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活动 > Givenchy高定秀除了致敬纪梵希还有什么

Givenchy高定秀除了致敬纪梵希还有什么

而在这一季高定的致敬系列中,奥黛丽·赫本作为Givenchy先生的缪斯,在电影《甜姐儿》和《蒂芙尼的早餐》中的造型均作为灵感出现在高定造型中。

   最新一季的Givenchy高定秀上,一切都似曾相识。模特踩着Audrey Hepburn的《Moon River》出场,穿着天鹅绒材质长裙,加上标志性的兜帽,Clare Waight Keller将上个世纪的好莱坞带回到眼前,让在场的人以为那个经典时代的Givenchy又重新拉开了帷幕。

  这是Keller在品牌创始人Hubert de Ginvenchy于3月10日去世后的首秀,她以这一季高定向他致敬。

  这一系列高级定制的灵感来源于建立于19世纪的Hotel de Caraman,位于巴黎乔治五世大街3号,是Givenchy上世纪的总部和品牌第一家时装店。而在这一季高定的致敬系列中,奥黛丽·赫本作为Givenchy先生的缪斯,在电影《甜姐儿》和《蒂芙尼的早餐》中的造型均作为灵感出现在高定造型中。

  外界对Keller的这一系列设计给出了极高的评价,认为她向创始人致敬的行为值得嘉奖。而实际上,对于刚加入某个时装屋的创意总监来说,“致敬”也是一般会出现的常规操作,以示自己对品牌的尊重。

  去年9月的巴黎时装周上,Natacha Ramsay-Levi发布了作为Chloé创意总监的第一个设计系列,Ramsay-Levi即对这个法国时装屋的过往历史进行了回顾,从Karl Lagerfeld、Stella McCartney、Phoebe Philo到Clare Waight Keller,每位为Chloé工作过的设计师风格都若隐若现。 其中,几件彩绘服装致敬Karl Lagerfeld,衣服上眼睛的图案极具代表性,除此之外,天鹅绒套装上平铺的马匹图案是因为McCarteney和Philo都曾表示喜欢马,而那些轻盈的碎花裙装则是受到了Waight Keller的启发。

  在2016年,Maria Grazia在Dior的处女系列同样汲取了品牌历史。开场的那件白色棉质侧系扣夹克就是来自1950年品牌的“斜线系列(Oblique Line)”,抹胸裙胸口或是内衣都被设计成贝壳形则是受到1951年推出的Mexique dress的启发。同时还吸纳了Chirstian Dior本身的护身符,诸如数字8、三叶草、桃心。

  不过对于如今的Givenchy来说,这一次致敬还有别的意义。

  在当下被互联网裹挟的时尚产业中,高定对于设计师来说正如一个保护区,可以让他们不以商业目标牺牲设计和初心。“高定就像一个创意实验室,这里不会有任何的限制。”Viktor&Rolf设计师之一Rolf Snoeren曾这样说道。

  在法国,“高级定制”本身就是一个受法律保护的类别,只有得到委员会批准,才可以使用该词汇形容自己的品牌。所以隶属于法国时装联盟的成员品牌为数不多,且每一季都会发生变化,除了Chanel、Valentino、Dior和Givenchy等大牌之外,还有Stephane Rolland、Franck Sorbier和Adeline Andre等小众设计师品牌。在法国时装联盟委员会的严格挑选下,仅存的几家时装公司跟随每年两次的巴黎高定时装周举办发布秀。

  2000年以来,快时尚以高度扩张的速度影响时尚产业,各品牌开始进入加速商业化的进程,使得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将高定时装周看作是仅剩的一片净土。

  只不过由于消费群体对高定认知的阶段不同,Givenchy在中西方有着完全不同的策略。

  在国际时装界,Givenchy的声望更多来源于高级定制,这也是为什么国外红毯上,Givenchy是礼服中出镜率最高的品牌之一——Cate Blanchett穿着Givenchy 2018春夏高定系列出席了戛纳电影节、Lily Collins也穿着同系列高定去了Met Gala,除她们之外,这两大盛事的出席明星几乎大半都选择了Givenchy高定,更不用说Harry Styles和Sam Smith等歌手的演唱会都选择了Givenchy高定作为演出服。

  但在中国,大部分民众对Givenchy的印象更为流行化,比如前几年全智贤和各路明星穿红的狗头标志,而它最熟悉的宣传者里大概还有郭德纲。这意味着高定的基础对于中国来说市场还不够大,即使在明星圈子中,上身的也多是成衣系列。

  2008年,Yves Saint Laurent在常年病痛折磨之后于巴黎逝世,十年后,Hubert de Givenchy去世消息一出,媒体不约而同地形容这是“高定黄金时代真正的结束”。其2014年大型艺术回顾展举办地Thyssen博物馆的艺术总监 Guillermo Solano 曾这样评价:“Givenchy先生是高级定制的最后一位大师” 。

  1850年代前后正是“女性风格“盛大回潮的时代,高级定制在这个时代迎来了制高点。可以说很多当时的设计现在拿出来仍没有过时的感觉,美国电影演员、舞蹈家Rita Moreno在今年奥斯卡颁奖礼上,穿上了56年前她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时当晚的Givenchy战袍,56年过去,高定风韵尚存。

  一手创造出高定盛世的设计师中,包括二战前后的Coco Chanel、Christian Dior、Balenciaga、Balmain,而Givenchy和Yves Saint Laurent则是之后才涌现的设计师。

  相比于同龄设计师的成长经历,Givenchy显得相对顺遂和平坦。1927年,Givenchy出生于法国巴黎西北部Beauvais一个富有家庭,父亲是矿山业主。衣食无忧的大少爷本来是被家人规划了一条成为律师的道路,但Givenchy坚持要做个设计师,从事时装事业。幸运的是,任性的想法并没有带来什么曲折,富有的家庭背景给予了他一定的选择自由度。

  1952年,Givenchy拒绝了Dior一起合作的建议,创建了自己的品牌,开始正式涉猎时装圈子,甚至没有经历任何等待和坎坷,短短一年后,他就迅速声名鹊起。当然,这离不开他一生的缪斯——奥黛丽·赫本。

  当奥黛丽·赫本在1954年奥斯卡以电影《罗马假日》斩获最佳女主角,并且第一次身穿Givenchy礼服亮相,这一品牌站到了世界面前。

  在赫本的电影生涯中,80% 的戏服都是由纪梵希设计的。其中以电影《蒂凡尼的早餐》中赫本的Givenchy 黑色裙装最为出名。这条裙子曾被 Givenchy 品牌所属的 LVHM 集团以超过 500 万人民币的价格买回。

  不管是赫本成就了Givenchy,还是Givenchy成就了赫本,这对老朋友从未在意过外界的种种评论。

  除了作为赫本的贴身造型师,Givenchy的风格更是影响了一代皇室贵族。前美国第一夫人Jackie Kennedy在遇到Givenchy之后,几乎所有重要场合都选择了Givenchy的作品。据悉,Givenchy的工作室存有肯尼迪家族每个女性的个人服装样码。Givenchy在政治界所获得的荣誉帮助它在一线品牌领地里站稳脚跟。

  但随着品牌被收购,Givenchy于1995年正式退休。这个品牌开始处于动荡的时段。1981年,Givenchy被Veuve Cliquot香槟公司收购后,母公司又与法国Louis Vuitton合并。1988年,LVMH又以4500万美元将纪梵希纳入麾下,并开始对其进行重新包装和改造。直至Riccardo Tisci接手品牌创意总监之后,Givenchy从小黑裙变成了暗黑裙,品牌原始印记已经部分消弭。

  Riccardo Tisci在Givenchy的任期长达12年之久,俨然已经成为Givenchy形象的代名词。1974年出生在意大利的Riccardo Tisci毕业自著名的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2005年1月28日,他被Givenchy当时的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现Burberry首席执行官)任命为创意总监,统帅女装高级成衣、高级定制以及配饰产品线的设计工作。

  彼时的Riccardo Tisci也只是一个新人设计师,Givenchy此前在经历了几次失败的换帅经历后,一段时间内都不敢确认创意总监人选,在当时,Riccardo Tisci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次赌注。

  Riccardo Tisci为Givenchy成衣系列注入了大量街头、哥特及宗教元素,一改往日的优雅气质,同时也开启了“爆款制造机”的时代——特别是在2008年,Riccardo Tisci的工作范围又扩大到Givenchy男装及配饰系列后,那些印着罗威纳犬、小鹿斑比、圣母画像等印花的卫衣、T恤一经推出便能引起巨大话题,包括麦当娜、Kanye West等人也成了该品牌的拥趸。瞬时间,Givenchy炙手可热。

  可以说,在高级时装领域,Givenchy比任何一间时装屋都更早地嗅到了街头文化的入侵,也曾一度将宗教、部落这些主题以印花和Slogan的形式输出到街头文化。这当然为它带来过很不错的商业效应,但奢侈品,作为一个拥有特殊品牌价值的行业,“唯利是图”也同时危险。

  在当今这个时代,对年轻人讲品牌历史有点老套了,同时,随着诸如Vetements等其他年轻品牌的出现,Givenchy的那些印花T恤和卫衣显得后劲不足,也再也没能“称霸街头”,在街头风达到高潮的年代,Givenchy却反而退了潮。

  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爆款”这把双刃剑。Riccardo Tisci并无本意想把Givenchy变为街头品牌,但那些爆红的单品让品牌快速符号化,且遭遇过度曝光。在品牌原始精神已经被一再模糊的情况下,产品形象高于品牌形象只会使情况更加恶化。

  今年2月,Riccardo Tisci正式离任Givenchy创意总监职位,紧接着的3月,Givenchy就将前Chloé创意总监Clare Waight Keller招致麾下,接替Tisci。

  Clare Waight Keller接下的是一个急需在市场中找回自己定位的Givenchy。对于千禧一代来说,这个法国老牌近几年有点失语,对其的印象还停留在狗头和小鹿斑比的阶段。无论是接着走街头这条路,还是用一个女性视角重塑Givenchy,Givenchy要面临的竞争都很激烈,需要做的事也很多。

  眼下来看,Clare可能是选择了后者。作为Givenchy史上第一位女性创意总监,她正以女性视角重新定义被过度符号化的Givenchy。从2019度假系列开始,我们看到了shearling collar,看到了power shoulder,男装中的印花元素越来越多。而这一季高定后,当业界都在感动于Clare对创始人的致敬之作,并提出她是否要复兴Givenchy传统的时候,其实我们更有理由相信她是要在延续上创新。

  这种创新是从重新建立Givenchy的时装权威性开始,而这其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政治元素。比如新任公爵夫人梅根是Clare Waight Keller的死忠粉,所以在婚礼和婚后第一次公开亮相都选择了Givenchy的礼服。可以说目前为止业界对Clare在Givenchy的表现都是满意的。据2018年3月12日法国数字分析机构Argus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Givenchy成为巴黎时装周期间在社交媒体上被提及最多的奢侈品牌,其名称在Instagram和Twitter上累计被引用逾19.84万次。

  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都不同,品牌的成功也体现在多个维度。在中国,Givenchy的美妆可能比时装更吸引人,时装领域的最近一次曝光还是2015年凭借邀请李宇春成为代言人而获得的流量。

  但除却流量和收入,Clare手中的Givenchy还有着其他可能性,更不应被世俗意义的成功所裹挟。

  相对于Louis Vuitton和Chanel这一水平的奢侈品牌,Givenchy的体量相对较小,这让改造和转型更易实施,而事实上,Givenchy也已经展开了一系列革新之举,比如利用电商加速全渠道化的布局。去年年初,Givenchy和中国时尚博主包先生合作在微信服务号上出售情人节特别款包袋,值得注意的是,Givenchy拿出的包款是旗帜性的Horizon,且数量限制在区区80只。去年9月,Givenchy也上线了改版后的全新官网,推出在线购物服务。据介绍,Givenchy的官网还将为消费者提供全球产品追踪功能,消费者可在官网搜索到任何一件商品在全球门店的库存,并且可以预约到店试衣。今年5月,Givenchy也在微信公众号宣布开启“官方微信在线购买服务”。

  而电商之外,目前来看,Clare手中的产品并没有在设计上赶年轻人的风潮,更多的是个人风格和品牌精神的结合。不做年轻化的做法同样是爱马仕的路数,并且在年轻人主导的消费领域内保持增长,这其中,正是对品牌价值的坚持起到了关键作用。

  爱马仕的前任CEO Patrick Thomas曾向The Globe And Mall表示:“我追求的不是奢侈,而是质量。”这的确是它长久以来强调的特质——在爱马仕出现的地方,它总是反复宣讲优质皮革和对传统手工制作工艺的坚持,使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奢侈品行业中占据金字塔顶尖的位置。而Dior也在复兴诞生在20年前的马鞍包,马鞍包再次席卷街拍,也印证了时尚轮回的真理。

  可以看出的是,当下并非只有“年轻化”这一种趋势,只不过借助社交网络的传播,只有这一种趋势被看到了,它的音量最大,但实际上,对经典的复刻一直在轮回,也是时尚界亘古不变的趋势。

  重申品牌核心价值,似乎在社交媒体时不时会反噬品牌的当下显得格外重要。

  目前,在世界奢侈品协会(WLA)公布的2017年全球奢侈品牌榜单中,Givenchy排名第八位。

 

来源:界面  作者:宋婉心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