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夏华 | 闯出来的“绣丽”创业路

夏华 | 闯出来的“绣丽”创业路

15年的深山之路,让中国传统手工艺之美影响世界,让中国工匠精神代代相传。

  我叫夏华,

  出生在辽宁省的一个农村,

  我的祖祖辈辈都没有人

  从事过跟服装有关的行业,

  我当过大学老师,

  后来又辞职下海经商,

  从西单商场的一名普通售货员

  到有了自己的服装品牌集团——依文

  我用25年的时间创业,

  让企业稳步发展,

  我又用15年的时间,

  让自己从都市回归到大山。

  今天,我要讲述的,

  是我自己的创业故事……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小时候的日子虽然清贫,但是一家人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快乐。

  14岁那一年,母亲得了气胸永远的离开了我,这个病在今天,其实不算什么大病,但是在我的老家,那时候没有能够处理气胸的医生……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发誓一定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带我的家人走出农村,不再因为一场小病而夺走生命。

  那时候我拼命的学习,以辽宁省前三名的成绩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并且毕业后留校任教成为一名大学老师。

  1994年,我做了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是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的决定——我辞去了中国政法大学老师的工作,开始下海经商。做这件事的时候,我给我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当时我父亲特别的不理解,他觉得供我上了这么多年学白上了,做售货员在老家的供销社就可以做,大学老师是多么体面的一份工作,我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

  也就是从这个“决定”开始,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我跟父亲之间没有联系。当时我的想法特别简单,我就是想要干出个样儿来,这样父亲也会理解我为什么做了这样的决定。那两年,我姐姐就成了父亲和我的“联络员”,我的近况也都是姐姐告诉父亲的。

  刚辞职的时候,我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一个小皮箱,在西单商场的台阶上整整坐了三天,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要从哪开始做起,要怎么做这个事儿。我就在门口数购物袋,看哪个品牌的购物袋出现的多,那这个品牌肯定卖得好,我就去这家当售货员。

  8个月的售货员,让我真正读懂了市场,也开启了我跟服装的不解之缘。

  我从一个普通的售货员,到拥有第一个四根杆的柜台,后来开始卖休闲单件,卖得都特别火爆。那天,我记得特别清楚,生意火到我自己真的都忘记过年了,下班后我还想去饭店犒劳自己一顿,发现那天是大年三十儿,街上的饭店都关门了,人家都回去吃年夜饭团圆饭了。

  我走回家,家里只有两片面包,我烧了热水就着吃面包的时候,接到我父亲打来的电话,我爸在那边就问了一句:“华,你吃饺子了吗?”当时我就哽住了,我咬了咬牙跟我爸说:“爸,没吃饺子,我吃的是西餐。”我爸觉得,那应该干的不错,都吃上西餐了,到现在他也不知道那天我就吃了两片面包。

  从一个月1000元钱的收入到如今企业年产值百亿,从西单商场的售货员到有了自己的服装品牌集团,我走出来了,可我的服装却从都市又走回了大山。这次,我不再只是带着家人走出来,而是带着更多的中国特色手工艺走出来,我要带大山里的绣娘们去闯世界,去看未来。

  在黔西南的山寨里,绣娘们用自己的绣法,把日子过成了诗,每个绣片上都有家族的历史和传承,每一个花色都有不同的故事。

  在那里,村村绣种不同,家家绣法各异,更奇妙的是,每个刺绣图案既是独特的美学纹样,其背后又是少数民族的神话、诗歌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当我走到大山的时候,我发现这些好的手艺、好的绣娘们,因为自己的生计问题不得不放下这么美丽的技艺,去外面打工赚钱养家的时候,我的内心是非常着急的,为什么我们中国自己的这些传统手工艺不能让它们走出去?这样纯手工、有温度的艺术品如何让更多的人了解它们,使用它们,传承它们……

  因此,我创办了“依文·中国手工坊”,搭建拥有8000多位绣娘、5000多个纹样的中国手工坊数据库,同时建立囊括20多家时尚机构和其设计师的中国手工艺联盟。通过互联网平台,远在巴黎、意大利的设计师们就可以与大山里的绣娘沟通,我们的传统手工艺跟国际流行时尚就这样紧紧相连。

  依文·中国手工坊让传统手工艺走进都市,我们创办了“深山集市”,作为一场“心”零售的体验式购物,近距离的聆听手艺人的故事,触摸老绣片上的丝丝纹路,观看绣娘们代代相传的手工技艺,体验自己用绣带制成的小手作,在都市的商场里就好像感受到大山里绵延的山脉和慢下来的生活节奏。

  越来越多的绣娘们可以背着娃,绣着花,养活自己,养活家。15年的深山之路,让中国传统手工艺之美影响世界,让中国工匠精神代代相传。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会让更多的绣娘过上她们的幸福生活,会向世界绽放中国的传统手工艺之美。

来源:依文主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