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双刃剑!家族式管理之于牧高笛美邦的喜与忧

双刃剑!家族式管理之于牧高笛美邦的喜与忧

家族内部纠纷让牧高笛突围愈加艰辛,换帅后经营状况仍不佳的美邦服饰遭交易所问询。家族式管理为何让牧高笛、美邦陷入尴尬境地?

       近日,牧高笛公司实控人陆暾华、控股股东宁波大牧以及股东浙江嘉拓成了被告。据中国服装网了解,原告则是陆暾华之妻黄芳,请求法院判决今年7月5日的增资行为无效。

       黄芳作为牧高笛的老板娘已然不是头一次对自家人起诉。今年3月,黄芳向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与陆暾华离婚并进行财产分割,令人震惊的是,黄芳以原告的身份向牧高笛实际控制人陆暾华索取价值6.7亿元的股权。

       牧高笛方面称,实控人夫妇之间的诉讼,目前未有结果,黄芳与陆暾华还是夫妻关系。不论离婚判决结果如何,黄芳依然难成牧高笛的实际控制人。不论谁成为牧高笛的主人,可见其内耗严重。 

       据了解,今年第一季度,牧高笛实现营收1.53亿元,同比增长 12.60%,净利润为1981万元,但同比减少18.79%。未来牧高笛不仅要面对来自国内外体育运动品牌、快时尚品牌、休闲品牌等的竞争,还要消化内耗带来的折磨,可谓两厢艰辛。

       美邦服饰:“换帅更将”业绩未振

       同是家族企业的美邦服饰,早在2年前换帅更将。据了解,2016年11月21日,美邦服饰发布公告称,该司创始人兼董事董事长、总裁周成建辞职,其子女、女婿正式掌管公司:30岁的胡佳佳担任董事长兼总裁;28岁的儿子胡周斌出任总裁助理;胡佳佳丈夫宋玮担任副总裁。

       但这似乎并没有为美邦服饰带来新的转机。胡佳佳上任第一年交出的成绩单并不理想。

       4月26日美邦服饰公布2017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其营收和净利润纷纷下滑:营收64.72亿元,同比下降0.72%,净利润亏损约3.05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942.95%。紧接着,因年度经营状况再度不佳,美邦服饰遭深交所专项问询。

       据中国服装网了解,去年已是美邦服饰连续3年亏损年:净利润亏损约4.32亿元,2016年亏损约5.18亿元,2015年亏损约4.32亿元。

       在美邦服饰公布2018年新一季度财报中,营收与净利皆实现大幅增长,有人认为美邦服饰转型初现。但也有人士表示,美邦服饰一季度的业绩回暖或在于积极消化库存所获。

       美邦服饰虽然早已换帅,但频频出面的依然是周成建,不免有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即视感。

       美邦服饰触电失败后,便将目光聚焦于线下零售店与品牌升级上,自去年到今年几番大动作以反转业绩而达到翻身的目的。2017年7月18日,美邦服饰品牌升级发布会上,周成建称美邦已升级为五大系列:青春不凡NEWear、不趣不型MTEE、简约森活ASELF、新鲜都市Nōvachic、弄潮为乐HYSTYL。不足半年,美邦服饰广开门店。去年12月23日,美邦服饰在全国开设超过100家新店,分布在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以及其他三四线省会城市。

       今年的7月18日,周成建在全品牌招商会期间表示,美邦服饰将进一步推进“百城千店”策略的实施,以此加快在三五线市场的开拓力度。

       5月28日,美邦服饰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1-6月净利润为0.00元-5000.00万元,上年同期为-4475.00万元,同比增长100%-211.73%,虽有收窄,但仍在亏损。2018年,美邦服饰能否凭借前期的布局成功翻身,仍有待时间的检验。

       家族式管理:利弊共存

       电商大佬马云的18罗汉现已成为一个美谈,这18人中,有马云的同学,也有朋友,更有他的学生,这群人若不是拥有一番精通的武艺,马云也不会将其“收编”。当年,马云若是拉上自己的家族成员创业的话,或许难有今日的成就。

       家族式管理优点可圈:决策层共同利益基本吻合,一般情况下较难出现太多分歧,但缺点也突出,外人很难打入高层,员工工作积极性差,以致发展受限,经营效率滞后。

       家族内部纠纷让牧高笛突围愈加艰辛,换帅后经营状况仍不佳的美邦服饰遭交易所问询。服企要做大做强,就必须突破缺乏专业化与规范化的这一瓶颈,单一地在家族成员中选拔高层人才,这无异于将社会中优秀的人才拒之门外。

       家族式管理是一把双刃剑,牧高笛若赢取更多利润,需重视制度建设和管理,尽量杜绝因亲缘关系不和形成权益争夺而有损内核力量;美邦服饰若要跳出业绩困境并精进业务,需要更为优秀的人才队伍建设。

来源:中国服装网  作者:钟朦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