业绩提升。1月3日晚,步森就近日2240万股公司股票被司法拍卖发布公告,联系去年11月步森股份大幅下跌,可以猜测公司或已出现财政危机,亟需开拓销售渠道提振业绩,这大概就是步森急于与麦考利合作的深层原因。

  尚未获政府批准 山东如意收购Bagir完成时将推至5月底

  2017年11月,中国山东如意投资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山东如意”)将以16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创新成衣设计制造和供应商 Bagir 扩大发行后 54%的股本,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时隔一年,2018年年底,Bagir 宣布与山东如意的这笔交易获得中国政府批准的时间比原先设想的要长,因此该交易的预计完成时间将推迟至2019年5月30日,届时山东如意将支付交易所需的剩余1320万美元现金。

  中服说:在过去的三年里,山东如意已经进行了总金额超过40亿美元的海外收购,收购对象包括法国时尚集团SMCP,瑞士奢侈品品牌Bally,纤维面料商LYCRA莱卡,英国风衣品牌Aquascutum等。而在刚刚过去的11月,集团董事长邱亚夫表示将放慢收购步伐,转而把重心放到旗下品牌矩阵上,目标用5年时间盘活已收购的业务。此次收购Bagir被推迟,并没有让山东如意的信心收到打击,不过,作为放慢收购步伐前最后一个被收购的品牌,这一插曲让这次收购更加充满期待。

  线上自营旗舰店开业 探路者童装业务“折返跑”

  1月3日,探路者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探路者童装线上天猫旗舰店于2018年12月29日开业。探路者童装天猫旗舰店是探路者集团旗下原创设计的童装品牌。此前,探路者将旗下儿童品牌授权给派克兰帝,但并未达到预期目标,2017年底探路者收回童装业务授权。探路者在微信公号中表示,此次探路者童装旗舰店开业也证实了探路者集团对此块业务的重视与信心,探路者天猫旗舰店现由探路者集团全权负责。在业内人士看来,探路者集团收回授权自营童装,也释放了将进一步回归服装主业的信号。但在激烈的童装市场竞争下,探路者童装业务要想迎头赶上,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眼下,探路者的重要课题之一,是在童装试错中失去的发展时间如何弥补回来。

  中服说:二胎政策的开放,让童装市场高速发展。作为国内户外品牌上市第一股,2014年,探路者推出童装品牌TOREAD kids。但是从开创之初,品牌的经营就交由第三方负责,探路者此时重新收回经营权在童装领域已不具有优势。纵观耐克、阿迪达斯、安踏、361度以及特步等品牌,均发力童装业务,且安踏的童装业务已成为集团业绩新的增长点。不过,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但未来探路者如何在童装市场的红海中突围,还要看其对童装业务的详细规划。

  国际大事件:1月1日~1月6日

  UA收到前高管一纸诉讼 索赔235万美元

  最近,Under Armour安德玛前任全球门店发展副总裁托马斯·沃尔什(Thomas Walsh)在美国巴尔的摩巡回法院提起诉讼,声称自己此前突然遭到辞退,并且原因不明。为此,他向前雇主提出总计235.5万美元的索赔要求。据称,这笔赔偿款中包括该公司早前承诺但未兑现的价值78.5万美元股票奖励,以及遭到不明辞退的损害索赔。托马斯·沃尔什最早在2018年11月28日,向法院提出诉讼。他表示,自己在2018年8月份“突然被解雇”,事先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以及书面理由。

  中服说:2017年11月,业绩低迷之时,安德玛曾宣布一项成本达2亿美元的重组计划。除了对业务进行“瘦身”,抛离一些业绩效率不高的品类之外,公司还将进行规模不小的裁员,预计将在2019年3月前裁员约400人。因此,2018年安德玛的新闻关键词几乎可以总结为裁员、人事变动、股价波动等等,即便10月底安德玛公布三季度利好财报,使得股价一度飙升28%,都难以挽回集团颓势。根据公开消息报道,安德玛内部工作环境遭到质疑,公司高层使用公司信用卡进行不当消费,管理层的腐朽使得公司业绩低迷连带着股价也难以提振。然而解雇集团高管并非易事,背后牵涉的利益足以让公司脱层皮,此前集团对裁员遣散费开支预估为约1000万美元,目前预计与此相关的重组成本在2亿至2.2亿美元之间,高于此前预计的1.9亿至2.1亿美元,再联系此次起诉事件,可以预见,未来短期内,人事变动仍将是Under Armour的一大话题。

  MK正式收购完成Versace 更名为Capri控股

  美国奢侈品集团Michael Kors对意大利奢侈品牌Versace的收购已经完成,并正式更名为Capri控股,1月2日开始集团股票交易代码改为CPRI。Michael Kors集团——如今的Capri——于2018年9月25日宣布以21.2亿美元(约145.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Versace,此前其于2017年以1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英国奢侈鞋履品牌Jimmy Choo,开启了收购和时尚品牌集团化的道路。据介绍,“Capri”这个名字的灵感来源于意大利奢华旅游海岛Capri。

  中服说:一年多前,Michael Kors刚刚收购Jimmy Choo,集团的业绩即在2018财年大幅攀升。此番收购Versace完成并更名的举动像是给集团开启新篇章,同时对已收购品牌进行整合。Capri集团预测收购Versace将帮助集团的营收增长至8亿美元,Versace品牌营收提升至2亿美元,而大部分营收将来自于Michael Kors品牌。不过,收购容易,盘活却难, 如何让Versace称为集团的肱骨之臣,还需要靠后期的管理、设计和品牌运营。

  Columbia收购中国合资公司剩余股份 更好掌控中国市场

  1月3日哥伦比亚公司宣布,完成原计划1日完成的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公司与中国合资公司,太古资源剩余40%股权的收购。此次收购于去年4月公布,但需经监管机构批准。该合资企业于2014年1月1日开始运营,总部设在上海。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公司拥有60%的业务,而中国合资公司拥有40%的股份,其自负利润和亏损的比例相近。太古资源在港澳和国内市场拥有包括Nike、adidas和New Balance等运动品牌的特许经营店在内的250个零售点。哥伦比亚品牌未来的计划包括继续投资在中国的发展,以及扩大直接和经销商运营的零售点。哥伦比亚打算维持现有的管理团队,员工,经销商和分销网络,帮助哥伦比亚品牌在中国发展。

  中服说:中国市场逐渐成为海外奢侈品牌及运动品牌的一块大蛋糕。中国目前虽然有探路者等本土户外用品品牌,但是这块市场依旧留有发展余地,专注于户外运动的Columbia自然不会忽视这块新市场。Columbia在过去的一年里业绩向好,但是中国市场却不景气。此次收购股权自营可以看作是Columbia攻占中国市场的第一步,第二步则是Columbia于2018年12月宣布任命John Soh为集团副总裁兼中国市场总经理,全面掌管中国业务。这项人事变动将于2019年2月中旬正式生效,即中国农历新年之后,看来2019年, Columbia要全面发力中国市场了。

  设计师品牌Marc Jacobs被起诉侵权 对方是美国摇滚乐队

  日前,美国摇滚乐队Nirvana(涅槃乐队)起诉美国著名设计师品牌Marc Jacobs,称品牌所用笑脸logo侵犯了乐队版权。控告文件指出,Nirvana已故主唱兼吉他手Kurt Cobain于1991年创造了标志性的笑脸logo,且“自1992年以来,Nirvana一直使用这一有版权保护的设计和logo来标示乐队的音乐。”文件中指出,在Marc Jacobs最新的Redux Grunge Collection系列中,部分单品的鲜明标志就是笑脸logo,而Marc Jacobs品牌方的侵权行为还不止于此。品牌已经开始使用更多的Nirvana乐队资源进行全面营销活动,如在广告中使用乐队歌曲的歌词、在品牌Tumblr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段“Smells Like Teen Spirit”小视频。在另外一则广告中,Marc Jacobs本人身穿一件涉嫌侵权的T恤,并附有Come As You Are配文——乐队1992年热门单曲的名字。

  中服说:近日,法国奢侈品牌 Cartier(卡地亚)试图阻止新加坡典当行MoneyMax(银丰当)申请“love”字样商标保护,但新加坡法院在12月20日正式驳回了Cartier的这一请求,同时表示:爱无处不在,“love”这个词不应该被一家公司支配。Marc Jacobs侵权案虽然与这起案件有出入,但却告诉我们一个事实,设计抄袭与否的界定是一个略显模糊的概念。此次被乐队起诉侵权,Marc Jacob本人表示他只是在致敬经典。究竟是致敬还是抄袭,Gucci近期的“艺术家此在”展览也对该类问题作探讨,意大利艺术家Maurizio Cattelan 认为,在这个所有一切都能被重复生产的时代,没有任何东西能真正保有“原创”的光环。

  Burberry发布首个中国新年广告 股价暴跌

  英国传统奢侈品牌博伯利1月4号发布中国春节主题广告,品牌大使赵薇、周冬雨饰演的新广告传递了中国农历年“团圆”的主题,广告以非正式城市环境中的全家福形式呈现。上述广告是英国品牌首次发布的浓郁中国氛围的中国主题广告,创意方面相当保守,亦毫无亮点,不过在此前多个品牌充满争议的中国主题宣传中,保守可能已经是品牌争取中国市场的上上策。广告片中,赵薇、周冬雨疑似饰演姐妹,人物安排是陈旧的“计划生育”讨论,未能领悟全新的“二孩”政策,尽管人物关系试图表现天伦之乐,但人物表情依然非常“英国”。整个广告创意毫无疑问是试图迎合中国市场,但是效果显然并不理想,广告片曝光后,即在中国社交媒体引起褒贬不一的讨论,唯两位明星的“流量粉丝”努力试图维护赵薇、周冬雨形象。

  中服说:前有Balenciaga,后有D&G、Burberry,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上,难有幸存者。国际一线品牌对中国市场虎视眈眈已久,但疯狂切分市场的同时,却仍然固步自封。可以说,奢侈品牌们对中国市场的规划配不上他们的野心。时尚头条网曾就D&G辱华事件发表看法,“从Balenciaga到D&G,再到Burberry错误地理解并输出中国文化,表面上看是“水土不服”,根本上还是品牌态度的问题:他们始终如一地保持着傲慢且懒惰的态度。”。尽管Burberry的几张宣传照片不足以酿成“严重事故”,但洋品牌们应该从这几次事件中吸取教训,对于迅速崛起的中国市场,外来品牌还是保持敬畏之心的好。

来源:中国服装网  作者:施侨露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