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专访李琳:江南布衣和她的艺术版图

专访李琳:江南布衣和她的艺术版图

江南布衣从杭州艺术中心到北京概念店,从“想象力学实验室”到正在筹建的美术馆,这个看似背后缜密部署规划过的艺术版图,在李琳看来,“其实没什么规划”。

2008年,身在加拿大的李琳给远在杭州江南布衣当时品牌部的头儿写了一封邮件,尽管他们刚刚通完电话,但对于江南布衣即将推进的艺术中心项目,这个倾注李琳与当代艺术家耿建翌满腔热情的“想象力学实验室”,对方仍然感到不解,“你做这个的目的是什么?”

“为什么要有目的呢?”从不爱写邮件的李琳在邮件里说道,“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艺术很大的受益者,我从艺术里得到很多快乐,也很enjoy能用艺术去影响别人。如果20岁还没出过国的我曾经在自己的城市看到过这些艺术,也许我会考虑试试去做艺术家”。

然而,让李琳感到惋惜的是,“尽管杭州这座城市有很好的美术学院,也有很多很好的艺术家,但却缺乏活跃的艺术机构。”李琳身边有很多艺术家朋友,与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活跃于当代艺术圈的耿建翌也近20年交情,“老耿一直有要做一个艺术中心的想法”。

2008年,作为本土设计师品牌的江南布衣已逐步打开国际市场,“公司发展状况还可以,我也觉得可以去实现一下这件事情了。”这一年,隶属于江南布衣艺术中心的 “想象力学实验室” 正式开始运作,坐标杭州。

“时间到了,有些事情就该让它发生。”这是李琳的方式。正如正在筹建中的江南布衣总部,李琳也是在与建筑设计师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讨论的过程中生出给自己多年的艺术收藏建一个美术馆的想法;而落户北京官舍商场一年多,已经举办两届展览的江南布衣概念店,亦是双方都希望做一间与以往都不一样的店,一拍即合的结果。

江南布衣从杭州艺术中心到北京概念店,从“想象力学实验室”到正在筹建的美术馆,这个看似背后缜密部署规划过的艺术版图,在李琳看来,“其实没什么规划”;正如1994年刚从浙江大学化学系拿到化学学士学位的李琳,也规划不到自己就在杭州创立了江南布衣。

ARTPLUS 专访李琳

Q1

ARTPLUS:杭江南布衣艺术中心、想象力学实验室与江南布衣之间是什么关系?

李琳:杭州的艺术中心就叫想象力学实验室,江南布衣在赞助“想象力学实验室”的日常运作,包括场地、人力筹备以及活动经费。

Q2

ARTPLUS:美术馆由GOA携手RPBW(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伦佐·皮亚诺建筑工作室合作设计,为什么会找伦佐·皮亚诺合作?现在进展到什么阶段了?

李琳:美术馆是江南布衣总部大楼的一部分,整个设计方案我们大概花了三年的时间去确定,目前还在土建阶段。我是建筑发烧友,去旅行的时候,那些我喜欢的建筑师,我都会去实地看看他们的作品,我一直很喜欢伦佐·皮亚诺的作品。

Q3

ARTPLUS:为什么会想去建一个美术馆?

李琳:在给江南布衣规划建办公楼的时候,空间还挺多的,当时我就跟建筑师伦佐说,我们还可以给“想象力学实验室”建一个长期的场地,在聊天的过程中他知道我也在收藏艺术品。他建议我,“想象力学实验室”作为一个更年轻、更实验,更多是活动和正在发生的艺术机构;而收藏的部分可以做成美术馆。但事实上今天再去看当初的构想又不一样了,因为光靠收藏也很难撑起一个很有活力的美术馆。所以其实要怎么去运营这个美术馆,现在我们也还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想法。

Q4

ARTPLUS:你多年来的艺术收藏未来都会放到美术馆里面去吗?

李琳:不一定。美术馆未来会找专业的馆长和策展人这样的运营团队来决定方向。至于这个美术馆是不是有我的收藏,这些都还不定。毕竟现在也还不确定这个美术馆是个人性质,还是会再成立基金会去运作。现在唯一确定的是,资金是我们出。

Q5

ARTPLUS:你收藏艺术品多久了,一般都收哪些类型的艺术品?

李琳:如果说是买艺术品的话,大概也有十七八年了,比如跟艺术家朋友在一起看到他们的作品,我会买;出去旅行逛画廊,看到合适家里挂的,我也会买。其实那时并不是一个收藏的心态,还是从家里能挂、能装饰,自己喜欢这样的立场去买艺术品。如果说有体系的买艺术品,应该还是2008年后,觉得慢慢找到兴趣了。

“想象力学实验室”之茶部,以茶为起点,实践道场道具、类品方法

Q6

ARTPLUS:那你收藏艺术品的线索是什么?

李琳:比较杂。什么都有一点,影像、装置、声音艺术,我自己比较喜欢的应该是观念艺术。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极简,总的来说国外的艺术家我买的比较多。国内的艺术家也有一批,耿建翌、张培力、刘韡、张恩利等,孙逊我应该是他第一个藏家,他还在读书的时候,老耿带我去他的工作室,我就开始买他的作品。

Q7

ARTPLUS:会常去看艺术展吗?

李琳:这几乎是我这二十多年来旅行的主要目的。我去每个城市之前都会提前查好这个城市有什么美术馆、活跃的艺术机构、画廊,去的时候我都会去逛,也会去看建筑。比如有的艺术家,只要我曾经看到是喜欢的,我对他有期待,我就会去看;也有的艺术家可能我看资料觉得还不错,但看了实物就觉得一般。

Q8

ARTPLUS:工作和你的爱好(艺术),时间上如何安排?

李琳:大概有一半的时间在杭州,因为家和工作都在杭州;一半的时间在全世界旅行,2015年我应该去了十个艺博会。基本上巴塞尔的三个艺博会(巴塞尔、迈阿密、香港)我每年至少会去两个、Freize的两个艺博会(伦敦、纽约)、法国的FIAC(法国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马德里艺博会也都去了,荷兰Tefaf(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博会)今年没去,但以前都是会去的,上海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和Art021也都会去,毕竟近嘛。现在去艺博会看的多买的少了,因为在做这些艺术项目要花很多钱。

“想象力学实验室”之“大航海”项目,2015年3月艺术家郭熙、张健伶从上海出发

Q9

ARTPLUS:很多国际品牌比如LV、Prada等也在做品牌的Art Foundation,建美术馆,做艺术展览;这些品牌的方式是否对江南布衣有所影响?

李琳:其实并没有。我知道LV在做Foundation的时候大概是两三年前,那个时候我们的艺术项目也已经开始了,并非从LV Foundation那边的想法过来的。艺术对设计是有启迪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的品牌包括LV、Prada、Chanel做很多艺术项目。对于做设计的人来说,艺术在创作上更自由,对设计有很大影响,使得这个人群会很关注艺术。

Q10

ARTPLUS:在你看来,艺术和设计的界限在哪里,有什么区别?

李琳:对我来说,艺术更多是提出问题,而设计是解决问题。设计的东西出来是需要有功能的;艺术往往是用很轻松的方式抛出一个问题,但可能就是这个问题要让很多人重新去思考很多,我觉得这是艺术很棒的地方。

Q11

ARTPLUS:你曾经说,如果重新选择,你会去读美术史?

李琳:我自己没有系统的学过艺术。其实做收藏最有意思的地方是要自己去找脉络,比如有时在画廊看到一个艺术家的东西,挺喜欢,价钱也能承受,我就会买下来;回去以后我会倒过去研究这个艺术家。特别是早期我对国外艺术家还没那么熟悉的时候,都会这样先买了,再顺藤摸瓜去研究。我发现那些我喜欢的艺术家,影响了他们的那些人我也是很喜欢的;那些喜欢的风格,最后都指向同样的人。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如果能有一个好的老师,我跟着他学习还挺好的。

Q12

ARTPLUS:是否有这样的案例,你收藏的、喜欢的艺术家,你跟他们其实有类似的经历?

李琳: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就像算命、心灵鸡汤这些东西为什么会有人去看,其实都是因为大家在里面找到了一两个点刚好和自己吻合了。

“想象力学实验室”之“月食”,第27回现场,请到的艺术家为徐震、秦思源

Q13

ARTPLUS:是否想过以后自己策一个展?

李琳:这些事情我很有兴趣,但专业的事还是让专业的人去做吧。我是一个恋物癖,走到哪东西买到哪,特别喜欢去逛跳蚤市场。我去日本的时候买了很多江户时代的布、瓶瓶罐罐,这些年来买了很多明信片、包装纸、卡片等等。我家里几乎都摆满了东西,它们跟记忆有关。我的心态是,我买了一件我喜欢的东西,我就得到了很多快乐,而且我玩了好多年,我就赚到了。如果有一天我要做展览,应该会做一个“破烂”展。

Q14

ARTPLUS:现在江南布衣飞设计团队有多少人?挑选设计师的标准是什么?

李琳:目前我们有四个品牌,JNBY大概10多个,速写和less也是10多个,jnby by JNBY童装少一些,只有四个。在设计师的选择上,专业是一个部分,技能也很重要。学设计里感觉不错的小孩还分两类,一类眼光挺好,但手上不行,这一类人适合做买手、造型师;还有一类能沉下心去琢磨,毕竟服装设计要画稿子,画的越细,出来的东西就越好,这一类就比较适合做东西。包括性格阳光也比较重要,其他没什么了,很多东西都是可以教的。

Q15

ARTPLUS:江南布衣做童装是因为你有宝宝吗?

李琳:对,我生女儿的时候就不想让她穿卡通,但其实我女儿小时候去迪士尼玩也还是喜欢迪士尼卡通的,那我也只好随她。刚开始她偶尔会穿我做的衣服,算是给我面子。现在她7周岁了,基本都穿我们的衣服,因为穿出去总有人夸她漂亮,其实人的眼光就是这样被塑造的。

Q16

ARTPLUS:你大学读的是浙江大学化学系,是怎样从一个理科生转到服装这个行业?

李琳:中国的小孩大概从高中起就开始了文理分科,而且很多选择都是父母决定的,我算是比较有主意的人了,但是我父亲比较专制,我就选了化学。从小我就站在我父亲的对立面,这也许与我的阅读有关,小时候就看西方的小说,价值观是这样被塑造起来的。但人是这样的,天性里喜欢的东西,不管你在做什么,处在什么环境,你就是会被那些东西吸引,所以毕业之后还是改了行。

Q17

ARTPLUS:除了工作、艺术,还喜欢什么?

李琳:在我生小孩以前,大概有15年时间,平均每天看两部电影,出去旅行也带着机器带着碟片。我看的片挺宽的,那些北欧很偏的电影,名字我可能都记不住了,但是那些色调、画面、古怪的故事,还是印象很深。一些偏大众的电影我也喜欢,比如《逃狱三王》、《蒲公英》。国内的片偶尔也会看,特别喜欢《颐和园》,因为里面的女主角跟我一样也是1988年进大学,片中她那种心情跟我当时很接近;而且这个姑娘的性格其实跟我大学关系很好的一个女生很像,就觉得这部片与我的青春有关系。

Q18

ARTPLUS:从理工科身份到从服装设计,再到艺术,你如何理解跨界?

李琳:我没有想那么多,对我来说,一个事情有兴趣,条件允许的话,我就去试试,至于是否是跨界,我反而没太想这个问题。比如我也喜欢做饭,平常不太做,但偶尔带小朋友出去旅行,逛菜场、做饭我也很享受。

来源:ARTPLUS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