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产业 > 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重新打造全新服装产业链

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重新打造全新服装产业链

有了梧桐树,就不愁引不来金丝雀。商户想的很简单,它们就想找到一棵真正的“梧桐树”。

  北京大红门地区的服装批发市场疏解工作正开展得如火如荼。到处是关闭的市场,疏解工作已接近尾声了。和落寞的市场比起来,无数家外地的招商中心却在如火如荼卖力的招揽客户。面对橄榄枝,商户迟迟不肯接受,他们想再斟酌一下,真正的寻找到一处可以二次造梦的地方。

  北京大红门梦开始的地方

  许多外地人都是先知道大红门,后知道北京丰台区南苑乡,因为那里有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服装市场。

  记者了解到,大红门的商品生产以皮衣、服装、鞋类等为主,产量越做越大。1992年京温服装批发中心建成使用,皮衣服装产销初具规模。没出几年,这里就成为了北京市内中低档商场(市场)皮衣、服装进货的重要批发基地之一;后来,这里的产品不仅批发运向全国,大批东欧和俄罗斯人也直接入村采购皮衣,销往东欧及俄罗斯等国,生意十分红火。而这样一来,更大量的浙江温州人涌向大红门,开启他们的造梦之旅。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大红门已经成为服装产业响亮的品牌,这个地区更是形成了服装产业从研发到生产加工,再到批发零售的完整产业链。

  它的红火,可能只有商户才能真切体会到。周边居民对于大红门的理解,几乎是脏、乱的代名词。道路常常被修修补补,送货的三轮车在人群、车流中横冲直撞。

  “你没有办法理解大红门的大,更没有办法理解大红门的红!”一名现在仍然对大红门地区恋恋不舍的朱姓批发商对《中国商报》记者说:“你知道大红门批发市场多厉害吗?一个只有几平米的摊位,一年的经营额都是几千万,有的能卖到几个亿,因为许多商铺后边都有一个服装厂撑着!”

  动物园批发市场已经疏解完毕,而今大红门的红火要烧往外地了。但这积累了二十几年的红火,真的会在疏解接受地延续他的盛大吗?

  茫然中继续寻找商机

  要离开这个寻梦开始的地方,商户固然不舍。但为了积极响应政策要求,商户们也在积极寻找二次造梦之地。在寻梦之旅中,商户难免会患得患失,有些许茫然。

  近日,记者再次走访了位于大红门地区的疏解接收地招商处,和一个月之前相比仍然是人流涌动。上个月某招商中心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再不订铺子,可能就没机会了,马上售完了。可是一个月过去,疏解工作也已接近尾声,商铺的售卖情况并没有销售人员说的那么快。

  来咨询商铺的商户王女士告诉记者,可选地区太多,自己和家人研究几个月了,就是选不出满意的。

  记者了解到,招商地区由近及远。比较近的地区有河北永清、燕郊,天津的武清,大约离北京三十到一百公里。其他地区离北京大红门地区都在一百五十公里之外,包括河北的白沟、沧州、石家庄,天津的西青区和津南区。更远的地区就连内蒙古自治区的呼和浩特市、鄂尔多斯市,辽宁省的沈阳市、海城市的批发市场也来“借火”。

  记者看见各地招商处在各显神通,各自展示自己的优势。有的打地域牌,有的打政策优惠牌,更多的在打价格战。

  “交一万定金,免三年租金。租金是真便宜。”来自辽宁省兴城市的商户李大姐对记者说道:“我们拖家带口到外地做买卖,图的不是租金便宜,而是能够把市场做起来!便宜没好货!”她质疑说:“我看了五六个地方,没有一个中意的,不是离北京太远,就是经商条件不好。”

  记者采访后发现,十几家招商中心,都号称招到了几千、几万的商户,累加起来,已有了几十万户。北京动批、大红门、雅宝路加起来不过几万个商户,这多出来的几十万商家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也不知道哪里合适,反正也不要交租金,免费用,就是先交几千块、一万块的定金,我哪里都留了铺子,万一哪里红火起来,也不至于没赶上。”商户李大姐这样告诉本报记者。

  “许多地方的市场根本就是工业用地、村里的地,还有的地方根本没有建设用土地指标。”来自温州的周老板这样对记者说:“最近传的最火的地方,我刚去看过,那是当地有名的烂尾楼,缺手续,欠银行很多钱!那地方商业氛围不好,十年八年也做不起来,谁敢去呀!”

  招商中心舍得花本钱的大有人在。有的一场招商会就花掉上千万,招商结果却并不理想。

  “说的挺好,到实地一看,不是那么回事。谁知是不是放焰火,亮那么一下就灭了。”

  来自辽宁沈阳五爱街的辅料供应商段先生同样表达了自己的茫然。

  寻找一个地方打造全新服装产业链

  记者采访中发现,众多商户处在迷茫阶段,投资批发市场的老板们也在各自为战。大红门的服装产业红火正是因为多家企业的聚集,全产业链合作,才形成了庞大的市场规模。

  “干啥都得成行成市。越南为啥加工产业拼不过中国?因为那里产业链还不完整。大红门地区看似散乱,其实经过几十年发展完善,这里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并形成了众多的国产品牌。”中国商业联合会的孙教授说。

  “我们希望有一个地方,真的做成服装产业链,别离北京过远,离京百十公里,在心里承受范围之内。”一家小有名气的品牌商刘老板刚从武清考察回来,那里的佛罗伦萨小镇让他羡慕不已。

  “哪里会把北京的各大服装批发市场商家大部分聚集起来,哪里就一定会红火。”来自辽宁省兴城市的服装批发商户李大姐这样期待。她也自发地到天津武清考察了。听说武清的佛罗伦萨小镇、威尼都等项目已占领中高端零售市场,如果把全国规模的服装批发市场搬过来,批发零售一条龙,形成中国的时尚服装之都,她就可以实现安居乐业的梦想了。

  商户李老板也告诉记者,如果服装城来武清,我们就开通大巴车,免费接送客户从佛罗伦萨小镇到我们的服装城。现在买奢侈品的人还不是那么多,借助佛罗伦萨小镇的人流我们的生意一定会更红火。

  有了梧桐树,就不愁引不来金丝雀。商户想的很简单,它们就想找到一棵真正的“梧桐树”。

  所以在择地之时,商户们在追随,也在拷问,那些市场的投资者是在“圈钱”还是真正在想与广大商户共进退?他们追随的不仅是东家,更是繁荣的市场。这是否让那些投资批发市场的大老板们心中更多一份责任?

  记者了解到,鑫福海集团、天雅服装城、雅宝路的投资人、日坛的大商家们,他们也在到处看地。“近一周,我接待来自北京的做市场的好多伙老板了,大红门地区全部疏解已成现实,早晚得外迁,他们都不想放弃那些追随了十几年的老商户。”天津武清华北城的开发商告诉记者,他近日接待了几百户自发来访商户,也有许多北京做市场的老板。他们想做成一个完整的服装产业链,对自己更是对追随他们的商户有一个交代,所以对于选址很慎重。

  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北京市深度疏解工作正在开展。动物园地区、大红门地区、十八里店地区都有后续的疏解任务。但是,北京周边地区适合做大型服装批发市场的区块并不多。地方政府率领招商团队进京招商的,往往是许多条件欠缺的地区。大家都想“借火”大红门的红,但是,批发市场的商业化运营必定要符合商业规则。


来源: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作者:陈晴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