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人物 > Hedi Slimane直觉已经失效 但他的粉丝一定冲进Celine

Hedi Slimane直觉已经失效 但他的粉丝一定冲进Celine

Hedi Slimane的直觉已经失效,但他的粉丝大军肯定会满心欢喜,带着对品牌曾经荣光的一无所知,跑进Celine的店铺。

  其实,路威酩轩集团(LVMH)没有必要去为Celine寻找Phoebe Philo的替代品。同样的烟花不会绽放两次,并且没人想看苍白无趣的延续。所以集团很知趣地去寻找一反常态的热门人选。他们遇到了带着Saint Laurent之光的自由人Hedi Slimane。与Phoebe的Celine毫无对比性,如同两个极端,相信没有人会愚蠢地去强行比较。当然,除了那些狂热爱好者。好吧,依旧向他们问好,因为他们曾以为这将是新的黎明,路威酩轩也有十足信心,Slimane的粉丝会让场面相对平衡。

  一个崭新的黎明?距离上回Slimane的展示任何系列已经过去了好几年。然而行星们早已列队一排,世道已变,一方面Gucci 和Balenciaga重新崛起,时尚行业向街头服饰低下了头。另一方面,在Slimane离席之后,Saint Laurent依旧稳步上升。许多文学作品都说过,看见自己的孩子承欢别人膝下是多么难受。你总是想向自己的孩子证明,谁才是亲爸亲妈,这不仅仅是一些恐怖电影的开场。

  星期五晚上,Hedi Slimane的展示也同样说明,这是一部恐怖片。Slimane是一个能把Celine重音符号删除包装成媒体活动的天才操盘手。谁能让祖母在六十年前拿着的手袋重新搬回台面,迎来第二春。谁又能为他的首次亮相,建造你至今为止见过的最大的帐篷,搭载最好的音响系统。Slimane在音乐方面一直有着无可挑剔的鉴赏力。曾经同他合作的法国乐队La Femme,提供了这次的秀场原声。Slimane在艺术方面的鉴赏力同样超群。这次他与美国南部艺术家Christian Marclay合作,而Marclay最出名的作品是封存24小时的《时钟(The Clock)》。而在这场秀上,Marclay也带来了亮片夹克、大衣和娃娃裙上的旧漫画图案(事实证明,虽然是连环画是黑白色,但效果出众。)

  还有,Slimane对于那些云里雾里的戏剧性场景有着独一无二的本能驱动:为了烘托他复出事实的巨大秀场帐篷、背景中令人难以置信的翻滚镜像,带着点Conrad Shawcross的影子,以及取自《上海小姐(Lady From Shanghai)》的部分。还有他奢华的邀请函,那本撕下海报的书庆祝着,今日Celine巴黎总部曾经见证的几十年黑暗、颓废的夜生活。Slimane把这次系列叫做为“黑夜巴黎” (Paris La Nuit)。 “巴黎青年夜生活的纪录”。一种诱人的概念,影响了历代作家、音乐家、艺术家。但是,Hedi的所作所为,不管多么诱人,都被赋予了一种不知来自哪里的高度。

  同样的复古黑西装和领带,同样的复古高跟鞋,同样的棒球衫和机车夹克,还有同样的摩登主义、波普工厂风、新浪潮主义和无浪潮……这很令人沮丧,因为Celine的母公司路威酩轩显然为这次发布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我们看到,此刻的Slimane已经本能地表现出迟钝了。无论他是否离开Saint Laurent,他对高街形象的塑形,影响着像the Kooples和Zadig&Voltaire这样的商业品牌。那些满怀期待的摇滚男孩和女孩们,都出现在了星期五的观众席中。大家都热切地希望路威酩轩雄厚的财力能帮助他顺风顺水,走向辉煌的未来。可悲的是,并未达成。事实上,把Slimane安排在Celine上的反向策略变成了路威酩轩自己的目标。路威酩轩集团曾今用无与伦比的能力来挖掘女性对时尚的渴望,突然间,这一切看起来像一团充满阳刚气息的毒雾。不仅仅是因为,Slimane在一个为数十亿女性打造的感性品牌前,引起了男装界的强烈共鸣,更甚它的定位是“中性”。

  我看到一件豹纹大衣从我面前飘过,这提醒了我,即使是在Hedi独裁的Saint Laurent高峰,任何老年人都可以走进商店,找到适合他们的产品,最后一切都要落实到卖些什么。所以,在这个星期五,数十万的Phoebe Philo粉丝捶胸顿足,这一悲惨的事实再次证明,现代世界的短暂记忆并不能为继承留下一丁点儿东西,却能让Slimane粉丝满怀喜悦,带着对品牌曾经荣光的一无所知,跑进Celine的店铺。

来源:bof  作者:Tim Blanks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