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活动 > 不端着的纽约时装周 正在不断发掘新的玩法和可能

不端着的纽约时装周 正在不断发掘新的玩法和可能

真的去到了纽约,才会发现萧索的表面下,很多力量正蠢蠢欲动。

  9月头几天还非常炎热的纽约,在新一季纽约时装周的第一天却突然变天了。原本持续一周多的烈日骄阳变成了连绵细雨和阵阵狂风。9月9日最低气温甚至只有13度。

  这样的天气着实让爱打扮的时装精们头疼。但更让很多人想皱眉的还是星光越来越黯淡的时装周日程。去年Tommy Hilfiger、DKNY等品牌宣布退出纽约时装周,今年年初Alexander Wang、Vera Wang等品牌也相继离开。

  但是,真的去到了纽约,才会发现萧索的表面下,很多力量正蠢蠢欲动。

  就像还在为纽约时装周撑场面的Ralph Lauren以一场让人觉得品牌回了春的秀纪念着底50个年头,还有持续制造话题的Marc Jacobs靠着推迟办秀一个半小时而又刷了社交网络的屏。

  第二届天猫中国日也如期在纽约时装周举办,带去了Particle Fever、JNBY和Angel Chen三个风格、定位皆大不相同的中国品牌。对了,本次纽约时装周亮相的中国品牌一共达到了33个。

  除此之外,秀场外还有一系列活动在开展。如同纽约让人觉得开放、包容一样,纽约时装周也给人能容纳一切的感觉。作为四大时装周中最不端着的那一个,纽约时装周正在不断发掘新的玩法和可能。

  玩一场“双赢的合作”

  纽约时装周天猫中国日的发布会于美东时间9月9日在时装周主会场Spring Studios六楼举办。发布会所在的房间叫作“Red Room”,暗红色的地毯让这里看起来中国范儿十足。

  发布会背景屏幕上有一面小小的扇子,上面写着“四海一家”。这是此次天猫中国日的主题。

  在发布会的论坛环节上,纽约时装周主办方之一的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主席Steven Kolb的发言十分简短。他对此次中国日三个品牌的设计师说:“我希望你们都能接到很多订单。”

  这不由让人想到上一届“中国日”的参与品牌李宁。这个老牌运动品牌在纽约时装周的亮相引起了2000万次的微博讨论,更直接引爆了销量——据天猫的数据,中国日秀场同款鞋上线一分钟便卖出1000双。尝到了甜头的李宁,在2018年6月又前往巴黎办了秀。

  订单,或者说生意,正是串起国际时装周与中国品牌的联系点。在商业化氛围浓厚的纽约这一点的体现更明显。Kolb的发言是个例子,他在秀场的表现亦是——在大部分中国品牌发布秀的前排都能看见Kolb的身影。他一般会和品牌的老板或设计师坐在一起,一同欣赏新来者在纽约的亮相。

  “中国品牌在中国当然有更合适的受众,但如果想要真正地成功,还是要走向国际。纽约时装周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当然设计师们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都来到了纽约。” Steven Kolb对界面记者说。

  BoF创始人Imran Amed则在时装周期间举行的BOF 500晚宴上对界面记者说:“这种合作,我们叫它双赢。

  “中国日”的主办方是中国时尚、生活方式和娱乐产业品牌管理公司迅驰时尚,和电商平台天猫。迅驰时尚于2017年1月和CFDA达成战略合作,在2017年9月促成天猫第一次纽约时装周期间举办“中国日”。对于纽约时装周的参与品牌来说,迅驰和天猫也会给他们带去走向国际的机会。

  “除了中国日,天猫也会帮助CFDA旗下的设计师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天猫服饰事业部总经理刘秀云说。

  中国军团的玩法

  当地时间9月9日14点,因在选秀节目《创造101》中展现“逆势审美”而走红的“菊姐”王菊,正在纽约曼哈顿中城的Metro Daylight Studio8楼吃中餐外卖。和她同桌的是品牌Particle Fever的工作人员。十几个钟头后,王菊将贡献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时装周走秀经历,为Particle Fever,在纽约时装周。

  “我对看秀本身没有多大的兴趣,身在秀场和在手机上看图片我觉得差不多,”王菊在回答界面记者提问时,依旧逻辑自洽,充满着属于“新时代女性”的正能量,“我觉得在后台去感受,能够摸得到、立马穿上身感受到才好玩,我觉得真正参与进时装周才真的有意义。”

  9月10日,在天猫中国日的开场秀上,王菊和UFC拳手李景亮等人一起登上了T台。你或许早已经在微博上结果了他们的秀照,毕竟因为卸了标志性的欧美式眼妆,王菊还瞬时霸屏了微博热搜。

  这对于品牌是件再好不过的事。

  “希望品牌在纽约时装周玩得开心,而如果有销量的扩大和影响力扩大,当然是一件更好的事情。” Paticle Fever联合创始人人九斤说道。她之前曾就读于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也曾在纽约短暂工作,因此对美国和纽约毫不陌生:“我们不光对美国市场有期待,对全球市场都有期待。”

  据她介绍,品牌现在正忙着在海外市场找寻合适的店铺。当然,眼下最急的还是这场秀。

  “我感觉现在人都是飘着的。”人九斤说。此刻,Particle Fever的团队还在紧锣密鼓地为模特试衣。王菊吃完饭就要加入其中。

  同一个工作室内,此次参与天猫中国日的另一品牌JNBY创始人李琳显得更加平静。

  “我来纽约的这几天一直在这个工作室里,感觉好像和我们在杭州没什么不同。”李琳对界面记者说。相较而言,成立多年的JNBY已有不少时装周的经验,虽然是第一次来纽约时装周,但并未背有太大压力。“我只想把衣服做好看就好了。”

  话虽这么说,但JNBY还是在这次的秀场押了宝。从秀场发布的新设计看,JNBY保持了自己自然、知性又艺术的设计风格。但除此之外,秀场上最后登场的老年模特才是为品牌贡献了更高的话题度。

  那位老年模特是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的母亲Maya Musk。她留着银白色的波波头,身穿黑色oversize西装和高跟凉鞋,悄悄地呼应了JNBY的最新系列名称“无界限unilimited”。

  比起来,在中国日行程中最“低调”的可能是设计风格最为张扬的Angel Chen。这与品牌本身的计划有关,在应邀参与“天猫中国日”之前,品牌已准备好照例在米兰时装周进行新系列发布。但介于品牌正值批发转零售的节点,又刚刚在天猫上线店铺,所以,Angel Chen的团队还是决定答应目前其主要零售渠道天猫发出的邀请。

  “觉得是时候往前一步了,”Angel Chen创始人陈安琪说,“而且纽约和其他时装周相比是一种更新鲜的能量,很希望以后还能在纽约走秀,因为我们整个品牌的DNA和纽约是特别契合的。”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参与天猫中国日的品牌,还有不少中国品牌亦在纽约时装周期间发布了自己的新系列,包括我们此前报道过的自救中的羽绒品牌波司登,还有运动品牌森马。这两个品牌不约而同地请了名人来看秀。波司登请到了好莱坞女演员Anne Hathaway、《复仇中联盟》系列电影中“鹰眼”的扮演者Jeremy Renner以及邓文迪。森马则邀请了欧阳妮妮和一众网红前来观秀。

  秀场内外,还有谁在时装周玩耍

  时装秀结束后,陈安琪发了一条朋友圈,“谢谢vivo爹地和刘雯远道而来的支持。”

  vivo是此次天猫中国日的合作伙伴,专门支持品牌Angel Chen。不仅秀场外有vivo的大张海报,Angel Chen的时装秀上,vivo的新款手机也成为了模特身上的配饰。模特中有的把手机斜挎背着,有的把手机绑在手臂或大腿上。手机俨然成为了秀的一部分。

  刘雯则是这款手机的代言人。Angel Chen秀场上vivo的产品设计师和刘雯同排看秀,在合影时也不忘举起手中的手机。

  除了手机品牌,纽约时装周上还有其他令人意想不到的联名合作,比如登上Particle Fever秀场的深圳万象天地和美国功能材料公司3M。

  UFC冠军拳手李景亮在为Particle Fever走秀时左右摆拳,身上就穿着Particle Fever和深圳万象天地联名推出的配件,这是一件拳击冠军金腰带,上面有两只万象天地的中国象。这件联名腰带还会在深圳万象天地一周年活动时,和其他四个万象天地的跨界联名单品一起在快闪店(pop-up)出售。

  3M公司则是和Particle Fever联名发布了一件多变形翼装棉服,设计灵感来源于极限运动翼装飞行,棉服里填充了3M公司最新的保暖材料。

  纽约时装周期间,这样的跨界合作并不只在秀场出现。

  秀场之外,天猫挑选了包括老干妈、双妹、云南白药等6个有中国特色的品牌,于天猫中国日期间和美国著名买手店Opening Ceremony合作,在9月9日至9月11日推出国潮快闪店(pop-up)。

  老干妈卫衣、双妹卫衣等跨界合作的单品都由Opening Ceremony设计完成。Opening Ceremony(以下简称OC)去年通过天猫潮流盛典平台在中国首次走秀,今年纽约时装周的国潮快闪活动则是天猫和OC合作的进一步深入。

  经过OC设计后的老干妈摇身一变成为了潮牌,一件老干妈卫衣售价120美元,一件“Sauces Queen(调料女王)”的围裙则要卖40美元。

  尽管OC的店员对界面记者表示这一系列的商品销售情况并不算火爆,快闪店现场仍有很多中国客人驻足、拍照。而在老干妈登陆纽约3天之后,老干妈卫衣13日晚上刚在天猫上架,很快就被一抢而空。

  在这次的纽约时装周期间,快闪店应该可以说是各个品牌最喜欢举办的活动了。

  美妆品牌YSL Beauty开了一家美妆快闪酒店,从9月8日开到9月9日,地点就在离纽约时装周主会场不远的纽约SOHO区。

  YSL美妆上一次的快闪酒店开在了香港,这次纽约快闪活动的内容与上次在香港的大同小异,预约的客人可以在美妆酒店内试YSL美妆最新的化妆品、买定制的唇膏、玩游戏,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拍照打卡。

  美国时尚品牌Urban Outfitters也为新推出的独立化妆品牌Ohii开了一家化妆品快闪店,同样从9月8日开到9月9日,快闪店距离YSL美妆酒店不远,两家店之间的步行时间只有3分钟。

  在Ohii的快闪店里,顾客可以免费拿到化妆品小样,试试这个即将推出的新品牌全系列的产品,品尝店铺与纽约出名的小众咖啡店Bluestone Lane合作提供的咖啡。

  往年都在纽约时装周发布新系列,而这次缺席的品牌Rebecca Minkoff也通过快闪店的形式亮了相。

  在纽约时装周的主会场Spring Studio,每个看完秀的观众离场后都要通过一楼的大堂才能离开。而这个不大的空间里就有好几个品牌的快闪店,其中就有Visa和纽约时装周官方联名合作推出的Girl Power主题快闪自动贩卖机。

  快闪自动贩卖机销售Rebecca Minkoff、Venessa Arizaga和Neely&Chole三个品牌为此次快闪活动专门设计的“你一件,我一件”(one for you, one for me)商品,顾客选择商品后在贩卖机上用Visa信用卡拍一拍就可以直接购买。

  纽约时装周开始还不到3天,Venessa Arizaga的手链和Neely&Chole的手袋就已经卖断货了。

  Spring Studio大堂里的快闪店可不只有时尚品牌,还有纽约本地的咖啡店和美发沙龙。

  The Café by PAPYRUS快闪咖啡店的生意在时装周期间一直很好,尤其在连绵阴雨的早晨,快闪咖啡店前的顾客总是大排长龙。除了买咖啡,The Café by PAPYRUS还向时装周的观众送免费贺卡,并提供寄件服务。不少人收到贺卡后马上就填好并塞进快闪店的小信箱。

  TRESemmé美发沙龙快闪店生意看起来一般,但也有不少经过的观众在这里停留休息,顺便做个造型,方便之后在秀场打卡拍照。

  就连依云矿泉水也在主秀场大堂设有专门的冰柜,里面的矿泉水和气泡水提供给来纽约时装周看秀的观众随便取用。除此之外依云还在大堂一角专门设置了一个休息角,来看秀的人可以在这里短暂休息、为手机充电。

  这些只开8天的快闪店,都通过来纽约时装周看秀各国观众的打卡照片,在全世界的社交媒体上露了露脸。

  时装精们聚一块玩儿

  9月9日晚,时尚媒体Business of Fashion(以下简称BoF)在纽约布鲁克林大桥旁的1 Hotel举办了2018年的BoF 500晚宴。

  尽管当晚下着小雨,哈德逊河边的风也吹个不停,参加晚宴时尚界大佬们仍旧准时在8点开始走红毯,对着镜头摆出专业的架势。

  这是BoF第六年评选BoF 500榜单,以选出全球时尚界最有影响力的500人。参加今年BoF 500晚宴的有Gigi和Bella Hadid等超模,也有Tory Burch、Tommy Hilfiger等著名设计师,还有前《Vogue》法国版主编Carine Roitfeld和BoF创始人Imran Amed这样的资深时尚媒体人。

  喜爱社交的时尚界人士在不大的1 Hotel里十几个高脚圆桌旁围着聊天。在灯光昏暗的鸡尾酒区里,感觉不到室外的纽约此时已是15度低温。

  当然了,除了社交,BoF 500晚宴也是让时尚界人士探讨当下时尚圈现状的地方。

  “这一年,我们非常关注可以真正解决时尚行业内问题的人,因为过去的一年对时尚行业来说是很艰难的,比如metoo运动,比如时尚产业的环境污染问题。” BoF创始人Imran Amed对界面记者说。

  正因为如此,Imran Amed对界面记者表示今年的BoF 500把目光聚焦在能解决时尚业问题的人,比如报道这些问题的记者、比如研发新技术来缓解环境污染的科学家、比如做出改变的设计师。

  “时尚圈的每个人都在讨论可持续,但没人真正去做些有用的事,”Amed对界面记者说,“这一期BoF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就是关于三个年轻人在实验室里生产仿制的皮革和丝织品,这种科技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BoF 500的晚宴在午夜12点时才接近尾声,Imran Amed打断了还在热烈聊天的时尚界人士,既感谢场上人们的到来,也呼吁大家关注时尚圈能解决问题的人们。讲话很快就结束了,乐队开始演奏,人们开始登上楼顶的Club,在曼哈顿夜晚的天际线旁开始跳舞派对。

  除了BoF这样有广泛知名度的媒体,纽约时装周期间也有不少“民间力量”在玩着自己的花样。

  DapperQ是一个主张赋权酷儿群体(queer)的时尚网站,为那些被主流媒体和设计师所忽视的少数群体发声。今年DapperQ联合布鲁克林博物馆举办第五届属于LGBTQ群体的时装周,主题名为“Dress Code”(着装要求)。

  今年的LGBTQ纽约时装周一共有9位设计师和超过70位模特参与,看秀的观众超过了2000人,是LGBTQ纽约时装周历史上人数最多的一次。

  “主流的时尚界总是一边从少数群体里取用他们想要的,一边把少数群体排除在外。而当酷儿群体没有自己的话语体系,我们的故事就会经常被曲解或者盲目迷恋。”DapperQ创始人Anita Dolce Vita在LGBTQ纽约时装周上说。

  Dolce Vita表示,LGBTQ纽约时装周就是一个让外界看到酷儿群体真实样子的平台。

  是属于一群人的狂欢

  不过,尽管刚刚落幕的纽约时装周已经霸占各个时尚媒体小半个月的头条,对于纽约这座城市来说,纽约时装周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已经连续几年在纽约时装周看秀的Angelika是《Essential Homme》杂志的一位时尚记者,对她来说,今年的纽约时装周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尽管她正排队准备看JNBY的秀,她对这个中国品牌也并不了解,也不知道今年的纽约时装周有33个中国品牌集中登场。

  “天啊,我真不知道有这么多。” Angelika说。

  除此之外,大部分在纽约时装周会场周围接送乘客的Uber司机,只有在看见会场外纽约时装周的标牌才知道纽约时装周正在进行。有些Uber司机完全不知道纽约时装周是怎么会事儿。

  “对于不关注时尚的人来说,时装周是很没意思的,而且时尚产业对于美国经济的拉动也并不大。”时堂Showroom的创始人林剑对界面记者说。

  在纽约时装周主会场外,维持秩序的保安在拦住没有秀票的路人时,对旁边的伙伴说:“我昨晚差点就崩溃了。”

  刘秀云在成为天猫服饰事业部总经理的十几年前曾在出版社工作,当时她曾来到纽约参加书展。她对界面记者表示,曾经的她看到了纽约文化的一面,而这两次来到纽约时装周,看到的则是纽约时尚的一面。

  包容、多元的纽约在刘秀云眼中十几年间都没有什么变化。她看到了纽约文化和时尚的一面,而不同的人可能还会看到纽约的金融或其他的面貌。

  “毕竟你是什么样的背景,你看到的纽约才是什么样的地方。”刘秀云说。

来源:界面  作者:张馨予ZXY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