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冲锋衣也进了高级时装领域 是功能主义还是审美转向?

冲锋衣也进了高级时装领域 是功能主义还是审美转向?

真正让时尚变得更包容和多元的,还是时尚本身。

  上周,Demna Gvasalia 为他的自创品牌 VETEMENTS 带来新鲜的 2019 春夏男装系列。

  VETEMENTS 2019 春夏男装系列

  关于新系列中多处设计涉嫌抄袭 Martin Margiela 曾经的设计的讨论在社交媒体上掀起一阵高潮。

  自 VETEMENTS 快速进入主流视野之日起,Demna Gvasalia 就没少遭受争议。尽管他的确在 MAISON MARGIELA (那会儿还是MAISON MARTIN MARGIELA) 工作过,然而堂而皇之借用 Martin Margiela 曾经独创性的设计,确实有占人便宜的意味,更何况,他在 MAISON MARGIELA 工作的时候,创始人早已离开品牌并将品牌卖给了 DIESEL 所属的母公司,所以,不论从哪个维度来说,VETEMENTS 抄袭 MAISON MARGIELA 几乎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但是有一点,Demna Gvasalia 能够在争议的声浪中将 VETEMENTS 一手捧进最红的新晋品牌之列,并将自己成功卖给了 BALENCIAGA,成为后者的创意总监,你要说他没有两把刷子的话,好像逻辑上并不通。

  Demna Gvasalia 执掌下的 Balenciaga (图片来源:Google)

  抛开这一切,和 Martin Margiela 曾经向贫穷艺术(Arte Povera)借鉴的做法不同的是,Demna Gvasalia 其人出生成长于格鲁吉亚,这个曾经属于苏维埃联邦政体的东欧小国给这个八零后的设计师抹上一笔神秘色彩(他的童年恰恰就是在冷战中度过的),长期掌握时装话语权的西方世界对这个设计师带来的任何有关那个时期的记忆的东西都深表好奇。

  Demna Gvasalia 的确在 VETEMENTS 的过往系列当中呈现过一些关于中期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下独有的记忆,比如苏联时期小学生的制服——尽管这对于我们而言十分熟悉,但是在柏林墙倒塌以前,苏联的小学生制服和西欧及美国的小学生制服的确是有明显差别的。

  如果仅从这一点上来说,VETEMENTS 的设计技法也许大篇幅地参考过 Margiela ,然而二者的时装形态基本上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就以 2019 春夏男装系列来说,Demna Gvasalia 再一次在和冷战有关的主题上玩了一次擦边球,只不过这一次他设计了一件白蓝红三色的冲锋衣,显然是在映射俄罗斯国旗。而关于冲锋衣以及此前的小学生运动制服的议题,很大程度上也为他今日在嘻哈时尚大潮下独领风骚奠定了基础。

  VETEMENTS 2019 春夏男装系列冲锋衣

  既然说到冲锋衣和运动制服,撇开冷战时期东西方意识形态的对立,它们本身并不足以构建文化壁垒——说白了,冲锋衣和运动制服并非冷战时期红色阵营特有的风景——缘何偏偏在这样一种巧合之下,它们重回潮流舞台中线位置?

  在冲锋衣和运动制服背后,所隐藏的共同属性都是基于功能主义的机能服装,换句话说,它们非常接近于工装。在时装的早期语境里,工装基本上和讲求高级场合化的高级时装是背道而驰的,它们分属的社会阶层完全不同,其间隔开的鸿沟几乎是不可逾越的。但是近年来,户外元素出现在高级时装秀场的案例越来越多。

  然而,时尚本身或许就是一个笑话,“不破不立” 这一条规则几乎就是二十世纪时装业的生命线,借由一次次革命,时装不停地打破曾经自己划定的壁垒。最鲜活的例子就是牛仔裤的走俏——原本是劳工阶层的专属工装裤子,却因为耐磨以及水洗之后色彩肌理变化的特点被时尚所吸纳;相类似的还有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朋克运动,无政府主义和反精英主义的渗透,让时装不得不颠覆“高级”形象,日后 Vivienne Westwood、John Galliano 和 Alexander McQueen 都成为朋克时装浪潮中的集大成者。

  所以,当我们再将视野拉回到冲锋衣这样的机能服装所代表的工装,以及它与时装之间的辩证关系时,就不难发现时尚在今天正在经历另外一场自我颠覆的运动。

  然而,在机能服装和高级时装的媾和的问题上,Demna Gvasalia 当真是抛出命题的那个人吗?并不见得。

  Thomas Burberry在 21 岁的时候创立了 BURBERRY。在那个时候, BURBERRY 显然不在时装的范畴之内。但是因为 Thomas Burberry 独创式地开发了华达呢(gabardine)这种可挡风防水的面料,被英国皇家军队所相中,BURBERRY 风衣开始正式进入皇家军队服役,并被善于模仿的英国民众发扬光大,方才成就了这个今日风衣旗舰品牌。

  你能否认 BURBERRY 风衣是机能服装?不,你不能。相似情形的还有 HERMES 的马术装备,虽然自始至终,马术运动都是贵族尊享的,但是在机能服装这个命题上,HERMES 的立业之本无疑也植根其中。

  看到了吗?时尚百余年演进之后,机能服装最后还是和曾经神坛上的高级时装殊途同归,合而为一了。Demna Gvasalia 终究不能被当成一场时装运动的领袖,他至多明了媒体与公众的好奇心理,将后者希望和愿意看到的东西如数呈现而已。

  而在另一边,机能服装又有自己的另一条生命脉络,像极限运动和户外探险这种运动,穿着高级定制的人一生当中难有机会体验一次。THE NORTH FACE 和 COLUMBIA 一类针对户外运动群体专注开发产品的品牌虽然也很难有机会进入潮流中央,但是一直在时尚民主化道路上狂奔的 Miuccia Prada 女士在很早的时候似乎就有意于将户外运动接进 PRADA 时装。

  从她掌舵 PRADA 这个祖传品牌时起,Miuccia 就大胆地尝试过用尼龙材料制作 PRADA 的男女成衣系列。直到今天,尼龙已然并入了 PRADA 的基因。而如果把这样的做法放回到一百年前的话——用尼龙材料做一件高级时装——那一定会是灾难性的。

  到最后,并不是 Demna Gvasalia 将 BALENCIAGA 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也不是材料科学将时尚推到今天这一步。真正让时尚变得更包容和多元的,还是时尚本身。


来源:搜狐  作者:门道Fashion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